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五章 剑惊乾坤

    这是一片残垣堆积的废墟。

    颛臾水浑身浴血,脸色苍白几欲透明,呼吸都变得粗重,像不断拉动的风箱。

    他可是一位炼体神境强者,更是位列封神之榜灵神境第二十一名的神灵至尊。

    如今却竟沦落到这般凄惨地步,可见他遭受了何等残酷的战斗,甚至若非他是炼体强者,只怕早已被杀死不知多少次了。

    如今,他虽能顽强立着,但明显已支撑不了多久。

    炼体神境强者,也并非是杀不死的,只要把他们的每一滴血榨干,每一个念头齑粉,依旧必死无疑。

    当然,想要办到这一步,自然很难很难。

    这就是颛臾水此刻之所以还能立在这里的原因。

    此刻,他眉宇间虽难掩疲惫衰弱之色,可神色依旧坚毅,因为在他身后,还守卫着三名修道者。

    在他身前,则是一众敌人!

    这些敌人足足十多个,为首的是一名神色轻佻,肤色白皙若女子,唇上点着一抹胭脂的红衣青年,整个人透着一股妖异无比的气息。

    他手中把玩着一柄锋利、血红、耀眼、只有一尺长的弯刀,舔着猩红如血的唇,目光玩味戏谑地看着颛臾水,悠悠说道:“颛臾水,%⊙,w¤ww.你若再负隅顽抗下去,虽不至于毙命,可当你无力为战时,你身后那三个家伙可就要遭殃了。”

    声音阴柔、尖利,宛如毒蛇吐信,令人毛骨悚然。

    颛臾水抿嘴,一言不发。

    对面这红衣妖异青年,名叫翟俊,来自帝域翟氏,本人更是位列封神之榜第十二名的神灵至尊,一身修为强大之极。

    但颛臾水的目光却并未望向他,而是望向了人群后方。

    那里,孑然伫足着一名面容邪魅俊美的青年,浓密乌黑的长发披肩,唇角发着一抹懒洋洋的笑容,此刻正在逗弄肩膀上伫足的一只火红如燃的朱雀。

    此人,赫然就是雒少农!

    “你应该清楚,如果他们仨落入我翟俊手中,那绝对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遭受无尽痛苦折磨不说,最终依旧不免一死。”

    翟俊慢条斯理继续说道,“所以呀,我劝你还是赶紧交出那一株七品道根,这样对咱们大家都好。”

    颛臾水依旧一言不发。

    可他身后三名修道者却是浑身颤抖,面露恐惧之色,显然,他们也认得翟俊,更清楚一旦被这家伙盯住,那后果绝对比进入十八层地狱都可怖。

    “看来,你还希冀有人来救助你们,可惜,我可不会再给你机会了。”翟俊轻叹一声,似已失去了耐心。

    唰!

    他掌心的一柄血色精美弯刀滴溜溜一转,释放出一股妖异的光,而后哧啦一声,撕裂时空,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朝颛臾水斩去。

    颛臾水本欲抵抗,但浑身却是一颤,气机紊乱,竟是眼睁睁被这一道斩在身上,斩落一臂。

    然后,他整个人都被震飞出去,踉跄倒地,痛苦得竟是再也站不起来身躯。

    之前,他已经遭受极大的创伤,若非凭借一股坚韧无比的意志,只怕早已倒下。

    即便如此,此刻在遭受这一击之后,也是彻底令他濒临崩溃。

    “翟俊,这一片七品祖源群可是我先发现的,你们已抢走三株七品道根,难道还要继续相逼?”

    颛臾水喘息开口,唇角汩汩淌血,目光中罕见地涌出一抹愤怒,目眦欲裂。

    他不担心自己命运,因为身为颛臾氏的后裔,身为一名神灵至尊,翟俊即便再狂妄,也不敢对他动杀手。

    他担心的是身后的那三名同伴,失去了自己的保护之后,性命堪忧!

    “这就是竞争啊,技不如人,拥有这一株七品道根也是怀璧其罪。”

    翟俊轻轻笑着,一步步朝那三名修道者走去,“颛臾水,最后一次机会,你究竟交还是不交?我数三声,你若依旧执迷不悟,这三位可就要因为你而亡命了。”

    “一。”

    就像催命的音符,这一刻,那三名修道者吓得面如土色,就差开口求饶了,禁不住把目光望向颛臾水,带着一抹乞求。

    颛臾水急促喘息了一阵,咬牙道:“翟俊!你非要逼我到绝境!?”

    “二。”

    翟俊笑吟吟的,恍若不觉,只是悄然举起了手中那一柄血色精美弯刀,遥遥指向了那三名修道者。

    “颛臾大哥,要不……给……给他吧?”

    那三名修道者六神无主,心中的防线都快要崩溃,他们可不想就此逝去,哪怕知道颛臾水是在等乐无痕他们前来支援,可万一他们来晚一步呢?

    颛臾水那坚毅的神色也是阴晴不定,就在翟俊要喊出“三”的时候,他终于一咬牙,做出决定,道:“好,我给你!”

    一字一顿,似从牙缝中挤出,蕴含无尽怒意。

    翟俊忽然得意笑了笑,叹息道:“可惜啊,你答应的晚了一步。”

    说着,他目光扫向那三名修道者,殷红如血的唇中轻轻吐出一个字:“三!”

