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太上教徒【第一更】

    感谢兄弟“舞动”“ychenhwang”和妹纸“lyn123456”的打赏捧场支持~

    这一刻,因为姬玄冰的落败,全场寂静,一众道皇学院教习和学生满面错愕,不敢置信,更有不少学生流露出愤慨不甘之色。

    偏偏在此时,萧千水冷笑出声,言辞尖利阴冷,极尽挖苦,顿时点燃了全场师生的愤怒。

    “混账东西!你说什么?”

    “妈的,嘴巴真欠抽!”

    “可恶!实在是可恶!”

    群情激愤,破口大骂声四起。

    “哼,败就是败了,难不成这七院论道会只允许你们道皇学院弟子取胜?荒唐!看看你们的风度,还贵为仙界第一学院的子弟,也不嫌丢人现眼!”

    对于此,那萧千水却是冷笑依旧,咄咄逼人,他懒洋洋坐在祥云之上,翘着二郎腿,一派你奈我何的嚣张模样。

    此话一出,令得在场一众道皇学院教习也是脸色一沉,这来自苦寂学院的小东西可有些太过分了!

    当着他们的面,骂他们学院的学生,简直就是无法无天了!

    这一刻,局面隐隐有失控的迹象,若再不阻止,甚至有可能爆发一场动乱。

    “安静!”

    便在此时,王道庐蓦地出声,响彻天地,“论道便是论道,如此喧哗,成何体统?”

    他神色严峻,眉宇间充斥着一股迫人威势,寥寥一句话,却像天降圣音,将在场一切喧哗声都抚平。

    众人不敢再多言,但心中的怒火却依旧在萦绕。

    其实归根究底,这一切都和姬玄冰落败有关,这让他们无法接受,毕竟往届论道会上,可从未发生过像这样的事情。

    甚至有不少人心中颇为埋怨,姬玄冰之所以出战不利,还是因为底蕴不足,若是派出凌轻舞师姐,哪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哪怕凌轻舞师姐如今不在学院,也可以派出内院其他老牌高手啊,那紫绶金榜前十名的存在,哪个不是强横之极的存在?

    而这姬玄冰,虽身为上古皇道世家传人,可终究才刚刚踏入内院,底蕴不足啊……

    当然,这仅仅只是一部分学生的心思,如今姬玄冰已经失败,他们自不会埋怨自家人能耐不够了。

    总之,这是七院论道会,哪怕他们再愤怒,也得依照规矩行事了,否则传出外界,对他们道皇学院的名声也是极为不利。

    “千水,你也少说两句。”另一边,见王道庐都出面了,那苦寂学院的带队教习也是呵斥了萧千水一句。

    这位带队教习一头黑发,颌下三缕柳须,甚是儒雅,名叫冷云叟。

    萧千水哼唧了一声,撇嘴道:“也好,待会我出场时,会用行动告诉他们,有些失败是早已注定的。”

    ……

    骚动平复后,论道会继续进行。

    姬玄冰被一位教习带走治疗伤势,赵梦璃在努力恢复体力,她刚才历经一场恶战,消耗甚大,让人担心她第二轮论道时,是否能彻底恢复过来。

    叶唐在有一口每一口地喝酒,脸颊上惯常挂着的一丝洒脱笑容不见踪迹,唯剩下一抹平静孤峭之色。

    佛子真律庄严而坐,同样也在调整气机状态。

    唯独陈汐,静静地审视着那擂台上的一场场战斗,黑眸深邃,清俊的面庞上一片沉静漠然之色,谁也不清楚其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

    历经了刚才姬玄冰落败的变故,接下来的擂台论道对决,显得波澜不惊,不复之前那般喧嚣热闹。

    一个时辰后。

    第一轮论道落幕,十七名弟子顺利晋级。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轮论道中,被淘汰弟子最惨重的,反倒是那云岚、风川、道玄三大学院,拢共被淘汰了十三名弟子。

    而反观苦寂、大荒、长空三大学院,才各自被淘汰了一名弟子,同样,道皇学院也被淘汰了一名弟子。

    对于这种结果,云岚、风川、道玄三大学院的教习和子弟脸色都极为难看,一言不发,神色阴郁。

    反观苦寂、大荒、长空学院那边,却是师生尽欢,彼此谈笑风生,踌躇满志,形成了鲜明对比。

    “前辈,我看此次七院论道会上,那苦寂、大荒、长空学院背后恐怕都站有太上教的影子了。”

    突然,陈汐开口,声音平静中带着一丝冷冽味道。

    王道庐点点头,眉宇间有着一丝凝重之色:“之前,我和蚩院长商议此次论道人选时,只关注到了那萧千水,但却是没想到,除了此子之外,这三大学院其他弟子也竟有这般出人预料的战力。”

