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水火无情

    大晋太子稍一不悦,气氛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崔修鸿、魏慕云、冷倩秋三人个个眼泛冷光,朝陈汐和周四少爷扫射而来,神色不善。

    “裴羽道兄,这两人是我大楚王朝的天才强者,修为高深,我们探索陨宝之岛,不知道要遭遇多少危险,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见裴羽不悦,皇甫清影心中咯噔一声,连忙解释道。

    “哦?原来是清影你带来的人,那好,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便不再与他们计较。”裴羽神色一缓,唇边再次挂上那一抹温煦笑容,眼神扫过陈汐和周四少爷二人,看似平静,但却隐隐有一丝警告的意味。

    这一点,陈汐和周四少爷自然看得出来,心中暗怒之余,皆不由产生一股警惕。

    不过他们也不得不承认,这裴羽的确是个厉害角色,先是不分青红皂白,就给他们二人一个下马威,然后再借皇甫清影之口,缓和场面,既宣示了自己所拥有的绝对实力,又卖给皇甫清影一个人情,可谓是一举两得,其心机之深沉老辣,也可见一斑。

    “刚才清影介绍说,这陈汐的修为,还在卿秀衣之上,不知道是真是假,若是真的,的确有资格和我们一起,如果不行,我看还是早早退出的好。”银袍青年崔修鸿突然说道。

    “什么?此话当真?”

    “不在卿秀衣之下,那岂不也是一个绝代天才?卿秀衣可是天仙转世之身,道术无双,在各大王朝都享有盛名,不在我等之下。”

    “真有如此厉害?”

    “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想不到啊,原本以为大楚王朝内只有一个卿秀衣耀眼无双,没想到竟然又冒出一个比卿秀衣还厉害的。”

    和大晋太子裴羽同来的魏慕云和冷倩秋,都是属于绝代妖孽级别的人物,这时听到崔修鸿的话,都有些不信,议论之间,望向陈汐的目光都带上一丝狐疑和玩味。

    而裴羽闻言,眼眸中也闪烁出一丝奇光,但却并没有说话,一副恬淡如水的雍容模样。

    “哼,我就不信你真有这么厉害,既然如此,我就来试一试你的修为,到底是真天才,还是伪小人一试便知!”

    魏慕云突然踏步而出,气机瞬间锁定陈汐,随后他右掌当空一抓,一尊巨掌缭绕刺目神霞,破空而出。

    此人竟然不管不问,直接出手了,可见其性情是何等嚣张霸道!

    轰隆!

    巨掌横空,金光灿灿,宛如天降金台,散发锐利浩大之气,直接笼罩下来,四面虚空,被碾压震碎一空,声势骇人之极。

    “想试试我的修为,问过我同意没有!”陈汐如今已经确定,和这些人联手去探险的话,绝对是为虎作伥,这从他们的态度中都可以看出,再加上在这短短时间内,自己等人被连连挑衅,即便是他心性再恬淡,心中也不由一阵火大。

    此时见魏慕云直接挑衅上前,简直就是送上门的靶子让自己宣泄,陈汐哪还有犹豫,当下踏步上前,一拳崩裂而出。

    速度很慢,但却给人一种无处可逃的感觉。仿似莽莽乾坤,四野八极都在这一拳的锁定之下。

    轰!

    这简简单单毫无花哨的一拳,甚至能用朴实无华来形容,然而所过之处,拳面四周的虚空寸寸崩碎,凌乱飞舞湮灭。

    几乎同时,一股充斥着湮灭万物的恐怖力量,轰然从拳头喷发,化作两股气流,一股浩荡汹涌,蕴含水行道意,一股暴虐张扬,蕴含火行道意,宛如水火二龙,相互碰撞、摩擦、震荡,呼啸而出。

    陈汐含怒出手,一出手就施展出自己参悟的《大湮灭拳》第一式水火无情!

