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十八章 六大骄阳【第二更】

    竟然说一位仙君在作死?

    枯瘦中年和耄耋老者张大了嘴巴,眼珠凸出,很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他们只是天仙,别说大罗金仙和仙君,就是见到一尊玄仙,都得毕恭毕敬,不敢怠慢,唯恐亵渎到对方,哪敢想象,一尊大罗金仙敢以如此轻描淡写的口吻,去点评一位仙君大人物是在作死?

    这已不是狂妄能够形容,简直就是大不敬!

    可心中虽如此想,他们却不敢表露出来,没办法,对方可是大罗金仙,放眼整个东澹仙洲,跻身大罗之境的,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

    而陈汐同样震惊,不过很快他就猛地意识到,看对方那轻松随意的神态,显然并非狂妄无知之辈,那么就只能证明一点,对方的出身,令得他根本就不忌惮仙君!

    “对,就是作死!”木灵胧浑然没有察觉到身边陈汐的反应,挥了挥粉嫩的小拳头,气呼呼说道。

    “不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灵胧你且说说,若真是那蔺浩仙君齐人,可就决不能就这么算了。”那白衣青年皱眉沉吟道。

    灵胧?

    听到这个称呼,陈汐终于敢确定,这一位拥有大罗金仙修为的青年,必然和木灵胧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非是为了缉拿自己而来。

    事实也正是如此,木灵胧见那青年竟似有替自己打抱不平之意,当下精神一振,来到他身边,飞快把这些天发生的事情解释了一遍。

    在这个过程中,白衣青年的脸色也是一点点冰冷下来。

    “君临堂哥,你说气人不气人,他们无缘无故抓了我,还要把我当做矿奴驱遣,若非陈汐公子相助,我差点就被那些混蛋逼死了!”

    说完,木灵胧依旧有些止不住的愤怒,气鼓鼓说道。

    “看来,这次不得不去找蔺浩仙君讨还一个公道了!”白衣青年眸光冷冽,声音中透着一抹不可抑制的愠怒。

    “对了,谁是陈汐公子?”他抬头,望向木灵胧。

    “噢,我忘记介绍了。”木灵胧一拍额头,有些懊恼地嘀咕了一声,就拉着陈汐的衣袖,道:“这位就是陈汐公子,正是他帮我脱困的。”

    她又指着白衣青年,向陈汐介绍道:“他是我堂兄,名叫木君临。”

    木君临这才把目光落在陈汐身上,略一打量,见对方只有天仙初境修为,便只朝陈汐点了点头,神色淡然,并未多说什么。

    而此时,陈汐也彻底明白过来,原来这白衣青年就是木灵胧时常提起的堂兄。

    他还记得,木灵胧似乎就是听了他这位堂兄的一些闲聊,这才耐不住好奇,从家门中偷偷溜出来,跑来了仙界。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对方居然是一尊大罗金仙,这可有些出人意料了。

    至于那枯瘦中年和耄耋老者,早已被惊得傻呆在那里,像一对呆头鹅似的,不言不语,面容呆滞。

    “走吧,这次你偷偷跑出家门,惹得族内一众长辈震怒,若非碍于三界动荡,脱不开身,只怕就亲自来抓你了。”

    木君临摇了摇头,很是无奈地看了木灵胧一眼,话虽如此说,可他那一对眼眸深处,却尽是宠溺之色。

    木灵胧吐了吐香舌,旋即猛地摇头说道:“不行,我要和陈汐公子一起,我可欠了他不少恩情,哪能就这么离开?那样就太无情无义了。”

    陈汐无语,他很清楚,木灵胧这么说肯定不是为了报恩,只不过是想跟着自己到处游历,不愿意返回宗族罢了。

    就在此时,他心中一惊,感受到一对冰冷如刃似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抬眼望去时,就看见木君临正朝自己望来,神色平静,却隐隐透着一股漠然之色。

    “想要报恩还不简单。”

    木君临淡淡开口,随手拿出一柄雪亮如银,流溢着濛濛仙霞的仙剑,“这是一件玄灵上品仙器,对他一个天仙初境的飞升者而言,足以偿还所有恩情了,收下吧。”

    说着,他随手一抛,就将那一柄仙剑丢给了陈汐。

    这种随意的态度,很像是一种赏赐和施舍,或许对其他人而言,能获得一件玄灵阶仙器,必然早已喜出望外,感恩戴德了。

    可对陈汐而言,却令他心生一股不舒服,因为他救助木灵胧,根本不是贪求对方能够知恩图报,既然无所求,他自然有些看不惯这种施舍般的做派。

    铛!

