第295章 进阶金丹

    巫力汹涌,灵魂空冥。

    在陈汐身体表面,呈现出一副奇特的画面。

    汹汹的净华金火,焚化他的血肉、精气,乙木巫力庞大的生机则像一缕孕养万物的母气,令他的身躯重新焕发出生机。焚化、消融、旋即又重生、焕发生机,宛如树木之枯荣,万物之生死,不断重复循环,恰似轮回。

    每一个轮回,都令他的血肉、精气强大一分,并且新生出的一块块肌肉,洁净如琉璃,闪烁着晶莹光泽,带着一丝不腐不朽的味道。

    而那凝聚成锁链之状的湮虚魔风,疯狂咆哮着,狠狠冲击他的灵魂,令他的灵魂变得干瘪,油尽灯枯,岌岌可危,仿佛下一刻就像被吹散。

    但随着陈汐的心神专注在伏羲神像上,整个灵魂顿时变得万邪不侵、万魔不惊,就像扎根大地的苍松,任凭风吹雨打,也无法动摇其根基。

    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灵魂仿似得到一场涅槃,一场浩大的洗礼,通体散发煌煌之光辉,隐隐约约流转着一层亘古不灭的巍峨气息。

    嗡!

    一声奇异的声音从体内传出,宛如诸神的吟唱,大道衍生的天籁之音,一抹璀璨耀眼之极的光华,冲出玄牝之门。

    旋即,一颗浑圆剔透,散发浩瀚气息的金丹,一跃而出。

    轰隆隆!

    无尽金霞映照丹田,化作朵朵金色莲花,降落真元大湖,如同汪洋大海般的真元,一分二,一半化为至阴,一半化为至阳,悉数涌入了那一颗滴溜溜旋转的金丹当中,转瞬间金丹的体积足足扩大了十倍不止。

    阴阳蕴生,两仪交融,响起一片龙吟虎啸之声!

    陈汐顿时就感觉,磅礴的真元凝聚在金丹之内,居然化作了晶液似的形态,品质出现了质的蜕变,更加的精纯、凝练、浩大。

    并且自己的识海,也扩大了一倍不止,洁净无瑕的灵魂之力犹如世间最干净的水晶,泛着琉璃般的光泽,就像智慧的光泽。

    “孤阴不生,孤阳不长,阴阳交泰,天地为生。劫是虚妄,数是心魔,劫数一除,智慧顿生,我心为天地,我身为天地之根!”

    历经刚才的风火大劫,历经血肉被焚、神魂被炼的生死考验,陈汐在此刻凭生出一股大彻大悟之感,“因果、心魔、罪愆、孽缘……皆为人心之灾难,劫数除尽,方才显露出真正的智慧,立根天地,再不是流水浮萍,随波逐流。”

    随着他的感悟越多,那些净华金火纷纷熄灭,那些湮虚魔风,也一条条化作虚无,转眼之间,风火大劫,驱除一空。

    此时此刻,陈汐的神智彻底恢复了清明,金丹悬浮于丹田,一圈圈金色神圣光辉洒下,给人一种永恒不灭安宁的气息,晶液似的真元之力冲刷周身经脉穴窍,生生不息,比之以前的力量,要强大了不知多少倍。

    修士每一次大境界的跨越,无论是真元、灵魂、肉身、精气都会得到一种质的蜕变,这绝对不是能够靠数量弥补的,这也是金丹修士之所以能横扫一大片黄庭修士的原因。

    相较于真元和修为的蜕变,陈汐识海内,灵魂之力的变化也同样喜人,原本就处于“神识”层次的神魂之力,历经风火大劫之后,绽放无上光辉,映照识海,充盈着一股智慧的波动,强大了不止一倍。