    《大湮灭拳》乃是陈汐从乾元宝库中获得,虽然仅仅只是一部半步道品武学,但威力却是奇大无比,对道意的运用技巧更是达到一种空前可怕的高度,简直是匪夷所思,连季禺这等生存百万年之久的老怪物见了都称赞不已。

    这部拳法内只有湮灭山河、逆乱阴阳、湮灭无极寥寥三招,但一招比一招的威力强大,陈汐在这部《大湮灭拳》所花费的时间足有数年,但距今为止,也才只凭借自己的感悟力,掌握了这部拳法的前两招运用技巧。

    由此就知道这部拳法有何等深奥了。

    而这,也是陈汐多年一来第一次在世人面前施展出《大湮灭拳》!要知道,这可是他的杀手锏之一,就连在群星大会上都不曾动用。

    砰!

    拳劲莽莽浩瀚,碎空席卷而去,将那迎面而至的刺目巨掌,一击粉碎,而陈汐的拳力,余势不衰,再度洞穿,直接笼罩对方的身体。

    “不好!”魏慕云心中一颤,察觉到这一拳的可怕,连连后退,一步暴掠千丈之外,同时,他身前出现一个巨大无比的金轮,犹如磨盘,符纹翻滚,金光震空。

    “金轮当空大自在,旋转碾压镇天下!”他连连暴喝,双手连划,那金轮倏然扩大,如一轮刺目太阳,悬挂苍穹,挡在身前。

    “这是……完美级道品武学大自在金****!这可是魏兄的压箱底绝学啊!”

    “传闻此功蕴含完整的金之大道,一经施出,镇杀四方,魏兄就是凭借此功,才赢得了咱们大晋王朝年轻一代排名第五的地位。”

    崔修鸿和冷倩秋惊诧出声,语气中对魏慕云也有深深的忌惮,但最令两人诧异的是,陈汐竟然一拳逼得魏慕云施展出杀招,同样令他们感到惊讶。

    “陈汐不是精通剑道么?怎么拳法也如此可怖?”皇甫清影对陈汐的实力极为清楚,此刻见他不动用剑道,不施展神魔炼体神通,竟然以一记拳法打出,并且还摧枯拉朽般化解掉魏慕云的攻击,心中如何能不吃惊?

    “陈汐可是咱们大楚王朝第一人,所拥有的底牌之多,又岂是我等能够得知的?”周四少爷感慨道,话虽如此说,他心中也是震惊无比。

    “水火无情,湮灭山河,什么大自在金轮,也难逃水火之灾!给我破!”陈汐的大湮灭拳,在施展之前,还不纯属,这是因为第一次和人对敌施展,但是此时一招得手,立刻就衍生出了种种变化,使得他越来越熟练,在实战之中,得到了极大的裨益和领悟。

    陈汐再次一步跨出,身体和拳劲直接就把那一轮如太阳般的金轮一拳齑粉,光雨飞洒,道意溃散,将魏慕云的武学彻底瓦解,在虚空散开,化为无形。

    这大自在金****,竟然在大湮灭拳之前,不堪一击!

    “什么?这是什么拳法?威力竟然如此可怕!”就连大晋太子裴羽都眼皮一跳,脑海中飞快思索起来,想要获知一些陈汐的拳法奥义,窥伺出一丝玄机。

    但是却虚无一片,陈汐的拳法,竟然像不存于世般,以裴羽的智慧,竟然看不出这拳法是何来历。

    砰!

    陈汐的第二拳,同样的招式,但威力已不可同日而语,拳劲破空,竟然已带上一丝要湮灭世间万事万物,令一切都归于沉寂的可怖味道,在齑粉那一轮抬太阳般刺目的金轮后,继续横扫,轰击而去。

    这一次,魏慕云再也躲无可躲,咬牙硬撼,但他明显低估了这一拳的可怕,咔嚓一声,他的双臂断裂,整个人更是直接被轰飞,脸色苍白,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染红天空。

    仅仅只两拳,就将大晋王朝排名第五的绝世天才轰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