    顿了顿,他继续道:“这一次,是我们有些疏忽了。”说到最后,忍不住叹了口气。

    的确是疏忽了。

    一个萧千水就算是异数了,如今却又冒出这么多强横角色,偏偏地,这些角色之前声名并不显赫,如今却在论道会上爆发出出乎意料的可怖战力,若说这一切背后无人算计,那才叫怪事。

    “管他阴谋阳谋,既然敢算计到我们头上,不付出点代价,可就说不过去了……”陈汐平静说道。

    ……

    第二轮论道很快就展开。

    依旧是抽签,只不过这一次的论道对手中,多出了一个萧千水。

    陈汐抽中了九号玉签,对手是抽中10号玉签的燕云,一位来自苦寂学院的弟子。

    而按照出场顺序来看,陈汐将会在第二轮论道最后一场进行对决。

    “燕云,苦寂学院……”

    陈汐收起玉签,眼眸深处有着一抹寒意在涌动。

    但很快,他就顾不得考虑这些,因为第二轮论道第一场对决就将拉开帷幕,出战的双方赫然是道皇学院叶唐,长空学院万剑生!

    两大骄阳之间的交锋!

    而当得知这个结果,全场顿时哗然,谁也没想到,这一场受到整个仙界瞩目的骄阳对决,竟会来的如此之快,在第二轮论道第一场即将上演。

    这岂不是说,他们之中必然会有一个无法进入第三轮论道了?

    第三轮论道,就是七院论道会最后一场争锋,届时会角逐出最终的结果,成为这一届七院论道会的魁首!

    如今,两大骄阳之战,却是提前在第二轮论道中上演,也就意味着无论是叶唐,还是万剑生,注定要提前和那魁首之位无缘了。

    对于这个抽签结果,王道庐眉头皱得愈发厉害,这也令他不得不担心,万一叶唐失败,这一次七院论道会,他们道皇学院可就危险了!

    因为那六大学院中,除了一个万剑生,还有一个萧千水,一旦叶唐失败,谁又能去抗衡这两人?

    佛子真律?

    赵梦璃?

    陈汐?

    王道庐无法确定,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心生担忧。

    但不管如何,现如今局势已是如此,也容不得他再去过多思量。

    ……

    “第二轮论道,第一场,道皇学院叶唐对阵长空学院万剑生!”

    这个消息于第一时间扩散出道皇学院,引起了整个斗玄仙城轰动,沸腾一片。

    与此同时,仙不厌酒楼中的一间雅室中,一名灰衣中年端着一杯酒,依靠在窗前,静静凝视着远处,目光泛着缕缕紫芒,似能贯穿虚空,洞彻九天十地。

    “呵呵,时也,运也,此次行动,距离成功已只剩一步之遥!”

    突然之间,灰衣中年轻笑出声,他模样普通平,衣饰平凡,可当他唇角露出一抹笑容时,整个人气质顿时变了,变得雍容而傲岸,有一种俯瞰天下,掌握乾坤的无上气魄。

    “莫桑师叔……”

    这时候,一名青年匆匆进入静室,欲要禀告什么,但却被那灰衣中年挥手打断:“我都知道了,不必多言。”

    说着,灰衣中年转身,仰头饮尽杯中酒,咂了咂嘴巴,沉吟道:“这时候,那道皇学院必然已察觉出一些蛛丝马迹,罢了,我们现在就离开吧,若再不走,只怕论道会落幕时,我们就走不掉了……”

    “莫桑师叔,不再等一等?”那名青年怔然道。他衣冠干净整洁,面容清秀,眼眸开阖间,蒸腾起缕缕虚幻光泽,气度甚是从容镇定。

    “等着被道皇学院那些老东西找上门么?”

    被叫做莫桑的灰衣中年淡淡瞥了对方一眼,仅仅只是一道目光,却看得后者心中砰砰直跳,噤若寒蝉,连忙躬身道:“弟子知错。”

    莫桑叹了口气,突然问道:“释天,你跟随在我身边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吧?”

    “弟子四年前拜入宗门,有幸成为师尊膝下一名侍道门徒,第二年,被师尊安排在师叔身边奉事,如今已有三年岁月了。”

    青年恭恭敬敬答道。

    “不错,那你应该也清楚,我们太上教行事,无论成功与否,首先要保证自己的性命……不受威胁。”

    莫桑拍了拍对方肩膀,慢条斯理说道,“毕竟,这天地之间,可从没有任何事情,任何东西比自己的命更重要。”

    说罢,他正待凭空瞬移而去,就在此时,一股无形的力量波动突兀地出现在静室中,朝莫桑笼罩而来。

    “不好!这是仙王境强者的气息,释天,快快离去,告诉你师尊,我莫桑若死,必是道皇学院所为!”

    刹那之间,莫桑神色骤变,一把抓住身边的青年,猛地甩手将他丢出了静室。

    ___

    ps:第二更10点半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