    以前,他发挥出的神识能够媲美涅槃境修士,那如今则已快要超越涅槃修士,正在朝更高层次靠拢。

    神识强大的好处有很多,操控法宝、感悟天道、攻击和威慑敌人、探测搜寻……甚至对炼器、炼丹、制符也都有着莫大的补益。

    并且无论是炼气士,还是炼体者,甚至是妖兽、草木精怪,一切生灵,神魂之力都是无比重要的存在,一旦失去,就跟死亡差不多。

    “终于进阶金丹境界了……”陈汐睁开眼睛,一刹那间,浑身逸散出的凌厉气息,如亿万刀刃般,割得山洞墙壁出现无数细碎裂痕,触目心惊。

    “恭喜主人,得证金丹大道!”一侧的木奎躬身祝贺道,此刻感受着主人身上的气息,他竟然有一种蝼蚁仰视巍峨高山的渺小感觉。

    “你的伤好了?”陈汐含笑说道,收敛身上逸散的凌厉气息,整个人再次恢复了飘然出尘的气质。

    “好多了,主人你刚进阶,还是好好磐固一下境界,以免根基不稳,致使力量冲突,小的在山洞外为您护法。”

    木奎说着,匆匆离开山洞,让陈汐一个人安静修炼。

    的确如木奎所说,他刚才历经风火大劫,虽成功进阶金丹之境,但境界却是颇为不稳,还无法完全掌控突然暴涨的力量,必须花时间好好磐固一下。

    值得一提的是,进阶金丹之境后,需要的灵力极多,靠寻常的灵液的话,十天半月都未必能满足修炼,幸好陈汐身上不止有灵液,还有足足百万颗凝婴丹,和近十万颗太清玉液丹。

    这两种丹药,都是地阶灵丹,唯一不同的是,凝婴丹只在地阶下品之列,在修行界只属于普通灵丹,不过由于其用途广泛,使用者众多,也成了大楚王朝一种通行货币,能够兑换和购买修士各种所需的物品。

    太清玉液丹则是地阶极品灵丹,是太清道宫独门炼制的上佳丹药,不止品阶要高出凝婴丹一大截,其价值也远非凝婴丹可比。

    既然是自己修炼用,陈汐自然选择了太清玉液丹,至于凝婴丹,他打算一直当货币来使用。

    哗啦啦!

    一颗太清玉液丹甫一进入喉咙,就化作一股澎湃浩荡之极的灵力,涌入周身经脉,精纯之极,并且药力中还蕴含着各种调理內腑,孕养体魄的功效,颇为玄妙。

    随着太清玉液但化作真元,陈汐丹田内的金丹,在寥寥几个呼吸之间就发生了变化,不但表面的金霞更为绚烂,还涌动出龙从云,虎从风的异象,隐隐约约能够看到,一条条道意的力量,流转在金丹内部。

    五行、阴阳、星辰、风、雷霆、天空、彼岸、沉沦……这些道意力量原本是无形之物,此刻却化作一道道颜色各异,气息不同的神霞,流转其内,令得整个金丹都呈现出一股涵盖天地,囊括宙宇的浩渺气势。

    “当初被皇甫崇明他们追杀,我只吞服一颗,都差点承受不住一颗太清玉液丹的药力,毁掉道基,如今却足足需要七颗太清玉液丹,才能让真元的力量达到饱和,的确不可思议之极。”

    三天后,陈汐从打坐中醒来,长长吐出一口气,感觉自己的力量达到了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巅峰时刻,仿佛一拳就能把天打穿一个窟窿。

    最为重要的是,进阶金丹境界之后,持续战斗能力是黄庭境的数倍乃至十倍,只要身上有源源不断的灵丹,根本不用担心灵力枯竭的问题,简直是一个不知疲惫的战斗傀儡。

    轰!

    一拳击出,空间波纹骤然破碎,形成一个真空地带,山洞外千丈之远的一座山峰爆碎,化为飞灰,消失不见。

    “单是真元,威力就这么强!再看看神魂之力又强大多少。”陈汐满意的点点头,旋即眉心鼓胀,竭力释放出自己的神识。

    一千里!

