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诡异杀戮

    战斗爆发。

    那黄衣女子虞辰一行拢共七人,此时全力出动,祭出各种神宝,联袂向陈汐冲杀。

    远远望去,七尊神祗破空,威势之盛,直似要将天地乾坤都打破,这幸好是在末法之域,若搁在三界之中,天道法则根本就承受不住这等毁灭力量了。

    “不好,快躲开!”

    铁坤目睹此幕,面色骤然一变,几乎是下意识地,祭出神道手段,将那一众村人全部裹挟,施展空间挪移在刹那间消失在原地。

    几乎是同时,轰隆隆一阵惊天彻地的爆炸响彻。

    陈汐的一招“观海听涛”和对方硬撼,剑气炽盛若太阳,将各种攻击一一斩碎,狂暴光霞飞溅,神道秩序流窜,撕裂时空,声势骇人之极。

    他们彼此皆都是洞微真神,掌控着神道法则,祭用着各种神宝,统驭着各种无上法门,一旦开战,就好比一片宙宇和另一片宙宇对碰似的,所产生的威力足可以绞碎日月,灭杀万物乾坤。

    事实也正是如此,洞微真神,体内自成宙宇,这也就意味着他们自身便已是一方宙宇,所发挥出的力量,自是骇人之极。

    “好强!”

    黄衣女子虞辰等人所有攻击被瓦解,虽未受伤,但他们可是七位真神一起出动,竟被陈汐一人一招硬撼,且不落下风,这一切都让他们脸色又是一变,脸色阴晴不定。

    这小子太强了!

    以他这般修为,便拥有这等逆天的战斗力,简直让人怀疑他是不是来自下界。

    毕竟,在他们的认知之中,下界之中的神明,除了寥寥几位诞生于太古时期的大人物,其他神明皆都弱的可怜,宛如蝼蚁般可以任凭蹂躏。

    而陈汐显然不是诞生于太古时期的大人物,他才洞微真神境的修为,他对神道秩序的掌握也才只有“初窥门径”的地步,可偏偏却能施展出这等恐怖的战力,这就有些反常了!

    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此刻在他们眼中,陈汐所展现出的战斗力不止是妖,简直就是绝世妖孽!

    ……

    在他们心思转动间,战斗依旧在爆发,他们不敢再保留,施展全力和陈汐周旋,厮杀在九天十地之间,将方圆百万里之地化作战场,到处都是岩石崩碎、大地龟裂、虚空爆炸等等可怖场景。

    隐约还能够看见电闪雷鸣、五行逆转、神魔怒吼、神血滂沱等等惊世异象,足可以令亿万众生心颤。

    这就是神之战!

    神明的力量,已超出某种范畴,达到无上高度!

    这还仅仅只是一群洞微真神之间的交锋,若是洞光灵神、洞宇祖神这等更高存在交锋,所发挥出的力量只怕还要更慑人了。

    唰!

    陈汐持剑,冲锋陷阵。

    他神色沉静,眸光肃杀,举手抬足之间蒸腾起亿万符文,而手中剑箓更是映照出一座座神秘神箓图案,镇压八荒**,斩乱天地阴阳。

    远远望去,他整个人仿若一尊剑中帝皇,统驭诸天剑道,有一股天上地下舍我其谁的盖世风范。

    战斗很激烈。

    对手足足有七人,但陈汐却并未感受到多少压力,甚至比和那位来自大羿氏的九伯战斗还要轻松一些。

    唯一令他感到棘手的便是那黄衣女子虞辰,此女神法惊人,一身修为更只差一线便将突破洞光灵神境界,尤为重要的是,她赫然是一位走神魔炼体流的神明!

    神魔炼体流,自古至今便被誉为同境界之中碾压一切炼气流的存在,哪怕受到再严重的伤势,只要有一缕念头存在,便可在刹那间重生,寻常手段根本就杀不死他们。

    而如今,有了黄衣女子虞辰这个洞微真神境炼体者坐镇,令得陈汐一时也难以短时间将对方全部斩杀了。

    原因就在于,这虞辰就像个坚固无比的堡垒,总在间不容发之际挡下陈汐的必杀一击,虽遭受重创,可一瞬便即恢复过来。

    这也令得陈汐也是大皱眉头,很清楚若再不改变策略,非被对方给耗死在这里不可。

    最重要的是,对方拥有神晶补充力量,而他没有,甚至如今他才只恢复七成的修为,这也注定若短时间内无法杀死对方,那么形势只会对陈汐越来越不利!

    ……

    唰!

    半响后,陈汐剑箓一转,一抹剑气腾空,一举震开重重阻碍,朝对方一名黑衣男子斩杀而去。

    可就在这紧要关头,虞辰再次出现,晶莹如玉的拳头似锤子般,狠狠砸在这一抹剑气上。

    嘭的一声,剑气崩碎,而她整条右臂则被剑气撕碎,但很快,就重新恢复,完好无缺。

    “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陈汐脸色阴沉,眸中杀意迸射。

    “有我在,你根本不可能取胜,放弃抵抗吧。”

    黄衣女子虞辰淡然开口,她秀发如瀑,面容极美,举手投足流露出一股高高在上的淡然气质。

    其他人皆都冷笑。

    战斗到这种时刻,陈汐屡屡无法得手,已让他们心中的一抹惊惧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亢奋和杀机。

    这一次若能擒下陈汐,交给大羿氏三公子羿天,那么他们也可以从中获得莫大好处,所以在他们眼中,陈汐俨然就是一头肥美无比的猎物,谁都想咬上一口。

    陈汐冷哼一声,再次持剑杀去。

    “孽障,挣扎也是无用,还不束手就擒?”

