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无坚不摧【第二更】

    灵魂战偶,陈汐并不陌生。

    早在玄寰域时,他就曾获得一部《御物万圣典》,乃是鬼方偃师一族的至高传承,其内都是铸造灵魂战偶的道统法门。

    并且,“殇”同样也是一尊灵魂战偶,当年在人间界时,就展现出了极为惊人的战斗力和令人咂舌的潜力。

    此刻,当看见一批又一批灵魂战偶腾空,朝自己暴杀而至,陈汐唇角不禁流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一群蠢货。”

    唰!

    剑光一闪。

    剑箓掠空,撕裂出一抹不含烟火气息的轨迹,甫一出手,那封魔峡中的不少强者脸色皆都变了,不管是虚象圣皇、白发圣皇、炽焱圣皇,还是其他几位圣皇,他们一个个目光都是非常毒辣,自然一眼就看出了陈汐这一剑的可怕。

    “好可怕的剑意。”虚象圣皇惊道。

    “这剑道……”

    轰隆隆~~~~

    一道剑光就仿佛无尽的流虹,撕裂了时空,裹挟着无可匹敌的威势,扩散而去。

    那些灵魂战偶原本信心十足,毕竟自身便称得上是法宝之身,涌来纠缠对手是最擅长的了,就算是仙王境全力破杀,也很难伤到他们,炼制灵魂战偶所需的材料可都是罕见材料,坚韧程度不亚于太虚仙宝。

    可当那一道剑光亮起时,这些灵魂战偶全部都懵了,神魂颤粟,哪怕他们体魄逆天,可也是拥有灵魂的存在。

    “老天!”

    他们竭力欲要抵抗。

    嘭嘭嘭……

    可这一抹剑光锋利到了极致,只见所过之处,一具具灵魂战偶被破开,斩杀得七零八落,几乎瞬间,便全部被齑粉,爆碎一片。

    呆滞!寂静!

    整个封魔峡都瞬间安静了一下。

    对于此,陈汐却浑然不觉,像干了一件在寻常不过的小事,依旧以可怕的速度冲杀而去。

    “不好!”城墙上的虚象圣皇面色骤变,“此子实力太强,即便在仙王境中,都极为拔尖!”

    之前,他已吩咐鬼苏圣皇,要利用那些灵魂战偶缠住陈汐,好让其他圣皇合力出手彻底镇杀对方。

    可现在看来,却不得不改变计划。

    “诸位,速速开启祖灵炼神阵!”虚象圣皇当即传令。

    “起!”

    其他圣皇早已准备妥当,闻言,毫不迟疑施展手段,开启了整座大阵。

    轰~~~

    一股恐怖的禁制波动扩散而开,令周围天地都陷入一片混沌黑雾之中,其内更汹涌着一缕缕雷霆闪电,朝陈汐滚滚碾压而去。

    此阵号称能够“炼化诸神”,由一众圣皇一起坐镇其中,和真正的神明厮杀都丝毫不惧。

    “禁制?”

    陈汐看着那一股股恐怖的禁制力量碾压而来,其中隐隐有着一尊尊圣皇身影浮现,唇边不由泛起一抹冷峭弧度。

    唰!

    他再次出剑。

    刹那间,仿佛这片天地中多出一道闪电霹雳!但却比闪电更快!

    那汹涌而至的恐怖禁制之力,在这一道剑气下宛如泡沫般,瞬间就被撕裂开,禁制中坐镇的一些域外异族强者,瞬间就被斩杀,形神俱灭。

    唰!唰!唰!

    趁此机会,陈汐连续劈斩出千百道剑气,滚滚呼啸而去,纵横八方**,将那一座覆盖整座封魔峡的大阵撕裂得千疮百孔,到处显露出破绽。

    在这种攻击下,隐匿于大阵之下的域外异族大军更是被杀得一批又一批倒下,鲜血横飞,尸骸零落,都来不及反应和闪避。

    “怎么可能!”虚象圣皇骇然,“这可是祖灵炼神阵,连神明都可困住,怎会被这么快就破空,这,不可能……”

    “啊——!”

    “救命,救命。”

    “快躲!”

    封魔峡中,足足有十万之数的大军在陈汐的攻击下,竟死伤了数万之众,这等触目惊心的可怖场景,一下子刺激得那些存活的异族大军完全崩溃,哭爹喊娘,斗志丧失。

    连“祖灵炼神”阵都抵挡不住对方的攻击,令得他们简直像蝼蚁般被,随时都有被屠戮毙命的可能。

    尤为令他们恐惧的是,陈汐自始至终动作不停,剑光飞舞,仅仅几个呼吸之间,就有大片大片的异族伏诛,根本无法抵挡!

    “这剑道……太可怕!”

    “不,不单单如此,此子修为明显已超出仙王境太多,哪怕还未封神,只怕也不远了!”

    “错!你们都看走眼了,此子对禁制的造诣也极为了得,他的每一次进攻,都斩在了祖灵炼神阵的脆弱之处,简直令人无法想象,若非如此,他定然无法做到这一步。”

    这一刻,一众圣皇也都震惊,面色骤变。

    “麻烦大了!”

