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二章 惊退大人物【第三更】

    大人物的意志降临都天血神旗之中!

    闻言,百里嫣骤然神色一变,在这等情况下,能够降临自己意志的存在,其实力绝对在天仙之上!

    在场众人也敏锐察觉到,那都天血神旗的气势节节攀升,涌现出一股比之前恐怖十倍的威压,光是那一股气息,都震得不少修士当场昏厥了过去。

    “哈哈,老夫以三千年寿元为血祭代价,沟通幽冥血河之灵,借助了真正都天血神旗的力量,除非天仙抵达,否则你们统统都得死!”

    紫云老道嘶声大笑,披头散发,面容惨白,双眸中闪烁着疯狂火焰,这等自损寿元的秘法,令其也遭受严重伤害,甚至已根本再无法在道途上迈进一步。

    但此时此刻,他已顾不得其他了!

    陈汐的一系列表现太过强势,太过可怖,令他感到了致命威胁,再不施展此秘法,他甚至担心今天自己也会陨落此地。

    与其如此,还不如拼命一搏,他已不惜玉石俱焚了!

    什么?

    借助了真正的都天血神旗的力量!?

    众人只觉心脏狠狠一抽搐,被震惊得差点窒息,这等秘法未免太恐怖,这可是人间界,那紫云老道竟能沟通幽冥血河之力,这简直超乎了他们所有的想象。

    陈汐亦色变,运转全身修为,并且催动剑箓,准备再次将之笼罩,拼尽全力镇压。

    轰!

    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那都天血神旗竟变得恐怖之极,不等?

    ?劈出剑气,居然化作一片遮天血幕,将他整个人席卷了进去。

    目睹这一幕,在场所有人都躁动起来,不敢置信像陈汐这般神威无匹的年轻人,竟会连招架之力都没有。

    如果陈汐陨落,他们之中又有谁是紫云老道的对手?那下场只怕会……

    众人不敢再想下去,都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紫云老道却是仰天尖笑不已:“小友,这就是和贫道作对的下场!任你天赋超群,实力逆天,遇到了贫道,也必死无疑!”

    他甚是畅快,虽然消耗三千年寿元,可能够换陈汐这样的逆天妖孽一命,也足够了!

    眼下,他就等陈汐彻底被镇杀,就打算血洗温侯府,从温天朔手中抢夺太清遗山宝库的地图,若能寻觅到太清道宫的宝库所在,其价值绝对超过自身的三千年寿元!

    这便是紫云老道的筹谋,狠辣果决,肆无忌惮,不仅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绝对是一个亡命狠徒,舍得一身剐敢把天都给捅破了!

    轰隆隆!

    血河滔滔,狰狞狠戾的恶鬼、凶魂肆虐,这是一片宛如血狱般的世界,陈汐被束缚其中,宛若碧海一浮萍,渺小的可怜。

    他努力挣扎,也只不过勉强能防御自身,却根本无法挣脱身来。

    因为这都天血神旗中蕴含着一股恐怖滔天的大人物意志,犹若仙器之中的器灵,实力堪比真正的天仙!

    “杀!”

    “给我死来!”

    “好诱人的精血气息,我已饿了上千年,早已饥渴难耐!”

    一道道桀桀尖叫声充斥,撕抓着耳膜,那血河中的冤魂厉鬼,犹若一直浩荡大军,狰狞大笑着朝陈汐扑杀而来。

    这些冤魂厉鬼数目虽多,但并不算什么,令陈汐感到凝重的是,这片空间中,时时刻刻充斥着一肀一股恐怖的威压。

    那等力量,将他浑身的修为都压制,犹若陷入困境的斗兽,禁锢樊笼中的囚徒,即便竭力抵抗,最终却只能发挥出不到四成的力量!

    这绝对是一个致命的束缚,陈汐知道,若再不立即破开眼前困局,自己只怕就会像深陷大海的凡人,被一点点给溺死,再无活路。

    嗡!

    最终,他一咬牙,收起剑箓,左手持幽冥录,右手握诛邪笔!

    季禺曾警告过他,在实力未达到足以抗衡诸天神魔的地步时,万万不得动用这两件幽冥至宝,但此时,他已经别无他法了。

    “杀!”“杀!”“杀!”……

    似铁非铁、似玉非玉,通体漆黑无比的诛邪笔甫一出现,无数声冰冷铿锵的呐喊轰然响起,杀伐之气冲霄,直欲裁决天下,诛灭一切魑魅魍魉!

    诛邪笔,掌生死!

    第三任幽冥大帝掌控六道轮回时,一杆诛邪笔不知屠戮了多少神魔,为的就是重建天、地、人三界秩序。

    那等威势,令诸天三界的神圣都感到威胁,不得不联袂全部出动,方才将幽冥大帝镇压。

    此时,这一件幽冥地府的无上神兵,落入陈汐手中,光是其涌散出的杀伐之力,就震荡那都天血神旗颤抖起来。

    唰!唰!

