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道果之灵【第二更】

    封神祭台上弥漫的禁制力量有多恐怖?

    陈汐感受不到,他此刻的心境,已经被一股陌生的情绪所占据,平静的清俊面庞下,涌动着一股愤怒和厌憎的情绪。

    伴随着他一步步朝那祭台之巅靠近,这一股情绪也是越来越强烈,快要淹没他的理智。

    但陈汐并不畏惧和忌惮这种情绪,也没有任何的抵触,正如他之前就感知到的那样,这种陌生的情绪源自河图碎片,和他宛如一体。

    他能够感受到石禹等人望向自己时那惊诧和不解的目光,却不知该从何处解释,于是选择了沉默。

    他甚至能感受到,自己已渐渐失去了对身躯的控制权,但却不知该如何去抵触,于是选择了顺从。

    就是在这种奇异的处境中,陈汐一步步上前。

    相较而言,他甚至比石禹他们更疑惑,更不解,更惊诧,但因为他清楚这一切都来自河图碎片的异动,所以他的心绪要显得极为平静。

    ……

    易染峰的惊诧,引起了孙无恨等人的注意,下一刻他们也看见了石禹他们正在陈汐的带领下,追撵了上来,那前进的速度比自己等人足足快了不止一倍!

    于是,孙无恨等人也都惊诧和不解,感受到了一股难言的紧迫感。

    在这封神祭台上,一步之差,就可能和那证道封神之法失之交臂,如今见石禹他们即将超越上来,他们焉能不着急了?

    “快走!”

    “抓紧时间!”

    “该死,怎么会这样?”

    易染峰等人脸色阴沉,不再多言,皆都紧皱着眉头,将心思全都放在了脚下“封神之路”上。

    但令他们无奈,或者痛恨的是,哪怕他们拼尽了全力,也是无法挽回扭转局面,被石禹等人一步步追赶上,然后一步步超越,拉开了距离……

    “要不要动手?”

    眼见石禹他们的身影就要越走越远,一人心有不甘,杀气腾腾传音给其他人。

    他面颊枯瘦,眼窝塌陷,秃头阔口,名叫庞杜,乃是鸿蒙道统“真庭宗”宗主,也是一位仙王境存在。

    “那可是女娲道宫传人,咱们四个加起来,也是毫无胜算。”

    空泠山散修孙无恨眉头一皱,拒绝了这个提议。

    “那倒不见得,这可是封神祭台,充斥神性禁制,即便战胜不了对方,也足以拖住他们的步伐,别想再获得那证道封神之法!”

    一个肌肉虬结,身躯威猛,身穿兽皮,裸露着古铜色皮肤的中年恶狠狠说道,他名叫刀尧,鸿蒙道统血云教教主。

    见庞杜和刀尧都开口,要阻拦石禹等人,孙无恨眉头皱的愈发厉害,将目光望向了一直沉默不言的易染峰。

    在他们四人之中,易染峰一直充当着领头羊的角色,眼下就要看他是否同意了。

    “别忘了,上边还有太上教的燧人廷和江灵笑在,他们必然不会眼睁睁看着石禹等人抢先踏上祭台之巅了。”

    易染峰沉默片刻,这才缓缓说道。

    “这么说,他们彼此有可能爆发冲突了?”

    孙无恨眉毛一挑,“这可是好机会啊,若他们对战在一起,咱们恰可以渔翁得利,说不定还能抢先抵达祭台之巅。”

    易染峰赞赏地看了孙无恨一眼:“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见易染峰表态,那庞杜和刀尧登时便不再多说。

    ……

    远远地,已经能够看见封神祭台的顶端,那是一方古老平台,淹没于混沌雾霭中,若隐若现,神秘而令人向往。

    燧人廷见此,眸中泛起一抹灼热。

    只差三千丈!

    等抵达封神祭台之上,就可以觅得封神之法了!

    行走至今,燧人廷也是承受了诸多压迫,哪怕他修为通天,在面对那恐怖的神性禁制压迫时,依旧感到颇为吃力。

    尤其是越往高处,那等禁制压迫之力就越大,让他都不敢有任何的懈怠,时时刻刻紧绷着身躯,与那无形的压迫之力抗衡。

    “江师妹,封神之法究竟藏在祭台之巅哪里?”

    突然,燧人廷传音问道。

    “按照教主所言,祭台之巅有万亩大小,笼罩于混沌中,其上有道果之灵蕴生,若能得之,神位降临,不日将封禅于榜单之内。”

    江灵笑随口答道。

    道果之灵!

    听到这个字眼,燧人廷眸中闪过一抹亮泽,他自是清楚,这乃是一种神物,诞生于三界之外神秘的神域中,类似于筑基丹,只不过道果之灵筑的却是封神之基!

