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十六章 四大仙王【第三更】

    在飞升仙界时,陈汐身上能够拿来兑换所需的宝物,也只有一堆仙石,约莫有数千颗,或许在人间界已属于一笔不菲的财富,可在这仙界,勉强只能购买到一件普通仙器而已。

    所以想要立身,必须力量强。

    而想要力量强,必然缺不了财富的补给。

    历经无数磨砺,硬生生杀入仙界的陈汐,自然极为明白这个道理。

    尤其关键的是,那熊溟可是一尊玄仙,掌控着整座青魂矿石,其身上的财富又怎可能少了?

    事实也正如陈汐所料想那般,甚至超出了他的预估,当他从熊溟尸骸上搜寻到那一块储物戒指,并且打开看清楚之后,心中也不免一阵惊叹。

    八千块码得整整齐齐的仙石、五千余块拳头大小的青魂母岩,一件普通上品仙器蓝雨仙刀,一件玄灵阶仙器乙木青魂钟。

    其他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仙材,价值也是不菲,折算成仙石,起码也得有三千块左右。

    陈汐曾搜刮了黄辛的储物法宝,可却仅仅得到七百余块仙石,以及三百多快青魂母岩,和这熊溟一比,两者简直就像土财主和穷白丁的区别!

    “也不知这些仙石能否买到一些祭炼剑箓的仙材……”陈汐将从熊溟身上搜刮的宝物一股脑装进浮屠宝塔,不禁沉吟起来。

    刚才与熊溟的战斗,令他对自己如今拥有的战力有了深刻的认知,很清楚自己之所以取胜,关键就在于两点。

    一个是修为根基的浑厚,远远超出了天仙范畴。

    一个是法则的掌控,这一点才是最关键的,可以说,如果他不是将五行道意全都凝练为了法则,这次的战斗就可能是凶多吉少。

    当然,如果熊溟在木之法则之外,再多掌控一条法则,陈汐同样不可能是其对手。

    至于法宝、境界方面,陈汐却是完全被压制一头,像那乙木青魂钟,便是一件玄灵阶中品仙器,稳稳压制剑箓一头。

    而在境界上,陈汐才只是天仙初境,和玄仙初境的熊溟足足相差了一个大境界,幸好,这两个短板,被法则之力和浑厚的根基所弥补,方才转危为安,将熊溟彻底击杀。

    由此也可以知道,法则之力和修为根基的深浅,对战力的影响有多么的重要了。

    正是基于这样的认知,陈汐才会想搜集一些仙材,将剑箓再次锤炼提升一番,同时,抓紧时间将其他所掌握的大道奥义,悉数凝练为法则。

    到那时,再遇到像熊溟这般的玄仙强者,战斗起来应该会更轻松。

    至于修为的提升,绝非一朝一夕之功,陈汐也不强求有多快能晋级,只要稳扎稳打,步步踏实就足够了。

    ……

    这青魂矿山中,除了玄仙熊溟、以及韦正等四个天仙强者之外,还有其他上千的地仙境护卫驻扎于此。

    当那些飞升者将韦正、娄风、薛昆三人围歼之后,犹自不解恨,便将目标转移到了那些护卫身上。

    而那些护卫早已见势不妙,开始各自奔逃。

    一时之间,整个场面乱作了一团,到处都是喊杀声,逃奔声,凄厉哭嚎声,显得噪杂混乱之极。

    就在这一片混乱中,谁也没发现,场中少了陈汐和木灵胧二人。

    ……

    嗖嗖!

    碧蓝如洗的苍穹下,两道身影正在空中飞驰。

    在仙界的天地法则约束下,任何品阶低于仙器的飞遁法宝,都会受到限制,根本无法无法飞行。

    所以,陈汐也只能舍弃了宝船,带着木灵胧凭借飞遁之术飞驰。

    “我们要去哪里呀?”

    从青魂矿山脱困之后,木灵胧心情明显变得很好,清眸如水,明亮如星,精致白皙的瓜子脸上,尽是盈盈笑意。

    “当然是返回飞升殿,让那两个仙使为我们办理仙牌。”

    陈汐笑道,虽说仙牌略显鸡肋,没什么大用处,但是有了它,倒是方便在仙界中行事,而他要进入道皇学院,也需要一个清白的身份证明。

    “仙牌?你考虑的可真是周到。”木灵胧笑嘻嘻称赞了一句。

    陈汐笑了笑,问道:“你呢,获取了仙牌之后,打算前往何处?”

    这个问题明显令木灵胧一怔,歪着脑袋思索了许久,最终无奈撇嘴道:“我对仙界了解极少,也仅仅知道一个未央仙洲而已,可我也不想现在就去未央仙洲,要不就又没有到处游玩的机会了。”

    未央仙洲?

    陈汐眉毛一挑,他倒是知道,仙界极其广袤,近乎无垠,其中星罗密布着四千九百个大洲。

    而一洲之地,最少的都拥有八万仙城,亿万生灵!

