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杀上九天

    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凡夫俗子,为生老病死而战。山中百兽,为生存而战,万物滋生,与自然为战,修士寻仙问道,与天道为战。

    这天,这地,这人生,何处不为战?

    陈汐沉浸在纯粹的战斗中,浑身热血如沸如烧,已浑然忘记所有一切。

    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战!

    在这种奇妙的状态中征战厮杀,他浑然没有发现,自己的修为、神魂、乃至于体魄,都爆发出比寻常的生机,炽盛强大,潜力无穷,在周身内外轰鸣。

    他的涅槃轮,在旋转、律动,沟通天地,映现神霞,汩汩流淌的真元,宛如汹涌的熔浆,越来越浑厚,越来越精纯。

    他的周身微窍,在吞吐日月,喷薄精芒,一点点强壮着血肉皮膜、筋脉骨骼,爆发出更为强大的潜能。

    而他的炼气、炼体修为,也在以一种突飞猛进的势头,节节攀升!

    这一切,他都浑然不觉。

    因为小鼎的声音兀自萦绕耳畔,就像催命的音符,逼迫他更拼命去战斗,几乎已将自身实力发挥到极致。

    这时候的他,周身雷暴轰鸣,眸中闪电腾挪,五行、阴阳、雷霆、星辰、杀戮、湮灭、彼岸、沉沦、吞噬……各种道意被他随手拈来,肆意施展,一招一式,都有一股气吞**,横扫八荒的意志。

    而死在他手中的死灵骑兵,就像田里的庄家一茬一茬被收割掉,那等灭杀敌人的速度,绝对是骇人无比。

    当然,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陈汐从背后袭杀的,那些死灵骑兵皆都一心去攻打太古之城,哪想到在其后方,有一个人类正在大杀四方?

    即便发现也迟了,因为陈汐速度太快,根本就不给其反应的机会,就将其统统抹杀掉。

    换而言之,这种战斗,简直就是一边倒的屠杀。

    如果从天空俯视,就会看到,一道雷芒闪烁的影子,就像一柄镰刀似的,在死灵大军后方收割着战斗果实,犁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疮痍伤疤。

    可惜,这一幕注定不会被发现。

    因为九天之上,冰释天正在与四大异界强者激战,而九天之下,玄寰使者正率领诸多王朝子弟与死灵大军厮杀。

    到处都是惨烈至极的战斗,为了生存,没人敢在这时候分心!

    也不知杀戮了多久,征战了多久。

    陈汐耳畔,突然传来小鼎的声音,“够了,不需要再搜集神性之力了。”

    “够了?”陈汐止步,眼神有着一丝惘然。

    不过,他还是强忍着了,声音沙哑问道:“真的够了么?”

    “可以全力出手一次。”小鼎平静答道。

    “那就好。”陈汐长松了口气,这才感觉,浑身上下说不出的疲惫,肌肉酸胀难忍,有一种筋疲力尽恨不得倒头就睡的强烈冲动。

    “走,我带你杀上九天!”

    小鼎一句话,令陈汐心中一振,疲惫一扫而空。

    “哈哈哈……小辈,当年我能与诸神为战,哪怕如今只剩一缕残魄,又岂是你一个小小天仙能抗衡的?若非诸神法器相护,你如今早已陨落!”

    九天之上,传来大笑声,离隍浑身沐浴紫火,翻手之间,紫火耀空,焚化千里虚空,霸道狠戾之极。

    “的确自不量力,三界****在即,这太古之城注定要被覆灭,你的举动,只不过是螳臂挡车,看你能挣扎到什么时候!”卢冈冷漠无比,碧绿的眸子散发冷光,杀气动四野。

    “轰!”

    天空中,大片的金色血雨飞洒,冰释天踉跄倒退,口喷鲜血,他负伤了。

    他的确小觑了幽帝离隍的强大,没想到这个延存无尽岁月的残魄,竟然蓄积了能够媲美天仙的实力,再加上其他三位异界强者相助,顿时令他陷入到了危境之中。

    若非有八件诸神法器守护,他完全无法坚持到现在。

    “废话那么多干什么!要战就战个痛快,我冰释天修行至今,历经无数战斗,又何曾惧怕过任何人?”

    冰释天右臂一振,再次冲上前,银色大戟横空劈斩,扭曲虚空,暴刺而出,完全一副悍不畏死的打法。

    然而,任凭他如何冲杀,却逃不开被离隍四人狠狠打压的局面,越战越是吃力,身上的伤势也越来越重。

    “好恨!若是我本尊在此,又怎可能会被打压至此?而这些诸神法器,也并不顺从于我,只发挥出不到三成威力……难道,今日我冰释天要陨落掉这具身外化身?”冰释天眸中如燃火苗,心中尽是不甘。

    砰!

