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四十八章 剑名谪尘

    真武帝君提出的条件的确很诱人,换做寻常修道者,只怕早已欢天喜地地答应了。

    真武帝君自己也相信,自己已表达出了诚意,对方只要懂得权衡利弊,定然不会拒绝。

    可对陈汐而言,真武帝君所谓的人情,或许会让其他修道者欣喜若狂,可对他却没多大吸引力。

    原因很简单,他的大师兄巫雪禅是一位道主,他如今更在和另一位道主,也就是太初观观主接触。

    在这等情况下,一位帝君许诺的人情,显然很难让陈汐产生多大的惊喜了。

    不过,陈汐并未拒绝,他很需要那一株“浑象羽灵草”,他也不能就此放过这个机会。

    但若是让他就此付出一株超过六品的道根,显然也是不可能的。

    “前辈的好意,在下心领了。”

    陈汐沉吟开口,“且不谈人情,如今在下恰好欠缺一柄趁手的神剑,若前辈可以满足在下这个需求,自会奉出一株让前辈满意的祖源道根。”

    这个回答,令旁边的钱安一呆,差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这家伙……竟拒绝了?

    不对!

    不是拒绝,他还趁机要跟真武帝君索要一柄神剑!

    钱安的心一下子都抽搐起来,这算狮子大开口吗?万一惹怒了真武帝君该咋办?

    这一刹,对面房间中的真武帝君也不禁怔了怔,有些意外,对方竟跟自己讨价还价起来了!

    “过分!”

    一旁的赵九坤有些按捺不住,沉声道,“那家伙明显打算趁此机会,狠狠敲诈一笔,祖父您可千万不能纵容他!”

    真武帝君沉默片刻,道:“不必多言,我心中清楚。”

    旋即,他就叹了口气,起身拍了拍赵九坤肩膀,道:“想要获得一株品相上佳的道根,付出一些代价也是必须的。”

    “可是……”

    赵九坤心有不甘。

    “没有可是!”

    真武帝君挥手打断,神色淡然中透着一抹威严。

    “九坤,还记得这些年前来找老夫的那些老家伙吗?虽主动把道根送上门,但却提出了一个个过分要求,有的甚至打算染指咱们北光域的地盘,可谓是狼子野心!”

    说到这,真武帝君唇角已是泛起一抹冷意,“而如今,只是通过一场交易,便能购得一株不错的道根,已经很不错了,起码……可比答应那些老家伙的条件要强上百倍。”

    赵九坤听完,登时沉默了。

    他也清楚,这些年很多手腕通天的大人物找到祖父,主动送上一株株品相不凡的道根,可无一不被祖父拒绝了,原因就在于,他们的目的不单纯,渗透着诸多利益交换,这是祖父绝对无法容忍的。

    而造成这一切的,都是因为他赵九坤!

    若非为了他晋级祖神,真武帝君大可不必如此大费周折了。

    “祖父……”

    赵九坤深吸一口气,似要说什么。

    “好了,你以后努力修行,便足够了。”

    真武帝君笑了笑,示意孙儿不必多言。

    说到这,真武帝君似做出了什么决定,抬手拿出一个青铜剑匣,表面斑驳不堪,弥漫着一股历经沧桑才有的古老庄肃味道。

    手指摩挲着这一个冰冷青铜剑匣,真武帝君眸子里不禁泛起一抹感慨,似在追忆往事。

    “祖父,您该不会要把此宝送给那家伙吧?”

    这一刻,赵九坤却是失声惊叫,似认出了青铜剑匣中的宝物。

    “留在我手中也是无用。”

    真武帝君摇了摇头,不再犹豫,转身大开房门,“将此物和那一株浑象羽灵草交给侍者,转交给那位悬赏令主人。”

    “喏!”

    门外立着一名随从,连忙躬身接过,匆匆而去。

    “祖父,这代价未免太大了,您……怎么能这样!说送人就送人,若是让它落入心性乖戾之辈手中,岂不是辱没了它的威名?”

    赵九坤不禁捶胸顿足,愤然不已。

    “若真如此,我会亲自去取回来。”

    真武帝君唇中轻轻吐出一句话,淡然从容,却透着一股迫人的睥睨之气。

    ……

    真武帝君和孙儿赵九坤的谈话,并未传入陈汐这边的房间,这让气氛有些沉寂。

    见久久不曾回应,钱安的心也不禁悬了起来,脸色微变,喃喃道:“该不会……真武帝君他老人家动怒了吧?”

    陈汐怔了怔,不以为然道:“放心,他堂堂一位帝君,定不会不顾尊严来为难你的。”

    钱安捉急道:“那为难公子你呢?”

    陈汐好笑道:“他又不知道我是谁,又如何为难我?”

    话虽如此说,可钱安心中依旧有些不安,原因就在于真武帝君和其他帝君不同,名气实在太大了,威名震慑四方,让人都不敢生出拂逆之心。

    也就在此时,忽然一阵敲门声响起。

    这让钱安顿时警惕起来,看了一眼陈汐,这才沉声道:“门外何人,不知道贵宾静室中正在交易吗?”

