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天伦之乐【第二更】

    道皇学院。

    当陈汐带着梵云岚、陈诺返回之后,引起了一众教习注意。

    “院长,这两位是?”

    一路上,不止有一位教习如此问。

    “这是我道侣梵云岚,这位是我女儿,陈诺。”

    陈汐毫不避嫌,无论谁问,都是笑吟吟如此作答,显得颇为自豪高兴。

    不过他高兴了,却是留下了一群瞠目结舌的目光,惊掉了一地的下巴。

    这令得梵云岚和陈诺都微微有些不自在,实在是那些目光太过怪异,震撼,惊诧,愕然,恍然……不一而足,令两人都有些接受不了。

    当左丘飞冥等左丘氏族人得知此消息时,皆都感慨欣慰自豪高兴不已,陈汐身上可流淌着一半左丘氏血脉,如今他拥有了道侣和女儿,他们这些族人自然与有荣焉。

    有人高兴,就有人愁。

    当轩辕氏一众大人物得知这个消息时,皆都如遭雷击,愁眉苦脸,早在轩辕氏之主轩辕绍还在的时候,他们可都是把陈汐当做了自家姑爷,是跟阿秀天造地设的一对情侣。

    甚至,正是因为有这一层关系,这些日子他们轩辕氏在学院中受到了诸多礼待,很是以陈汐院长为自家姑爷为荣。

    可谁知,陈汐出去一趟,不仅带回了一位容貌倾国倾城的道侣,甚至都有了一位清美绝丽的女儿……

    这一下,顿时令一众轩辕氏族人傻眼了。

    总之,当陈汐刚带着梵云岚和陈诺返回道皇神宫之后,有关他们的消息已是如飓风般,席卷整个学院。

    在不到一天的时间中,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陈汐带回了道侣和女儿的事情,一时之间竟是掀起了一场不小的轰动。

    毕竟,如今的陈汐早已非往常可比,位居道皇学院院长之位,前些日子更是怒斩群王,展露出无量威势,俨然成为了仙界中最耀眼的一位王,无人能与之比肩。

    如今,他竟带回了自己的道侣和女儿,自然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梵云岚?

    此女是谁?

    又是什么时候和陈汐院长结为道侣的?

    那陈诺都这么大了,怎么以前不知道她父亲竟然是陈汐院长?

    像这样的问题,更是成为了人们口中热议的话题。

    ……

    道皇神宫。

    陈汐对外界发生的一起一无所知,甫一返回,就让梵云岚和陈诺落座,而他则兴冲冲开始准备食材。

    “今天我们一家人好好聚一聚。”

    陈汐笑吟吟开口,一家人团聚最温煦的时刻是什么?自然是在一起和和睦睦用餐,畅所欲言聊天。

    这一刻,陈汐浑然忘记了自己现如今的身份,反而像个厨师似的,兴致勃勃地拿出看家本事,开始烹饪菜肴。

    这一幕,若被仙界其他人看见,非发疯不可,堂堂道皇学院院长,如今仙界威势如日中天的至高存在,谁敢想象他会亲自下厨?

    就连梵云岚和陈诺看见这一幕,都禁不住脑袋一懵,有些不可思议。

    但旋即,两人便心中一暖,以陈汐如今的地位和威势,竟能放下身段亲自为他们准备菜肴,单单是这份用心,都足以令他们感动了。

    很快,一桌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呈现上来。

    陈汐招呼梵云岚和陈诺坐下,又是为两人盛饭,又是为两人斟酒,俨然一派合格夫君和父亲的模样。

    餐桌上,基本上是陈汐和梵云岚在聊天,陈诺一声不吭,对陈汐的一些问题也是爱理不理的。

    不过陈汐已经很满足了,甚至很享受这种氛围。

    直至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一顿饭方才落幕。

    陈汐又泡了茶水,递给梵云岚和陈诺,这才感慨道:“有时候,多希望就这样下去,不再理会其他俗事,可惜……身不由己的时候太多了。”

    梵云岚抿嘴,深以为然。

    陈诺却是冷哼一声。

    这时候,阿秀忽然前来拜访,令陈汐不禁微微一怔。

    “阿秀,你找我有事?”

    阿秀站在神宫外,只是遥遥看了神宫中的梵云岚和陈诺一眼,便摇头道:“我听说你回来了,就前来看一眼,没事了,你去忙吧。”

    说罢,她扭头就走,陈汐都来不及去挽留。

    “这丫头,今天可有些反常啊。”陈汐皱眉,有些疑惑。

    “哼!”忽然,陈诺又哼了一声,似颇为不满。

    “怎么了?”陈汐问道。

    “没事,这丫头疯惯了。”梵云岚瞪了阿秀一眼,这才朝陈汐说道,神色平静,却是并未对阿秀的到来表现出任何的情绪波动。

    陈汐却是顿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神色不禁微微一滞,张嘴欲要解释什么。

    却见梵云岚微微一笑,红唇轻启,道:“不必多说,你能陪着我便足够了。”

