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十章 阴阳剑气【第一更】

    能够进入武皇域的,无不是跻身青云仙榜上的强者,哪怕是一洲之地的青云仙榜,能够在其上拥有名次的,也都是同辈之中的佼佼者。

    这也令得在武皇域的历史上,不乏有强者跨境界挑战更高层次的对手,甚至可以说这样的事情经常在炼武擂台上发生,屡见不鲜。

    可是,以天仙初境之姿,去对战一位玄仙初境强者的事情,却是罕见无比,不说万年难遇,起码可以说千年难逢。

    毕竟,天仙初境和玄仙初境之间,可足足相差了三个小境界和一个大境界!

    而寻常经常发生的跨境界对战,大多都相差一个小层次,像天仙初境对战天仙中境,像天仙后境对战天仙圆满境……

    即便有连跨数个小境界挑战对手的,也绝大多数以失败告终。

    据人们所知,现如今排名在南梁青云榜第四名的殷妙妙,当年刚冲击南梁青云榜时,曾以天仙初境之姿打败了高出她三个层次的天仙圆满境对手,当时这件事发生时,彻底轰动了整个武皇域,甚至在整个南梁仙洲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而那一战,也被誉为近千年来最出人意料的战斗,直至如今,也时常被无数强者所津津乐道。

    可现在,那第四层的一个炼武擂台上,却正在上演一场修为悬殊极大的强者对决,堪称是千年罕见,登时引起了附近其他强者的瞩目。

    不乏有强者从其他层面的炼武擂台飞驰而来。

    所有人都露出严肃之色,玄仙初境强者出手,且祭出了一整套的玄灵阶仙器,而对手仅仅只是一名天仙初境强者,这让人紧张与值得关注。

    轰隆隆!

    擂台上,陈汐神色沉静,眸光汹涌战意,如火焰在燃烧,他周身轰涌出怒浪惊涛般的阴阳法则,汇聚于双掌之间,连连和对方十六柄赤红仙剑相撞,爆发出一阵阵震耳欲聋的爆鸣之音。

    那等对撞,波动太强烈,惊天动地。

    最引人注目的,当属那成套的赤霞仙剑,喷薄赤光,宛如火山爆发,赤霞若岩浆滚动,漫天汹涌,炽烈得让观战的人都心惊肉跳,胆寒不已。

    这便是玄灵阶仙剑,威力奇大无比,若是一般的天仙强者一个照面就成灰烬了,而对他又拥有玄仙境修为,两相配合,那等威力足以令人绝望。

    而让人更为震撼的是,那个天仙初境的年轻人竟然挡住了,赤手空拳,正在频频硬撼赤霞仙剑,铿锵作响,爆音震荡四野。

    “居然挡住了!”

    “这这这……这是天仙初境能够拥有的战力吗?”

    “即便阴阳法则两相配合能够爆发出极为强悍的威能,可他的对手可是一位玄仙,拥有一套玄灵阶仙器啊!”

    “这小子是谁?哪怕这次输掉了,其拥有的战力之强,也足以令人惊叹。”

    “哼,殷家的人还真够卑鄙的,玄仙境修为还动用仙宝,还要不要脸了?”

    人们议论,有人震撼,有人鄙夷,有人不敢置信,神色各异。

    “哼!”

    炼武擂台上,听到人们议论,黄衫青年殷浑脸色一沉,冷哼声宛如惊雷,抬手一招,十六柄仙剑汇聚,一起飙射,宛如十六柄破天之刃,赤霞如血,染红天地。

    他同样没想到,一个天仙初境的家伙而已,居然如此难对付,在自己动用赤霞仙剑的情况下,甚至还犹自能和自己硬撼个平分秋色。

    这个认知,令他彻底动怒,他很清楚,今天玄仙初境的自己若是被一个天仙初境的小东西击败了,那么不出一天,这件事便会轰动整个武皇域,到时候不止是他自己,就连殷氏的威望也会受到打击。

    所以,他不能输!

    嗖嗖嗖!

    十六柄赤霞仙剑破空,产生一股几欲刺穿耳膜的尖啸,泼洒如岩浆般的赤色霞光,裹挟着狂暴的凌厉剑气席卷而去。

    刹那间,观战众人心中一寒,好恐怖的攻势,这是要一鼓作气灭杀对手啊。

    陈汐神色沉静,长发飞舞,猛地双臂一振,大喝道:“给我开!”

    他双臂间阴阳法则密布,双手划动,前方浮现出巨大的黑白磨盘,缓缓旋转,如两座巨山在摩擦,发出轰隆隆的可怕声响。

    铛!铛!铛!……

    赤霞仙剑和黑白磨盘相撞,剧烈震动,阴阳磨盘缓缓转动,并未遭到破损,反而要一点点将那仙宝碾碎。

    众人倒吸凉气,这年轻人战力未免太惊人,居然能以仙术和强大的仙宝争锋,且毫不落下风,令人惊悚。

    擂台上,火霞四溅,两种不同的战斗方式对撞,爆发出怒海汹涌般的恐怖波动,却并未伤及陈汐分毫。

    殷浑的脸色越来越阴沉,这仙宝可是殷妙妙之物,出发前被殷凤儿借了过来,转交到了他手中。

    原本他以为对付一个天仙初境强者,根本用不上的,哪曾想到,即便用上了,居然无法将对方一举拿下?