    心中如此想,陈汐神色却是不动,手指一弹,将那抛过来的仙剑给弹了回去,道:“好意心领了,至于这仙剑,我也用不惯,还请收回。”

    木君临眼眸一下变冷,将那仙剑抓在手中,轻轻摩挲把玩着,神色却是愈来愈漠然和冰冷,甚至已带着一抹不悦,道:“那你要什么?说。”

    陈汐也被激起了一抹怒火,皱眉道:“你觉得,我救木姑娘是为了贪图你的宝物?”

    见一个天仙初境的小家伙居然敢和自己如此说话,木君临那一对目光中彻底冰冷,变得毫无感情,道:“这么说,你是打算让我木氏欠你一个人情了?”

    “够了!堂哥你是不是非要气得我从今以后不理你?”木灵胧这时候也察觉不妥,当即柳眉一竖,愤声说道。

    木君临眉头一皱,有些无奈道:“灵胧你还小,从未和外界接触,还不明白世事险恶,人心叵测,我这么做,也是为了给你报恩而已。”

    “你这叫报恩?”木灵胧气呼呼道:“我说了多少遍,陈汐公子是好人,他绝对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见木灵胧还待说些什么,陈汐却是笑了,他突然感觉,和这样一个骄傲到目无余子的家伙计较,真的很没有意义,于是摇头劝解道:“木姑娘,你还是听话跟着你堂兄回去吧,不用解释那么多。”

    “可是……”

    木灵胧一怔,着急得直跺脚,她怎么能想到,事情竟会发生到这等地步?

    “走吧,反正今天你也不得不离开,不是吗。”陈汐耸了耸肩,笑说道。

    木灵胧一怔,看了看身旁面无表情的木君临,又看了看神色沉静含笑的陈汐,最终颓然懊恼不已,她突然发现,自己的确太没用了,连这点小事情都解决不好。

    “那……那你可要保重,有空我一定回去道皇学院看你的!”最终,木灵胧还是深深一叹,有些不舍地说道。

    陈汐点了点头:“你也保重。”

    在这个过程中,木君临一直在沉默,这时候,突然开口说道:“道皇学院可不是谁都能够进去的,除非你能跻身青云仙榜前一千名,不过这显然不可能了,因为此时距离报考日期只剩下不到一年的时间。当然,你也可以等下次,不过那可是要等待百年之后了。”

    言外之意就是,在这点时间内,你一个只有天仙初境的家伙,又怎可能跻身青云仙榜前一千名?

    说罢,他已带着木灵胧,踏着那一道贯空金虹,走入虚空中消失不见。

    “陈汐公子,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进入道皇学院的!”临离开前,一直闷闷不乐的木灵胧突然扭头,双手呈喇叭状放在嘴边,大声叫了出来。

    声音清澈如泉水,叮咚响遍天地。

    “那是当然,只要有希望,我陈汐可从未曾放弃过。”陈汐深吸一口气,在心中暗自说道。

    “不过话说回来,那家伙还真是骄傲啊,等有机会,我也让他尝一尝我今日的遭遇,倒要看看他会如何反应了……”

    陈汐收回目光,沉吟片刻,就摇了摇头,将此事抛之脑后。

    “木君临……木君临……我想起来了,他肯定就是那个木君临!”

    这时候,那耄耋老者也从呆滞中清醒过来,也不知想起了什么,猛地失声大叫出来,声音中,已是带上一抹浓浓的震惊。

    “哪个木君临?”旁边,枯瘦中年惘然道,他到现在脑袋还有些微微发懵。

    “还能有谁,自然是那仙界六大骄阳之一,被整个仙界誉为仙降之才的木君临!”耄耋老者一字一顿,铿锵有力,神色间已带上一抹狂热之色。

    “什么,竟然是他!”枯瘦中年也似想起来了,失声惊呼,“怪不得,怪不得啊,像他这般惊世人物,的确不用惧怕蔺浩仙君。”

    六大骄阳之一?

    仙降之才?

    闻言,陈汐也不由一阵惊讶,忍不住问道:“这家伙很有名?”

    耄耋老者喃喃道:“岂止是有名,放眼仙界四千九百洲,无数个仙城中,也仅仅只出了六位骄阳般的天才人物,而这木君临便是其中之一,这等人物,注定就像骄阳一般,光耀世间,引领风骚。”

    陈汐愕然,有些无法理解道:“是不是有些夸张了?”

    “夸张?”那耄耋老者摇头道,“这可是得到整个仙界公认的六位骄阳人物,传闻每一个都拥有证道仙王的资质,就是把世间一切赞美之词用在他们身上都不为过。”

    证道仙王的资质!

    陈汐终于动容,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一切倒也很容易让人接受了,毕竟,据他所知,无数岁月以来,这浩瀚无垠的仙界之中,为人们所熟知的,才只有星武、未央、冰穹、道玄四位仙王而已!

    除了这四位仙王,还有没有其他仙王存在?

    陈汐不清楚,可这一切都足以证明那拥有证道仙王资质的六大骄阳,是何等的不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