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更新有些晚

    今晚更新有些晚

    出门办了一天的手续,刚到家,待会喘口气,吃点饭,就开始码字。

    第一更大概在10点半左右了,大家放心,今晚肯定不会只有一更。第一章陈汐

    南疆,松烟城。

    暮色沉沉,夕阳如火。

    像往常一样,陈汐推门走进了张氏杂货店。

    张氏杂货店只是松烟城内一家普通的商铺,规模不大,靠自制自售一些修者日常所需的符箓维持买卖,买卖最多的是一品、二品的符箓,这也是张氏杂货店的生存之本,买卖不大,胜在细水长流,勉强能在松烟城立足。

    “制符,符纸、符笔、墨汁缺一不可,看似简单,其中的门道却是复杂的很,从今天开始,你们便先学习符纸的辨别、符笔的运用、以及墨汁的构成,等基础扎实了,我再教授你们制符。”

    陈汐这才发现,店里又招了七八个面孔稚嫩的制符学徒。老板张大永正在训话,干瘪的声音在杂货店内回荡。

    “我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后,若不能令我满意,那就还回家玩泥巴去吧。最后,你们要记住,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符师,勤学苦练是你们唯一的途径,没有谁能随随便便成功!”

    新招来的七八个符徒工目光中充满兴奋和渴望,跃跃欲试。

    “唔,陈汐来了。”

    张大永扭头看见陈汐,笑眯眯打了个招呼。

    “张大叔,这是今天的三十张火云符。“陈汐摸出一沓浅青色符箓,递了过去。

    张大永摆摆手:“不急,既然你来了,就先帮我教教这些小家伙,工钱另算,唔,就按一个时辰三块元石的价钱,咋样?”

    思索片刻,陈汐点点头:“好!”

    三十张火云符能卖出十块元石,却花费他近五个时辰去制作,这么算的话,这个价钱的确够丰厚了。

    张大永笑了笑,转身望向那群新招来的符徒工,神色一肃,沉声道:“制符一道,博大精深,为了更好地让你们入门,你们的前辈陈汐,会给您们演示一遍如何制作一品火云符。别的我不敢说,但若说制符基本功之扎实,整个松烟城没有人比陈汐更出色,这方面连我也自愧不如,你们要好好看,好好学,千万莫错失了这个机会。”

    刷!

    七八道目光齐齐落在陈汐身上,可是当看到对方只是一个面色瘦削苍白的少年,甚至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时,少年们眼眸中不由浮起一丝狐疑,这家伙真有张大叔说的那么厉害?

    陈汐神色不变,仿似没有察觉周围气氛的微妙,径直来到制符桌前,拿起桌旁的浅青色符纸平展桌面,而后拎笔蘸墨,挥毫而下。

    动作娴熟流畅,如同信手拈来。

    少年们见此,连忙围拢过来。第一章陈汐

    南疆,松烟城。

    暮色沉沉,夕阳如火。

    像往常一样,陈汐推门走进了张氏杂货店。

    张氏杂货店只是松烟城内一家普通的商铺,规模不大,靠自制自售一些修者日常所需的符箓维持买卖,买卖最多的是一品、二品的符箓,这也是张氏杂货店的生存之本,买卖不大,胜在细水长流,勉强能在松烟城立足。

    “制符,符纸、符笔、墨汁缺一不可,看似简单,其中的门道却是复杂的很,从今天开始,你们便先学习符纸的辨别、符笔的运用、以及墨汁的构成,等基础扎实了,我再教授你们制符。”

    陈汐这才发现,店里又招了七八个面孔稚嫩的制符学徒。老板张大永正在训话,干瘪的声音在杂货店内回荡。

    “我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后,若不能令我满意,那就还回家玩泥巴去吧。最后,你们要记住,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符师,勤学苦练是你们唯一的途径,没有谁能随随便便成功!”

    新招来的七八个符徒工目光中充满兴奋和渴望,跃跃欲试。

    “唔,陈汐来了。”

    张大永扭头看见陈汐,笑眯眯打了个招呼。

    “张大叔,这是今天的三十张火云符。“陈汐摸出一沓浅青色符箓,递了过去。

    张大永摆摆手:“不急,既然你来了,就先帮我教教这些小家伙,工钱另算,唔,就按一个时辰三块元石的价钱,咋样?”

