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小雷音破魔杀阵【第三更】

    血色沼泽中。

    陈汐盘膝坐在那块漆黑岩石上,眺望着远处,沉吟不语。

    在他旁边,还蹲着一只茸毛雪白的兔子,眼睛清澈,可怜兮兮地望着陈汐,目光却是颇为复杂,时而畏惧,时而愤恨,时而惘然,时而怨毒。

    这只白兔,正是那名叫维娜的千幻妖鬼花所化。

    在用“解语莲心通”之术将一缕精神烙印打入维娜体内后,陈汐犹自不放心,又使用大囚禁术,将对方的力量囚禁,并勒令维娜伪装起来,以免引起他人注意。

    于是,维娜就变成了一只白兔的模样。

    身为千幻妖鬼花一族,变幻之道是她最擅长的,只不过伪装成一只白兔,还是让陈汐有些费解。

    不过他还有很多要事要做,也懒得再和对方计较这些细枝末节。

    从维娜的口中,陈汐已是了解到,这块沼泽之地名为“血灵沼泽”,位于十方血地的东南区域,其内分布着诸多宙宇异兽,倒是并无域外异族的存在。

    这些宙宇异兽中,实力最强的当属“血风岭”上的九魂老怪,被这些宙宇异兽尊称为“九魂领主”,掌控着整片血灵沼泽。

    而维娜、以及之前死在陈汐手中的莫塔、勒宾,都是那九魂领主的属下。

    按照维娜所言,九魂领主的实力大概和青云总榜上排行三百名左右的强者相当,像九魂这样的领主,整个东南区域约莫有十多个。

    而掌控整个东南区域的,则是一名被称作“白尾王”的存在,实力堪比青云总榜前十的存在,麾下拥有数千的宙宇异兽为其效命。

    “没想到,这十方血地中分布的异兽和异族强者,如今已形成了等级分明的势力,如此一来,想要猎杀他们只怕又麻烦不少……”

    陈汐暗自思忖,据他所知,这十方血地,总计有东、西、南、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天穹、中央十大区域。

    越往中央,就越凶险,尤其以中央区域和天穹区域为最。

    传闻中,那天穹区域中,甚至有大罗金仙级的异兽和异族强者存在,不过他们都被道皇学院以秘法控制,只要不涉足他们的领地之中,就不虞发生什么危险。

    “也不知梁仁和古月铭被传送到了哪一出区域中,左丘氏的子弟如今又在哪里……”陈汐深吸一口气,很清楚,自己不能再这样浪费时间。

    当务之急,还是以赚取星值为重。

    “这血灵沼泽中,大概分布着多少异兽?”陈汐扭头问身旁的维娜。

    维娜愣了愣,竖起两只兔耳朵,期期艾艾道:“我们……不是异兽,是圣族。”

    陈汐皱眉,他当然清楚,这些拥有智慧的宙宇异兽,一直以圣族自居,看不起三界众生,将三界众生视作可以任意宰割的猎物。

    那种感觉,就好比屠夫看待牲畜的态度一样。

    当然,在三界众生眼中,那宙宇异兽也跟可以任意宰割的猎物没什么区别,这就是立场不同,视角自然也不一样。

    见陈汐皱眉,维娜又吓了一跳,连忙道:“血灵沼泽中约莫有上百的异……异兽,皆都是九魂领主的麾下。”

    陈汐若有所思道:“那么寻常,你们又是怎么联系的?”

    之前杀死那莫塔和勒宾,让他从中各自获得了六个星值,加起来就是十二个,如果能把血色沼泽中那上百的异兽一网打尽,应该可以获得六百左右的星值。

    不过若是一个一个去猎杀,那就太麻烦了,所以他打算从维娜口中问出他们彼此之间的联系方式,而后将他们全都诱骗过来,再一网打尽。

    维娜悚然一惊,警惕看着陈汐:“你……你要做什么?”

    陈汐不言,只是静静看着她。

    很快,维娜就败下阵来,低声从唇中说出一串晦涩复杂的音节,和三界中通用的语言完全不一样。

    陈汐神魂何其强大,将这一串晦涩音节记住后,一一拆分消化,而后从唇中模拟了一遍,已是有了七分神韵。

    “这段话是什么意思?”陈汐问道。

    “意思是有大量猎物出现,速速支援。”维娜低声解释了一句。

    陈汐点了点头,他并不担心对方敢骗自己,或者说,即便骗自己也没什么,只要把大量的宙宇异兽吸引来,就足够了。

    然后,陈汐开始检查那抢夺而来的储物戒指和储物手镯。

    这两件储物仙宝都是维娜从被淘汰掉的万俟龙身上搜刮得来,陈汐略一查探,便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万俟龙不愧是万俟氏的子弟,单单是其内储藏的仙材,就多达上千种,高阶仙材更有上百种之多,价值连城。

    除此之外,还有诸多的仙丹妙药,以及两件玄灵阶上品仙宝。

    “配合我身上的仙材,勉强已经可以布下一座小雷音破魔大阵了……”

    陈汐沉吟片刻,便开始行动起来,盘膝坐在岩石上,开始祭炼那些仙材。

    哗啦~!