    陈汐手持诛邪笔,当空虚化,一横一竖,犹若十字,交错在一起,释放出一股让人心悸的恐怖力量,平直干净的线条,仿似要把这天、这地、这人都斩出个黑白分明、善恶有序、清浊有别!

    仿似要把这天地邪恶、魑魅祸端,都裁定一空,打入轮回!

    砰砰砰……

    所过之处,那一群群恶鬼凶魂犹若纸糊般,被轻易抹杀,那翻滚咆哮的血河被直接斩碎,断裂成亿万碎片。

    那等气势,犹若横扫八荒**般,锋芒所及,无物不被裁决!

    与此同时,陈汐左手中,厚厚的一部幽冥录,突然自动翻开,页面哗啦啦直响,释放出一股幽邃、庄肃、宏大之极的引渡之力,炽盛璀璨到了极致。

    以他的修为,也是感觉眼前一阵刺痛,凭借神谛之眼,竟无法看清那幽冥录上究竟书写着什么内容!

    但很快,陈汐就顾不得这些,他清晰感受到,伴随着幽冥录荡涤掉那一群群的冤魂厉鬼的罪愆之力,自己混洞世界内,再次飘洒出朵朵功德金光。

    而在心魄之中,澄净剔透的“心之秘力”越来越凝练,犹若千锤百炼般,正在从一个蚕茧的形状渐渐凝聚,隐约显现出一个类似金丹的浑圆轮廓。

    功德之力,和罪愆之力相对应,同样神秘之极,源自天道,乃是天道对天地万物的一种审判,功德加身,就会受到天道庇佑,无论对修行,还是对提升气运,都有着玄之又玄的好处。

    像凡俗一些大善人,虽不曾修行,可却家业兴旺,延年益寿,子孙满堂,哪怕逝去,来世也会拥有大富大贵,甚至能拥有天生灵体,踏入天道之中。

    而罪愆滔天之辈,一旦身死,甚至都不得入轮回,永生永世绝灭于天地,即便侥幸进入幽冥之中,要么被打入十八层地狱,要么沦入畜生道,来世堕入畜生之体,受无穷罪障折磨。

    总之,功德金光可以看做是来自天道的一种赐福,罪愆之光则是一种惩罚,对修道人有着极大的约束之力。

    或许在冥化境之前,这一切都很不显眼,可是当修炼至地仙境时,面对那天劫九重,功德金光和罪愆之光所带来的利弊,就会充分暴露出来。

    仅仅一瞬间。

    陈汐感觉浑身都轻松许多,神清气爽,身心像被清澈的仙水洗涤过,清宁无比,虽受困于这都天血神旗之中,但却不染血腥因果。

    “嗯?竟然是幽冥录!诛邪笔!这两件该死的东西不是连同幽冥大帝,被诸天神圣一起毁去了吗!?”

    蓦地,那都天血神旗中,传出一道恐怖冰冷之极的意念,横扫陈汐身躯,那是降临在都天血神旗内的一缕大人物意志,察觉到了幽冥录和诛邪笔的存在,再无法保持镇定,发出一声惊怒大吼。

    伴随大吼,陈汐浑身都是一寒,毛骨悚然,感受到一股逼人的威慑气势。

    但旋即,他手中诛邪笔突然一颤,笔锋自主在虚空一划,犹若裁定阴阳,定鼎乾坤的一笔,横斩而去。

    “啊——!”

    一声惊怒痛呼传出,“混账,三界即将大乱,到那时,本座足以脱困于血河封印之中,便杀入地府,将六道轮回彻底毁去!让你和幽冥录永远失去力量源流!”

    “还有你,小家伙!本座记住你了,三界大乱时,等着本座来收你的尸首吧!”

    声音话未落下,陈汐就敏锐感觉到,那一尊大人物的意志似感受到威胁,毅然决然逃走了。

    “这一道意志,应该就是那真正的都天血神旗所释放出,竟能破开幽冥和人间的壁障,驾临于此,这紫云老道的手段还真是了得,可惜,他恐怕万万没想到,自己手中竟会有幽冥录和诛邪笔这等存在……”

    陈汐若有所思,下一刻,他就收拢心神,没有耽搁任何时间,立马就将诛邪笔和幽冥录收了起来。

    这两件宝物,可绝对见不得光!

    起码在自己未曾修炼至足以抗衡诸天神圣的地步时,除非生死关头,再不敢轻易拿出来使用了。

    说来复杂,这一切也仅仅只不过发生在短短片刻功夫内。

    “嗯?怎么会这样!?”

    当那一缕大人物意志消失时,顿时就被紫云老道察觉到,那一张兀自残留着一抹疯狂得意之色的老脸,也是一瞬间就变得僵硬之极。

    怎么可能!?

    我损耗了三千年寿元,才沟通出一缕真正的大人物意志降临,连天仙都不见得能够抗衡,怎会无缘无故地消失了?

    紫云老道死死睁大眼睛盯着那都天血神旗,犹自不敢相信自己察觉到的一切,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失魂落魄的恍惚之中。

    ——

    ps:欠下的更新补齐了,求月票鼓励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