    思索片刻,陈汐点点头:“好!”

    三十张火云符能卖出十块元石,却花费他近五个时辰去制作,这么算的话,这个价钱的确够丰厚了。

    张大永笑了笑,转身望向那群新招来的符徒工,神色一肃,沉声道:“制符一道,博大精深,为了更好地让你们入门,你们的前辈陈汐,会给您们演示一遍如何制作一品火云符。别的我不敢说,但若说制符基本功之扎实,整个松烟城没有人比陈汐更出色,这方面连我也自愧不如,你们要好好看,好好学,千万莫错失了这个机会。”

    刷!

    七八道目光齐齐落在陈汐身上,可是当看到对方只是一个面色瘦削苍白的少年,甚至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时,少年们眼眸中不由浮起一丝狐疑,这家伙真有张大叔说的那么厉害?

    陈汐神色不变,仿似没有察觉周围气氛的微妙,径直来到制符桌前,拿起桌旁的浅青色符纸平展桌面,而后拎笔蘸墨,挥毫而下。

    动作娴熟流畅,如同信手拈来。

    少年们见此,连忙围拢过来。第一章陈汐

    南疆,松烟城。

    暮色沉沉,夕阳如火。

    像往常一样,陈汐推门走进了张氏杂货店。

    张氏杂货店只是松烟城内一家普通的商铺,规模不大,靠自制自售一些修者日常所需的符箓维持买卖,买卖最多的是一品、二品的符箓,这也是张氏杂货店的生存之本,买卖不大,胜在细水长流,勉强能在松烟城立足。

    “制符,符纸、符笔、墨汁缺一不可,看似简单,其中的门道却是复杂的很,从今天开始,你们便先学习符纸的辨别、符笔的运用、以及墨汁的构成,等基础扎实了,我再教授你们制符。”

    陈汐这才发现,店里又招了七八个面孔稚嫩的制符学徒。老板张大永正在训话,干瘪的声音在杂货店内回荡。

    “我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后,若不能令我满意,那就还回家玩泥巴去吧。最后,你们要记住,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符师,勤学苦练是你们唯一的途径,没有谁能随随便便成功!”

    新招来的七八个符徒工目光中充满兴奋和渴望,跃跃欲试。

    “唔,陈汐来了。”

    张大永扭头看见陈汐,笑眯眯打了个招呼。

    “张大叔,这是今天的三十张火云符。“陈汐摸出一沓浅青色符箓,递了过去。

    张大永摆摆手:“不急,既然你来了,就先帮我教教这些小家伙,工钱另算,唔,就按一个时辰三块元石的价钱,咋样?”

    思索片刻,陈汐点点头:“好!”

    三十张火云符能卖出十块元石,却花费他近五个时辰去制作,这么算的话,这个价钱的确够丰厚了。

    张大永笑了笑,转身望向那群新招来的符徒工,神色一肃,沉声道:“制符一道,博大精深,为了更好地让你们入门,你们的前辈陈汐,会给您们演示一遍如何制作一品火云符。别的我不敢说,但若说制符基本功之扎实,整个松烟城没有人比陈汐更出色,这方面连我也自愧不如,你们要好好看,好好学,千万莫错失了这个机会。”

    刷!

    七八道目光齐齐落在陈汐身上,可是当看到对方只是一个面色瘦削苍白的少年,甚至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时,少年们眼眸中不由浮起一丝狐疑,这家伙真有张大叔说的那么厉害?

    陈汐神色不变,仿似没有察觉周围气氛的微妙,径直来到制符桌前,拿起桌旁的浅青色符纸平展桌面,而后拎笔蘸墨,挥毫而下。

    动作娴熟流畅,如同信手拈来。

    少年们见此,连忙围拢过来。第一章陈汐

    南疆,松烟城。

    暮色沉沉,夕阳如火。

    像往常一样,陈汐推门走进了张氏杂货店。

    张氏杂货店只是松烟城内一家普通的商铺,规模不大,靠自制自售一些修者日常所需的符箓维持买卖,买卖最多的是一品、二品的符箓,这也是张氏杂货店的生存之本,买卖不大,胜在细水长流,勉强能在松烟城立足。

    “制符,符纸、符笔、墨汁缺一不可,看似简单,其中的门道却是复杂的很,从今天开始,你们便先学习符纸的辨别、符笔的运用、以及墨汁的构成,等基础扎实了,我再教授你们制符。”

    陈汐这才发现,店里又招了七八个面孔稚嫩的制符学徒。老板张大永正在训话,干瘪的声音在杂货店内回荡。

    “我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后,若不能令我满意,那就还回家玩泥巴去吧。最后,你们要记住,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符师,勤学苦练是你们唯一的途径,没有谁能随随便便成功!”