    两千里!

    三千里!

    五千里!

    六千里!

    “居然有五千里,寻常的涅槃境修士,貌似最多也不超过三千里,我是他们的两倍!换做金丹境修士的话……只怕差距还要更大吧?”

    陈汐倒吸一口凉气,随即他便是一愣,在庞大的神识覆盖下,他赫然“看”见木奎,竟然在与两个修士对峙!

    那两名修士,一个身穿浅蓝色道袍,身材瘦削,眉宇间却带着一丝浓重的煞气。另一个则是一个锦袍矮胖子,眼睛狭小。两人的模样都颇为年轻,实力也在金丹后期左右。此刻正互为犄角,把木奎围了起来。

    “木奎重伤刚愈,只怕不是这两人的对手……”脑海中念头一闪即逝,陈汐已站起身体,下一刻已消失在石洞。

    “刚才的天地异象如此宏大,必然有重宝出世,你这狼妖盘踞在此,那重宝肯定被你得到,还想说瞎话诓骗我兄弟二人?”高个青年冷笑道。

    木奎冷笑不答,手中却紧紧攥着狼牙棒,随时准备出手。

    主人在三天前进阶金丹之境,引动了天地异象,覆盖千里范围的天地,原本在这茫茫群山中,也不会引起什么躁动,但却没想到引来了两个图谋不轨的修士。

    尤为可笑的是,这两人还以为此山中出现了什么重宝,欲要占为己有,真是猪油抹了心,一点眼力都没有。

    “卫风师兄,和一头孽畜废话那么多干什么,速速杀了他,夺回那件重宝,然后咱们一道前往青州城,全力奔行的话,应该赶得上金池大会。”矮个胖子皱眉道。

    “钟辽师弟说的是,既然这头孽畜冥顽不灵,那也别怪咱们不客气了。”卫风悠悠说道,正待动手,却猛地看到,一道峻拔的身影,倏然出现在了那头狼妖身前。

    好快的速度!

    卫风心中一凛,但当察觉到陈汐的气息,只有金丹处境时,他不禁摇了摇头,脸上泛起一丝不屑。

    “你是何人?莫非是这头孽畜的主人?”钟辽也看到了陈汐,细小的眼睛一眯,冷然问道。

    “是敌是友?”陈汐浑然不理会两人,朝木奎问道。

    “敌人。”木奎答道,看见陈汐出现,他顿时感觉像找到了主心骨,浑身一阵轻松。

    “哼,凭你们一人一妖,还想反抗不成?赶紧交出那件宝物,看在宝物的份儿上,可以饶你们一命。”卫风嘿然冷笑道。

    “交出重宝?”陈汐一怔。

    “哦,你不甘心?那这样吧,我给你一万颗凝婴丹,就当购买宝物的报酬了。”钟辽笑眯眯说道,他对陈汐和木奎还是有点忌惮的,担心逼急了,这俩家伙会自爆金丹,所以能不战斗就不战斗,不过价格太高,他也不愿意,一万颗凝婴丹是他的底线。

    “一万颗凝婴丹?你觉得这个价钱能买到什么重宝?”陈汐嗤笑。

    “怎么,你不愿意?”卫风和钟辽的神色都冷了下来,杀机毕露。

    “贼心不死,又心生杀机,像你们这样贪婪愚蠢的白痴,我真怀疑如何修炼到金丹境界的。”陈汐摇了摇头。

    “看来你是急着寻死了?”卫风再忍不住心中杀意,铿锵一声,取出一把纯金色剑器,剑身篆刻了无数符文,符文之间,金色的光芒像水波般流淌不休,赫然是一柄地阶上品法宝。

    “请赐教。”陈汐淡然笑道,心中却隐隐有一丝兴奋,他也想试一试,进阶金丹境之后,自己的战斗力又会强大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