    那些殷氏族人脸色也是变得惊疑不定,眼瞳扩张,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还是一个天仙初境的家伙?

    殷浑的实力,他们可是一清二楚,在南梁青云仙榜上排名第三百七十三位,搁在殷氏年轻一代子弟中,也足以排名前三十之列。

    可现在……

    难道这家伙的战力,比当年的殷妙妙大小姐还有厉害?

    这,这怎么可能!?

    殷氏族人神色阴晴不定,终于发现这次对手的实力居然比想象中要强大太多了……

    对于这一切,陈汐却根本没有注意到,他沉浸在战斗中,肆意宣泄着胸膛间的战意,这是炼武擂台,关系到他能否进入道皇学院,所以他不惧成败,只为磨砺战力,提升在青云仙榜上的名次。

    至于对手是何人,他根本不在乎。

    轰!

    代表阴阳两种法则的黑白磨盘轰鸣,威势暴涨,越提越高,直似要遮盖了整片天空,将那赤霞仙剑阻挡在外,一时难以靠近,根本伤不到他。

    这便是法则的力量。

    如今的陈汐,可是掌控了五行、阴阳七种大道法则,根基之浑厚足足是同辈之中的百倍有余,在刚飞抵仙界时,就能斩杀玄仙熊溟,又更何况一个殷浑?

    战斗至今,陈汐已清楚察觉到,对方的战力也仅仅比熊溟略胜一筹而已。

    哪怕对手拥有成套玄灵阶仙剑,而他并无剑箓在手,可此时此刻的陈汐,同样非当初可比!

    “你还太差劲,依仗仙宝之威也不过如此。”

    陈汐开口,声音平静,眸子中如火燃烧的战意一点点消褪,这说明对手的实力已是令他兴趣大减。

    这句话若是说在战斗之前,只怕所有人都会认为他狂妄无知,不知天高地厚,但是现在,却无人敢这么想。

    反而因为陈汐这句话,心中再次涌出一抹震骇,心中都在暗暗揣测,难道直至如今,这年轻人也没拼尽全力?

    如是真的,这未免就太过骇人听闻了。

    “混账——!”

    而这句话落入殷浑耳中,却像万剑攒心一般,刺激得眼睛充血,面颊都扭曲起来,从嗓子眼中发出一声低吼,整个人彻底陷入暴怒。

    他不能败!

    绝对不能!

    就是败,也不能败在一个天仙初境的小东西手上,否则他注定会沦为一个笑柄,一辈子再也抬不起头来。

    所以下一刻,他双臂一振,连连划动,十六柄赤霞仙剑剑气暴涨,宛如十六道惊虹冲霄而起,将虚空都震碎,齐齐朝陈汐镇杀而下。

    这一击,甚至抽空了他全身上下所有的力量,令他脸色变得刷白透明,眉宇间涌上一抹浓浓的疲惫。

    不过这种付出换来的效果也是极为惊人的,那十六柄赤霞仙剑如燃烧的一轮轮烈日,磅礴威势令天地失色,令在场众人惊呼,令实力稍弱之辈更是吓得几欲肝胆俱裂……

    这一击,是殷浑的搏命一击!

    而面对这一击时,陈汐眼眸中的战意依旧在减退,并未令他感到足以激发他拼命一战的**。

    甚至感觉,有些无聊……

    他不打算再和对方纠缠下去,骈指为剑,劈斩而出。

    嗡!

    一抹通天剑气涌现,一半漆黑,宛如永夜,为阴,浊而晦涩,一半雪白,恰似白昼,为阳,清而煌煌。

    黑白相融,阴阳交汇,一剑劈出,恰似破晓黎明的第一道光,黑夜为幕,光明涌生!

    嗤啦!

    那漫天赤霞剑气被一斩而开,像破布被撕裂,十六柄赤霞仙剑巨震,不受控制,朝四面八方跌落。

    在一道道骇然的目光注视下,噗的一声,殷浑遭受波及,整个人倒飞出擂台,还未落地,身躯就如纸糊般爆碎,化作光雨纷飞消失。

    众人呆滞,头皮发麻,哪怕清楚这是武魂域,在此被斩,现实中的神魂仅仅会遭受重创,而不会真的陨落,可他们依旧无法不震惊骇然。

    因为,殷浑是败在了一名天仙初境的年轻人手中!他们之间,可是相差了三个小境界和一个大境界!

    这比当年殷妙妙以天仙初境之姿击败天仙圆满境强者时,所创造的奇迹更恐怖,归根究底,那是天仙强者不同层次之间的对决。

    而眼前可是一名天仙跨境击败一名玄仙的一场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