    新招来的七八个符徒工目光中充满兴奋和渴望,跃跃欲试。

    “唔,陈汐来了。”

    张大永扭头看见陈汐,笑眯眯打了个招呼。

    “张大叔,这是今天的三十张火云符。“陈汐摸出一沓浅青色符箓,递了过去。

    张大永摆摆手:“不急,既然你来了,就先帮我教教这些小家伙,工钱另算,唔,就按一个时辰三块元石的价钱,咋样?”

    思索片刻,陈汐点点头:“好!”

    三十张火云符能卖出十块元石,却花费他近五个时辰去制作,这么算的话,这个价钱的确够丰厚了。

    张大永笑了笑,转身望向那群新招来的符徒工,神色一肃,沉声道:“制符一道,博大精深,为了更好地让你们入门,你们的前辈陈汐,会给您们演示一遍如何制作一品火云符。别的我不敢说,但若说制符基本功之扎实,整个松烟城没有人比陈汐更出色,这方面连我也自愧不如,你们要好好看,好好学,千万莫错失了这个机会。”

    刷!

    七八道目光齐齐落在陈汐身上,可是当看到对方只是一个面色瘦削苍白的少年,甚至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时,少年们眼眸中不由浮起一丝狐疑,这家伙真有张大叔说的那么厉害?

    陈汐神色不变,仿似没有察觉周围气氛的微妙,径直来到制符桌前,拿起桌旁的浅青色符纸平展桌面,而后拎笔蘸墨,挥毫而下。

    动作娴熟流畅,如同信手拈来。

    少年们见此,连忙围拢过来。第一章陈汐

    南疆,松烟城。

    暮色沉沉,夕阳如火。

    像往常一样,陈汐推门走进了张氏杂货店。

    张氏杂货店只是松烟城内一家普通的商铺,规模不大,靠自制自售一些修者日常所需的符箓维持买卖,买卖最多的是一品、二品的符箓,这也是张氏杂货店的生存之本,买卖不大,胜在细水长流,勉强能在松烟城立足。

    “制符,符纸、符笔、墨汁缺一不可,看似简单,其中的门道却是复杂的很,从今天开始,你们便先学习符纸的辨别、符笔的运用、以及墨汁的构成,等基础扎实了,我再教授你们制符。”

    陈汐这才发现,店里又招了七八个面孔稚嫩的制符学徒。老板张大永正在训话,干瘪的声音在杂货店内回荡。

    “我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后,若不能令我满意,那就还回家玩泥巴去吧。最后,你们要记住,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符师,勤学苦练是你们唯一的途径,没有谁能随随便便成功!”

    新招来的七八个符徒工目光中充满兴奋和渴望,跃跃欲试。

    “唔,陈汐来了。”

    张大永扭头看见陈汐,笑眯眯打了个招呼。

    “张大叔,这是今天的三十张火云符。“陈汐摸出一沓浅青色符箓,递了过去。

    张大永摆摆手:“不急,既然你来了,就先帮我教教这些小家伙,工钱另算,唔,就按一个时辰三块元石的价钱,咋样?”

    思索片刻,陈汐点点头:“好!”

    三十张火云符能卖出十块元石,却花费他近五个时辰去制作,这么算的话,这个价钱的确够丰厚了。

    张大永笑了笑,转身望向那群新招来的符徒工,神色一肃,沉声道:“制符一道,博大精深,为了更好地让你们入门,你们的前辈陈汐,会给您们演示一遍如何制作一品火云符。别的我不敢说,但若说制符基本功之扎实,整个松烟城没有人比陈汐更出色,这方面连我也自愧不如,你们要好好看,好好学,千万莫错失了这个机会。”

    刷!

