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 鲲鹏石壁【第一更】

    感谢兄弟yaunbaotu和老虎的打赏捧场支持~

    ——

    看着陈汐那惊诧的模样,白发婆婆心中又是一阵叹息,似是在感慨那逝去的岁月,令一切都变了。

    “不错,你口中所言的末法之域,便是鲲鹏道主的遗骸所化。”白发婆婆轻声道,“换句话说,我们现在所处的这片天地,便是在鲲鹏道主的遗骸之中。”

    得到对方确认,陈汐心中依旧不免一阵惊叹。

    早在三界之中时,他就在猜测末法之域究竟是怎样一番存在,为何能拘囿那么多的神境强者,为什么那席卷三界的浩劫之力会从末法之域中爆发。

    直至自己亲自进入末法之域,陈汐这才发现,原来末法之域中,分作了药田区和狩猎区,这里的天道法则,能够不断剥夺神境强者身上的神道法则和诸般法门。

    这里,更是上古神域强者纵横驰骋的游乐场!

    可陈汐还是万万没想到,这神秘、浩大、光怪陆离的一方域境,这横亘在下界和上古神域之间的一片天地,其原本面目竟会仅仅只是一具尸骸所化!

    鲲鹏道主!

    他是谁?

    仅仅留下的一具遗骸,便能衍化一方浩瀚天地,产生一种匪夷所思的天道法则,若他还活着,实力又该有多强大?

    陈汐越想心中越是感到震惊。

    鲲鹏,入海为鲲,其躯不知多广,扶摇而上,化为鹏,双翼垂云,载青冥而遨游宙宇,大不知几万里。

    在混沌初开后的鸿蒙时期,鲲鹏乃是公认的“太古第一凶兽”,天生掌控吞噬之法,震撼三界,曾吞噬过不知多少的无上神明,立下赫赫凶名。

    这便是陈汐对鲲鹏的认知,最重要的是,他自身也掌握着鲲鹏神术,参悟出了至高道意吞噬之法,对于鲲鹏所具备的威能,更有着极为深刻的认知。

    可很显然,白发婆婆所言的鲲鹏道主,比陈汐所认知的还要更恐怖,身陨之后,遗骸兀自能衍化成“末法之域”,试问诸天神明,又有几人能够办到?

    这才是最让陈汐震撼的地方。

    “该不会这里的天道法则,便是鲲鹏道主陨落时,其掌握的吞噬神道所衍化吧?”忽然,陈汐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吃惊问出声来。

    众所周知,末法之域中的天道法则,能够在无声无息之间,将来自下界的神明所掌握的神道法则和诸般法门剥夺。

    而这种独一无二的特性,恰好和鲲鹏所掌握的吞噬之道有着极为惊人的相似之处!

    “可以这么说。”

    白发婆婆点了点头,“但是和真正的吞噬神道不同,当年鲲鹏道主闯荡末法道域时,不幸罹难,陨落于此,其遗骸之中兀自残留着一种名为‘末法之光’的神秘力量,如今,也已融入到了此地的天道之力之中。”

    顿了顿,她继续道:“简单点说,这天地之中的法则,是融合了吞噬神道和末法之光的力量之后,所形成的一种奇特力量。吞噬神道吞噬的是神道法则,末法之光则掠夺的是神明身上所掌握的法门。”

    “原来如此。”

    陈汐彻底明白了过来,旋即又意识到一个问题,“那末法道域又是怎样一处存在?”

    末法之域,末法道域,这两个名字只有一字之差,可陈汐却是听出,这绝对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地方了。

    “那里是能够让鲲鹏道主陨落的大凶之地。”

    白发婆婆脸上流露出一抹痛恨,更有着一丝深深的忌惮,“我太古菌族先祖当年若非跟随鲲鹏道主一起闯入那末法道域,焉可能会让我族后辈一直被困于此?”

    “婆婆,可我听说,若非当年鲲鹏道主陨落之前,舍命相救,将我族众生安置在此,只怕当时就会遭受灭族之灾了。”阿凉在一旁低声说道。

    “丫头你说的不错,正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我族虽延存下来,可却被困于此数百万年,由于天道法则的限制,直至如今,只剩下了我们这些人,你说,我们是该恨鲲鹏道主,还是该感激他?”