    而所谓的神位,便是封神证道之位,传闻每一尊神明,都拥有自己的神格,也就是神位,若无法得到神位,即便获得道果之灵,也注定只是一个伪神,无法真正的跳出三界外,永恒常在。

    “道灵之果、神位……这一次,必将是我囊中之物!”

    燧人廷眸光灼灼,心中暗自喃喃。

    “咦!情况有些不妙,石禹他们竟快要追上来了!”

    就在此时,耳畔传来江灵笑的声音,令燧人廷心中一凛,霍然扭头望去,果然就看见在那数千丈外,正有一行人一步步赶来,赫然正是石禹他们。

    尤其令燧人廷暗惊的是,石禹等人的前进的速度竟是比他们都要快上三分!

    “这些混账,居然没有死在封神之殿中……”

    燧人廷蹙眉,神色冰冷,他有些想不通,自己明明布置了诸多手段,以血祭神宝的法门,彻底激活了封神之殿中的三十六重诸神禁制,按道理来说,即便是真正的神明进入,只怕也得重伤垂死。

    可如今,石禹他们竟还活着,并且抵达封神祭台的速度竟还如此之快!

    这一切都出乎了燧人廷的意料,令得他脸色一下阴沉下来。

    “如果他们按照这种架势持续下去,当我们抵达祭台之巅时候,对方足以赶在我们前边了。”

    江灵笑秀气婉柔的眉宇间涌上一抹凝重,“最为棘手的是,若是对方追上来动手,咱们的处境可有些不妙了。”

    她说的并不错,无论是石禹,还是相柳璃,都是和他们一个层次的存在,可对方还有未央仙王、踏天大圣相助,双拳难敌四手,一旦对决,他们的处境绝对不会好了。

    尤其是江灵笑还清楚,那陈汐手中掌控着道厄之剑,乃是他们太上教灾厄之力的克星,这一切加起来,顿时让他们的处境变得棘手了。

    “哼,还真是打不死的蟑螂。”

    燧人廷冷哼,眉宇间倒是并未见多少担忧之色,“江师妹不必担心,这一次为了封神之域的行动,教主可是为我们筹谋许久了,又岂是石禹他们能够扭转的?”

    “那……道厄之剑也在教主算计之中?”

    江灵笑有些怔然地看了对方一眼,她突然发现,自己这位师兄一直在隐瞒许多事情,像布置那“灾厄九天灭道神阵”的法门,像“无量浑天镜”、像封神之殿血祭神宝的法门……这一切她之前全都不清楚!

    “那是自然。”

    燧人廷傲然一笑,“都说三大至高道统之中,论对天机的推演掌控之力,神衍山当属第一,可在我看来,自打神衍山伏羲老祖离开之后,这个称谓也只有我们太上教才担当得起!”

    说到这,他目光不经意一瞥,察觉到江灵笑似乎有些不愉,顿时明白过来,安慰道:“师妹不要介意,你也知道,这一切手段都是教主他老人家安排,由不得我泄露。”

    江灵笑耸了耸肩:“我了解,师兄不必安慰我,我只是想知道,师兄会有什么法门来抗衡道厄之剑。”

    燧人廷唇角露出一抹讳莫如深的笑意:“江师妹,你还记得太古时期,混沌神莲是如何陨落的么?”

    江灵笑似想起什么,猛地抬头望向那混沌似的苍穹,惊道“师兄你是说……”

    燧人廷笑着点了点头,旋即他神色重新变得冰冷,森然道:“三界天谴灾厄之力,莫不能被我太上教御用,上一次混沌神莲是如此陨落,这一次,石禹他们也必将血溅此地!”

    顿了顿,他慢条斯理道:“到得那时,我们不止可以封神,还可以将道厄之剑带回宗门,可谓是一举双得。”

    “怪不得,原来教主他老人家连那件东西也交给你了……”

    江灵笑心中却是有些复杂,他和燧人廷皆都位列太上教真传七门徒中,燧人廷排行第二,她则排行第五,彼此并无多少差距。

    可这一次行动中,她才蓦地发现,在教主心中,原来自己还是远远不如燧人廷……

    “师妹莫要多想,教主他也是以防走漏风声,毕竟你也知道,若非是我携带无量浑天镜,只怕咱们所有手段根本瞒不过女娲道宫的推演了。”

    燧人廷伫足,侧头看了江灵笑一眼。

    江灵笑深吸一口气,笑道:“我理解。”

    旋即她怔然道:“师兄怎么不走了?”

    燧人廷笑了笑,双手负背,漠然转身,俯瞰着下方的青石路径,眸光森然无情,平静道:“不必走了,先杀了他们再前往封神祭台之巅也不迟。”

    江灵笑扭头一看,却见在那石禹等人早已在千丈之外!

    ——

    ps:这几天卡的厉害,状态萎靡,明天开始补剩下的加更,直到下周一符皇专访上线时,会有一个10更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