    七八道目光齐齐落在陈汐身上,可是当看到对方只是一个面色瘦削苍白的少年,甚至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时,少年们眼眸中不由浮起一丝狐疑,这家伙真有张大叔说的那么厉害?

    陈汐神色不变,仿似没有察觉周围气氛的微妙,径直来到制符桌前,拿起桌旁的浅青色符纸平展桌面,而后拎笔蘸墨,挥毫而下。

    动作娴熟流畅,如同信手拈来。

    少年们见此,连忙围拢过来。第一章陈汐

    南疆,松烟城。

    暮色沉沉,夕阳如火。

    像往常一样,陈汐推门走进了张氏杂货店。

    张氏杂货店只是松烟城内一家普通的商铺,规模不大,靠自制自售一些修者日常所需的符箓维持买卖,买卖最多的是一品、二品的符箓,这也是张氏杂货店的生存之本,买卖不大,胜在细水长流,勉强能在松烟城立足。

    “制符,符纸、符笔、墨汁缺一不可,看似简单,其中的门道却是复杂的很,从今天开始,你们便先学习符纸的辨别、符笔的运用、以及墨汁的构成,等基础扎实了,我再教授你们制符。”

    陈汐这才发现,店里又招了七八个面孔稚嫩的制符学徒。老板张大永正在训话,干瘪的声音在杂货店内回荡。

    “我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后,若不能令我满意,那就还回家玩泥巴去吧。最后,你们要记住,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符师,勤学苦练是你们唯一的途径,没有谁能随随便便成功!”

    新招来的七八个符徒工目光中充满兴奋和渴望,跃跃欲试。

    “唔,陈汐来了。”

    张大永扭头看见陈汐,笑眯眯打了个招呼。

    “张大叔,这是今天的三十张火云符。“陈汐摸出一沓浅青色符箓,递了过去。

    张大永摆摆手:“不急,既然你来了,就先帮我教教这些小家伙,工钱另算,唔,就按一个时辰三块元石的价钱,咋样?”

    思索片刻,陈汐点点头:“好!”

    三十张火云符能卖出十块元石,却花费他近五个时辰去制作,这么算的话,这个价钱的确够丰厚了。

    张大永笑了笑,转身望向那群新招来的符徒工,神色一肃,沉声道:“制符一道,博大精深,为了更好地让你们入门,你们的前辈陈汐,会给您们演示一遍如何制作一品火云符。别的我不敢说,但若说制符基本功之扎实,整个松烟城没有人比陈汐更出色,这方面连我也自愧不如,你们要好好看,好好学,千万莫错失了这个机会。”

    刷!

    七八道目光齐齐落在陈汐身上,可是当看到对方只是一个面色瘦削苍白的少年,甚至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时,少年们眼眸中不由浮起一丝狐疑,这家伙真有张大叔说的那么厉害?

    陈汐神色不变,仿似没有察觉周围气氛的微妙,径直来到制符桌前,拿起桌旁的浅青色符纸平展桌面,而后拎笔蘸墨,挥毫而下。

    动作娴熟流畅,如同信手拈来。

    少年们见此,连忙围拢过来。第一章陈汐

    南疆,松烟城。

    暮色沉沉,夕阳如火。

    像往常一样,陈汐推门走进了张氏杂货店。

    张氏杂货店只是松烟城内一家普通的商铺,规模不大,靠自制自售一些修者日常所需的符箓维持买卖,买卖最多的是一品、二品的符箓,这也是张氏杂货店的生存之本,买卖不大,胜在细水长流,勉强能在松烟城立足。

    “制符,符纸、符笔、墨汁缺一不可,看似简单,其中的门道却是复杂的很,从今天开始,你们便先学习符纸的辨别、符笔的运用、以及墨汁的构成,等基础扎实了,我再教授你们制符。”

    陈汐这才发现,店里又招了七八个面孔稚嫩的制符学徒。老板张大永正在训话,干瘪的声音在杂货店内回荡。

    “我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后,若不能令我满意,那就还回家玩泥巴去吧。最后,你们要记住,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符师,勤学苦练是你们唯一的途径,没有谁能随随便便成功!”