    一件件仙材犹如流水般被祭出,被陈汐那强大的神识篆刻上一缕缕玄妙符纹,动作娴熟流畅,宛如行云流水。

    布置大阵,先要准备阵基和阵器,阵基便是符阵图案,阵器则是辅助和发挥符阵的宝贝,或为阵旗,或为阵盘,或为阵石,不一而足。

    像这“小雷音破魔大阵”便是来自“玄帝雷皇神箓”中的一座大型杀阵,以神雷为攻击手段,一旦开启,足以灭杀掉玄仙境中的绝大多数强者。

    若非仙材不够,陈汐甚至还想祭炼“大雷音破魔阵”,那等威力,甚至能困住一尊大罗金仙!

    一旁的维娜看见陈汐祭炼仙材这一幕,一对兔子眼猛地睁大,骇然想到,这家伙难道还是一位符阵宗师不成?

    “我明白了,他这是要布下大阵,以此来灭杀我圣族之辈!”

    顿时之间,维娜就明白过来了陈汐打的算盘,一张兔子脸皱成了一团,苦涩一片,但旋即她就又恢复平静,“罢了,杀光了他们也好,这上千年来,这些混账整日里让我当诱饵,诱杀猎物,还抢夺我的战利品,死了最好!”

    维娜越想心中越平静,最后反而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借”陈汐之手,帮自己报往日之仇恨了。

    一天后。

    陈汐起身,将那炼制完毕的各种仙材收起来,而后打量了一下四周环境,最终决定,将这百里之地化作大阵埋设之地。

    哗啦!

    陈汐飞身半空,袖袍一挥,一串又一串的仙材,犹如泼洒的神虹一般,朝四面八方落去。

    “咄!”

    最后,陈汐口中猛地发出一声古老音节。

    只听嗡的一声震动,那方圆百里之内,猛地闪现一片片炫亮炽盛之极的雷光,撕裂虚空,将天地都照亮。

    与此同时,一股令人心悸的凛然气息轰然扩散八方,骇得一旁正昏昏欲睡的维娜一头栽倒在岩石上,一对兔眼睛中流露出一抹恐惧,连忙将一对兔耳朵遮住自己眼睛,整个身躯缩成了一个雪白毛球。

    幸好,这等异象仅仅出现几个呼吸,就消弭无踪。

    “阵法成了,接下来,就该死收获的时候了……”

    陈汐长吐了一口气,而后嘴唇微微翕动,发出一阵奇异复杂的晦涩音节。

    那音节被灌入仙力,犹如一圈圈涟漪一般,扩散向四面八方,很快就将整个血灵沼泽覆盖。

    见此,维娜的兔耳朵登时竖起,一对眼睛亮晶晶的,心中兴奋想到,终于要开始了吗,幸好当年我千幻妖鬼花一族中,只有我一个被抓来了,这里没有我的同族,就是死光了也跟我没什么关系……

    “嗯?有目标出现?这可是最高级别的求援信号啊!”

    “谁,谁发出的求援?”

    “西北方向,似乎有大量猎物出现,唔,我怎么忘了,如今可又过去百年了,道皇学院的招生考核可是又开始了啊。”

    “诸位,走,一起去,他们三界土著拿咱们当磨刀石,可对咱们而言,这又何尝不是一场瓜分猎物的盛宴?”

    “不过大家可要小心,三界土著最是奸诈狡猾,以往也有不少土著冒充咱们,坑害了咱们不少的同伴,所以务必要当心,以免上当反而被猎杀了。”

    “要不要通知九魂领主?”

    “白痴,九魂领主若出手,咱们别说吃肉,连喝汤都难!”

    “走!”

    血灵沼泽中,冲出上百到意念,彼此交流之后,再也按捺不住,纷纷从自己的老巢中窜出,朝同一个方向赶去。

    一时之间,整个血灵沼泽被打破沉寂,一道道奇形怪状的身影,裹挟着滔天杀气,横空而出,或庞大如山岳,或枯瘦若纤细竹竿,或生着上百条大脚,气焰无不强横狠戾,惊得沼泽中不少幼小生灵都惊恐不安,瑟瑟发抖。

    与此同时,陈汐眉心竖目泛着幽邃的光泽,静静凝视着远方,片刻后,他突然轻松一笑:“想不到,一下子居然来了这么多……”

    说话时,他袖袍一挥,将那从万俟龙储物仙宝中获得的两件玄灵阶上品祭出,化作两道流虹,落在了大阵边缘上。

    与此同时,他扭头朝一侧的维娜说道:“来,和我对决,演一出好戏给他们看,这样猎物才容易上钩,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