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鬼神难越,神圣止步【第一更】

    昨天章节名搞错了,已经修改过来了~

    ——

    云渺仙山。

    当陈汐返回自己洞府时,脑海一直还在思索从阿秀口得到的消息。

    域外战场?

    想来这内院考核并非是弟之间的切磋,而是要和域外异族对战,如此的话,凶险性无疑增加了不少,也怪不得学院会派出四位半步仙王层次的教习带队了。

    对于域外异族,陈汐并不陌生,早在玄寰域时,他就不止一次的和域外异族厮杀过,他很清楚,域外异族也是有着极为恐怖的存在的。

    像在苍梧之渊众妙之门内见到的那一位白发如雪的域外圣皇,连小鼎和蚂蚁至尊联手,都没能留住对方。

    后来陈汐才知道,对方名叫玄宸圣皇,早在太古时期,就被苍梧神木镇压在了众妙之门内。

    像在幽之地时,陈汐也同样听闻过一尊名为炽焱圣皇的存在,和那玄宸圣皇一样,是太古时期被镇压在了幽之地。

    而在那一次前往紫荆白家的路途,因为一部来自鬼方偃师一族的《御物万圣典》,陈汐他们一行人遭受到了一尊名为鬼苏圣皇的追杀。

    当时若非白家之主白惊辰出手,他们一行人差点就被抹杀了,而当时,那鬼苏圣皇只不过出动了一道投影而已,由此可知其实力是何等之可怖了。

    无论是玄宸圣皇、炽焱圣皇、还是那鬼苏圣皇,都让陈汐对域外异族的战力有着极为深刻的认知。

    他很清楚,域外异族能够和三界对峙无垠岁月而没有被灭绝,必然也是有着极为恐怖的力量坐镇的。

    ……

    “内院考核居然选在了域外战场,看来在这三界大乱即将来临之时,不止是人间界,连仙界也遭受到了域外异族的威胁啊。”

    陈汐默默思忖许久,得出一个结论,连道皇学院都一改以往的规矩,把内院考核放在了域外战场上,显然是通过这种磨砺,来让学院弟认识到域外异族的战力,为以后有可能爆发的大冲突做准备。

    不过陈汐倒也并不担心什么,相较于以往在人间界,他如今已是大罗金仙,除了一些极为可怖的存在,他倒也并不畏惧什么。

    更何况,按照阿秀的说法,此次内院考核还有四位半步仙王层次的教习带队,也不可能把他们这些学生带到域外战场最危险的地方了。

    “当务之急,还是提升实力,距离内院考核已只剩下不足半年的时间,趁此机会,自当以凝练大罗法则为主。”

    大罗金仙和玄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境界,抵达这等地步后,就要开始凝练大罗法则,也就是大罗神纹。

    而众所周知,大罗神纹便是由两种以上的大道法则凝练而成,并且想要凝练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首先,必须得把某两种大道法则全都臻至圆满完美的地步,这是最基本的,然后方才能开始去把这两种大道法则凝练大罗神纹。

    这和法则叠加不同,大罗神纹乃是真正的把两种以上的大罗法则融合为一体,不分彼此。

    这也无疑给凝练大罗神纹提升了难度,像水火两种大道法则,本就不相容,想要把他们完全凝练为一种大罗神纹,可想而知有何等困难。

    并且这还只是凝练两种大道法则,若是凝练三种、四种以上的大道法则,其难度只会翻倍提升。

    这也是为何当陈汐活得天赐五行神纹时,会在学院引起那般巨大的轰动,甚至惊动了不少老古董的注意。

    原因就在于,这天赐五行神纹,乃是完全融合了金木水火土五种大道法则的大罗神纹,根本就不用陈汐再去苦苦凝练,就像天上掉馅饼似的,自然令人艳羡。

    而对陈汐而言,五行神纹的获得,也只不过是为他节省了一些时间而已,毕竟,他早已将五行大道法则全都臻至了圆满地步,所欠缺的就是凝练了。

    “短时间内,只怕是很难将风、雷、阴、阳等达到法则融入五行神纹了,既然如此,倒不如先把风雷融合,再把阴阳融合,而后再一一相融,如此一来,也是可以为自己提供不少的战斗手段……”

    陈汐可是很清楚,虽说五行神纹力量很强,可其他大道法则也各有各的妙用,尤其在对付一些特殊敌人时,更需要某种大道法则去克制。

    像对付那些阴邪鬼怪之物,用雷、阳两种大道法则无疑是最具威力的。

    “至于其他如星辰、不朽、造化、彼岸、沉沦等罕见大道法则,以后再凝练也不迟,毕竟那都属于天地间独一无二的存在,凝练起来太过困难,短时间内也不可能给自己提升多少战力。”

