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六章 跪地求饶【第二更】

    这一条流淌于太清遗山形似“道”字的长河,足有十万丈之深,犹若通往地心之下的无尽深渊般。

    并且其中分布着诸多的禁制,以及一些凶狠狰狞的妖兽。

    一路向下,陈汐见了不知多少的禁制,并且越往下,禁制的力量就越强大,令得他也不得不花费时间去一一破解。

    幸好,陈汐对符道的掌握已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在外人看来头疼无比的禁制,却并不能困住他的步伐。

    这就好比去解题,由简单到复杂,困难程度也是依次叠加,不过只要掌握了推演和符阵之力,就像掌握了解题的途径,只不过需要花费一点时间破解罢了。

    相较于这些禁制,其实最令陈汐头疼的却是那河水中不时蹿出的妖兽,威胁倒也不大,但数目却是太多了,像是无穷无尽般,怎么杀也杀不完。

    和外界的妖兽不同,这河水中的妖兽,几乎全都悍不畏死,像没有灵智般,只要察觉到有人靠近其地盘,就会遭受一波又一波的攻击,虽不足以威胁到自己,但却最是烦人,像苍蝇似的没完没了。

    无奈之下,陈汐只得在破解禁制时,施展“身外化身”之法,一心二用,一边杀妖兽,一边破除禁制。

    如此一来,果然轻松不少。

    这便是“身外化身”的妙用了,只掌握在炼体冥化境修士手中,以陈汐如今的悟道境界,足以施展出十尊身外化身去对决。

    这和第二分身不同,第二分身拥有智慧和一切修行经验,除了修为之外,和本尊并无区别。而这“身外化身”则是一种战斗手段,施展出的分身,乃是由纯粹的巫力和道意所凝聚,且毫无智慧,需要本尊去操控和战斗。

    不过即便如此,其战斗力也足以和本尊相媲美了。

    要知道炼体冥化境界,之所以能碾压炼气冥化境修士所施展的成倍战力,便在于“身外化身”的强大。

    并且和炼气冥化境成倍战力一样,每多掌握一种圆满境界的大道奥义,炼体冥化境修者就能多施展出一尊“身外化身”。

    像陈汐,掌握十种圆满境大道奥义,就可以施展出十尊“身外化身”。

    足足十个时辰后。

    陈汐终于抵达河底,而一身的巫力,却已消耗得七七八八。

    原因很简单,越往下,禁制的力量越恐怖,直至最后的数种禁制,甚至都已堪比仙禁了,光是破解他们,都消耗了他七八个小时。

    而与此同时,那些河底妖兽的实力也变得极为强悍,和普通的地仙老祖也没什么区别,且数目庞大。

    在这等情况下,他所受到的压力之大也就可想而知了,若是换做其他地仙老祖,都不见得能够安然闯过来!

    不过,陈汐也是大有斩获,这一路的潜行,令他见识了许多以往不曾见过的禁制和符阵,去破解它们,本身就是一种对符道修为的磨砺和提升。

    尤其是破解那最后数重恐怖禁制,令他对符阵之道的理解愈发深刻,若非受限于修为,他现在都足以去参详仙之禁制了!

    而在战斗方面,这一路通过“身外化身”斩杀无穷尽的妖兽,也令他能够完美娴熟地掌控属于冥化境的炼体修为和力量。

    毕竟,在今天之前,陈汐本尊所拥有的炼体修为,才只涅槃圆满境界而已,如今这第二分身进阶冥化境界,无论是修为,还是巫力本质都产生了一种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是一个全新的境界,自然需要花费时间去好好磨砺和掌控。

    细算起来,他这第二分身如今的战力,和本尊也不差多少了,毕竟,他所掌握的种种神通无不是三界顶尖级别的存在,修为每进阶一个大境界,神通所能发挥出的实力也是翻倍暴涨。

    像神谛之眼、星璇雷体、星空大手印,皆都是天地间近乎独一无二般的无上存在,再配合三头六臂、法天象地这等辅助神通,威力还要提升许多。

    这一切都早已注定了陈汐那第二分身战斗力的强大!

