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险象环生 【第一更】

    拜谢老虎哥的打赏捧场支持~

    ——

    嗤!嗤!

    虚空被凌厉如剑的指风洞穿,发出尖锐几欲撕裂耳膜的啸音。..

    上官金恒和陈汐之间的距离只有三尺,此刻突然暴起动手,那等威势简直骇人到了极致。

    这可是一位洞光灵神!

    又是突如其来的暴起出手,别说是洞微真神,恐怕就是洞光灵神在此,也绝难挡下这一击了。

    在这一刹那,时间都仿似静止。

    褚腾、秋怜妆两人神色微微一愕,似并未想到,上官金恒为何要向尹怀空动手,所以,他们也根本来不及去阻止。

    陈汐眼瞳一缩,笼罩在斗笠之下的面庞上泛起一抹寒意,浑身每一寸毛孔都根根倒竖,感受到一股强烈无比的致命威胁。

    但最终,他并未动手,就那么静静立在那里,微微收缩的眼眸也恢复平静,略带阴冷地望着上官金恒。

    嗯?

    上官金虹眉头一皱,在他指尖已快要碰触到陈汐咽喉上的那一刹那,忽然身影一闪,便退回原位。

    与此同时,他浑身释放出的澎湃凌厉杀机也是如潮水般散去,收敛。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快的不可思议,直至此时,一切落幕,虚空不再哀鸣,杀气不再横溢,一切都似乎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

    若是寻常人在此,甚至都会以为自己眼花了。

    但陈汐没有眼花,他冷冷望着上官金红,道:“上官师兄,你这是何意?”字字似从牙缝中挤出,透着一抹森然的杀机。

    而在心中,他那紧绷到极致的心神,也是在此刻彻底放松,这才感觉到,背脊上已浸透一层冷汗。

    这一刹那间发生的事情,对陈汐而言却不亚于在生死之间辗转了一遭,凶险到了极致。

    以他如今的实力,自可以避开这一击,可这样一来,就彻底暴露了他的身份,毕竟,他如今是尹怀空,可却并未修炼灾厄之道,一旦出手,就等于是不打自招了。

    所以,在那最关键的一刹那,他最终还是赌了一次,就赌上官金虹是在试探自己!

    最终的结果表明,他赢了。

    所以,他此刻将心中的愠怒毫不客气地发出来,因为他是尹怀空,是太上教真传大弟子,哪怕修为不如人,可地位却比在场三位洞光灵神都要尊贵一些。

    所以,他有资格发怒,也必须在此刻表达自己的愤怒。

    果然,听到陈汐的质问,那褚腾和秋怜妆也眉头一皱,把目光望向了上官金恒,神色间隐隐有不悦之色。

    尹怀空的身份,令他们都颇为忌惮,可上官金恒却在这一刻用这种手段试探对方,这若是被教主知道,非降下责罚不可,这样一来,势必也会牵连到他们身上,这可是他们无法接受的。

    当然,他们心中虽怒,却并未开口质问,因为他们也疑惑,上官金恒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眼前的尹怀空身上,还真有什么不妥之处不成?

    “尹师弟勿怪,我也是听说,前些日子的狩猎区之中,死了不少画皮木族,我担心有人会乔装成咱们师兄弟的模样,前来蒙混过关了。”

    上官金恒拱手致歉,可眼眸却是有意无意地依旧在打量陈汐,似心中依旧残留着一丝狐疑。

    这让陈汐心中暗自一凛,清楚这背负长剑的青年,辈分虽比那褚腾二人低了一头,可论及实力和警惕,却有过之而无不及。

    画皮木族?

    听到这个字眼,顿时令褚腾和秋怜妆恍然,明白了上官金恒为何要如此做。

    “金恒,我看你是疑心病太重了。”褚腾摇头,“试问眼前之人若不是怀空,他岂会坐以待毙?”

    “画皮木族的手段的确不凡,我倒是感觉金恒的做法并无不妥,只是有些过于孟浪了,起码动手之前,可以稍加询问也好。”秋怜妆也是开口道。

    “怎么,两位师叔也在怀疑我的身份?”陈汐脸色一沉,掌中一翻,嗡的一声,浮现出三枚金灿灿的铜钱,滴溜溜旋转不休,释放出可怖的威压。

    落宝铜钱!

    这一下,褚腾和秋怜妆,乃至于上官金恒脸色都是微微一变,眼眸中不可抑止地流露出一抹敬畏,更有一丝掩藏极深的炽热贪婪。

    这可是教主手中的至宝,他们焉能不认得,也正因如此,他们对陈汐的身份再无任何芥蒂。

    这可是落宝铜钱,哪怕有人能乔装成尹怀空的模样,可这等先天灵宝可是无法被冒充的!

