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十六章 游戏规则【第四更】

    是谁,敢如此呵斥殷凤儿?

    人们愕然,抬眼望去,就看见在那极远处的地方,正有两道身影飞驰而来,一个眉眼如锋,冷峻瘦削,一个锦衣貂裘,身姿潇洒。

    正是排名第七的古玉堂和排名第五的罗子峰。

    两者就在前不久,才分别刷新了在南梁青云榜上的名次,名气斐然,再加上各自背后有一个大势力支撑,想不让人认识都难。

    看见他们二人,周围强者咂舌之余,也不由恍然,也只有这两位的身份和实力,才敢如此和殷凤儿开口了。

    刚才说话的,正是古玉堂。

    见居然有人赶来阻挠自己向陈汐问罪,哪怕对方是赫赫有名的人物,殷凤儿也是恼怒不已,一抬下巴,冷笑道:“怎么,你们要来劝解?”

    古玉堂眉头一皱:“你这是什么态度?”

    殷凤儿哼道:“想让我态度好一些也可以,你们先呆在一边,等我解决了这小东西,若心情好,说不定会跟你们寒暄寒暄。”

    这一下,罗子峰也有些看不下去了,不悦道:“殷凤儿,你姐姐见了我,也不敢如此话。”

    “那你还要让我怎么说话?”

    殷凤儿柳眉一挑,“你们罗家、古家和这小东西有关系吗?为何前来破坏我好事?还说我过分,如果是你们两家的族人受辱,你们能忍受得了?”

    泼辣!骄纵!

    这殷凤儿果然如传闻中那般,性情孤傲,冷厉刁蛮。

    众人看见一场争执,竟是从陈汐身上,转移到了联袂而来的古玉堂和罗子峰身上时,皆都有些暗自咂舌,很清楚这一切都在于殷凤儿的态度着实太多骄横了一些。

    古玉堂和罗子峰前来,其实无非是想趁此机会拉拢一下陈汐,看是否能留下一段善缘,眼见他和殷凤儿争执激烈,自然存了一份息事宁人的心思。

    但却没想到,殷凤儿居然会如此泼辣蛮横。

    古玉堂的脸色一下阴沉下来,身为南梁青云榜排名第七的人物,身为古氏宗族颇具分量的年轻一代子弟,自然有属于自己的傲气。

    当下他已是嘿然开口道:“好,你不是要挑战陈汐吗?要不咱们俩先练练手?”

    此话一出,满场皆惊,皆都没想到,古玉堂竟会掺合进这场纷争中来。

    就连陈汐也略感一阵意外,旋即他猛地想起一个月前第一次和古玉堂见面时,对方对自己的态度颇为热络,更是表示要和自己交个朋友。

    原本,陈汐仅仅只当做一种试探,或者说是一种拉拢的手段,可如今见他居然掺合进来时,登时对他态度略有改观起来。

    没有人注意到,罗子峰一直在观察陈汐,见他对古玉堂的态度似变得颇为和善,心中登时暗叫一声糟糕。

    他和古玉堂一样,也对陈汐极为上心,想要将其从梁氏宗主内给拉拢过来,眼见古玉堂先下手为强,哪还能坐得住。

    “也算我一个,殷凤儿你不是想战吗?我陪你。”罗子峰洒然一笑,当即开口说道。

    众人见此,又是一阵震骇,排名第五的罗子峰居然也要掺合进来?

    其实仔细观察一下,就会发现眼前局面大不简单,在场四个年轻人背后,赫然有着梁古、罗、殷符道四大世家的影子。

    这四大世家,俨然是南梁仙洲最顶尖的四大势力,底蕴雄厚,势力滔天,而如今,古、罗梁家的子弟,却为了一个带有梁氏背·景的年轻人,不惜要和殷氏的殷凤儿为战,这局面可就太耐人寻味了。

    殷凤儿也敏锐注意到了这一点,心中微微一凛,嘴上却冷冷道:“怎么,你们要以大欺小吗?”

    这句话明显有自认不如的味道在其中,可她却讲的理直气壮,骄傲如故,由此可知,其心态和秉性有何等刁蛮了。

    不过这话落入周围众人耳中,却皆都哑然不已,甚至有人心中不免泛起几分鄙夷,以大欺小?那你殷凤儿不顾身份去挑战陈汐又算什么?

    当然,众人也只能在心中想想,却不敢付诸于口。

    但古玉堂敢,他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笑道:“以大欺小,亏你讲得出口,那你为何要挑战陈汐?”

    “殷凤儿,劝你一句,还是现在离开,不要再胡闹下去,否则对谁都不好。”罗子峰在一旁淡淡说道。

    这一下,殷凤儿总算看出来了,今天古玉堂和罗子峰明显是要帮陈汐的,这让她疑惑之余,也不由泛起一抹恼恨。

    她疑惑的是,这两个家伙吃饱了撑着,干嘛非要掺合进自己的事情中,恼恨的是对方并不是帮助自己的,而是帮助那个名叫陈汐的小东西的!

