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那一剑的风情

    这一股剑意实在太可怖!

    如莽荒般厚重、似天道般旷远、若道源般原始,甫一涌现,便刺激得陈汐灵魂都颤粟,压抑无比。

    陈汐不禁心颤,他如今可是神灵至尊,且剑道修为已臻至剑皇地步,冠盖世间绝大多数同辈,近乎傲视群雄,可如今在这一股剑意面前,他竟是感到如此无力,宛如沧海一蚍蜉,渺小之极。

    这是在剑道上达到何等地步,才能够拥有的威势?

    陈汐终于敢确定,在剑皇之境上,还有更崇高的剑道境界,还有更强大的剑之奥义存在!

    毕竟,那仅仅只是一幅染血残剑图而已,其烙印的一股剑意却能达到这般骇人地步,可想而知这柄残剑之主的剑道修为,已臻至了何等匪夷所思之层次。

    嗡~~

    但很快,陈汐就顾不得多想,河图碎片不断波动,令得那一副染血残剑图愈发清晰,那一股剑意也是越来越炽盛……

    陈汐只觉脑海嗡的一声震荡,一幅幅奇异而神秘的画面犹如浮光掠影似的,倏然涌现心中

    无垠宙宇,漆黑空寂,一道颀长背影伫足宙宇中央,在其脚下,斜插着一柄铁剑。

    还不等陈汐看清那一道背影的模样,旋即,画面陡∧↑长∧↑风∧↑文∧↑学,ww⌒♂x.然一换,一道道神威滔天的身影出现,有三头六臂、手握秩序神链的魔神咆哮天地,震碎寰宇。

    有掌控日月、高不知多少万丈的金身法相屹立,通体释放亿万道光,照亮诸天。

    有乘坐仙葫而至,通体流转混沌太极图案的道人,坐掌清虚、口宣真言,响彻乾坤。

    有人面兽身,身躯若山岳的蛮神脚踏神蛇,臂缠雷霆……

    有血海滔滔,拥有无上智慧法身,衍化无穷众生相……

    ……

    一幅幅壮阔的画面,一道道神威无量的恐怖的身影,令陈汐看得神魂摇曳、道心震动、快要窒息。

    那随随便便一道身影,都强大的不可思议,非灵神可比,非祖神可比,甚至比陈汐见过的羽澈女帝的气息都要强大太多!

    他们宛如一尊尊掌控诸天神道的大主宰,足可傲视万古!

    这一刹那,虽仅仅只是目睹了一幅幅画面,但那一股股恐怖的气息却震慑得陈汐道心差点崩溃沦陷掉。

    幸好,这一切画面仅仅出现了一刹。

    唰!

    下一刻,画面又是一变,一道剑气横扫诸天,似从万古长河而至,斩杀而下。

    然后

    三头六臂、掌控大道神链的魔神被斩!

    掌控日月,身比天高的法相金身被斩!

    口宣真言,乘坐仙葫而至的道人被斩!

    人面兽身、脚踏神蛇的蛮神,拥有无上智慧、衍化众生相的血海……那一道道神威滔天的身影,来不及反应,来不及抵御,全部在这一剑之下被斩杀!

    这宙宇、这时空、这天经地纬、天道秩序……统统被这一剑碾碎、斩杀!

    这是何等之无上神威?

    这又是何等无双之一剑?

    无法想象!

    仿似世间任何词汇都无法形容这一剑的威势,因为那等威势已完全超出了所有想象。

    甚至陈汐都来不及看清楚,整个人都如遭雷击,眼前刺痛,浑身都不可抑制地颤粟起来。

    嗡~

    画面又是一变,依旧是那一片无垠宙宇、漆黑而空寂、但却只剩下了那一道背影,以及……其脚下斜插着的一柄铁剑。

    铁剑已残破,锋刃染血,显得暗淡无比。

    “此生执剑斩万道、杀万敌,终于得见终极之途,吾道不孤,吾道不孤啊!”蓦地,那道背影仰天大笑,声震宙宇,激动、无奈、悲怆、解脱……

    最终,他身影骤然崩碎,化作点点光芒消失。

    唯独只剩下那一柄残缺铁剑,在空寂漆黑的宙宇中颤抖着,哀鸣着……

    轰!

    陈汐只感觉脑海一震,彻底从那一幅幅奇异画面中清醒过来,脸色已是苍白一片,浑身都被冷汗浸透,眉宇间兀自萦绕着一抹挥之不去的震撼。

    那背影……难道就是残剑之主吗?

    终极之途又是什么?

    那一场大战之后,他明明已取得胜利,为何最终又突然消失了?是离开了?还是……陨落了?

    一个个疑问涌上心头,令陈汐怔怔许久。

    最终,他也只能大致确定,河图碎片中浮现的那一副染血残剑,便是那一道背影主人手中的铁剑。

    其他一切,再无所知。

    或许,有一天当他达到那位背影主人的高度时,就会明白这一切,但绝对不是现在。

    ……

    许久之后,陈汐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为何自己在甫一踏入这莽古荒墟之后,河图碎片便会产生如此异动?