    唰!

    血色弯刀破空,倏然划破苍穹而去。

    “你……卑鄙!”颛臾水怒吼,气得整个人快要疯掉。

    这一刹那,那三名修道者心中也一阵冰冷,涌出一抹深深的绝望,终明白,这翟俊自始至终都没打算放过他们。

    之前的说辞,完全就是一派胡言,是在捉弄他们!

    不甘心啊!

    他们愤怒,若是可以重来,他们一定不会就此坐以待毙,可惜……

    一切都晚……嗯?

    忽然,他们浑身一僵,瞳孔扩张,赫然看见,一抹剑气骤然凭空浮现,硬生生在半途挡住那一柄血色弯刀,两者对撞,爆绽出亿万神辉。

    那血色弯刀竟是被震得一阵剧烈颤抖,嗡鸣不已。

    这是?

    这一刹,从死里逃生,令得那三名修道者差点都以为是做梦,整个人都呆在那,那以置信。

    “终于……来了……”颛臾水心中震动了一下,染血的唇角扯出一抹僵硬的弧度,似是想笑。

    翟俊也微微意外,旋即就一挑眉毛,冷笑一声,掌控血色弯刀,再次朝那三名修道者杀去。

    也就在这一刹那,一道峻拔的身影,悄然浮现在那三名修道者之前,那赫然就是陈汐!

    嘭!

    他手中剑箓一转,似铁索横江,碾碎时空,裹挟着一股磅礴浩瀚之力,将那血色弯刀震飞出去。

    “咦!”

    翟俊似有些惊讶,眯了眯眼睛,忽然就笑了:“大概你就是那个陈汐吧。”

    翟俊附近的一种修道者,此刻也都面露一抹饶有兴趣之色,并无任何紧张,一副大局在握的悠然模样。

    对于此,对于翟俊,陈汐都懒得看上一眼,扭头看了看地上的颛臾水,当看见他身上那严重无比的伤势时,禁不住皱了皱眉,眼眸中泛起一抹冷冽。

    “颛臾道友,你静心养伤,这里交给我了。”陈汐飞快传音。

    “要小心,雒少农在一旁压阵,你只要撑到无痕公子他们一起赶来,便足可以扭转局势。”颛臾水叮嘱了一声。

    陈汐眼眸点了点头,他自然也注意到了人群后方的雒少农,甚至从甫一抵达这里,他的大半注意力都在雒少农身上。

    这时候,那三名修道者也从呆滞中清醒,当看见来人是陈汐时,皆都禁不住松了口气,可旋即,却又紧张担忧起来,因为陈汐只有一人,而对面……可不止翟俊一个神灵至尊!

    换而言之,形势依旧严峻无比。

    而今,他们也只希望乐无痕、申屠嫣然、虞丘荆他们都能及时抵达了。

    可很显然,翟俊并不打算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见陈汐竟一副无视自己的模样,不禁又是一阵大笑,阴柔尖利,刺人耳膜。

    “很好,我倒要看看,能够击败月如火和金青阳联手的家伙,究竟有多厉害了!”

    翟俊红衣翻飞,气势骤然拔高,整个人身上蒸腾沸腾血光,直冲九天,整个人宛如一尊血神,持着血色弯刀,一劈而下。

    唰!

    这一刀似从万古岁月中斩来,历经了尸山血海的洗礼,释放出滔天杀伐之气,霸道绝伦,令这片天地一刹那间化作令人心悸的血色。

    这一击太可怖,比那月如火都强大了不止一筹。

    轰隆隆~~

    时空爆碎,完全被刀芒碾压,笔直斩向陈汐。

    “就你这样的货色,也配跟我叫嚣?”陈汐眸光如电,浓密乌黑长发飞扬,整个人宛如一柄出鞘绝世宝剑。

    也不见他动作,一道轻描淡写的剑气喷薄而出,晦涩而普通,可甫一出现,这片天地都宛如陷入停滞,时空为之冻结!

    嗯?

    远处,一直在逗弄肩头朱雀的雒少农似察觉什么,终于抬头,一对眸子倏然朝这边锁定而来。

    轰隆!

    剑气和刀芒交锋在一起,简直如两座十万大山对撞,响起震耳欲聋的轰震。

    旋即,那血色弯刀便骤然剧烈颤抖,崩溃倒飞出去,竟是不敌陈汐这一抹剑气。

    而翟俊整个人更是发出一声尖叫,嘭的一声在虚空中被击飞,身影无法控制地踉跄倒退数十丈。

    当他最终止步,脸色骤然一白,浑身一阵摇晃,再忍不住哇地一声喷出一口血来。

    全场顿时一静,齐齐震撼。

    ps:第十更送上!奋战到现在,腰酸脖子疼、手指头哆嗦、脑仁发胀空白、整个人都不好了~但心中却松一口气,因为终于又完成了一个10更!小伙伴们,多谢你们的月票和打赏,才让金鱼有了拼到现在的动力,拜谢!谢谢大家~月末最后两天,大家若还有剩余月票,就犒劳犒劳如此拼的俺吧~~鞠躬退场,睡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