    城墙上,虚象圣皇心中猛地一沉,陈汐的战斗力太逆天,哪怕他从未低估对方,可真正厮杀时才发现,对方所掌控的力量,已经超出了他预估太多。

    不过还不等他做出反应,蓦地,一道冰冷的声音响彻天地——“小东西,还记得本座吗?当初你一个人间界小修士,没想到竟能拥有今天这般成就,死在这里,也可以含笑九泉了!”

    却是那白发圣皇忽然出动了!

    轰!

    他身影掠空,一头如银如瀑的长发倏然绷直,不断暴涨飞舞,化作漫天银色丝线,朝陈汐暴杀而至。

    那些银灿灿的长发,如剑、如枪,每一缕都充斥无匹肃杀凌厉气,绞碎时空,气势骇人无比。

    陈汐自然一眼就认出了对方,以前他在苍梧神渊时,根本就没有任何力量去撼动对方,甚至对方一个念头,都足以轻易抹杀他。

    可现在则不同,陈汐早已不在是当年的小修士!甚至放眼整个三界,陈汐都都不再畏惧任何人!

    唰!

    几乎在那白发圣皇出手的同时,陈汐也动手了,剑箓破空,一道诡异莫测的剑气瞬间一闪。

    哧啦!哧啦!

    万千银色如雪长发被斩,寸寸崩断。

    噗!

    旋即,那白发圣皇的头颅便抛飞了起来。

    无头躯体顿时溃散崩解,神魂湮灭,露出了组成这“祖灵炼神阵”的大量域外异族们,这些异族完全崩溃了,没有丝毫拼命之心,一个个疯狂朝四面八方逃窜。

    哗啦啦~~~剑光犹如波浪,扩散而去,将一切异族淹没。

    陈汐甫一动手,就动用了最强力量,只求一个速战速决,才没时间和这些异族苦耗。之前斩杀图光,他并未施展剑道,就将对方摧枯拉朽般灭杀,如今动用全力,可想而知其爆发出的威势有多恐怖。

    无论是那白发圣皇,还是大阵中的域外异族强者,人数虽众,可和陈汐相比,实力相差实在太大了,从开战那一刻就早已注定了他们的结局。

    “不——!”

    “怎么会这样!?”

    “这该死的家伙怎会这么强。”

    这一切都发生太快,当其他圣皇反应过来时,那白发圣皇和其附近的域外异族早已被剑气绞杀,覆灭一空!

    ……

    这一幕看的城墙上的虚象圣皇脸色铁青无比,看的其他圣皇心中震动,惊悚无比,须知这可是他们大本营,坐镇十万大军,八位圣皇,更布下了一座足以困住神境的大阵,可居然依旧奈何不得对方!

    甚至,这一切力量在对方面前,竟像纸糊一般,被轻易破开,连白发圣皇都被轻易斩杀,这如何不令人惊悚?

    “就算是我,也没丝毫把握挡住这一剑……”

    虚象圣皇心颤,之前陈汐斩杀白发圣皇那一剑太过诡异,简简单单,令人根本未曾想到,竟会爆发出那等可怖的威势,令他都看走了眼。

    这陈汐竟然让他这个域外大军的最高统领都感到隐隐的惊惧?

    虚象圣皇不愿相信,“他怎么会这么强,没道理的,又不是神境存在,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步的……”

    对天发誓,他绝对敢保证,陈汐还未封神,可令他打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他怎会如此强了。

    不止是他,其他圣皇也都心悸,看不透陈汐的底细,也正因如此,令得陈汐在他们眼中愈发神秘起来。

    ……

    唰!唰!唰!

    斩杀白发圣皇之后,陈汐毫无停手,继续持剑斩杀,剑气滔滔,纵横呼啸天地之间,将整个封魔峡都覆盖。

    这一刻,此地仿若化作炼狱,到处都是凄厉的惨叫声,一群又一群的异族大军倒在了血泊之中。

    场景骇人无比。

    明明陈汐只是孤身一人,但却像一尊主宰生死的魔神,剑锋所指,无坚不摧,收割一条条亡魂,毫无留手。

    这一幕若被三界众生看到,非热血澎湃为陈汐喝彩不可,这般战绩,换做以往,足可以在三界历史长河中留下不可磨灭的一笔,为后世亿万万众生所赞颂了。

    “住手!”

    蓦地,虚象圣皇怒吼,声震九霄,他已再无法保持镇定,一个人,就要把他们进攻三界的大军诛杀一空,这种惨重损失是他无法承受的。

    对于此,陈汐却像浑然不觉,剑意冲霄,覆盖八荒**,肃杀、冷酷,无情,俨然一副要将此间敌人全部诛杀的决绝模样。

    “混账!!”

    虚象圣皇急怒攻心,再无法按捺,猛地纵身而起,“诸位,一起联手镇杀此獠!万不能让他继续逞凶!”

    ——

    ps:拜托了,大家,月末砸点月票吧,木有月票,码字积极性很受打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