    染血参见图、莽古荒墟、河图碎片……这三者之间莫非真的有着某种关系?

    莫名其妙地,陈汐再次想起了在河图碎片中曾辨认出的九个晦涩古字中的“荒”“墟”二字。

    嗡~~

    忽然,陈汐心中再次出现那一股熟悉的感知,似在这莽古荒地的某个地方,正有什么东西在遥遥呼唤自己。

    之所以熟悉,是因为早在进入凤岐神城的第一天,他无意间来到葬神海前,便曾感受过这一股呼唤。

    不过和上次不同,这一次的感知虽然依旧若有若无,可却比上次要清晰。

    陈汐甚至一下子就判断出,这一缕呼唤来自莽古荒墟的正北方!

    可当他欲要确定这一切时,却发现这一缕感知又再次消失,完全不由他掌控。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陈汐禁不住朝自己识海中的染血残剑图感知过去。

    轰隆~

    也就在他的意念甫一碰触到那一副染血残剑图,后者骤然发光,整个图案骤然化作一抹澎湃的力量,涌入到了陈汐意识之中。

    无数的剑道感悟犹如潮水不断奔腾,冲击得陈汐脑袋都快要炸掉,因为这一股意念实在太庞大、令他如今的实力都有一种隐隐无法承受的感觉。

    很快,这一切的剑道感悟倏然静止,化作了一道“铁剑”图案,烙印在了陈汐意念中。

    这明显是一种传承。

    其中蕴含着庞大得无法想象的剑道感悟,如今,都已贮藏在陈汐意念中!

    陈汐意外,有些难以置信,可当他去感知这一股铁剑传承时,却发现,这赫然是真的!

    因为其中传承的那一股莽荒、旷远、原始般的剑意显得如此之炽盛和浓烈,其中更包罗着庞大无比的经验和感悟,让他的心神差点就一下子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而当陈汐再次感知河图碎片时,却发现其中已经再没了那一副染血残剑图案。

    这一切都证明,这一刻的他,的的确确是获得了染血残剑图中所蕴含的所有剑道传承之力!

    “没想到,刚抵达莽古荒墟便获得了这般机缘,哪怕就是此时离开,也足可无憾了!”

    陈汐不禁有些激动,在剑道修为臻至剑皇之境后,他的确进入到了一种滞涩期,无法再在剑道上再有精进,原因有很多,但最重要的便是缺乏剑皇之境以上的认知和传承。

    如今,机缘巧合之下,竟能够获得染血残剑的传承,可想而知给陈汐带来了何等大的惊喜。

    毕竟,就在刚才,他可是亲眼目睹了那一幅幅惊世般的画面,目睹了那无法用任何语言形容的一剑之威能!

    这般足以杀万道,斩万敌的剑道传承,可想而知有多强大。

    若非身系要事,还要阻止那公冶哲夫的行动,陈汐直恨不得现在就闭关,好好钻研潜修一番。

    “虽说没有充足的时间磨砺,不过这一路上的时间却不能浪费了,能参悟多少是多少……”

    陈汐深呼吸一口气,沉思不已,他很清楚此次竞争对手的实力有何等强大,且这样的对手还有可能不止一个。

    陈汐虽不畏惧,可扪心自问,却无绝对的必胜把握,故而抓紧时间提升战斗力,也是多多益善。

    更何况,如今拥有了这铁剑传承,恰可以学以致用,以那些竞争对手为磨刀石,以此来磨砺提升自身实力。

    一想通这点,陈汐当即不再迟疑,展开行动。

    唰!

    身影一闪,他径直来到那崖畔岩石之侧,小心翼翼将其中生长的一株神药采撷,略一大量,便满意地收了起来。

    这神药的确不凡,孕育着澎湃的混沌道气,枝叶每一寸地方都蕴生着神秘的道纹,超乎他以往所见,价值自不可估量了。

    而像这样的神药,这崖畔岩壁上竟生长着三株,可想而知这莽古荒墟中存在的机缘何其之多了,也怪不得能够吸引来上古神域诸多盖世天骄前来。

    哪怕不是为了那一株九品帝级祖源道根,仅仅是这些神药、神珍一类的机缘,都足以令所修道者抢破脑袋。

    像陈汐,才刚刚抵达莽古荒墟,就一眼瞥见了这三株罕见神药,可不仅仅只是运气那么简单,关键就在这莽古荒墟充满难以想象的秘藏。

    唰!

    陈汐身影再次一闪,顺手将第二株神药采撷。

    不过就在他打算采撷最后一株神药时,忽然心中一跳,下意识便停止动作,身影猛地朝一侧远远避开。

    哧啦~

    一条玄青色神鞭破时空而至,轻轻一缠,就将那一株神药给连根拔起。

    ps:第二更晚11点左右,另外郑重严肃认真说明一点,金鱼真的真的不是女生啊啊啊啊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