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四章 道邪之争【第三更】

    黑衣血发少年突然出手,五指犹若五柄凌厉无匹的剑刃,锋芒毕露,缭绕缕缕漆黑冷厉、阴邪的气息,一抓而下,仿似来自地狱的钩镰,欲要择人而噬,声势可怖到了极致。

    别说陈汐现如今被禁锢,身躯动弹不得,就是恢复如初,也根本难以与之抗衡!

    原因很简单,这一抓之力,简直和玄仙级的梁冰所展现的威能都没什么区别,甚至还要更为恐怖。

    陈汐的眼瞳倏然一缩,不过脸庞上却并没有露出惊恐之色,反而依旧平静之极,仿似早已预料到对方会突下狠手一般。

    说时迟那时快,这一切都如同在千分之一刹那完成,那等速度,已无法用人间界的规则去衡量。

    轰!

    眼见陈汐就要被抓死,突然,在其掌心中的那一片金灿灿的莲瓣上,浮现出一道身影来,后发先至,挥袖就将这一击轻易震荡而开。

    两者碰撞,爆绽出一股恐怖无比的波动,扩散四周,居然将那四周布置着的古老大阵都彻底摧毁。

    与此同时,陈汐只觉浑身一轻,身上笼罩的禁锢之力消失,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

    “谁!竟敢惊扰本座杀人?”

    烟尘弥漫,传出那黑衣血发少年惊怒的暴喝声。

    “邪莲,这么多年没见面,你连我都不认得了么?”一道如钟磬般清越的声音响起,竟给人一种如聆听大道妙音的奇特感觉。

    伴随声音,一道颀长的身影分开烟尘,出现在漆黑血发少年面前,他身披青袍,长发垂腰,容颜俊美,眉宇间一片疏朗清宁之色。

    他就像一个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有一种洁净无瑕、淡薄旷达的气度,令人一望就禁不住心生一抹宁静平和之意,玄妙之极。

    此人,和黑衣血发少年除了气质迥然不同外,容貌一模一样,正是道莲!

    之前,陈汐之所以沉默片刻,才拿出那一片烙印着《大罗真解》的金色莲瓣,便是察觉到了道莲的存在。

    而此时见道莲终于杀出,他也是随之松了口气,旋即心中不由泛起一抹复杂,当年,自己活得这片金色莲瓣时,竟是自始至终都没察觉到道莲的存在。

    若非今日被逼入绝境,且此事因果是由道莲而起,他只怕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身上,除了小鼎之外,还有一尊如此恐怖的存在。

    “道莲!居然是你!”

    那黑衣血袍少年看见道莲,脸色骤然一变,那对妖异而冰冷的瞳孔中不可抑制地涌现出一抹浓浓的怨毒和愤恨。

    就像是世仇宿怨的死敌见面了一般。

    不过,就在他声音刚落,他人静一闪,瞬间就凭空蒸发,消失不见,快得犹若一抹梦魇,连人的思维都跟不上其反应!

    “哈哈,来的好,道莲,本座在第九十九层,有种就放马过来!”直至此时,空气中才传出那黑衣血发少年的声音,可见其速度有何等之快了。

    “这么多年了,该解决的终究要解决一下,不是吗?”道莲负手,喃喃自语,也不知是说给陈汐听,还是在说给那个早已离开的邪莲听的。

    陈汐从这一幕中,隐约感觉,这道莲和邪莲之间的关系,似乎并不像仇敌那般简单,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一对孪生子般,但性格却是完全不同,且彼此似都恨不得要灭杀对方一般,极其古怪。

    唰!

    不过,还不等陈汐反应过来,就被道莲袖袍一挥,裹挟着他,瞬息消失在原地。

    ……

    剑洞第九十九层。

    此地空阔无比,到处流淌着沸腾的炽烈熔浆,火苗喷吐,蒸腾起滚滚白色热浪,燃烧得空气、虚空都变得扭曲起来。

    而在那犹若熔浆海洋般的中央,盛开着一朵硕大的莲花,通体赤红,妖艳无比,喷吐出阴邪暴烈无比的邪恶气息。

    在这妖异血莲中央,插着一柄剑,长都有四尺,像一柄短戟般,通体呈现鲜亮的赤红色,像一汪鲜血在剑身上下流溢一般。

    此剑的剑锷极为华美,像是一朵层层绽放的莲花朵倒扣,剑身有一掌宽,剑刃平滑如水,泛着刺目无比的凌厉森寒之气。

    仔细看去,那血红的剑身深处,竟烙印着一朵朵古朴盎然的莲花,每一朵莲花内,都有着一缕缕瑞霞在飘荡。

    那一缕缕的瑞霞居然倏尔化作高冠古服的老者诵读经文,倏尔化作妙龄少女,翩跹起舞,倏尔化作夭矫少年,演绎剑法,千姿百态,动作各异,神异无比。

    熔浆火海、赤色妖莲、血色长剑、剑身衍化无穷莲花世界……这一幕幕是如此耀眼,当陈汐甫一抵达于此,就被这一切所震撼。

    尤其是那一柄矗立于赤色妖莲中央的长剑,当第一眼望过去,陈汐仿佛瞬间就置身在一片浩大血腥的战场中,诸神怒吼、圣贤悲呼、苍穹血雨飘摇,大地流血漂橹,那惨烈无比的血腥气息,居然差点震溃其道心!

