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诛心之言

    一炷香后。

    小宝论道归来,带回了一罐龙血。

    经过陈汐问询,才终于明白,小宝的论道和东伯文、老白皆不相同,乃是战斗。

    对手便是自己!

    当它抵达青铜棺上时,心神便陷入一种神秘的空间,那一处空间中有着和小宝一模一样的对手,那就是它的“本我相”。

    对陈汐他们而言,时间才仅仅只过去了一炷香,可对和“本我相”战斗的小宝而言,却宛如过去了无垠岁月那般漫长。

    因为这一场战斗太过惨烈,小宝要战胜自己的“本我”,就如同要击败另一个自己一般。

    它的一举一动,甚至每一个念头都会在战斗中映现在“对手”身上,令得他越是想要击败对手,就越是无法办到。

    直至后来,才最终在战斗中明悟出“无我”之妙谛,最终战胜了“对手”,也就是战胜了自己的“本我”。

    经此一战,陈汐明显感觉到,小宝的心境修为到了一种磨砺和升华,这对它以后的修行绝对有着莫大益处。

    小宝回来没多久,叶琰也相继返回,并且同样带回了一股龙源,算得上是论道成功了。

    按照叶琰所言,她自始至终都未曾发出一语,仅仅只是盘膝坐在那,宛如做了一场梦,梦醒了,这一场论道便结束了。

    至于究竟做了什么梦,连她自己都再也想不起来,显得古怪神秘之极。

    但毋庸置疑,这一切都是那“祖龙道主”的手段,既然他将那一股龙源交给叶琰,便证明叶琰已经获得了他的认可。

    至此,东伯文获得了一缕龙魂,老白获得了一枚龙心,小宝获得了一罐龙血,叶琰获得了一股龙源。

    这一场无上机缘似乎已经被彻底瓜分,再和陈汐没有一点关系。

    但陈汐并不如此认为,因为在他眼中,他所需要的机缘,和这些皆都不同。

    ……

    ……

    没有迟疑,陈汐最后一个来到了那青铜棺上。

    甫一抵达,他就感受到了这一座青铜棺的不同,立足其上,宛如立足在一片混沌中,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濛濛神韵,缕缕道光,显得神秘之极。

    甚至,陈汐恍惚之间都有一种回归大道本源的奇异感觉。

    那一道由祖龙道主意志烙印所化的身影便盘膝坐在那里,而这一刻,陈汐也终于看清楚了对方的面容。

    他面容清癯,须发呈现出灰白之色,一对眸子幽邃得宛如通往九渊深处的门户,似能够把人的灵魂都吞没!

    单单从外表来看,根本就看不出这是一位诞生于混沌中的先天祖龙,反而像一位活了不知多少岁月的睿智老人,历经世事,一切奥秘似都无法逃开他的法眼。

    在陈汐打量“祖龙道主”的时候,后者也在打量他,一对幽邃无比的眸子里尽是流溢的慧光。

    许久,“祖龙道主”才开口道:“命格竟如此之莫测,真是个有趣的小家伙。”

    顿了顿,他忽然叹息道:“你走吧,你的道途只能自己走,而本座所留之机缘也已悉数送出,再无任何东西可传授给你。”

    闻言,陈汐神色平静,似并不意外,反而盘膝坐了下来,看着“祖龙道主”,说道:“前辈大概已看出我的来历了,实不相瞒,此次我前来倒是不奢求获得什么机缘。”

    “哦。”

    “祖龙道主”唇角扯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那你想要从本座这里获得什么?”

    “我只想知道,当初前辈是如何陨落的。”

    陈汐坦然道,“所有人都在寻觅成功,但我清楚,一位道主失败的经历或许更值得重视。”

    此话一出,那位“祖龙道主”顿时收敛神色,眸子里神辉蒸腾,闪烁着慑人无比的光泽。

    他静静凝视陈汐许久,忽然大笑起来,声音中透着一抹悲怆,更有着一抹难以言喻的情绪,似感慨,又似是伤感,显得复杂之极。

    “没想到,你一个祖神后期的小家伙,竟开始筹谋道主之路了,若是换做其他人,本座定会嗤之以鼻,斥一句好高骛远,但你……显然不同。”

    半响后,“祖龙道主”缓缓开口,“因为你乃是河图悟道者,能够考虑到这一步,也在情理之中。”

    陈汐笑了笑,静静看着对方,也不否认。

    “本座还记得,河图第五任悟道者乃是‘九幽之主’孤长生,七任悟道者乃是莽古之主玄,第八任悟道者乃是神衍山之主伏羲,你……大概便是河图第九任悟道者吧?”