    白发婆婆瞥了阿凉一眼,淡淡开口。

    “我……我不知道。”阿凉思考了许久,却根本得不出一个确定答案,一时有些惭愧,低下螓首。

    “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必为此纠结,人生,既然还活着,自当立足脚下,放眼前路,而不能一直活在过去,若是这样的话,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陈汐对此颇有感触,禁不住慨然出声。

    白发婆婆怔了怔,摇头道:“年轻人,说的倒是轻巧。”

    陈汐笑了笑,并不辩驳,每个人都有对各自人生和道途的认知,他理解,但却不会改变自己的态度。

    阿凉抬起头,看了看陈汐,一对眼睛亮晶晶的,似是很赞同陈汐的话,但旋即,她就又害羞低下了头。

    这少女,简直太害羞了。

    像只随时会受惊的小鹿似的,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意。

    ……

    “年轻人,如今你已知道了鲲鹏遗骸为何物,不知是否答应我刚才的条件?”白发婆婆收敛心思,将话题转回刚才。

    “我原本也正打算要离开末法之域,带上这位阿凉姑娘倒也无妨,只是我自身万一出现什么意外,恐怕就照顾不到阿凉姑娘了。”

    陈汐略一沉吟,便即开口道。

    “这位公子,你不必担心这些,有了我们的帮助,你起码用八成希望能够离开鲲鹏遗骸,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运道了。”

    那位蘑菇头侍卫严大人道,“但不管如何,还请道友你务必答应,莫要伤害阿凉公主,否则……”

    陈汐眼睛顿时微微一眯,要威胁自己吗?

    “好了,我相信这年轻人的品行。”

    白发婆婆瞥了陈汐一眼,当即打断了那位严大人的话,“我活了这么多年,一双老眼阅人无数,起码不会看错人了。”

    陈汐不禁有些无奈,自己可是在帮人啊,若不相信自己,为何又找上自己?

    “婆婆……”阿凉低声开口,似有些不舍。

    “阿凉,咱们太古菌族的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你可莫要让婆婆和大家失望了。”白发婆婆神色严肃道。

    阿凉浑身一颤,眼眶涌出水雾,泫然欲滴,半响才深吸一口气,抿嘴道:“婆婆,阿凉明白的,一定不会辜负大家的希望。”

    说到最后,声音中已带上一抹坚定。

    白发婆婆笑了笑,疼惜地抚摸了着阿凉的小脑袋,喃喃道:“咱们太古菌族的故乡在神域,若你有朝一日返回祖地之中,一定要将我族香火传承下去。”

    “嗯。”阿凉狠狠点头,“阿凉记住了。”

    陈汐见此,不禁疑惑道:“你们不跟着一起离开么?”

    “年轻人,你跟我来,既然你答应了我的条件,我自当回馈你一份大礼。”白发婆婆并未回答,而是一转身,沿着那淡蓝色的水草枝叶朝底部走去。

    “婆婆,我也跟你一起去。”阿凉连忙追上。

    但她却被那位严大人拦住,道:“阿凉公主,还请留步,待会等这位公子出来,你们便可以离开了。”

    阿凉登时有些失魂落魄,望着白发婆婆离开的背影,小脸上尽是不舍和难过,忍不住蹲下身躯,双手环抱着膝盖嘤嘤啜泣起来,伤心欲绝。

    陈汐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心中却禁不住奇怪,又非生死离别,为何这小丫头这般伤心?

    “年轻人,把你的手指放过来。”

    那位白发婆婆已来到了那一株水草的底部,她手指轻轻一划,地面忽然涌现出一抹神秘的金光。

    陈汐看了看阿凉,又看了看那白发婆婆,略一沉吟,便探出食指,轻轻朝那水草底部的那一抹金光按去。

    这副画面很奇特,相较于这些太古菌族渺小无比的身躯,陈汐探出的那一根食指简直像擎天山岳般巍峨,两相对比,给人一种极为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甚至,让人都怀疑,陈汐一手指就能碾死这些菌人了。

    不过陈汐可不敢这么做,那位白发婆婆浑身的气息极为强大,看似身躯渺小无比,可修为境界,必然在洞光灵神之上!

    嗡~~

    当陈汐手指甫一接触到那一抹水草底部的金光,一股无形的晦涩波动倏然扩散而开。

    令陈汐吃惊的是,这一股波动竟一下子笼罩住自己全身,根本就不等自己去反抗,他整个人就被裹挟住,刹那间消失在了这水潭底部!

    片刻后,陈汐眼前一花,就来到了一片黑魆魆的空间中,这让他心中一凛,警惕到极致。

    “年轻人,不必紧张。”

    白发婆婆的声音传出,她凭空而立,由于身躯太过微小,在这幽暗的环境中若不仔细观察,甚至很难发现她的存在。

    陈汐点了点头,这才注意到,这一片空间颇为广袤,但却空荡荡一片,只有在远处百丈之地,矗立着一座巍峨无比的石壁。

    石壁上,密布着繁密无比的晦涩图案,宛如星空银河般,给人一种无垠浩瀚的宏大气势。

    当陈汐的目光扫过去的那一刹那,顿时就看见,那石壁表面篆刻的繁密图案就像从沉寂中苏醒一般,开始呼啸游走,于刹那之间,竟化作了一头巨大无朋的鲲鹏神像!

    ——

    ps:第二章大概在10点左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