    尤其是那彼岸、沉沦大道法则,陈汐可是还记得,这三界还有一种禁忌般的法则存在,那就是轮回法则!而轮回法则却是由彼岸、沉沦、终结三种大道凝练而成。

    所以他这时候,自不会去冒然凝练这等法则。

    没有再耽搁,陈汐当即走进星辰世界,开始闭关凝练大罗法则。

    ……

    “老祖,这次内院考核,还请您多多费心。”在内院一处古朴简洁的殿宇,左丘峻恭恭敬敬躬身行礼。

    在他对面上首位置,还坐着一位身穿灰衣的枯瘦老者。

    老者须发花白,面庞上皱纹如沟壑般纵横交错,一对浑浊的眼眸眯着,一副睡眼惺忪的样。

    他的相貌的确太苍老了,就像个垂暮即将入土的老人,枯瘦的身躯佝偻在座椅,显得极为单薄。

    可左丘峻在他面前,却是恭敬到了极致,一直躬着身躯行礼,连大气都不敢出,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位老者就是左丘泰武。

    左丘家资历最为古老的一位大人物,常年隐居在道皇学院内院,不理世事,以至于现如今不少学生都从未听闻过他的名号。

    可这并不代表左丘泰武没什么权势,相反,清楚他的人都知道,若是左丘泰武愿意,现在就能影响到左丘氏的大半事务!

    大殿一片寂静,苍老枯瘦的左丘泰武似乎睡着了,对左丘峻的话不理不问。

    见此,左丘峻忍不住侧眼看了一下旁边的左丘鸿。

    左丘鸿心领神会,深呼吸一口气,同样躬身,恭声说道:“老祖,钧儿马上就要参加内院考核,以他的实力自不愁无法进入内院,只是关于那个孽……”

    然而不等他说完,一直睡眼惺忪的左丘泰武头也没抬,却又一道沙哑的声音从其唇传达而出:“我知道了,你们退下吧。”

    左丘峻微微一怔,还要说些什么,却被左丘鸿拦住,后者又怔了怔,最终没说什么。

    “老祖,那我们就告辞了。”

    左丘鸿朝左丘泰武再次躬身行礼,便即带着左丘峻离开。

    “鸿叔,老祖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直至离开大殿,走出内院的范围,左丘峻这才忍不住开口询问到。

    “有些话,是不能说的太透的。”

    左丘鸿略一沉吟,便即笑着拍了拍左丘峻肩膀,道,“我也听说了左丘会和陈汐那小之间的争执,一时之耻而已,你莫要放在心上。”

    提及陈汐,左丘峻面容上泛起一抹阴霾,旋即就点头道:“多谢鸿叔宽慰。”

    左丘鸿瞥了他一眼,道:“内院考核时,地址选择在了乱魇战场,那是仙界和域外开辟的一座型战场,你全力以赴参与到考核就足够了,其他的事情,自会有其他人来做。”

    其他的事情?

    听到如此隐晦的一句话,左丘峻唇角不禁泛起一抹冷冽之色,旋即忍不住问道,“鸿叔,你究竟是如何安排的?”

    左丘鸿摇头:“我也不清楚,这是空少爷亲自安排的,你可得多努力,莫要再让空少爷再失望了,毕竟,空少爷以后可是要执掌整个左丘氏的,若他对你失望,其后果想必你也很清楚。”

    空少爷,自然是左丘空,仙界的大骄阳之一。

    闻言,左丘峻心一颤,眉宇间重新涌上一抹阴霾,心恨意汹涌,拢在袖的双手不可抑制地攥紧,“陈汐你这个不该降生于世的孽,这一切可都是拜你所赐!”

    与此同时。

    鸢尾仙洲,一座浩瀚无垠的沙漠。

    哧啦一声,虚空撕裂,显现出一道挺秀的身影来,他双手负背,面颊清秀,眸光如宝石般明亮,赫然是左丘氏嫡系继承人——左丘空。

    烈日炎炎,暴晒黄沙万里,飓风呼啸,卷起万重浊浪,这里的气候恶劣无比,烁火流金,最重要的是,这沙漠一片死绝,空气甚至没有一丝的仙力。

    这里,就是鸢尾仙狱所在之地,整座沙漠就是一座古老仙阵,在太古时期一直延存至今,不知关押了多少左丘氏的叛徒和罪人,至今还无一人能越狱逃脱。

    这里,更是有着“鬼神难越,神圣止步”的称号!

    衣衫猎猎,左丘空双手负背,静静凝视着那漫天风沙许久,他也不知想起了什么,最终叹了口气,喃喃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是时候和您见一面了,小姑……”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