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七章 血月当空【第二更】

    这是一片峡谷,寸草不生。

    这里明显刚刚经历了一场惨烈的战斗,岩石倾塌,大地龟裂,地上横七竖八躺着一具具尸体,血染大地。

    此时,正有十余名黑衣护卫将一名少女守在身边。

    这少女约莫有十一二岁,面容清稚,衣衫却颇为华美,气质纤柔中带着一股逼人的高贵气息,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而她身旁的护卫,一个个眸光精湛,充满精悍的味道,绝非庸手了。

    尤其是为首那名护卫,身姿瘦削,面庞冷峻古板,浑身杀意缭绕,掌中所拎着的剑上兀自淌着一串血渍。

    除此之外,峡谷远处,还停留着一架黑色的青铜辇车,被一头神骏的黑色豹兽拉着。

    “屠方,你带人清扫一下痕迹,不要留下蛛丝马迹了。”

    那名瘦削古板护卫吩咐了一句,然后转身,朝那少女道:“小姐,不必惊慌,距离黑崖城已不远了,只要抵达那里,咱们自然安全无忧。”

    那少女点点头,低声道:“麻烦古天叔叔了。”

    “职责所在,不麻烦。”

    古天摇了摇头,神色冷峻而古板,说到这,他似乎察觉到什么,眼眸一眯,猛地沉声喝道:“谁?出来!”

    锵!

    说话时,他已祭出剑器,剑气喷吐,寒光流窜,遥遥指向远处。

    少女身边的护卫,顿时一个个如临大敌,纷纷祭出武器。

    远处,陈汐从一块岩石后边走出,神色坦荡,他原本就没打算遮掩行踪,再鬼鬼祟祟的,反而容易引人误会。

    “各位朋友,在下并无恶意。”

    陈汐缓缓走过来,在千丈之外驻足,因为他知道,再靠近的话,定然会引起对方的警惕和反击。

    原因很简单,通过刚才的观察,他早已发现,这支队伍似乎正在被追杀,每个人身上都流露出浓重的杀气和十足的戒备和警惕情绪。

    或许自己并无恶意,可一旦有任何地方被对方误会,只怕就要开打了,那可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看到只是一个面容清俊的年轻人,护卫们神色稍松,唯独那为首的古天依旧冷峻,冰冷道:“朋友,这里不欢迎你,请速速离开!”

    陈汐怔了怔,点头道:“也好,不过……”

    “不过什么?”古天皱眉打断道,神色间已是充满警惕。

    一众护卫都有些疑惑,因为他们清楚感知到,陈汐身上的气息,充其量只有金丹境左右,像这样的存在,他们之中随便一个人都能杀死对方。

    可看古天统领的样子,反倒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这可有点不寻常了。

    “临走之前,能不能给我一份地图,我可以拿东西交换。”陈汐神色依旧温和,认真说道。

    地图?

    众人都是一呆,其中一人忍不住道:“喂,你该不会迷路了吧?”

    陈汐想了想,觉得迷路也是个很不错的借口,当即故作有些不好意思道:“实不相瞒,在下的确迷路了。”

    众人一下子被逗乐了,多大人了,还迷路?这家伙还真是奇葩。

    气氛,不自觉变得轻松许多。

    古天敏锐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眉头不由皱了皱,目光中的警惕之色却是有增无减,死死盯着陈汐,就像在思忖一个什么棘手的难题一般。

    “古天叔叔,他一个人迷失这血盆苦地,太可怜了,要不就带他一起走吧。”那名清稚少女低声开口道。

    “小姐,他……”古天正待拒绝,可一碰触到少女那期待的眼神,心中没来由一软,沉吟片刻,最终点头道:“也好。”

    少女开心笑了,朝远处的陈汐道:“那位大哥哥,你跟我们一起走吧,这是血盆苦地,根本没地图的。”

    陈汐顿时对这少女好感大增,笑着拱了拱手:“多谢这位小姐了。”

    少女轻轻一笑,就转身返回了那一辆黑色青铜辇车中,消失不见。

    “这位朋友,不管你是谁,只要敢对我家小姐有一丝歹心,可别怪我不客气!”古天眼眸如刀,冷冷扫了陈汐一眼,声音中带着一股强烈的警告味道。

    “在下省得。”陈汐点了点头,并不着恼。

    见陈汐一副任凭如何打击也岿然不动的滚刀肉模样,古天眉头皱的愈发厉害了,沉声道:“看来如何也撵走不了你了,既然如此,那有些事情,我也不得不提醒你。”

    “但讲无妨。”陈汐道。

    “以你的眼力,大概也看出我们的处境并不安全,可以说时时刻刻面临着各种危险,一旦波及到你,我们可分不出精力去救助于你!”

