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七章 雷池密地【第三更】

    陈汐敏锐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哑然摇头道:“诸位前辈误会了,弟子所做乃是分内之事,有怎敢贪功领赏。”

    郁烽等人这才恍然,一个个都神色一松,也对,通过这段时间的交流,陈汐给他们的印象极其之好,并非那种贪得无厌之辈。

    “不行,有功就要赏,此次若没你相助,我等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发现这头孽障的踪迹,所以还是莫要推辞了。”郁烽含笑说道。

    “是啊,陈汐师侄,你还是收下,否则此事若传出去,那也显得我等太也小家子气了。”其他老祖也纷纷说道。

    陈汐想了想,点头道:“也好,不过弟子暂时不需要半仙器。”说着,他一指地上那头气息奄奄的雷灵,说道:“若诸位前辈同意,可否将这头孽障交由弟子处置?”

    众人皆都一怔,这雷灵乃是一头血魂所化,本身实力大致相当地仙五重境,虽说如今遭受重创,可若不将其杀死,来日终究是一个祸害。

    并且这雷灵也无法降服,原因很简单,虽然其有灵智,但性情凶暴狠戾,似人非人,似魂非魂,这样一个存在,就是一个异数,留在身边心里也不踏实。

    “也好,就交由你来处置。”郁烽沉吟片刻,做出决断,一头重伤的血魂而已,以陈汐如今的能耐,应该不会被其伤到了。

    其他地仙老祖想了想,也都颔首同意,在他们看来,陈汐想要这头雷灵,无非是看中了这头孽障身上的澎湃血气、以及其体内蕴含的雷芒液,这两种材料也都算是价值惊人的罕见之物了,用以淬炼体魄,有着不可思议的作用。

    没多久,郁烽等人便离开,打算回归宗门联手炼制混沌法器。

    而陈汐则选择留了下来,静静凝视着地上那雷灵,并没有着急动手,正如那些地仙老祖所猜测那样,他的确看中了这头雷灵身上所蕴含的血气和雷芒液。

    血气自不用说,那是一头血魂的力量源泉,澎湃无比,更何况眼前的雷灵实力,已堪比地?比地仙五重境,其血气之磅礴同样也是惊人无比。

    而那雷芒液则是一种雷霆之中孕化的生机所凝聚,极难获取,毕竟雷霆代表的是天罚之力,想要从中汲取一丝生机,又怎可能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而这雷灵诞生于雷霆之中,体内力量早已凝聚不知多少的雷芒液,可以说,只要杀了它,就能轻松提取到诸多雷芒液。

    “小子,放了老祖,老祖传授你无上妙法,定然让你纵横天地,傲啸宙宇,拥有无上地位,滔天权柄。”雷灵突然开口,血色瞳孔中闪过一抹妖异谲诈的光泽,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带着一股令人信服的魔力。

    锵!

    陈汐神色不动,只是拔出剑箓,一剑剁掉雷灵一只粗大的右臂,血水飞洒,疼得那雷灵浑身颤抖,嘶吼不已。

    见此,陈汐这才平静说道:“你的蛊惑之术对我无效,所以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否则我会一块块将你斩杀。”

    说着,他探手一抓,将雷灵那只断臂抓在手中,以黄泉水一抹,直接将其上烙印的阴邪、歹毒气息抹杀一空,化作最纯净的血气,被他收进了浮屠宝塔。

    “黄泉之水!”

    那头雷灵惊怒,不敢置信,他的本体乃是一头血魂,属于魂魄之物,掺杂着无尽的歹毒戾气,生平最忌惮的就是那幽冥地府之中的黄泉之水。

    原本他以为,只要拖延片刻功夫,等自己伤势恢复,就能一举将陈汐擒杀,哪曾想这个小家伙居然比那些老家伙还要果决狠辣,不仅斩掉自己右臂,更是拥有黄泉水这等可怕的东西!

    陈汐没有理会他,直接道:“告诉我,那块混沌母晶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雷灵一怔,似没想到陈汐会这么问,但旋即他就明白过来,咬牙道:“我说了,你会放过我吗?”

    陈汐摇头:“不要痴心妄想。”

    雷灵惨然一笑,叹息道:“想不到,老祖我受困于此不知多少岁月,如今只差一步就能炼就混沌之体,到头来不仅被夺去混沌母晶,更是被你一个后生晚辈欺负,老天真是瞎了眼睛!”

    陈汐不为所动,依旧平静道:“说还是不说?”