    “什么叫足够了,那女人明显和……和他关系不一样!”陈诺气鼓鼓道,有些替娘亲梵云岚着急。

    “诺诺,以后休要再提及这个话题,否则,可别怪我让你闭关。”梵云岚说的轻描淡写,令得陈诺一愣,又气又恼,狠狠跺了跺脚,独自坐在那生闷气去了。

    陈汐见此,心中不禁苦笑,自己这个女儿对自己的成见可越来越大了……

    “卿秀衣如今应该已跟随女娲道宫的修道者离开,那陈安呢?”梵云岚不再理会赌气的女儿,有些事情,她比女儿更明白,但却不会多说,这是一种阅历的问题。

    “安儿?”陈汐怔了怔,道,“他如今在九鼎世界中修行。”

    顿了顿,他最终还是实话实说,“安儿如今也已有了自己的道侣,还给我生了一个孙女……小家伙名叫芸芸,很可爱。”

    说到最后,他唇角不禁泛起一抹笑意。

    闻言,梵云岚心中不禁微涩,这家伙如今居然已当上爷爷了……

    “哼!”旁边赌气的陈诺眉毛一挑,又冷哼了一声,“娘,我看我们还是走吧,省得打扰人家的生活了,反倒被别人耻笑。”

    陈汐不禁有些头疼,有些拿自己这个女儿没办法。

    “诺诺!”

    梵云岚眼眸严厉,已带上一抹愠怒,吓得陈诺撇了撇嘴,最终不敢多言。

    “好了,别怪她,说起来,诺诺也是为你好,担心你被冷落,我理解的。”陈汐微微一笑,温声道。

    都说严父慈母,这下好了,在对待陈诺的问题上,陈汐和梵云岚反而角色互换,成了慈父严母。

    ……

    接下来,梵云岚和陈诺便在道皇学院中住了下来。

    日常里,陈汐除了处理一些事务,便一直陪伴在母女两人身边,也只有这让做,才会让他心中的愧疚稍稍平复一些。

    而随着时间推移,陈诺对待他的态度,也是一点点变得缓和,虽然依旧不愿和他多说话,可起码也不会再甩给他脸色看了。

    这让陈汐心中颇为欣慰,这可是自己女儿啊!

    甚至,为了陈诺努力修行,他更是代替起梵云岚的地位,开始亲自指点陈诺修炼,将自身所得所知,毫不吝啬地传授给对方。

    至于一些仙宝一类的东西,更是挑拣出最好的给陈诺,那模样直恨不得把世上最好的东西都一一拿给女儿了。

    这种感觉和对待陈安不一样,陈安是个男孩,如今更是当上了父亲,早已不必他再去指手画脚。

    而陈诺则是个女孩,天生就受父亲宠溺,所谓穷养男,富养女。也就是说,家境再优渥,也要穷着养男孩,这样可以培养其毅力,同样,家境再穷苦,也要把最好的供给女儿,这样以来,则可以让她在独自闯荡外界时,不被各种诱惑蒙蔽了心。

    陈汐如今对待女儿陈诺的心态,就大抵如此。

    ……

    “诺诺,你要记住,修行修到最后,修的便是道心,其他一切都是旁枝末节,包括这天道!心若蒙尘,也根本无法感受到大道的本质之力。”

    “简而言之,修行,就是修心。”

    这一天,陈汐神色安详,在讲述自己对大道的认知。

    陈诺则坐在一旁,有些百无聊赖地用双手撑着下巴,怔怔望着远处苍穹,似根本就没有将陈汐所讲的一切听进去。

    对于此,陈汐也不在意,有些道之妙谛的确很枯燥,以陈诺如今的境界也很难能够理解到,但只要记住了,以后她迟早会明白。

    啪!

    另一旁的梵云岚却是看不下了,一巴掌打在女儿脑袋上,柳眉倒竖呵斥道:“再敷衍了事,你就给我去闭关!”

    她实在有些恼火,以陈汐如今的身份和修道境界,若是宣布开坛讲道,只怕整个三界的修道者抢破脑袋都要来聆听。

    可陈诺倒好,对这样的机会居然一点不在意,这让梵云岚直恨得牙痒痒,若非碍于陈汐颜面,她真想揍这不听话的丫头一顿。

    “云岚!”

    陈汐瞪了梵云岚一眼,“诺诺只是个孩子,不要对她太过苛刻了。”

    梵云岚顿时苦笑,心中却说有一股说不出的甜蜜,陈汐对自己女儿这般宠溺,她作为娘亲的,心中又何尝不受用?

    “谁要你呵斥我娘亲?”陈诺诺瞪眼。

    陈汐顿时神色一滞,道:“好好好,诺诺教训的对,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了。”

    梵云岚见此,不禁莞尔,这还真叫一物降一物,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这种一家人在一起相处的氛围,实则极为融洽,其乐无穷,可惜,这一切早已注定不会持续太久。

    这一天,邱玄书急匆匆前来求见,带来了一个令陈汐意想不到的消息。

    ——

    ps:晚上吃饭后胃病忽然犯了,强忍着搞定这一章,明天补欠下的那一章吧。另外,符皇普通1群已经满了,其他想加群的小伙伴可以加2群,群号410189159,金鱼刚创建的,加过群的就不要再加2群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