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第七骄阳【第三更】

    七院论道会结束之后,陈汐的修行生活重新恢复了波澜不惊。

    每日里除了打坐修炼,就是凝练法则奥义,偶尔还跟叶唐、青叶喝酒论道一番,过得颇为充实平静。

    不过搁在仙界四千九百洲中,有关他的一切,却是成为了近段时间讨论最多的话题。

    最为令人津津乐道的,当属他击败萧千水那一战,不少强者认为,现如今的仙界中,大罗金仙层次之内,再无一人可堪与陈汐一战!

    就是仙界六大骄阳也不行!

    当然,也有人对此反驳,认为陈汐虽击败了萧千水,但不见得能够力压仙界六大骄阳了。

    总之,这段时间以来,像这样的议论几乎发生在仙界的每个角落,虽然对于陈汐是否能力压仙界六大骄阳这个问题,大家都争论不一,但毋庸置疑的是,陈汐如今的威望和战斗力,以足以和仙界六大骄阳比肩。

    也是从这一场轰轰烈烈的争论之后,陈汐成为了仙界第七轮骄阳!且是最灿烂和瞩目的那一个!

    ……

    除此之外,在七院论道会结束之后,有关太上教的消息,也是如飓风一般席卷整个仙界,引起了不少波澜。

    太上教!

    那可是三界公认的敌对势力,在这修行界无垠岁月中,这个奉行“无情”之道的道统不知掀起了多少腥风血雨,引起了多少场天地劫难。

    早在百万年前的神魔之劫后,虽说太上教门徒销声匿迹,归隐不出,可谁也不会忘记了那发生在历史长河中的一段段血腥事迹了。

    如今,有关太上教的消息,竟时隔无数年之后重新现世,自然引起了太多的关注目光。

    有传言说,那苦寂、大荒、长空三大学院如今已沦为太上教的棋子。

    也有传言说,太上教突然现世,应该和那快要到来的一场三界动荡有关,这太上教必然是要趁此时机,又要在三界中兴风作浪,为祸天下了。

    总之,这一切终究只是传闻,起码现如今仙界绝大多数势力对此,都还未表达出明确的态度。

    ……

    与此同时。

    鸢尾仙洲,左丘氏宗族内。

    一袭白衣,头戴羽冠的左丘空静静看完手中玉简,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中。

    仙界第七轮骄阳?

    战力胜过叶唐?

    七院论道会魁首之位?

    脑海中回忆着玉简中所记载的一道道消息,左丘空心中也是不可抑制地升起一抹邪火,蹭蹭直窜胸膛,根本无法遏制。

    砰!

    手中玉简爆碎,化作粉末从指缝中飘散。

    左丘空的脸色已是阴沉铁青一片。

    “这才多久,一个刚飞升仙界的东西,竟已经拥有和我比肩的实力了?早知如此,就该在人间界时就抹杀了他!”

    面对陈汐所展现出的实力,以及有关他的轰动传闻,左丘空罕见地情绪失控了,心情严重不平衡起来。

    他都怀疑,陈汐究竟是如何修炼的,要资源没资源,要人脉没人脉,凭什么实力竟会飙升得如此之快?

    “不行,决不能再坐视不管了,此子眼见就将形成气候,若再如此下去,只会成为我左丘氏的心腹大患!”

    左丘空深呼吸几口气,努力按捺下心中厌憎烦躁的情绪,神色一点点变得平静下来,唯独那一对眼眸中,流露出一抹冰寒彻骨的杀机。

    “来人!”

    “少爷,有何吩咐?”一名管家模样的老者凭空而现。

    “派人,只要找到陈汐离开道皇学院的时机,就穷尽一切力量,将此子抹杀了!”左丘空一字一顿道,声音像从牙缝中挤出来一般。

    老者心中一凛,道:“少爷,此事牵扯甚大,是否要禀告家主知晓,再做定夺?”

    左丘空眉头一皱,不悦道:“怎么,你是认为凭我如今在族中的权力,连一个命令都无法下达吗?”

    老者连忙道:“不敢。”

    旋即,他还是耐心解释道:“只是族中半步仙王层次的长老出动,必须经由族长亲口下令。”

    这一刻的左丘空,就像吃了一只苍蝇似的难受,再忍不住厉声咆哮道:“都什么时候了,还跟我讲什么破族规,难道非要等到那该死的孽子杀上门来,你们才打算行动?”

    “少爷,您失控了。”

    对于此,那老者却出奇的平静,“无规矩则不成方圆,小不忍则乱大谋,少爷做事,还当三思而后行啊。”

    左丘空气得胸腔一阵起伏,手指着面前老者,竟是气得说不出话来。

    好半响他才咬牙说道:“莫非你以为,只有半步仙王层次的强者出动,才能抹杀了那该死的孽子?族中的圣仙境呢?他们都是猪不成?”

