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八十六章 凶险之域

    这一次,陈汐的确被激怒了。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更何况是陈汐,甫一离开太初观,路途上就遭受一场又一场追杀,对方还真当自己是软柿子可以随意拿捏了。

    “万一敌人发现咱们……”

    小宝挠头问道。

    “他们想发现咱们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陈汐淡然道,说话时,他运转灵魂中的禁道秘纹力量,倏然扩散而开,将自己和小宝全部遮蔽其中。

    一下子,小宝那对猴眼都瞪大了,难以置信道:“我……我咋忽然感觉自己像从这世上消失了?”

    顿时之间,小宝就明白了陈汐话中含义,啧啧称奇道:“这法门可着实玄妙,连娘娘传授的‘化身之法’都远远无法与之比拟。”

    陈汐笑了笑,不再多言。

    他拿出一瓶瓶丹药,又拿出一株株旷世神药,挑选出适合自己的,这才开始盘膝打坐。

    这些丹药、神药皆都是这些年他所搜集,一直不舍得出手,为的就是以免发生这样的变故,而无力自救。

    呼~~

    陈汐深呼吸一口气,摒弃脑海杂念,开始静心炼化药力,修复被爆气弑神功损伤的身躯。

    按照他估4◆计,在诸多药力的帮助下,他最快也需要三个月时间方才能彻底恢复全盛状态。

    小宝则安静蹲坐在一旁,眼眸警惕地扫视四周,虽然有“禁道秘纹”的力量防身,但它可不敢大意了。

    ……

    ……

    时间不知不觉间,已是过去一个多月。

    一切风平浪静,并未发生任何意外,这让一直在陈汐旁边警惕四周的小宝也不禁暗松一口气。

    它甚至巴不得这种状况一直持续下去,只等陈汐彻底恢复,就冲出去大杀四方,狠狠收拾那些阴魂不散般的混账们。

    然而,意外还是发生了。

    两天后。

    一阵意念交谈声倏然被禁道秘纹捕捉到,令陷入深层次修炼中的陈汐惊醒。

    “该死,一个多月过去了,除了碰到一些杀之不尽的亡灵兽,连那小子的毛都没碰到,该不会死在这亡灵星系了吧?”

    “不必心急,按照十五长老的推断,那小子定然还在这片星域中。”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自然是按照十五长老的交代,无论找到没找到,务求将这沿途所见的星球全部摧毁了,这样一来,可供那小子躲避的地方也就会越老越少,迟早会现出原形来。”

    “也只能这么办了,不过……你没发现,越是往这亡灵星系深处,气氛就愈发显得有些凶险起来?”

    “此时此刻,哪还管得了这么做,先行动吧。”

    听到这,陈汐心中顿时一凛,摧毁沿途所见的一颗颗星辰?

    “小宝,接下来有一件事需要你做。”

    几乎没有任何迟疑,陈汐飞快传音给一侧的小宝。

    ……

    ……

    荒芜星球上,两道身影比肩而立。

    一个胸口衣襟上绣着一副“祝鸠”图腾,一个绣着一副“雎鸠”图腾,显然,这两位祖神境强者乃是来自两个不同古老禽族。

    “开始动手吧。”

    祝鸠族强者沉声开口,说话时,掌指一抓,掌心悄然涌出一片灿然如火的神霞,将时空都燃烧腐蚀出一片又一片黑洞。

    锵!

    另一侧,雎鸠族强者拔出一柄血色狼牙棒。

    轰隆~~

    一瞬间,两人齐齐动手,火霞蒸腾,一瞬间扩展蔓延,将大半个星球都覆盖,而那一柄血色狼牙棒则破天而下,朝脚下星球狠狠砸去。

    两位祖神境动手,齐齐将目标锁定在一颗星球上,的确足可以轻易将其击垮齑粉。

    这就是祖神境的威势,换做灵神境强者出动,想要办到这一步就有些困难了。

    轰!

    不过,就在他们动手的那一刹那,陡然之间,他们头顶的虚空猛地塌陷爆碎。

    然后,一根铁棍裹挟滔天凶威破杀而下。

    这一幕发生的如此突然,猝不及防之下,那祝鸠族强者当初就被砸烂了脑袋,整个人暴毙当初。

    “混账!”

    另一侧的雎鸠族强者也是极为了得,竟凭借多年杀伐磨砺出的经验,下意识挥动血色狼牙棒应挡住了这一击。

    嘭!

    不过下一刻他手中的血色狼牙棒就被震飞,右臂咔嚓爆碎,整个人像沙包似的狠狠朝地面坠去。

    “啊——!!”

    他发出惨叫,惊怒交加,目眦欲裂,犹自不敢相信短短一刹那之间,竟会发生这等变故。

    轰!

    下一刻,他整个人就被一片狂暴无匹的棍影笼罩,身躯砸成了肉酱,那惨叫声也是随之戛然而止。

    电光火石之间,一场战斗落幕,两名祖神境强者暴毙!