    “可惜本尊如今在星辰世界中养伤,否则若是和第二分身融合,所能发挥出的实力必然要提升不少……”

    这条“道”字河流的底部,极为平坦,地面是由一种黝黑坚硬之极的奇石铺就,寸草不生。

    抵达这里之后,便不再有禁制,也没了那密密麻麻仿若无穷尽的妖兽,环境静悄悄的,幽寂之极。

    按照陈汐所记住的宝图路径,只需沿着河底这一条暗道向前,抵达其尽头,就能进入到太清宝库的外围。

    不过他并没有立即展开行动,而是选择了一处地方,静心恢复修为。

    一天之后。

    陈汐从打坐中苏醒,站起身体,毫不迟疑朝前掠去。

    从外界来看,这一条形似“道”字的长河只有数千里之远,可其河底这一条暗道,居然像没有尽头般,幽邃无比。

    并且随着前行,陈汐也是发现,这一条暗道的地势正在往更深处蔓延,犹若通往幽冥地府之中般,黑魆魆一片,令人心悸。

    虽然这一路上并未遇到什么危险,但他却是丝毫不敢大意,一边前行,一边以神谛之眼扫视四周,警惕无比。

    一炷香后,他突然停顿脚步,眉心神谛之眼一闪,滑过一抹冷冽的光泽。

    “怎么会这样,老君颂经图、玄武撼地图、龙虎阴阳图……怎么都消失不见了,我上次前来时,明明记得这些古老的图案还烙印在墙壁上的……”

    “不对,肯定有人来过!”

    “该不会在我之前,同样也有人得到这份宝图吧?或者说,这份宝图并不止我手中这一份?”

    远处,突然传出一阵喃喃自语声,断断续续,由于距离太远,显得极为模糊细微,像蚊蚋的嗡鸣似的。

    “居然是他,怪不得,原来躲这里来了……”陈汐悄然化作一抹流虹,靠近了过去。

    这是一片生满暗灰色苔藓的岩壁,岩壁中央,被人开辟出了一对石门,高有三丈,石门表面似雕刻着无数的古老图案,历经岁月的侵蚀,早已变得模糊不堪,辨认不得。

    此时,这一对石门开了一道缝隙,有一缕柔和的光泽从中溢出,能够让人清晰看见其内的情景。

    显然,这里就是暗道的尽头了。

    “不错,和宝图上标记的地方完全吻合,进入其中,就是太清宝库的外围了……”陈汐悄然靠近。

    他讶然发现,那石门之内,竟似有一种无形的力场,将外边的河水给生生阻绝,但却并不抵抗人的进入。

    “好恢弘的一座大殿!”

    他抬眼望进去,就见石门之内,居然是一座空旷无比的大殿,大殿四壁,悬挂着一盏盏青铜灯盏,点燃着常年不灭的鲛油蜡,飘洒出柔和的光辉,将整座大殿都照亮。

    人立在其中,仿若一只蝼蚁般,显得极为渺小。

    此时,正有一道高大的身影,驻足在大殿左侧的一面墙壁前,仰头凝视墙壁,似在怔怔出神。

    此人一袭紫袍,面容威仪,渊渟岳峙,正是那温侯府之主温天朔!

    早在斩杀云竹老祖的时候,陈汐就再没发现此人踪迹,还以为他早已畏惧潜逃了,却没曾想到,他居然藏进了这里。

    不过话说回来,躲藏在这里,倒也的确极为安全,起码一般人还真难闯过那河水中密布的重重禁制和妖兽的阻拦。

    唯一让陈汐奇怪的是,他自己抵达此地时,都走得如此之艰辛,这温天朔才只地仙二重境的修为,怎会也能抵达此地?

    要知道,按照他对那河水中最后三重禁制的认知,光凭温天朔一个人可绝难闯过来了。

    “这老东西倒是隐藏的不错,身上明显还有其他依仗,方才能抵达此地。”陈汐唇边泛起一丝冷意,不再迟疑,闪身进入了石门之中。

    “唉,若是没有天衍道宗插手,此时或许我早和那小子一起进入到太清宝库了,哪还会发生这么多的波折?”

    大殿中,温天朔收回目光,也不知想起了什么,皱眉叹息不已。

    “后悔了?”

    一道声音在耳畔响起,温天朔不假思索答道:“当然。”

    旋即,他神色猛地一僵,骇然抬头,就看见一道峻拔的身影,不知何时居然进入到了大殿中,遥遥立在远处。

    他一袭杏黄道袍,面孔清俊,气质飘然出尘,正是陈汐。

    “你……你……你……怎么还活着!?”温天朔瞳孔骤然收缩,像活见鬼了般,连说话都变得结巴起来。

    “像你这样恩将仇报的无耻之徒都还活着,我又哪敢死去?”

    陈汐淡淡道,“我不后悔救助你温侯府上下众人,只是后悔没能早早杀了你。如今看来,老天爷似乎也看不下去,特意安排我和你在此相遇。”

    话虽平静,可却令温天朔心中一颤,面色剧变,直至后来,他居然噗通一声,直接跪倒在地了!

    “这一切都是天衍道宗胁迫我做的,对天发誓,这绝非是我的本意,请陈少侠大发慈悲,饶我一命吧。”

    温天朔一脸悲戚,叩头大呼不已。

    若非亲眼所见,连陈汐也绝难想象出,一尊地仙老祖,竟会不顾尊严,毫无气节,像条可怜虫似的向自己跪地叩头,哀求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