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零六章 欢喜冤家

    这名男子一袭黑衣,身姿挺秀,乌黑长发披肩,肌肤晶莹白皙,面部轮廓棱角分明,宛如斧凿刀刻般,英俊之极。

    尤其是那一对眼眸,若万古长夜,给人一种静谧、旷远、淡然的味道。

    他并无多少惊世气势,平平淡淡,简简单单,浑身上下充盈着一股大道至简的韵味。

    陈汐记得对方,印象还很深刻,那是在琳琅宝市中,陈汐在一个摊位上看中了一块金澜神石,但后来却是转手卖给了这黑衣男子。

    陈汐却未曾想到,此时竟会在这漫漫星空中再次碰到对方。

    并且看其模样,似颇为有些狼狈,似在躲避着什么。

    “道友认得我?”

    黑衣男子敏锐注意到陈汐神色的变化,不禁微微一怔,一对眸子里骤然泛起一片奇异的暗黑色涟漪,若一片永夜在其中映现。

    旋即,他目光骤然一亮,大笑道:“哈哈,原来是你!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当年与道友匆匆一别,谁曾想竟会在此刻谋面,这世上之事还真是奇妙,妙不可言。”

    陈汐心中一凛,他可是改容易貌过,更以禁道秘纹的力量遮蔽了浑身气息,谁曾想,对方竟是一眼就窥破了他的真容!

    这在以前∮♂,可从未曾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显然,对方必然掌握着某种无上秘法,足以窥破一切伪装!

    “的确很巧。”

    陈汐很快恢复冷静,淡然点了点头,旋即他忽然道:“你如今正在被人追杀?”

    黑衣男子顿时敛去脸上笑容,苦恼叹息道:“谈不上追杀,只是一个疯婆娘在苦苦痴缠我罢了,打也打不走,骂也骂不走,简直是阴魂不散,着实让人头疼。”

    陈汐怔了怔,倒是没相当对方竟会说出这样一个理由了。

    黑衣男子却似找到了倾诉对象,朝陈汐大发牢骚:“道友你说,所谓男欢女爱,不就是讲一个你情我愿么,可那疯婆娘倒好,把其长辈许下的婚约奉为金科玉律,一直纠缠着要和我成亲,可是我这辈子根本就不打算成亲啊,偏偏她听也不听,一味要履行婚约,简直……简直就是个不可理喻的疯子!”

    陈汐顿时愕然,又是婚约,不过看情形,眼前这家伙似乎已被逼的开始逃婚了……

    “甚至,为了和我成亲,这女人居然一路追到我家了,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模样,简直气死我了。”

    越说,黑衣男子越是恼火,声音中尽是无奈。

    “然后……”

    陈汐忍不住道。

    “然后我就只能逃了,没办法,连我家人都很赞同这疯婆娘的做法,若再不逃,非生米做出熟饭不可。”

    黑衣男子耸肩,一副郁闷无比的样子。

    说到这,他忽然眉毛一挑,似察觉到什么,脸色顿时变差,咬牙道:“该死,这疯婆娘又追上来了!道友,你可得帮帮我,待会若那婆娘追来,你就当做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便好,等逃过了此劫,咱们再一起好好聊聊。”

    他语速极快,动作更是不慢,说话时身影一闪,整个人竟是化为一缕缕宛如夜色般的光泽,倏然凭空消失不见。

    这一刹那,就连陈汐都竟是无法感知到对方的存在,就好像他整个人在世上的踪迹、气息全部被抹除,凭空蒸发了一般。

    这等潜行匿踪的法门,可着实称得上是惊人了!

    但幸好,仅仅一瞬,陈汐的禁道秘纹就捕捉到,在身体一侧的空当位置,正有一丝及其难以察觉的晦涩波动,显然就是拿黑衣男子了。

    这让陈汐暗松一口气,若是这家伙想要对自己不利的话,起码不至于被这种潜行匿踪的法门打一个措手不及了。

    忽然一阵清冽若冰,淡幽似麝的香味若有若无地飘荡在空气中,沁人灵魂。

    陈汐顿时心中一凛。

    也就在此时,一道清冷低沉的声音从宝船外传达而来——

    “这位道友,可曾见过一名黑衣男子从此经过?”

    伴随声音,一道绰约修长的身影踏步宝船上,径直来到了船舱中,自始至终根本就未曾经过陈汐的同意,便不请自来。

    这让陈汐不禁又皱了皱眉,抬眼望去,却见那女子带着一种飘逸的气息,白色裙带飘舞,像是要超脱而去,没入九天之上。

    她容颜极为清丽、绝美,青丝如瀑,樱唇红润,眉眼如画般空灵明净,不染一丝世间烟火,那种盖代风姿,绝世风华,有一种惊艳无比的震撼力。

    连陈汐都不得不承认,这女人很美,有一种独特而超然的气质,令人甚至生不出一丝亵渎之心。

    但很快,陈汐就眯了眯眼睛,注意到这女人举手投足所流露出的气息,竟是深不可测,晦涩强大之极!