    可想而知,这四千九百洲加在一起,拥有多少仙城,多么广袤的面积了,寻常人等,穷尽一生,只怕也难以将仙界游历一遍。

    不过,在这四千九百洲中,又以位居仙庭四方之地的四大仙洲最为出名,分别是星武仙洲、冰穹仙洲、道玄仙洲和未央仙洲。

    这四大仙洲之所以出名,便在于每一洲中,皆有一尊至高仙王坐镇!

    并且这四大仙洲的名字,也是以这四尊仙王的封号命名,分别是星武仙王、冰穹仙王、道玄仙王和未央仙王。

    仙王!

    仙中王者!

    放眼天、人、冥三界,也仅仅只有寥寥四位仙王,可想而知其修为是何等崇高,而其权柄又是如何滔天了。

    当然,陈汐对此也仅仅只知道个一鳞半爪,具体情况如何,他却并不清楚,若非因为道皇学院就位于星武仙洲中,并且听离央师姐闲聊时提起过,他甚至都不知道仙界有几尊仙王。

    而听闻木灵胧竟是要前往四大仙洲之一的未央仙洲,陈汐自然不免有些惊讶,据他分析,能够在四大仙洲中盘踞的实力,可无不是仙界最顶尖可怖的存在,木灵胧从人间界玄黄大世界而来,难道和未央仙洲的某个大势力也有着一丝瓜葛?

    “陈汐公子,要不我跟着你一起吧。”

    这时候,木灵胧似突然想到什么,眸光明亮,凝视着陈汐,一脸希冀道,“你不是也刚来仙界么,等你上路时,带上我好不好?”

    陈汐一呆,道:“这倒不是不可以,只是……”

    “只是什么?”木灵胧见陈汐并未立刻拒绝,一下子兴奋起来,雀跃不已。

    “只是跟随我身边,可有些凶险,而你又不会战斗,我担心我牵累到你。”陈汐想了想,认真说道。

    木灵胧一脸失落,黯然道:“原来,还是我太没用了。”

    陈汐心中有些不忍,他很清楚,这少女看似是个飞升者,实则就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懵懂少女,这次飞临仙界,可是偷偷溜出家门,其来历也是绝对非同寻常。

    可抛开这一切不谈,放任这样一个少女独自在仙界漫无目的游历,他还真有些不放心。

    所以略一沉吟,陈汐便说道:“那好,你跟随着我一起也行,不过我要去的可是星武仙洲,而非未央仙洲。”

    见陈汐居然改口,木灵胧精神猛地一振,飞快脆声道:“没事,去哪里就好,只要跟在陈汐公子身边,我就很放心。”

    陈汐有些怔然,问道:“很放心?”

    “是呀,因为公子你可是一位好人。”木灵胧脱口而出。

    陈汐摸了摸鼻子,有些哑然,好人?这个理由倒是很强大……

    “对了,公子你要去星武仙洲做什么?”木灵胧好奇道。

    “去道皇学院。”陈汐没有隐瞒。

    “噢,我知道了,我猜就是这样,那道皇学院可是极为不凡,乃是无数仙人心中的修道圣地,我听堂兄说过,就是在仙界中,也不是谁想去就能去的。”

    木灵胧若有所思道。

    陈汐有些诧然了,没想到木灵胧竟也知道道皇学院,不过他再一询问,才发现对方也仅仅知道个大概,甚至都没自己了解的多,当下就不再问询。

    就这样聊着,数个时辰后,那飞升殿已隐隐在望。

    恢弘的建筑,仙气缭绕的化仙池,案牍旁,那耄耋老者和枯瘦中年依旧端坐于其中。

    看到这熟悉的一幕,陈汐不由有些感慨,若非那个玄仙孟星出现,只怕自己早已领取了仙牌,踏上前往星武仙洲的路途了吧?

    “咦,是你们两个。”

    那案牍后方的中年抬头,注意到了陈汐和木灵胧飞驰而来,不由一怔,旋即就认出了他们两人。

    “你们不是……”那耄耋老者也是一呆,话说到一半又闭嘴了。

    见两人如此神态,陈汐一下子就猜出,对方肯定也知晓自己等人当日被带到了哪里,只不过却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够返回。

    不过,陈汐却是懒得和他们计较,直接抛过去一个储物袋,道:“帮我们办理两块仙牌,这是两千块仙石。”

    枯瘦中年和耄耋老者互望了一眼,虽有些惊疑,但还是收下储物袋,拿出两个空白仙牌,问道:“请问两位名讳,来自下界何方?”

    陈汐朝木灵胧颔首示意,后者当即说道:“我是木灵胧,来自玄黄大世界。”

    刷刷刷几笔,枯瘦中年将一个篆刻好的仙牌交给木灵胧,而后抬眼看向陈汐,目露询问之意。

    陈汐想了想,答道:“玄寰大世界,陈汐。”

    “什么!你就是陈汐?”

    枯瘦中年和耄耋老者一惊,浑身都是一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