    “这么说,今日我若要问罪于那小东西,你们一定会阻止了?”殷凤儿声音一寒,冷冷问道。

    古玉堂和罗子峰互望一眼,正待说些什么。

    就在此时,一道清冽幽冷的声音倏然响彻在场间,“凤儿你且退下,若他们两人想战,我来奉陪。”

    这一道声音太特别了,幽冷中透着三分孤峭的韵味,在南梁仙洲中只有一个人的声音如此,那就是殷妙妙!

    这一刹那,包括古玉堂、罗子轩在内的周围众人,也都纷纷将目光沿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果然就看见,在那远处的一块料峭岩石上,正伫立着殷妙妙那一道绰约身影,一袭黑纱,面容清丽,带着一丝独有的超然孤峭气息。

    一刹那间,在场众人神色中皆都涌出一抹惊色,实在难以想象,殷妙妙居然也出现在了场间。

    这可是武皇下域,且仅仅是第五层炼武擂台中的一个,往日里别说见到一位排名前十的强者,就是前一百的都甚少能见到。

    可如今,却汇聚了排名第三、第五、第七、第十一等顶尖强者!

    这一幕若传入现实世界中,恐怕光凭这种豪华阵容都足以掀起一场轩然大波了。

    古玉堂和罗子峰同样微微一意外,旋即脸色一沉,殷妙妙刚才那一句话,明显是针对他们的。

    可他们自忖,却不敢如此莽撞应承下来。

    虽说他们彼此之间才相差几个名次,可在排名前十的位置上,相差一名就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层次,比之其他排名更要残酷和严峻。

    在场之中,唯独陈汐没有扭头望向殷妙妙,因为他知道对方来了,为何还要扭头再去望对方一眼?

    同样,也唯独他的神色最为沉静,别说是殷妙妙,就是那蔺浩仙君来了也枉然,因为这是武皇域,按照规则而言,他不惧一切。

    “呵,你们怎么不开口了?”

    见古玉堂和罗子轩不言,殷凤儿再难已按捺心中的爽快,讥讽出声。

    “蠢丫头,我们的确忌惮你姐姐,可不是忌惮你,若细算起来,你问问你姐姐敢不敢现在去挑战我兄长?”

    古玉堂不以为然冷笑道。

    他口中的兄长,自然是排名第二的古月铭,比殷妙妙还要高出一个排名。

    殷凤儿登时语塞,这的确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陈汐看见这一幕,心中不由好笑,这便是家族子弟,往往会拿身份、荣誉、名次、背·景来说事,实力当然也是重要一环,但在没撕破脸皮之前,比较最多的,还是除了实力意外的东西。

    当然,他心中并无贬低任何人的意思,只是他很清楚,这是他们大家族大势力子弟之间竞争的游戏规则,但对他并不适用,也从没想过要去遵从。

    就在陈汐心中感慨之际,那远处的殷妙妙已是再次开口,“不出一年,你兄长古月铭必然不是我对手。”

    这是对古玉堂那句话的回应,明明说的是以后的事情,可却自有一股令人信服的力量,因为这是殷妙妙说的。

    现如今的她,已成了南梁仙洲最为炙手可热的话题人物,宛如冉冉升起的一颗明星,璀璨夺目,由她说出的话,没有谁敢不认真对待了。

    也正因考虑到这一点,古玉堂的脸色又阴沉了少许,最终冷冷说了一句“拭目以待”,便不再多言,他无法去否认殷妙妙的话,但却可以表明自己的态度。

    “凤儿,走吧。”

    对于此,殷妙妙浑不在意,只是嘱咐了殷凤儿一句,便要离开。

    “姐,那这小东西呢?”

    殷凤儿哪可能就这么放过陈汐,当即就将矛头又指了过去。

    “我会去和族长沟通,用尽办法让梁氏放弃对他的庇护,到时候……任由你处置。”

    殷妙妙说的轻描淡写,像做出一个无足轻重的决定,自始至终也从未看陈汐一眼,但却一句话像给陈汐判了死刑。

    众人闻言,皆都心中一惊,很清楚殷妙妙此话的分量有何等之重,可以说,她既然敢如此表态,那距离兑现时期已指日可待了!

    一时之间,众人望向陈汐的目光中,皆都充满了感慨,有惊叹,有怜悯,有幸灾乐祸,不一而足。

    “也对,武皇域终究杀不死人,想要解决事情,现实中才是最佳选择。”殷凤儿甜甜一笑,示威般遥遥瞥了陈汐一眼,便高昂着头颅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