    雷灵沉默许久,颓然说道:“这有什么不可说的,在这雷电禁域最深处,有一方天然雷池,此池淹没于雷电之中,宛若海底小岛,极难被发现,我也是无意之中,才在其中获得了这块混沌母晶。”

    陈汐眉毛一挑:“哦,继续。”

    雷灵也不知想起什么,那扭曲而狠戾的脸上竟然浮现一抹惊恐,一闪即逝:“那雷池之中,的确并不止一块混沌母晶,起码据我所知,有一块足有千丈山峰般高大的混沌母晶矗立其中。”

    陈汐想了想,道:“带我去。”

    说着,他探手在雷灵身上布下“画地为牢”“大囚禁术”,这才拎着它,朝雷电禁域深处飞掠而去。

    此时的雷灵很配合,在它的指点下,陈汐很快就抵达一片雷暴如瀑布般轰鸣的区域。

    此地的雷霆,简直如同银河般,从九天之上倾泻而下,密集到了一种令人头皮发麻的程度,就是陈汐也不得不全力施展造化剑气,这才抵消掉那恐怖无比的雷霆轰劈。

    “那雷池就在雷暴瀑布之下。”雷灵指点道。

    陈汐没有说话,眉心竖目悄然涌现,朝其中细细打量而去,这一刹那,他的目光穿透重重雷暴,瞬息已洞穿其中一切。

    直至盏茶功夫后,他这才点头道:“你说的不错。”

    雷灵摇头叹息:“都这时候了,我又怎可能骗你?只希望你能找到混沌母晶时,给我一个痛快,不要再如此折磨于我了。”

    陈汐点头:“好,我这就给你一个痛快。”

    说着,他右手剑箓一转,直劈而下,居然要在此时就杀了这雷灵!

    “你……混账!老祖都已交代清楚,你……”雷灵惊怒无比,似没想到陈汐说动手就动手,一点犹疑都没有。

    然而,还不等他话说完,只觉一股剧痛传来,身躯就像被切割成千百片一样,喉咙间发出一声闷哼,下一刻,已彻底失去了意识。

    哗啦啦!

    雷灵三十多丈的尸体被剑气切割成一块块,被陈汐全都以黄泉水洗练了一遍,收进了浮屠宝塔内。

    与此同时,他探手一抓,将远处一团正要逃窜的刺目之极的雷芒抓了过来,这乃是雷芒液,生机充沛之极,同样被他收了起来。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以为靠一座杀阵就能绝境重生?”陈汐摇头,想起之前那雷灵的种种表现,不禁好笑不已。

    不得不说,这雷灵的灵智已不逊色于任何人,且阴险谲诈,从开口回答自己的第一句话开始,就开始编织谎言和陷阱了。

    若非他拥有神谛之眼,能够勘破虚妄,查探到那雷暴瀑布之下的雷池之中,并没有什么混沌母晶,而只是存在着一个古老杀阵,他甚至都会相信了雷灵的话。

    “嗯?不对,这座杀阵居然是以这片区域的雷霆力量为阵基,只怕一般地仙四重老祖进冒然入其中,也必死无疑。”

    “并且这等恐怖大阵,只怕不会是那头雷灵布置的,否则他只需躲进大阵之中,或许就能灭杀郁烽前辈他们了。”

    陈汐凝视那雷池之中,沉吟不已。

    许久之后,他身影一振,冲入了那雷池之中。

    嘭嘭嘭!

    那雷池上空,乃是犹若银河倾泻般的雷霆,陈汐甫一钻进去,顿时遭到一股恐怖无比的轰击,若非他强自以手中剑箓劈开了大半雷霆,光是这一击,都足以将他轰杀成渣了。

    即便如此,他身影还是一个踉跄,浑身焦糊,气血剧烈翻滚不休,再忍不住猛地喷出一口血来。

    不过借助这一种无与伦比的冲击力,他的身影顺势而为,直接飘入了那雷池之中。

    雷池下方,便是那一座古老的杀阵,上方的雷霆轰击而下,就会被这座杀阵顺势引导,涌入大阵的各个角落,化作最狂暴的力量运转在大阵核心。

    所以,端立在大阵之前,在还未碰触到大阵杀机时,无疑是最安全的是,甚至比站在外界还轻松。

    因为在外界的话,还要时时抗衡那无穷的雷霆之力,而在这里,只需小心那杀阵,就不虞再担心遭受雷劈了。

    “这座大阵巧夺造化,也不知是谁布下,难道是宗门中的某一位前辈?”陈汐施展神谛之眼,细细查探四周,同时在心中默默推演着这座杀阵的“生门”所在。

    以他如今对符道的理解和掌握,毫不夸张地说,只要不是仙阵,这世间已甚少有大阵能够困得住他。

    不过这座古老杀阵显然并非寻常可比,陈汐足足推演了一天之久,方才隐约推算出一些有关“生门”的痕迹。

    又反复推敲了数遍,确定几乎没什么纰漏之后,他这才咬牙,沿着一条奇怪的路径,朝那杀阵深处行去。

    他很好奇,雷暴瀑布之下,雷池之中怎会被布下一座古老的杀阵,那杀阵后方又存在着怎样的秘密?

    ——

    ps:第4更凌晨3点左右。等不及的兄弟明天看。【本书首发纵横,有心给符皇投票的朋友快来踊跃参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