    要知道,他如今的心之秘力,可已臻至心魂境界!世间亿万修者中都难觅其一,可却仅仅只是望了那血剑一眼,就遭受到这等反噬,可见那血剑威势是何等滔天了。

    “邪莲,如你所愿,我来了。”道莲遥遥望着那熔浆火海中央的那一朵血色妖异莲花,淡然说道。

    哗啦!

    一抹漆黑浓烟从那一朵血莲上弥散,映现出那黑衣血发少年来。

    只不过此时的他,气息更为强大,周身都汹涌着恐怖的乌黑火焰,熊熊燃烧,犹若沐浴魔火而生的邪恶至尊般,释放出一种毁世般的暴戾气息。

    “哈哈哈,我的好兄弟,多少年了,你终于舍得来看我一眼了!”

    邪莲仰天大笑,血发飞扬,声音中却是透着一股浓烈无比的怨毒恨意:“当年,若非你阻挠,我早已将那漫天神佛杀得干干净净,哪会落得这般惨地?活生生被囚禁于此无数岁月,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好狠的心啊!”

    好狠的心啊!

    好狠的心啊!

    这句话犹若一道滚滚惊雷,隆隆震荡在这个剑洞第九十九层,震得陈汐神魂都一阵鼓胀,脑袋嗡鸣,胸中一阵烦躁,气机都差点紊乱。

    这让他骇然,就是玄仙级强者,似乎也都没有如此恐怖的气势吧?

    “我是在救你。”道莲神色依旧淡然,只不过那一对淡泊深邃的眼眸中,却是泛起一抹伤感之色,也不知想起了何等往事。

    “救我?”邪莲又是一阵大笑,血发飞扬,肆意乖张,犹若一尊混世大魔头般。

    旋即,他倏然止声,眸光如刀,冰冷盯着道莲,一字一顿道:“当年,主人掌控大道,登临太古之巅,只差一步,就能达到传说中那一步,可最终却被那诸天神佛狠狠算计了一把,含恨止步,身陨道消。你不知为主人报仇,反而将我囚禁于此,这就叫救我?”

    主人!

    身陨道消!?

    陈汐脑海中蓦地就想起来,当年自己参悟大罗真解时,曾目睹了那一株从混沌中蕴生的神莲,如何根植九幽,上穷九霄的,又是如何斩杀太古九凶,掌控无尽大道的……

    可最终,当那一株混沌神莲拔地而起,脚踏大道法则,登临宙宇深处时,却突然遭受重创,枝叶破损,花瓣齑粉,仅仅只有一片花瓣,化作流虹,穿梭无穷空间,从宙宇中逃脱,垂落在人间,消失不见。

    而当时混沌神莲灭亡的那一刹那,陈汐分明记得,那宙宇深处悄然睁开了一对眼眸!

    那一对眼眸,开阖在宙宇最深处的黑暗之中,漆黑而深邃,仿似有无尽岁月在其中流逝,一眼过去,沧海桑田,百世沉沦,万古交替于其中。

    至今想来,陈汐犹自能记得,那一对眼眸何其可怖,仿似一尊威严、至高无上,犹若统驭宙宇的君王倏然睁开眼眸,淡漠而冷酷,令人心悸。

    当时他就清楚,混沌神莲的陨落,一定和那一对眼眸的主人逃不开干系。

    而现在,那邪莲居然说,它是遭受了诸天神佛的暗算,方才在登临大道的最后一步时,功败垂成的,这让陈汐如何不吃惊?

    那一对眼眸的主人,难道就是那诸天神佛中的一位?

    陈汐心中惊疑不定,愈发感觉,无论是道莲,亦或者是邪莲,只怕都是那混沌神莲的一部分所化,活到如今,足以称得上是老古董了!

    “你应该知道,即便没有他们算计,主人也迟早会落得那般下场,否则你以为就凭他们也能害死主人?”

    道莲皱眉,漠然说道:“当年若非我将你囚禁于此,主人的道统也根本不可能传承至今,世上也根本没有九华剑派。”

    “你是在说我的存在,会祸害到主人所留的衣钵?”邪莲咬牙反问。

    “你觉得呢?”道莲平静答道,声音清越,却是不起波澜,“你当年屠戮了不少神佛,主人不在,你觉得能是他们的对手?若非我将你镇压于此,你只怕早已成了兵解而亡了。”

    “荒唐!”

    邪莲暴喝,一脸杀机,邪恶犹如一尊黑暗君王,“我就知道,你已被主人的对手吓破了胆!和你废话那么多,根本没用。既然如此,不如就在今天分出个结果,胜者出,败者死!如何?”

    ——

    ps:关于混沌神莲这个线索,看不甚明白的,请翻阅第587章,涉及到主角以后的路的一个后期大坑,嗯,管挖管埋,放心随便跳。

    另外,月票第11名了,距离第十名不远,求兄弟们火力助攻啊~~明天第一更依旧下午4点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