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师徒相见【第一更】

    炼魂矿区。

    一行行衣衫褴褛宛如囚徒般的身影,穿梭在密集若蜂窝似的黑暗矿洞之间,当他们行动稍有缓慢的时候,就会遭受到附近护卫手中一根根铁鞭的无情抽打。

    啪!啪!啪!

    每一记铁鞭抽打出,就会发出一阵刺耳的皮开肉绽声,然后,就是此起彼伏的痛苦呻吟,以及一阵猖獗狂笑。

    这各种各样的声音掺杂在一起,时时刻刻充斥在空气中,将这一片矿区渲染得犹如残酷炼狱。

    像这样的事情,几乎每天都在发生着,没有人会对此报以同情,因为那些囚犯似的家伙,皆都是下界的弃天者。

    搁在下界,弃天者或许地位崇高的,足以让每一个大门派把他们当古董般供奉起来,可在这仙界炼魂矿区,处境却跟最低贱的囚犯没什么区别。

    因为对仙界而言,他们这些弃天者亵渎了仙界律令,必须遭受仙罚!

    ……

    此时,在炼魂矿区一处破烂肮脏的石屋前。

    “你们……居然把小雨卖了!”

    一名枯瘦佝偻的老者暴怒,沙哑的声音似从干瘪的胸腔中挤出,透着一股无比的愤恨和痛苦。

    而他那张饱经风霜的黑皴面颊,更是扭曲狰狞一片,双眸充血,花白蓬乱纠缠在一起的须发颤抖,一副陷入癫狂的模样。

    在他身前,还有着五六名黑衣护卫,皆都抱臂而立,冷笑不屑看着暴怒的枯瘦老者,像在俯瞰一只可笑的蝼蚁。

    “当然要卖了,那小丫头年纪尚小,还能卖出一个高价钱,再长大一些,可就失去了那一股少女独有的味道。”

    一名黑衣护卫抚摸着下巴嘿嘿怪笑,眸光中隐隐流露着淫亵的光泽,“只是可惜啊,为了获得高价钱,我们也没能品尝一下那小丫头的味道。”

    此话一出,其他护卫皆都怪笑不已,凶悍的面庞上也尽是戏谑。

    “你们……简直是畜生不如!”闻言,那老者愈发恼怒,浑身气的哆嗦,猛地大吼一声,冲上前就要和对方拼命。

    啪!

    为首那名护卫当即出手,一道铁鞭破空砸下,抽得那老者干瘦的身影像棉絮似的倒飞出去,砸在一块岩壁上,噗的一声吐出血来,一头花白头发愈发蓬乱。

    “呸!什么东西,都多少年了,还没认清楚自己的处境吗?记住!这里不是能够让你作威作福的下界,是仙界!而你如今只是一个囚犯!”

    为首那名护卫狠狠呸了一口浓痰,神色愈发不屑。

    老者匍匐在地,气的身躯瑟瑟发抖,声音沙哑中透着无比的愤怒,“我柳剑恒服刑十年,本可以离开,你们却不顾仙庭条律,久久羁押于我,难道,你们不怕遭受天谴!”

    “天谴?”

    那些护卫闻言,像听到一个荒谬不堪的笑话,皆都哈哈大笑起来。

    “你一个弃天者,也配和我们讲天谴?”

    “你应该清楚,我等为何羁押你到现在,若你现在答应黄龙大人的条件,将你所知道的事情一一交代出来,我们现在就放你离开,否则,下次我们可不是卖掉你义女那么简单了……”

    “怎么样?考虑清楚没有?”

    一众护卫开口,冷笑望着那在重伤在地的老者,高高在上,像盯着一个将死臭虫。

    “痴心妄想!”

    老者艰难抬头,干瘦的脸颊上一片血渍,声音更像从牙缝中挤出,一字一顿,决然无比。

    “老东西,嘴还真硬啊,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打,狠狠打!”

    那为首护卫神色一沉,挥手吩咐道。

    啪!啪!啪!

    下一刻,密集的铁鞭破空声响起,齐齐抽打在那老者身上,打得他满地打滚都躲避不开那重重鞭影的笼罩,褴褛的衣衫被打烂,露出一道道血肉模糊的鞭痕。

    附近一些囚徒看见这一幕,皆都浑身哆嗦,面露同情之色。

    在他们的记忆中,这个名叫柳疯子的弃天者,自打被抓来之后,几乎每天都会遭受这样的毒打,这都过去了不知多少年,他能够坚持到如今还活着,简直就像个奇迹般。

    当然,这种奇迹谁也不想要了,因为太痛苦,换做任何一人,只怕早已承受不住选择自杀了。

    “你们……你们……统统不得好死!!”

    啪啪的鞭影破空声中,传出柳疯子那不甘而愤怒的咆哮。

    “哈哈,可笑,在这炼魂矿区,我们只会活得越来越久,而你……若一直这样嘴硬,可没多少时间活了。”

    那些护卫猖狂大笑,肆无忌惮,在这炼魂矿区中,他们也根本不必掩饰什么,因为他们才是这里的主人,天塌下来,也有黄龙大人扛着,谁又能奈何得了他们?