    古天一字一顿警告道,“现在,你应该明白自己的处境了,若是现在离开或许还来得及。”

    陈汐笑了笑:“虽然危险,总比迷失在这里可要强太多了。”

    古天怔了怔,凝视陈汐许久,不再多说,扭头朝其他护卫喊道:“打起精神,继续赶路!”

    一行人穿梭峡谷,朝远处赶去。

    一路上,陈汐也是敏锐发现,这一支队伍经验极其老道,一边极速前行,一边掩埋一路上所留下的痕迹和气息。

    另有护卫充当斥候,在前边查探情况,可谓是训练有素,明显历经过不少战斗的洗礼,显得很是精悍老辣。

    当然,以陈汐的眼光来看,他们的实力并不算太强,那些护卫清一色的冥化境修为,唯有那名叫古天的护卫首领,拥有着地仙三重左右的修为。

    不过让陈汐奇怪的是,这支队伍却并未选择飞行,而是纯粹靠脚力在跋涉,这就显得有些太不寻常了。

    要知道,按照地仙的速度,一瞬就是万里之外,就是让古天带上他们所有人施展瞬移,也比单纯靠步行要快上无数倍。

    “看来,这名叫血盆苦地的地方,只怕另有玄虚了……”

    陈汐若有所思。

    临近傍晚时,队伍停歇下来,驻扎在了一片密林中。

    或许是受到了古天的命令,一路上几乎没人和陈汐交谈,都冷着一张脸,一副生人勿扰的模样,陈汐自然也不会去自讨没趣。

    反倒是那位十一二岁的清稚少女,对他颇有几分好奇,此时甫一停歇下来,就走到陈汐身边,坐在一块石头上,道:“我叫崔青凝,大哥哥你呢?”

    陈汐笑道:“陈汐。”

    “陈汐哥哥你怎么会在血盆苦地迷路了?”

    崔青凝道,“这里可是幽冥中的一块凶地,处处密布着各种可怕的凶险,若非为了躲避……”

    “小姐!”那古天突然在一旁提醒道。

    崔青凝怔了怔,旋即吐了吐舌头,道:“唔,我忘了要保密。”

    古天不由摇了摇头。

    陈汐却是莞尔不已,这少女明显涉世未深,心性单纯而善良。

    他历经的事情何其之多,光是一个“保密”二字,再结合少女之前所说的话,大致就能判断出来一个模糊的梗概。

    这支队伍肯定是为了躲避某些敌人的追杀,不得不涉险进入了这一片血盆苦地,为的就是借助这片区域所充斥的凶险作掩护,好趁机脱身。

    当然,若非逼不得已,只怕他们也不会进入这里,因为很简单,凶险的环境有时候可以充当掩护,但有时候反而会害了自己。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为何会迷路呢。”崔青凝拥有着一双明净如黑宝石般的眼睛,肌肤白皙。

    她面容清稚中带着一份难掩的美丽,可惜身材纤弱,面庞有些苍白,似生了一场大病似的。

    “我也是意外来到这里的,之前根本就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陈汐忍不住自嘲一笑,“若非碰到你们,我甚至连血盆苦地这个名字也不值得。”

    “陈汐哥哥你不是幽冥中人?”崔青凝讶然道。

    不得不说,心思单纯的少女,同样也有着属于女性与生俱来的敏锐嗅觉,一下子就猜了个**不离十。

    陈汐倒也不隐瞒,道:“正是如此。”

    此话一出,顿时引起了古天的注意,他走过来,皱眉道:“怪不得我感觉你的气息不正常,这么说,你是来自人间界了?”

    “不错。”陈汐点了点头,他发现,古天的神色似是缓和许多,心中顿时一动,看来之前他之所以戒备自己,原来是因为感知到自己的气息有些不正常啊。

    见陈汐承认,古天皱眉沉吟许久,就转身离开。

    “人间界?那可是好地方,听说比幽冥界好玩太多了。”崔青凝两眼放光,一脸的向往和憧憬。

    陈汐笑了,道:“其实都一样。”

    崔青凝也不知想起了什么,扁了扁嘴,惆怅道:“不一样,幽冥界太乱了,到处都在厮杀和战斗,我可不喜欢。”

    陈汐怔了怔,却不知该说什么好,因为在如今的人间界中,何尝不是处处烽烟四起?

    “马上要进入夜色了,快!收拾东西,小心戒备!”就在此时,那古天猛地沉声道,神色严峻,透着一抹凝重。

    陈汐抬头望了望苍穹,透过层层枝桠,依稀能够看见,那黑魆魆的苍穹上,不知何时跳出来一轮血光流溢的月亮,妖异而令人心悸。

    血月当空,一股令人神魂压抑的无形波动,就像那血色的月光般,笼罩在这片天地之间,万物仿似都在此刻陷入沉寂之中。

    ——

    ps:新地图,写起来很费劲,等搞定一些必要的交代,就多更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