    “怀空莫怒,我等也是小心起见,毕竟如今同道即将关闭,末法之域中的情况也是不容乐观,为了以防那些下界强者进入同道,我等也只能更加警惕。”褚腾连忙笑着开口。

    “哼!小心行事的确不错,可却把矛头指向我头上,这可就有些过分了,莫非诸位以为,我这个真传弟子只是一个摆设?”陈汐见此,愈发镇定,收起落宝铜钱,冷冷扫了三人一眼。

    “不敢,不敢。”三人连忙拱手。

    “怀空你不是身有急事么?我等也不敢再挽留于你,这就开启通道门户,送你离开,还望你见到教主他老人家之后,念在我等一片拳拳之心的份上,莫要再提及此事。”

    秋怜妆开口,她最了解尹怀空的乖戾性情,知道若再如此下去,只会彻底得罪了对方。

    “对对,秋师妹说的对。”褚腾连忙附和。

    唯独上官金恒立在一侧一言不发,眉头紧皱,也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说话时,褚腾和秋怜妆两人已一起动身,来到大殿后侧,那里矗立着一道青铜门户,上边符文密布,晦涩无比。两人立在青铜门户前,掐动法诀,半响后,大门轰然而开。

    “褚师叔,秋师叔,我这便告辞了。”陈汐见此,走上前拱了拱手,却是不搭理那上官金恒,俨然一副已记恨上此人的模样。

    看得褚腾二人心中又是一阵感慨,这尹怀空果然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儿,真不知道教主是出于何种用意,收他为真传大弟子的。

    说话时,陈汐抬脚便迈入到了青铜门户内,这门户内,便是直接通往那一道横亘在空中的时空隧道之中。

    “没想到,这一次行动倒也顺利……”陈汐暗松一口气,想起这一路所遇到的三道森严防线,心中也不免感慨,画皮木族的无相皮果然不愧是一种奇异神物,这等以假乱真的手段,简直是堪称逆天。

    “且慢!”

    不过,还不得陈汐彻底放心,身后猛地传来一道软糯悦耳的声音。

    这声音完全不同于褚腾他们三人发出,而是另有其人,看似悦耳无比,可钻入陈汐耳中,却宛如洪钟大吕,震得陈汐神魂一阵颤粟,脑袋都嗡鸣不已,身影也是随之出现一丝呆滞。

    “不好!”

    陈汐心中咯噔一声,单单是这声音中所蕴含的力量,就让他感受到一股难言的惊悚,可想而知来人修为该有何等恐怖。

    这一刹那,他根本不敢有任何犹豫,猛地运转全部修为,身影一闪,猛地朝时空隧道内冲去。

    “怀空师侄,我是看着你从小到大,辈分虽比你高上一分,可却是情如姐弟,姐姐呼唤你,你为何不见,反而要匆匆而去呢?”

    那软糯悦耳的声音再次在耳畔响起,字字如惊雷,震得陈汐耳膜都几欲炸裂,神魂悸动颤粟不已,浑身气血都在翻滚不休。

    这让他不禁骇然,这女人究竟是什么修为?难道就是那位洞宇祖神叶琰?

    在陈汐之前所得到得消息之中,近段时间会有一尊洞宇祖神巡视于此,对方名字便是叶琰,据说长得美艳无比,可性情却是喜怒无常,杀人不眨眼,令这些驻守在末法之域中的太上教门徒皆都忌惮到了骨子里。

    若真是对方的话,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这些念头在陈汐心中一闪而过,他的动作却是毫不怠慢,这一刻的他也顾不得再掩盖身份,整个人宛如一抹流虹似的在时空隧道内全速上前。

    呼~~~呼~~

    这一条斑斓多彩的时空隧道内部,犹如一条漫长无比的甬道,四周尽是斑斓的时空壁障,幽邃璀璨。

    在这里,是无法动用时空挪移的,因为自身便在时空之中,而陈汐唯一能够做的,便是全力冲刺!

    只要冲刺到甬道尽头,便能成功抵达雪墨域!

    “看来,你不是我那怀空师侄了,那些蠢货还真是有眼无珠,连你的身份都辨认不出,幸亏我早来了一步,否则这次还真被你这小家伙蒙混过关了……”

    幽幽的叹息声犹如跗骨之蛆似的,在陈汐耳畔炸响,在他心中激荡,令得他脸色一白,有一种几欲咳血的冲动。

    这该死的女人,声音怎会也如此恐怖?

    陈汐猛地一咬牙,眸中闪过一抹决然,浑身精气神宛如洪炉汹汹燃烧,整个人大放光明,速度再次提升了一筹。

    “咦?难道你以为真的能逃出我的手掌?”那女人似颇为讶异,又似乎在嘲弄陈汐的不自量力。

    轰隆~~说话时,蓦地一股恐怖无比的神力,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追上陈汐,镇杀而下!

    ——

    ps:第二更10点,第三更凌晨12点左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