    这一切都发生太快,换做寻常修道者在此,只怕非以为眼花了不可。

    “真是不经打。”

    小宝的身影映现在半空,有些意犹未尽地摇了摇头,不过它也清楚,若非陈汐帮自己遮蔽气息,令得对方未曾察觉,也绝不可能如此轻松就杀死这两位祖神存在了。

    “快走,若我没猜错,对方同伙只怕很快就会赶来了。”

    陈汐此刻趴在小宝背上,神色冷峻,飞快传音道。

    由于伤势未曾彻底修复,此刻他依旧处于一种“衰弱”状态中,虽说可以正常行动,可若是进行时空挪移,却是力有不逮。

    “去哪里?”

    小宝心中一凛。

    “往深处去。”

    陈汐目光望着远处彻底被灰濛濛亡灵之气覆盖的星域,做出了决断。

    他清楚,越往深处靠近,就越是凶险,到时候不止是要防备被敌人追上来,还要提防这来自亡灵星系中的各种灾祸、凶机。

    但眼下陈汐显然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

    他迫切需要时间来修复伤势,只要两个月时间就足够了,在这之前他可不愿看见和敌人正面交锋的情景发生。

    两个月!

    看似很短,但在这时候,却显得如此漫长。

    有此也可以知道,此次若没有金瞳猕猴小宝同行,陈汐说不定真可能遭遇什么不测不可。

    ……

    ……

    唰!

    就在小宝背着陈汐刚一离开,这一刻荒芜星球上,虚空骤然爆碎,映现出一道浑身肃杀无匹的身影来。

    他一袭绿袍,面颊枯瘦,眼眸狭长若刀锋,正是那少昊氏十五长老“泰镜帝君”!

    此刻他掌握须弥云相盘,眸子如电般一扫四周,顿时脸色一沉。

    死了!

    才不过三十个呼吸之间,就有两位祖神境陨落!

    这让泰镜帝君心中杀机差点要遏制不住,脸色愈发的冰冷肃杀。

    轰隆~

    一股庞大无匹的意念犹如席卷的飓风般,倏然从泰镜帝君身上扩散而开,震碎时空,朝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片刻后,一道金色的身影在泰镜帝君的意念中一闪即逝,当他再次要锁定对方时,却因为距离太过遥远而寻觅不到。

    不过这对他而言已经足够了。

    足足一个多月时间过去,敌人踪迹终于显现,虽损失了两名属下,但是这让泰镜帝君愤怒之余,却也不禁松了口气,起码证明,此次的猎物并未逃脱!

    “听令,猎物踪迹已现,速速朝亡灵星系深处行动,务必彻底封死其退路!”

    泰镜帝君发出一道意念传音,透过掌中的须弥云相盘,一瞬间就传达到了其他少昊氏强者耳中。

    做完这一切,他毫不迟疑,袖袍一挥,便径直划破时空,沿着陈汐逃遁的方向追了上去。

    ……

    ……

    “看来这陈汐掌握着一门隐匿气息的独特法门,能够蒙蔽帝君境的查探,怪不得这一个多月时间中,他就如同蒸发消失了一般。”

    “泰镜帝君他们已追了上去,我们要不要继续行动?再往前可是这亡灵星系最凶险的区域,灾祸频发,杀劫四伏,到时候别没抓住那小子,反而令我们陷入困境,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小心一些,应该没事。”

    “不错,前方有泰镜帝君充当急先锋开路,哪怕遇到什么凶险,也难以波及到咱们身上了。”

    片刻后,太上教五灵神将的身影也是出现在这颗荒芜星球上,望着那泰镜帝君离去的方向,他们略一交谈,便也是打定了注意,继续上前。

    只不过相较于之前,此刻他们行动时却变得谨慎小心许多。

    因为他们皆都清楚,再深入亡灵星系,一切都会变得凶险起来,甚至会影响到他们自身的性命安全!

    ……

    ……

    一片又一片呼啸陨落的陨石群,不断在星空中呼啸,犹如发怒的神祗在泼洒宣泄心中的怒火。

    足可以令祖神境都迷失其中的时空断裂带不断摇曳,它们如同透明的丝带,横亘宙宇之间,若隐若现。

    无物不吞噬的星涡黑洞时而出现,时而隐没,像远古洪荒凶兽的血盆大口,欲要择人而噬。

    可以洞穿腐蚀神魂的斑斓光雨纷飞飘洒,如梦似幻……

    一路上,陈汐吃惊发现,随着深入,亡灵星系果然变得凶险起来,到处都是频发的宙宇灾祸,它们被灰濛濛的亡灵之气覆盖,若非仔细查探,根本就难以发现。

    而在这等情况下,若是冒然闯入其中,可想而知后果会何等之凶险。

    不过更让陈汐意外和惊讶的是,小宝似拥有未卜先知之能耐,一路看似横冲直撞地挪移,可总是能够险之又险地避开这一切凶险,显得很是神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