    就在他心中念头转动之际,翼界强者落川从一侧暴杀而来,双翼如刀,掀起一片银灿灿的符文霞光,将冰释天轰飞,血雨飞洒。

    “上仙大人!”这时候,太古之城中的玄寰使者,注意到了这一幕,骇然失声惊呼。

    他们根本没有想到,宛如不可战胜般的冰释天,怎会被打压到这种地步,难道那些异界强者,实力比天仙还可怕?

    随着惊呼声响起,城中子弟也都反应过来,当看到冰释天被追杀得伤痕累累,快要殒命,一个个都悲呼起来。

    若是冰释天亡了,还有自己生存之机会吗?

    到那时,这太古之城会被覆灭,而他们这些来自各大王朝的子弟,也注定要随之葬命!

    “苟延残喘到如今,你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幽帝离隍话语森然,银色瞳孔冰冷无比,杀意如潮,轰的一声,紫火如潮,再次将冰释天击伤。

    “放弃挣扎吧,这里的局势,不是你一个天仙分身能够左右的,除非天界有大人物降临,否则,今日你们再没有任何活路!”冥枳轻声细语,他长得像一名秀气女子,但实力却毋庸置疑的强大,冰释天身上的伤势,大半都是出自他之手。

    冰释天喘息,唇角溢血,眸中有着一丝挣扎。

    战斗至今,已令他产生绝望,欲要暂时逃避。因为他很清楚,哪怕战斗至死,只怕也无力改变局面,还搭上自己一具分身,那就不值当了。

    尤为重要的是,他并没有任何愿意为太古之城牺牲的打算,也根本不可能会为在场那些王朝子弟抛头颅,洒热血。

    因为他是天仙,来自仙界!

    在大多数仙人眼中,这人间界的亿万生灵都如同蝼蚁,卑微而渺小,不值得自己去为之付出。

    冰释天也一样,哪怕他战斗之前再豪气云天,再睥睨自信,但面对这残酷的现实,他却不得不去为自己考虑打算。

    然而,当他想起,在城中还有一名女子正在凝视自己,他心中那逃避的念头,顿时消失不见。

    自己苦苦等待无数岁月,不就是为了博得师姐芳心,完成自己一生的心愿?若她见到自己不战而离开,只怕会很失望吧?

    罢了!

    尽力而为,真不行的话,其他人可以不顾,但却必须将师姐救走……脑海中,各种念头电光火石般一闪即逝,冰释天眸中已重新变得坚定起来。

    他要战,战斗到最后,要让那个他深爱的女人看到,为了她,自己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轰!

    战斗再次爆发。

    然而正如冰释天所猜测那样,无论自己如何对抗,却再无法扭转局面,相反,他的伤势在战斗中越来越重,血如雨下。

    “上仙大人!”看着那在九天之上竭力而战的冰释天,太古之城内所有人都悲呼,难以接受这个即将发生的结果,悲愤和绝望,充斥心头。

    他们不曾想到,冰释天此举,只是为博得佳人更多的青睐,只是单纯认为,冰释天在为自己而战,为太古之城而战。

    命运,就是如此捉弄人,荒唐而可笑。

    砰!

    冰释天再次被击退,浑身浴血,神色黯淡,已濒临油尽灯枯的边缘。

    “想不到,一个小小天仙竟如此有情有义,这份品性,只怕在天界之中很少见吧?据我所知,你们这些自诩仙人的家伙,可都是一个个眼高于顶,视下界的亿万众生为蝼蚁的。”幽帝离隍大笑,声音中充满讽刺。

    落川、冥枳、卢冈三人也冷笑不已。

    冰释天置若罔闻,他正在蓄积力量,要搏命一击,救走卿秀衣,逃离这片战场。

    “上仙大人!”

    城中人再次悲呼,绝望在心中无可抑制地蔓延,冰释天是他们唯一的支柱,如今却将崩塌,这让他们如何接受得了。

    一切,都像将要陷入绝境。

    难道今日……真的要丧命于此?

    每个人心中都充满不甘和愤怒,恍惚不已。

    嗡!

    突然,一股浩瀚无比的气息,倏然从极远处扩散而出,激荡风云,笼罩八极,令得整片天地,都仿似陷入沉寂当中。

    唰!

    这一刹那,无论是九天之上的幽帝离隍等人,还是冰释天,无论是城中的玄寰域使者,还是来自各王朝的强者,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齐刷刷朝同一个方向望去。

    那里,有一道峻拔身影踏空而来,衣衫猎猎,长发飞舞,而他的手中,赫然托一尊释放无尽神性光泽的玉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