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 战利品

    落宝铜钱。

    此宝外圆内方,表面烙印着晦涩的混沌秘纹,三枚铜钱上分别显现出“天”“地”“人”散财之像,纯净厚重,神妙无比。

    早在太古混沌时期,太上教主便凭借此宝从一众大能者手中夺走了不知多少宝物,号称可以落尽一切后天灵宝,神威滔天。

    而在三界混沌一百零八件先天灵宝中,落宝铜钱的威力更是能够排在第二十四位,单单从这名次上,便可以看出此宝有何等之不凡了。

    而今,陈汐祭出大罗天网之后,又出其不意地祭出三枚落宝铜钱,一举镇压在虞辰身体四周,登时取得了奇效。

    嘭!嘭!嘭!

    三枚铜钱看似微小,实则每一枚都拥有碾压乾坤之力,甫一施展威力,登时犹如三座金色神山,从头顶、两脚之下朝被困其中的虞辰狠狠挤压,将虚空都寸寸挤爆,发出若雷鸣似的爆音。

    “落宝铜钱!!这不是太上教秘宝?怎会落入你的手中?”

    被困的虞辰认出这神物,发出惊怒无比的尖叫,似不敢置信。

    说话时,她奋力挣扎,浑身气血如烈日发光,将自身的炼体修为运转到了极致,试图冲破捆缚,脱身而出。

    可惜,这可是三界赫赫有名的先天灵宝,传承自太古混沌之中,其神威之盛,不止能落尽天下后天至宝,用以杀敌,更能发挥出恐怖无比的镇压之力。

    噗!

    虞辰咳血,浑身神辉颤抖,宛如被一轮挤压快爆掉的骄阳。

    她竭力挣扎,施展诸般无上神通,却根本奈何不得那落宝铜钱,反而被挤压得身影不断收缩,可供挣扎的空间也寸寸缩小。

    “你……难道是太上教门徒?”

    虞辰脸色苍白,嘶声尖叫,透着惊惧之色,仿若濒临死地的困兽在哀鸣。

    “落宝铜钱,太上教……难道他的身份真的是……不对,若他是太上教门徒,又怎可能在这末法之域中沦落到这般地步。”

    极远处,当看见陈汐祭出落宝铜钱,将虞辰镇压的快要败北,铁坤脸色也是微微一变,有震惊,但更多的却是疑惑。

    他同样认得落宝铜钱,那是太上教主之物,可却根本无法想通,这件无上神宝怎会落入陈汐手中。

    对于这一切,陈汐一言不发,专心统驭落宝铜钱,将一切力量都用在了镇压虞辰身上。

    这一战闹出的动静太大,他必须抓紧时间将对方镇杀,否则一旦被那大羿氏三公子羿天一行人及时赶来,后果不堪设想。

    嘭嘭嘭……

    落宝铜钱爆发金色炽盛光,不断镇压而下,表面浮现出一种种晦涩的混沌秘纹,释放出可怖无比的威压。

    在这等情况下,虞辰已来不及说话,被镇压的嘶声大叫连连,长发披散,浑然溢出缕缕血渍,浑身每一寸骨头都在噼里啪啦作响,似快要不堪重负。

    “好恐怖!”

    “这小子来历只怕不凡,竟能掌控落宝铜钱,简直无法想象。”

    “不止是那落宝铜钱,他之前所祭出的大网,威势比之落宝铜钱毫不逊色,甚至犹有过之,明显也是一件难得无比的先天灵宝。你们想想,下界之中,又有哪个洞微真神能像他这般掌控两件无上神物?”

    “这么一说,此子的来历的确显得很是神秘啊。”

    “我好像听说过那大网,似乎是来自三界神衍山之主伏羲手中,名为大罗天网,号称能捕猎天道痕迹、万物气运,不过我却是不敢确认,毕竟此物,可是比落宝铜钱还要稍胜一筹。”

    “大罗天网?乖乖,一个是神衍山的,一个是太上教的,若他是这两大神宗任何一个的门徒,怎会在末法之域中被大羿氏的人马追杀呢?”

    “古怪,实在是古怪。”

    那些村人虽早已没有战斗力,可当年他们也是在下界中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的神明,眼光和经验犹在,自是一眼看出了陈汐身上存在的种种奇特神秘之处。

    这让他们感到诧异,震惊,又感到扑朔迷离,令陈汐在他们心中的形象显得愈发神秘起来。

    轰隆隆!