    一名银袍男子大喝,趁机以手中的一杆流金长枪狠狠刺杀向陈汐,枪尖缠绕可怖神道法则,将时空都捅破。

    几乎是同时,虞辰一闪身,如影随形般跟随在那男子左右,俨然一副见机不妙就替对方抵挡攻击的架势。

    哗啦~~~

    可就在此时,陈汐唇角忽然泛起一抹讥诮弧度,探手一抓,一张清冽梦幻若星辉交织而成的大网倏然凭空浮现,当头朝虞辰笼罩而去。

    “嗯?”

    虞辰眼眸一凝,猛地施展一种无上神通,双拳如剪刀开阖,嘭的一声狠狠扫在那大网之上。

    可令她骇然的是,那大网竟是纹丝不动,非但没有被震退,反而将她整个人笼罩捆缚住!

    几乎是在祭出“大罗天网”的同时,陈汐一剑劈出,迎向那破空杀来的银袍男子。

    这一抹剑气极为诡异,骤然乍现,刹那就消失不见,令那银袍男子心中一颤,竟是再无法锁定那一抹剑气。

    “不好!”

    银袍男子心中一震,浑身毛骨悚然,亡魂大冒,感受到一种致命的危险气息弥漫上心头。

    “救……我……”

    他惊惧怒吼出声,可旋即噗的一声,一抹剑气从其咽喉划过,斩落其头颅,他那怒吼声也是戛然而止。

    哗啦啦~~~神血迸射,断头腾空,一具无头尸体轰然坠落苍穹。

    一尊洞微真神,就此暴毙!

    “该死!”

    “怎么可能?”

    “那是什么剑法?”

    其他人惊怒,骇然不已,这一切都发生太快,令得他们都来不及去相助。

    咻!

    而在斩杀那名银袍男子之后,陈汐毫不停留,趁此机会再次朝其他人杀去。

    如今虞辰依旧被大罗天网束缚,正自剧烈挣扎,这也让得陈汐不但要一边掌控大罗天网,还要一边杀敌,对力量的消耗及其之大。

    若非他的神道根基浑厚无比,远远不是其他同境界强者能够相比,单凭他如今那仅仅七成的修为,根本就无法办到这一步。

    唰!唰!唰!唰!

    趁此时机,一刹那之间,陈汐劈斩出千百道剑气,每一道剑气都诡异狠辣无比,倏忽其来,转瞬而去,飘忽不定,令人无法锁定。

    归去来兮!

    陈汐踏足剑皇之境后,所掌控的第三式无上剑招!

    当初和九伯那一战时,陈汐便是凭借此招,一举击溃了对方心理防线,逼得后者只能祭出“神台”与他拼命。

    而如今,陈汐为了在短时间内斩杀对方其他人,也是顾不得那么多,拼着对神力的消耗,一举施展出了千百道“归去来兮”剑。

    一刹那间,这片天地中剑啸如潮,尖锐刺耳,镇魂摄魄,可在场之中却无人能够锁定那些剑气。

    在他们的视野之中,明明看见了那些剑气的轨迹,可一刹那间就消失不见,连自身的气机都无法感知到那些剑气的存在!

    这就好像活见鬼了一般,诡异到了极致!

    “该死,这究竟是什么剑法?!”

    有人承受不住这种危险致命的压力,尖叫出声,可旋即他整个人就被七八道剑气同时斩在身上,噗噗噗一阵闷响,整个神躯都被斩碎成十多块,血雨滂沱,死相凄惨无比。

    “快逃!”

    那被困在大罗天网中的虞辰见此,一咬银牙厉声提醒。

    其他人这才如梦初醒,仓惶欲逃。

    可惜,终究还是晚了一步,陈汐出手太快,显得他们的反应速度稍慢了一分,这样的结果就是——

    一道道剑气凭空而至,出现在他们身体四周,倏然斩杀而下!

    噗!

    有人被斩开头颅,神魂湮灭。

    噗!

    有人被洞穿咽喉,一击毙命。

    噗!

    有人被拦腰斩为两半,凄惨大叫许久,方才死去。

    ……这一切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发生,而那些洞微真神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被剑气斩杀。

    那等场景,诡异、血腥、霸道、狠戾……给人一种无与伦比的视觉冲击力。

    仅仅一眨眼,除了虞辰之外,其他洞微真神竟在这一击之下全部陨落!

    ——

    ps:大年初一,父母去烧香了,亲朋打电话吃酒也换做其他时间了,金鱼正打算多码字多存一些稿,可没想到,几个堂兄跑家里来了,得,只能喝酒……唉,这一章可是金鱼躲阳台上怒码出来的!这么拼也就是为了不断更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