    “钱安,真武帝君有两样宝物送来,你自己来取走吧。”

    一道苍老的声音在外边响起。

    “鹏殿主!”

    钱安顿时吃了一惊,见陈汐面露疑惑之色,他连忙解释道,“鹏管事乃是南海域一尊帝君存在,同时兼任着我易宝大殿中的六殿主之一,出身青翅大鹏一族,这些年多亏有他老人家坐镇,才避免了诸多争端产生。”

    陈汐不禁惊讶,一位帝君坐镇此地,怪不得无人敢在此闹事。

    “不过,真武帝君怎会送来两件宝物?难道他没生气?”

    钱安不禁有些疑惑。

    “你去取来看看。”

    陈汐却是若有所思,吩咐道。

    钱安点了点头,走出静室之后,没多久就捧着一个玉盒和一个古老青铜剑匣走了进来。

    陈汐眯了眯眼睛,顿时猜到了些什么,不禁有些讶然。

    他首先打开那玉盒,果然就看见,一株纤细若人参,却通体呈现淡紫色,弥漫缕缕芬香光雨的神药,静静搁置其中,赫然就是那“浑象羽灵草”!

    “难道……”

    钱安浑身一僵,有些难以置信。

    锵!

    这时候,陈汐已打开了那青铜剑匣,顿时之间,一缕晦涩剑吟响彻而起。

    仔细看去,一柄古剑藏于剑匣,宽二指有半,长三尺一寸,剑身呈现暗青色,光滑如镜,表面烙印着一缕缕神秘的道纹,流溢出湛然若月光似的莹莹神辉。

    它虽静静蛰伏剑匣中,可当陈汐目光望去时,却清楚感受到一股扑面而至的肃杀凌然之气,令得他眼眸也不禁眯了眯,有一种被刺痛的微麻感觉。

    先天灵宝?

    不对!

    这气息并不纯粹,反倒更像后天神宝多一些。

    可是,其中为何拥有如此纯净的先天灵气?

    一刹那间,陈汐心生一抹震撼,伴随而来的还有一个个疑惑,因为他竟是无法分辨出,这一病古剑究竟是何等神宝。

    这显然有些不正常。

    而这一刻,钱安早已激灵灵打了个寒颤,脸色骤变,退避一侧,竟似是不敢靠近那一柄古剑。

    不过,他倒是终于敢确定,真武帝君并未发怒,如今更是爽快交出了那一株浑象羽灵草,以及一柄气息惊人的古剑!

    这超乎钱安想象,根本难以揣度真武帝君心中究竟是如何作想的。

    “道友,此剑如何?”

    便在此时,房间中响起了真武帝君那淡然沉稳的声音。

    “很厉害。”

    陈汐顿了顿,又补充一句,“非寻常可比,价值应该不在先天灵宝之下。”

    “你的眼力不错,此剑名谪尘,出自很多年前一位踏足终极剑途上的通天强者之手,虽非真正的先天灵宝,剑胚却是以一件先天灵宝铸就,还望你以后妥善保管,莫坠了它的名望。”

    真武帝君的声音中,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感伤。

    谪尘!

    陈汐心中一动,这名字倒是有些怪异,尤为令他惊诧的是,为了铸造此剑,竟有人不惜将一件先天灵宝都给熔炼为剑胚!

    这若传出去,只怕非被骂成疯子不可,毕竟先天灵宝一旦被熔炼,可就再无原本拥有的威势了。

    也正因这一点,才会让陈汐刚开始见到此剑时,以至于无法辨认出它是何等神宝了。

    但毋庸置疑,此剑很强大,超乎陈汐意料,价值也绝对不亚于一件先天灵宝了!

    而真武帝君竟是因为一句话,就将此剑送出,更是出乎了陈汐预料,有些怔然。

    “多谢前辈赐剑。”

    陈汐深吸一口气,认真致谢。

    说话时,他将一个玉盒交给陷入呆滞状态的钱安,道,“麻烦帮我送过去。”

    钱安下意识接过来,神色兀自有些恍惚地走出了静室,之前发生的一切,让他也是瞠目结舌,心中久久无法平静。

    另一座静室中。

    “一株七品道根,就把谪尘送出去了,这简直太便宜那小子了。”

    赵九坤兀自愤愤不平,很是替其祖父真武帝君不值。

    “剑藏于匣,无异于明珠蒙尘,暴殄天物。”

    真武帝君淡然笑了笑。

    就在此时,一阵敲门声响起,然后一名随从恭敬把一个玉盒送了进来:“大人,这是对方送来的宝物。”

    “你下去吧。”

    真武帝君接过来,直至那随从离开,他这才打开了那玉盒。

    嗯?

    下一刻,当看清楚玉盒中的物品,他眼眸中骤然涌出一抹骇人神芒。

    ——

    ps:明天5更~月末最后几天了,求一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