    “祖龙道主”饶有兴趣道,他虽只是一缕意志烙印,但竟似拥有无上智慧,言谈举止,竟似和活人无异。

    这让陈汐终于有些动容,因为他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在玄之前的第五任河图悟道者,竟是“九幽之主”孤长生!

    这个名字,他可是从未听闻过。

    “不错。”

    半响后,陈汐点了点头。

    “怪不得,像你这等人物,若是第一个前来论道,说不定本座会毫不犹豫把一切机缘都赠予你,可惜,偏偏造化弄人。”

    “祖龙道主”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不过这也正常,拥有了河图传承,自看不上本座所留之遗物,更何况,本座终究是天道之下的一个失败者,失败之人的东西,对你而言自谈不上有多宝贵了。”

    这一番措辞反倒是让陈汐有些怔然,半响后才苦笑道:“前辈可有些妄自菲薄了,之所以最后一个前来,只因为晚辈和他们所求皆都不同罢了,绝无任何怠慢轻视之心。”

    “祖龙道主”大笑出声,道:“好一个所求不同!这世间多的是求成之辈,唯独你却要求一个败字,单凭这一点,本座便会如你所愿!”

    说到这,他忽然话锋一转,神色庄肃看着陈汐,道:“小家伙,在这之前,本座想问你一句,修行至今,你对这天道如何看?”

    陈汐一怔,这是在问自己对天道的认知吗?

    一时之间,陈汐陷入沉默,许久才说道:“抱歉,我无法言述。”

    “祖龙道主”似有些失望。

    不过,就在他正要开口时,便听陈汐说道:“但在我看来,若有朝一日,天道阻我道途,那便是我之敌人,只要不死,终究要将其击败,成就我之道途!”

    这一番话简直若是被其他修道者听到,非斥责一句其心可诛不可!简直是大逆不道!

    那可是天道,最是无上而莫测!

    这世间谁人敢妄言视天道为敌,欲将其击败?

    以自己之道途凌驾于天道之上,更是显得狂妄无比,对任何修道者而言,若敢如此胡言,甚至都必将遭受天谴!

    此时当听到陈汐之语,“祖龙道主”同样罕见变得沉默起来,神色变幻不定,再无法保持平静。

    许久他才猛地仰天大笑起来,声音中透着一抹近似疯狂的味道。

    “没想到,没想到本座修行无垠岁月,一身修为更是早早踏足道主之境,可直至临死,也未曾想通此事,如今却被你一个小家伙早早就想明白了,怪不得本座会遭劫而无力挣脱,怪不得啊……”

    陈汐见此,眼眸不禁眯了眯,隐约猜测到一些什么。

    之前他所言,乃是他内心真实想法,并未遮掩什么,不过搁在寻常他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若那样的话,非被视作丧心病狂的疯子不可。

    但很显然,正是因为这一番话,似引起了“祖龙道主”的共鸣。

    “今朝能够得悟此点,终究是可以解脱,再无遗憾了……”

    “祖龙道主”霍然起身,眸光灼灼,一头灰白长发飞舞,浑身都散发出一股释然、超脱的味道。

    “小家伙,以你如今的修为,是断无法窥伺到本座陨落的真正原因的,但这并不重要,只要你秉持心中所执,终有一日,你或许真可以办到本座无法达到的那一步。”

    说话时,“祖龙道主”袖袍一挥,轰隆一声,脚下的那一具青铜棺骤然发出一声惊天轰震。

    下一瞬,整个横亘在星穹中的青铜棺骤然泛起炽盛无比的神辉,在短短一瞬间,就缩小了无数倍,最终竟是化为了一块青铜玉简似的东西,落入到了“祖龙道主”手中。

    “你要的东西,便藏于其中,等你臻至道主之境时,便可以将其打开,获得你所想要的东西。”

    “祖龙道主”微微一笑,将这一枚宛如玉简似的青铜棺材隔空递给了陈汐。

    “多谢前辈恩赐。”

    陈汐连忙接过,拱手行礼。

    “去吧,弥留之际,能够得见你这样有趣的一个小家伙,本座足可以含笑九泉了。”

    “祖龙道主”仰天长笑不已。

    伴随声音,他整个身影竟是化为一缕缕光雨,徐徐飘散起来,很快便消失不见。

    “前辈保重。”

    陈汐再次拱手,他清楚从此以后,这世间已再寻觅不到一丝“祖龙道主”的踪迹了……

    这里的动静,也是惊动了老白、小宝、叶琰等人,皆都把目光齐齐望来,面露震惊之色,不清楚为何会发生这等变故了。

    ——

    ps:总算把这个剧情写完了,下一步,剑指帝域!求月票鼓励一下~~

    第一千八百零三章诛心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