    老者叹息了一声:“少爷别忘记了,上次在域外战场,咱们族中可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才请到了道皇学院的拓跋天席出动,可最终却是功败垂成。”

    “那是左丘泰武老祖强插了一手,否则那小子怎可能活到现在?”

    左丘空厉声呵斥,不过当他话音刚落,整个人像顿时明白了过来,神色一下子变得冷静,甚至有些低沉。

    “少爷,您现在终于明白了?”老者道。

    左丘空抿了抿嘴,漠然道:“是因为咱们族中,还有一部分人不愿意让陈汐死吗?”

    老者不言,却是默认了。

    “嘿,小姑果然好手段!好手段啊!”左丘空大笑感慨,笑容却是冰冷无比,毫无感情波动。

    老者见此,不禁担忧地瞥了左丘空一眼,说道:“少爷,或许等族长出关,这一切都将迎刃而解。”

    左丘空怔怔不语,许久才苦涩一笑,有些意兴阑珊,道:“归根究底,还是要靠我父亲出面,对吗?”

    他深呼吸一口气,挥手道:“好了,你不必多说,我明白该怎么做了。”

    “少爷,您可千万别冲动,一个小家伙而已,蹦跶不到什么时候,咱们左丘氏屹立仙界无垠岁月至今,可不是他寥寥一个人就能撼动的。”

    老者见此,最终还是没忍住嘱咐了一句,这才转身凭空而去。

    “他真的是一个人吗……”

    左丘空怔怔,仰望苍穹,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无力感觉。

    ……

    时光如梭,转瞬即逝。

    不知不觉,距离七院论道会落幕,已经是过去了两个月时间。

    这一天。

    陈汐没有修炼,孤身来到了那洞府外的崖坪之上。

    他随意坐在崖畔一块碣石上,手中拎着酒葫芦,一边饮酒,一边眺望着远处那翻滚云海,神色沉静,眉宇间一片疏阔之意。

    如今在修为上,单靠闭门苦修已很难再有寸进,除非能破关晋级,踏上通往神圣之路的圣仙之境。

    但陈汐清楚,自己距离圣仙之境还有着不小距离,并不是体现在修为上,二十一种磨砺,一种契机,一种沉淀。

    这种事情,急也急不得,必须一步步来,欲速则不达。

    而在法则凝练上,他在这两个月时间中却是大有斩获,如今已是掌握了五行神纹、阴阳神纹、风雷神纹,星湮神纹,以及空间神纹第四重境——“空间神链”!

    所谓星湮神纹,就是星辰法则和湮灭法则所融合的一种大罗法则。

    在陈汐所掌握的十多种大道法则中,星辰和湮灭是最契合,也最容易凝练成功的,不过其威力,却是奇大无比,比之阴阳神纹、风雷神纹都要厉害三分。

    在融合了来自无极神箓中的“星辰之剑”和“湮灭之剑”两种至高传承之后,御用星湮神纹爆发出的战斗力,要更为恐怖,起码这时候让陈汐对上萧千水,绝对可以一剑劈杀了对方。

    而之所以说星湮神纹的凝练,是最容易的,就是因为陈汐所掌握的其他大道法则,例如不朽、造化、吞噬、光明、黑暗等等,想要融合凝练实在是过于困难了一些。

    这些大道法则皆都是罕见的大道奥义,无上存在,换做其他大罗境强者,能掌握其中之一已经足够受用一生了。

    也正因为这些大道法则太过强大,反而想要将其一一融合显得尤其困难。

    总之,短时间内想要把它们一一凝练,化作各种大罗神纹,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

    至于那“空间神链”,则是空间神纹的第四重力量,一经施展,能够将无形空间之力化作神链御用,威猛莫测,无论用以困敌、杀敌,还是偷袭,救人,皆都有着不可思议的妙用。

    尤为重要的是,随着对空间法则的参悟一步步加深,令得陈汐对空间的认知,也是达到了一种可怖的高度,这对他以后冲击仙王境时,绝对会起到极大的助益。

    “陈汐师兄,原来你在这里。”

    蓦地,一道声音打破了陈汐的沉思,他抬眼望去,就见青叶飘然而来,略显拘谨地朝自己笑着。

    “青叶师弟,找我有事么?”陈汐从崖畔碣石上起身,笑问道。

    青叶点了点头,拿出一个讯简,递了过去:“师兄,这是你的讯简,是一位名叫点点的女子送来的。”

    点点?

    难道要开始行动了么?

    陈汐一怔,眸中泛起一抹亮泽。

    ——

    ps:继续去码字!第四更凌晨以后了,继续呐喊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