    见此,那老者似陷入沉默,任凭万千鞭影抽打在身,也是紧咬牙关不发一语,唯独他那一对充血的眸子里,有着一抹绝望死寂之色在涌动。

    脑海中,恍惚间闪现出在人间界的一幕幕,有九华剑派的诸位师兄弟,有自己西华峰收下的那些徒儿,也有那个被自己从太古战场带回九华剑派的年轻人……

    “死就死吧,就是我知道道厄之剑的下落,又怎么会告诉你们这些蠢货?只是牵连到小雨那丫头……我,不甘心啊……”

    柳疯子心中泛起一抹浓浓的凄苦,眼眸中的绝望之色,却是愈发浓郁,旋即,他猛地呐喊一声,浑身浴血的身躯,竟是挣扎着站起,一掌朝自己头颅拍去!

    他,竟是要自尽!

    或许,他已经受够了,厌倦了,绝望了……

    不过就在此时,陡然——

    一股恐怖无比的威压犹如风暴般,倏然笼罩而下,遮天蔽日,令日月无光,那可怖的气势,令得天地虚空都发出几欲破碎崩灭的哀鸣之音。

    这一刹那,仿似天要塌,地要陷,万物都处于一种颤粟中!

    这一刹那,那些猖獗大笑的护卫浑身僵硬,双目圆睁,神色中尽是震骇恐慌之色,手中那挥动的铁鞭如死蛇般垂落。

    这一刹那,整片炼魂矿区,都陷入一种大恐怖之中,仿似末日降临,无论是那些凶悍的护卫,还是苦命的囚徒,皆都颤粟,彻骨寒意涌遍全身,如坠冰窟。

    这一刹那,浑身伤痕累累,鲜血浸身欲要自尽的柳疯子,却感到一股温厚暖流涌遍全身,修复着他那破损不堪的身躯,抚平他那绝望无助的神魂……

    恍惚之间,他看见一道挺秀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眼前,那清俊的面容,笔直如枪的脊梁,淡然出尘的气质,都令他如此熟悉。

    旋即,他不禁自嘲一笑,这哪可能是那个小家伙呢?自己又出现幻觉了……

    “师尊!”

    一道低沉的声音响彻在耳畔,令得柳疯子浑身一僵,如遭雷击,眼睛猛地睁开,愣愣望向身前。

    是的,那一道熟悉的身影就在眼前,并不是虚幻的!

    “汐儿!果然是你这小家伙……”

    柳疯子声音沙哑,因为受伤太重,令得他每说出一个字,都显得如此艰难,可他那干瘪染着血渍的枯瘦脸颊上,却露出一抹欣慰高兴无比的笑容。

    眼前之人,正是陈汐。

    看着眼前这佝偻干瘦,浑身浴血,伤痕遍布的老者,看着他那褴褛肮脏的衣衫,花白蓬乱的头发,以及那近乎油尽灯枯的气息……

    陈汐心中蓦地涌出一股难以言喻的疼痛。

    那种痛,掺杂着懊恼、悔恨、愧疚、愤怒……犹如汹涌的炽热熔浆洪流,涌遍陈汐每一寸肌肤,快要将他燃烧!

    “啊——!”

    这一刻,陈汐再也按捺不住,乌黑长发飞扬,猛地仰天大吼出声,声如滚滚惊雷,响彻九天十地,充斥着一股难以形容的悲愤,令天地都变色!

    轰隆隆!

    恐怖的音波化作无形的风暴,以陈汐为中心倏然扩散而开,所过之处,岩石齑粉、山岳崩塌、大地龟裂、几乎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承受这可怖的声音。

    就连那炼魂矿区中的护卫、囚徒在这一刻,也全部如遭重击,气血翻滚,七窍流血,惨呼着飞坠在地。

    场中,唯独柳疯子和伫立在一侧的轩辕允、戚小雨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不过当看见陈汐如此悲愤痛呼的模样时,轩辕允和戚小雨都悚然动容,心灵受到了一种难言震撼。

    尤其对于轩辕允而言,他还是头一次见到陈汐如此失控,如此愤怒,这也让他深刻明白到,柳疯子在陈汐心中的分量是何等之重!

    片刻之后。

    那汹涌在天地间的恐怖音浪渐渐消弭沉寂,一切重新恢复平静,可整片炼魂矿区却是满地狼藉,到处都是触目惊心裂缝、疮痍,像被一只大手狠狠蹂躏了一次一样。

    而陈汐的神色则已变得漠然一片,唯独那一堆眼眸,如此冰冷和冷酷,仿似再没有了任何一丝感情。

    “师尊,当年是您带我从太古战场进入玄寰域,今天,就让我带您离开这片肮脏之地吧。”

    陈汐没有看柳疯子,因为他担心自己再失控,他的目光,落在了眼前那些黑衣护卫身上,平静、漠然。

    ——

    ps:第二更10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