    陈汐敢确定,对方修为名为臻至帝君境,而她能够拥有这般强大气息,想来也是一位了不得的绝艳人物。

    其实无论是之前那黑衣男子,还是眼前这拥有绝代风华的女子,皆都拥有着盖世之姿,旷世罕见,陈汐以往所见的祖神境强者和他们一比,完全就不是一个层次的存在。

    经过短暂的沉默后,陈汐忽然一笑,道:“姑娘,不请自来可有些不礼貌。”

    “这是补偿。”

    那白衣女子清丽无匹的容颜上波澜不惊,素手一挥,就抛给陈汐一个储物袋。

    陈汐怔了怔,拿起储物袋一看,其内竟装着十万块神晶,这可绝对一笔不小的财富了,起码可以购买一件中阶六品后天神宝!

    而这仅仅只是为一个“不请自来”所做的补偿,就愈发显得这女人底蕴不凡了。

    但陈汐清楚,这女人之所以如此做,倒并非真的是财大气粗,而是懒得和自己争辩和道歉罢了。

    如此一想,他不禁又笑了,指着一侧虚空,然后认真说道:“我很不欢迎不请自来的客人,所以趁现在,你带着你的未婚夫赶紧走,走的越远越好。”

    此话一出,那白衣女子不禁微微一怔,旋即清眸中就泛起一抹冷厉亮泽,白皙如玉的素手抬起。

    嗡~

    一缕缕灿然金色电弧交织,耀眼夺目,流溢在她的掌指间,倏然朝陈汐所指的位置狠狠按去。

    这一击看似轻描淡写,但却有一种绝代无敌之姿,所造成的威势令陈汐眼眸也不禁一眯。

    嗖~

    不过,就在那白衣女子出手之前,一道虚无若夜色般的影子倏然凭空浮现,抢在之前一闪冲出了船舱。

    “陈汐,一些破神晶就把你收买了,你可让本公子太失望了!”

    宝船外传来那黑衣男子略带气急败坏的声音。

    这家伙居然认得自己?

    陈汐心中一凛,旋即便笑道:“不好意思,你在被人追婚,而我则在被追人杀,以免波及到你们,我也只能如此做了。”

    “你……被人追杀?”

    黑衣男子似有些惊诧。

    “夜辰,都到了这等时候,你还有心思理会别人的事情?这一次,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躲到什么时候!”

    不等陈汐回答,那白衣女子便已身影一闪,犹如一抹惊虹似的,冲出宝船外。

    “雪晴歌!你这个疯婆娘简直就是个死心眼,这世上哪有你这样逼婚的!可恶,实在是可恶!”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若是个男人,就跟我回去!”

    “笑话!本公子是不是男人还用你说了算?”

    “在我看来,在你逃避这一场婚契的那一刻,就已配不上男人这两个字。”

    “你你你……”

    激烈的争执声在星空中响起,且伴随着震耳欲聋的战斗声,场面显得很混乱。

    当陈汐走出宝船时,就看见这一男一女正自在星空中追逐战斗,俨然一副生死仇敌般的模样,看得陈汐都一阵咂舌。

    “怪不得,原来这家伙就是夜辰……”

    陈汐若有所思,夜辰,当年位列封神之榜灵神境排名第一的盖世天骄,帝域夜氏后裔,俨然如同帝域年轻一代第一人!

    早些年在琳琅宝市时,陈汐就听闻,这夜辰和另一位绝代人物雨九岳在一天之中齐齐晋级,一举跨入祖神之境,在晋级时甚至引起了宏大无比的天地异象,一时之间成为整个上古神域津津乐道的话题。

    只是陈汐万没想到,这个夜辰就是自己眼前这个正在逃婚的黑衣男子,心中不禁有些荒谬的感觉。

    至于那个名叫雪晴歌的女子,他却是并未曾听闻过,但是看她能够把夜辰追婚追到这般狼狈不堪的地步,显然也是一位极为了不得的存在。

    “啊啊啊,受不了了!”

    蓦地,正在远处星空中战斗的夜辰发出一声悲愤无比的大叫,旋即猛地一闪身,就朝远处逃遁而去。

    “陈汐,用不了多久,由‘帝域五极’发起的论道大比就将拉开帷幕,你这卑鄙的家伙可千万别不参加!一定要记住,本公子可是很早之前就想和你一战了,希望你别让本公子失望!”

    声音远远传达而至,让陈汐不禁一怔,由帝域五极发起的论道大比?

    “你居然还有心思惦念这些事情,着实可恶!你若不履行婚契,就别妄想这一切了!”

    雪晴歌冰冷的声音传来,而她的人早已追着远远遁去的夜辰消失在茫茫星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