    新招来的七八个符徒工目光中充满兴奋和渴望,跃跃欲试。

    “唔,陈汐来了。”

    张大永扭头看见陈汐,笑眯眯打了个招呼。

    “张大叔,这是今天的三十张火云符。“陈汐摸出一沓浅青色符箓,递了过去。

    张大永摆摆手:“不急,既然你来了,就先帮我教教这些小家伙,工钱另算,唔,就按一个时辰三块元石的价钱,咋样?”

    思索片刻,陈汐点点头:“好!”

    三十张火云符能卖出十块元石,却花费他近五个时辰去制作,这么算的话,这个价钱的确够丰厚了。

    张大永笑了笑,转身望向那群新招来的符徒工,神色一肃,沉声道:“制符一道,博大精深,为了更好地让你们入门,你们的前辈陈汐,会给您们演示一遍如何制作一品火云符。别的我不敢说,但若说制符基本功之扎实,整个松烟城没有人比陈汐更出色,这方面连我也自愧不如,你们要好好看,好好学,千万莫错失了这个机会。”

    刷!

    七八道目光齐齐落在陈汐身上,可是当看到对方只是一个面色瘦削苍白的少年,甚至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时,少年们眼眸中不由浮起一丝狐疑,这家伙真有张大叔说的那么厉害?

    陈汐神色不变,仿似没有察觉周围气氛的微妙,径直来到制符桌前,拿起桌旁的浅青色符纸平展桌面,而后拎笔蘸墨,挥毫而下。

    动作娴熟流畅,如同信手拈来。

    少年们见此,连忙围拢过来。第一章陈汐

    南疆,松烟城。

    暮色沉沉,夕阳如火。

    像往常一样,陈汐推门走进了张氏杂货店。

    张氏杂货店只是松烟城内一家普通的商铺,规模不大,靠自制自售一些修者日常所需的符箓维持买卖,买卖最多的是一品、二品的符箓,这也是张氏杂货店的生存之本,买卖不大,胜在细水长流,勉强能在松烟城立足。

    “制符,符纸、符笔、墨汁缺一不可,看似简单,其中的门道却是复杂的很,从今天开始,你们便先学习符纸的辨别、符笔的运用、以及墨汁的构成,等基础扎实了,我再教授你们制符。”

    陈汐这才发现,店里又招了七八个面孔稚嫩的制符学徒。老板张大永正在训话,干瘪的声音在杂货店内回荡。

    “我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后,若不能令我满意,那就还回家玩泥巴去吧。最后,你们要记住,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符师,勤学苦练是你们唯一的途径,没有谁能随随便便成功!”

    新招来的七八个符徒工目光中充满兴奋和渴望,跃跃欲试。

    “唔,陈汐来了。”

    张大永扭头看见陈汐,笑眯眯打了个招呼。

    “张大叔,这是今天的三十张火云符。“陈汐摸出一沓浅青色符箓,递了过去。

    张大永摆摆手:“不急,既然你来了,就先帮我教教这些小家伙,工钱另算,唔,就按一个时辰三块元石的价钱,咋样?”

    思索片刻,陈汐点点头:“好!”

    三十张火云符能卖出十块元石,却花费他近五个时辰去制作,这么算的话,这个价钱的确够丰厚了。

    张大永笑了笑,转身望向那群新招来的符徒工,神色一肃,沉声道:“制符一道,博大精深,为了更好地让你们入门,你们的前辈陈汐,会给您们演示一遍如何制作一品火云符。别的我不敢说,但若说制符基本功之扎实,整个松烟城没有人比陈汐更出色,这方面连我也自愧不如,你们要好好看,好好学,千万莫错失了这个机会。”

    刷!

    七八道目光齐齐落在陈汐身上,可是当看到对方只是一个面色瘦削苍白的少年,甚至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时,少年们眼眸中不由浮起一丝狐疑,这家伙真有张大叔说的那么厉害?

    陈汐神色不变,仿似没有察觉周围气氛的微妙,径直来到制符桌前,拿起桌旁的浅青色符纸平展桌面,而后拎笔蘸墨,挥毫而下。

    动作娴熟流畅,如同信手拈来。

    少年们见此,连忙围拢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