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无相魇影剑

    无相魇影剑!

    一种极为罕见的道品武学,蕴含幻影大道。

    天地之间,有光自然就有阴影和幻象,有现实自然就有梦魇和虚幻。

    而无相魇影剑这部武学就是以心、神、力、法四种境界御剑,和一般的剑道大相径庭,诡异莫测,神妙非凡。

    苏剑空意外获得此武学,并且已经修炼至大成境界,随意挥洒,能在虚实之间转化,流光幻影,制造出种种幻影,真真假假,虚虚实实,防不胜防。

    咻!

    凭空出现的一缕剑芒无声无息,宛如幻影,狠狠暴刺向陈汐天灵盖,端的是狠辣无比,若是被击中,必死无疑。

    就在这关键时刻,陈汐霍然抬头,剑芒在瞳孔中急速扩大,但是他的脸色却出人意料的没有什么惊慌失措,反而是一动不动,就像被吓傻了一样。

    “太弱了!”

    见到陈汐此举,苏剑空唇边不由泛起一丝冷意,他这道攻击,一场凌厉,出其不意之下,就算拿出防御法宝,都不见得能抵挡住。

    如今陈汐不躲不避,明显必死无疑。

    嗤!

    剑芒暴刺,几乎是瞬间就洞穿陈汐的头颅。

    “哈……”苏剑空就要张嘴大笑,然而,笑容还未扩散而开,便猛地凝固,因为他发现,剑芒洞穿陈汐的头颅之后,竟然没有一滴鲜血落下。

    这一幕,看得他瞳孔一缩,这次骇然发现,那根本就不是陈汐的真身,仅仅只是一道残影而已!

    “很不错的幻影道意,真真假假,连我都差点分辨不出来。”就在这时,陈汐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令得苏剑空心中顿时一惊。

    “幻影明灭,如梦如电!”他毫不迟疑,身影一纵,倏然消失原地,于此同时,数十道身影,从四面八方快若闪电般掠向陈汐。

    这一道道的身影,全部都是苏剑空,各自气息凌厉,逼真之极,单单用眼力看,根本就分不出真假。

    “若是你使用黄天道剑,或许还能坚持片刻,但可惜,你选的是一种对我完全无用的战斗方式……”

    淡然平静的声音中,陈汐眉心之间,骤然凝聚出一只竖目,漆黑深邃,仿似能把人的灵魂都吞噬进去。

    神通——神谛之眼!

    唰!

    竖目一扫,陈汐顿时感觉,天地仿似变得不同了,色彩层次分明,连虚空中所逸散的各种气流、颗粒、波动都看得清清楚楚,纤毫毕现。

    在这种奇异的视觉覆盖下,他一眼就看出,朝自己飞掠而至的十余道身影,全部都是虚幻的,而那苏剑空的真身,却是藏匿在远处,只不过是和地面的一抹阴影相互融合罢了。

    “无聊!”

    陈汐摇了摇头,身影如电,破空而起,避开那一道道幻影的攻击,下一刻已经来到苏剑空藏身处,剑箓一斩而下。

    “怎么可能?这些年来我凭借无相魇影剑诛杀不知多少强敌,从未失手过,这家伙又怎能瞬间找出我的真身?”

    苏剑空面色微微一变,不过心头震动归震动,他反应也是极快,脚下一踏,无数如梦似幻的剑芒铺天盖地涌出,如同蛛网一般,生生将陈汐这一剑之力尽数挡下。

    “幻影如梭,万剑缚!”与此同时,苏剑空决然展开****,已是拼尽全力,眼睛都隐隐泛着火光。

    他的剑变得无比快,一剑剑叠加出无穷的剑影、成千上万,铺天盖地,犹如决堤洪水,笼罩四方八极。

    “这样还有点意思……”陈汐轻轻一笑,展开身法,与之战斗一团。两人的身影出现在了擂台四周的各处,剑影霍霍,速度都是奇快无比。

    令苏剑空心中骇然的是,陈汐就像早已看穿自己的虚实一样,剑势精准狠辣,每一剑都直接洞穿重重幻象,逼临自己的真身。

    无相魇魔剑在他面前,简直失去了所有威力!

    “破!”“破!”“破!”

    陈汐之前还存着磨砺自己的念头,但这时候也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手中剑箓顿时变得灵动莫测起来,时而如雷霆罢空,凶猛无匹,时而如轻风细雨,绵密如织。一剑剑劈斩而下,道意隆隆,威势无穷。

    “可恶!你打不赢我的!”苏剑空眼睛通红,完全疯魔了,周身真元澎湃,剑势一改,不再使用无相魇影剑,而是又换回了凝重无匹的黄天道剑,一剑比一剑沉重,力压山岳,狠狠镇压陈汐所有攻势。

    两者之间的对战,速度奇快,道意轰震,滚滚剑芒彻霄砸地,犹如两座火山在对撞一般,爆发出璀璨无匹的盛光。

    “厉害!这绝对是对决至今最为精彩的一战!”

    “的确,两者都是剑修,剑势凌厉,勇猛无匹,如此年轻就能掌握如此可怕的实力,简直令人不敢置信。”

    “可惜啊,那苏剑空明显有点不敌陈汐了,处处被压制,若再没有突变,只怕就要落败了……”

    弑魔斗场外,一众修士都看得心潮澎湃,不能自抑。并且大多数人都已看出,苏剑空的处境已变得不妙起来。

    “我不会输的!绝对不会!我是黄天道宗独一无二的天才强者,怎能就此止步?”忽然,苏剑空发出一声沙哑的暴喝,整个人剑意凌霄,真元激荡,攻击变得越发狂暴。

    陈汐却渐渐感觉不耐起来,苏剑空斗志虽然旺盛,但剑势之间的变化已经穷尽,根本就再也威胁不到自己了。

    咻!

    剑箓破空,化作一抹惊艳之极的炫亮闪电,裹挟澎湃的雷霆、风、天空、水火等道意,劈斩而下!

    这一剑,陈汐已动用了《万藏剑典》第六重境界的威势,蕴含六大剑势的变化于一剑之中,那等威力,震得虚空哀鸣颤抖、虚空寸寸齑粉,一切挡在面前的阻碍悉数被摧枯拉朽般湮灭掉。

    砰!

    在这莫可抵御的一剑之下,苏剑空整个人被劈飞了出去,如断了线的风筝似的,跌落在千丈之外的地面,吐血不止,脸色已是苍白一片,浑身疼得剧烈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