    就在众人惊异之际,远处战场中蓦地发出一声惊天轰鸣,金光刺目,遮天蔽日,将十万里山河都染成金灿灿的颜色。

    而在这轰鸣声中,则传出了虞辰那不甘之极的凄厉尖叫。

    旋即,嘭的一声,她整个人身躯轰然挤爆,化作无数血肉碎片,不过令人震惊的是,这些血肉碎片犹若活物,化作一道道血箭猛地朝四面八方飙射而去。

    哪怕陈汐早已做出防备,可最终还是仅仅只磨灭了大部分血肉碎片,被其中几道给遁空逃走。

    这也是没奈何的事情,神魔炼体者太过强横,念头不灭,便可重新复活,除非修为要远远超出对方一筹,或者祭用某种厉害秘宝,想要彻底杀死他们几乎是很难办到的事情。

    “可惜,我体内神力消耗太大,否则这次定然不会让她逃了……”陈汐望着对方逃遁的方向,深吸一口气,便不再多想。

    经此一战,令他也是消耗甚大,原本恢复的七成修为,如今也是再次快要濒临枯竭,若是搁在以前在三界中,凭借苍梧幼苗的威能,他根本不需为此事发愁。

    可如今是在这末法之域中,神灵气息稀薄近乎于无,令得陈汐也是不得不面临神力消耗和补充的问题。

    没有任何迟疑,陈汐开始清理战场。

    这一战中,他连续灭杀了九位洞微真神,重伤了虞辰,眼下正是搜刮战利品的时候了。

    陈汐搜刮的很仔细,那些在战斗中被他斩碎的神宝、乃至于那些洞微真神身上的一切宝物,都被他搜刮得干干净净。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此次进入末法之域中,身上只携带了大罗天网、落宝铜钱两件先天灵宝,以及一柄剑箓、一柄道厄之剑、一支诛邪笔、一部幽冥录。

    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换而言之,他如今的身家看似丰厚,实则干瘪之极,迫切需要一些宝物来补充,例如神晶。

    “这么少?”

    半响后,陈汐打扫完战场,看着搜集到的神晶,不禁微微一怔。

    九位洞微真神身上的神晶,加起来才拢共八十七颗,还不足一百之数,如此稀少的数目,令陈汐也不禁有些诧异。

    由此也让陈汐愈发知道,神晶的存在是多么珍惜和宝贵了,起码在末法之域中是如此。

    除此之外,战利品还有零零碎碎一些神珍、破碎的后天灵宝,完好无损的神宝才不过区区三件,还都是很普通的后天灵宝,三件加起来也不足剑箓的十分之一价值。

    “这些玩意可以储备起来,改日若能兑换为神晶使用那就再好不过了。”陈汐略一沉吟,便将所有战利品收起来。

    他很清楚,哪怕离开这末法之域,前往上古神域之中,这神晶也是必要之物,宛如货币一般,没有它,绝对是寸步难行。

    ……

    战斗落幕,没多久,一种村人皆都在铁坤的命令下返回了村中。

    “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再擅自离开村落!”铁坤神色严峻下达一道旨意,刚才爆发的一场大战,让他嗅到了一种严重的危机。

    那些村人也清楚,一旦再有其他强者前来,对他们而言绝对是一场无法想象的灾祸。

    做完这一切,铁坤方才匆匆离开,前往去找陈汐。

    “抱歉,这次给你惹麻烦了。”

    看着前来的铁坤,陈汐一边拿着数颗神晶补充消耗的神力,一边歉然说道。

    “这本就是早已注定的事情,不怪你。”

    铁坤挥了挥手,“你也不必担心我等,我来自上古神域中的紫冥神宗,这片药田便是紫冥神宗所掌控的产业,如今遭遇剧变,我已经向宗门发出救援消息,用不了一天,便会有宗门强者赶来。”

    紫冥神宗?

    陈汐怔了怔,若有所思,道:“铁坤道友放心,待会我便会离开,以免再给大家惹来麻烦。”

    铁坤道:“多谢了。”

    他的确无法再让陈汐呆在这里,哪怕对方刚才凭借一己之力化解了一场滔天杀戮,可一想到那些死去神境强者背后所代表的势力,他心中便一阵沉重,感到棘手无比。

    这些势力中有大羿氏三公子、有上古神族虞氏子弟、以及其他一些雪墨域三千宙宇中的宗门强者……联合在一起,根本不是铁坤能够抗衡的。

    陈汐也隐约能猜到这一点,心中不禁有些歉然,他很清楚,铁坤之所以收留自己,也是看在那位“娘娘”的面子上。

    可终究对方帮了自己不少忙,如今却因自己带来了一连串的祸乱,这让陈汐不禁有些过意不去。

    想了想,他欲要将那三件从战场中搜刮到的后天灵宝战利品赠予铁坤,但却被对方一言拒绝了。

    “我用不上,也根本不敢用。”

    铁坤说到这,脸上忽然涌出一抹犹豫之色,踌躇许久,这才道:“陈汐,若你能够进入末法之域,能否帮我一个小忙?”

    陈汐闻言,顿时一怔:“道友但讲无妨,若能办到,我定不会有所推辞。”

    见此,铁坤顿时一喜,道:“只是一件小事而已,对你而言顺手便可以做到。”

    陈汐点了点头,旋即苦笑道:“关键是,我至今还不敢把握一定能够进入上古神域,且对那里也是一无所知,还请道友不要期望过高。”

    “这很简单,我会把自己所知道的有关上古神域的一切都告诉你。”铁坤笑道。

    陈汐心中一动,他可是久等铁坤这句话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