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 扭转乾坤

    一个爆字,让冷星魂刹那间想起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回忆。

    当初在道鼎世界最后一天的行动时,冷星魂一行人曾和东皇胤轩一行人一起追杀陈汐。

    但在半途上,却被陈汐自爆一件先天灵宝,猝不及防之下,他们这边一举被淘汰了一名同伴。

    然后,同样的事情又发生在陈汐所布下的“八极神阵”之外,原本依照冷星魂他们的战斗力,足可以将那神阵摧垮,可惜在最后时刻,陈汐再次施展出自爆先天灵宝的手段,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这一切悲惨的遭遇,都让当时的冷星魂把陈汐恨到了骨子里,引以为奇耻大辱。

    而此刻,原本算无遗策的冷星魂眼见就将收回那三枚落宝铜钱,可就在此刻,陈汐唇中发出的一个“爆”字,顿时让他心中一震,脸色微变。

    唰!

    冷星魂哪敢迟疑,连落宝铜钱都顾不得收回,下意识地就朝远处闪避。

    可下一刻

    三枚落宝铜钱并未爆炸!

    反而被陈汐连带笑意地,一把收了回来。

    可恶!

    又上当了!

    冷星魂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血瞳中涌动着无尽的杀机。

    他哪会想到,在这最后一场对决中,陈汐竟还敢耍这样的小把戏,简直是可恶之极!

    ……

    这一连串的变故,让得外界所有修道者也都不禁看呆住,无法想象,仅仅一个爆字,怎会引起冷星魂如此大反应。

    但关注过道鼎世界最后一天角逐的修道者却是很清楚,冷星魂这么做,也在情理之中。

    毕竟,陈汐能够自爆先天灵宝的手段太过骇人,杀伤力也是奇大无比,别说是冷星魂,就连那些帝君境存在都自忖不敢撄其锋芒。

    “哼,小滑头,这手段可不光彩!”

    归元大殿中的虚陀道主冷哼,沙哑的声音中透着一丝不悦。

    “把‘天谴之眼’的力量强自灌入门下弟子体内,这手段可是更不光彩。”

    巫雪禅淡然开口,“诸位想必都清楚,正常而言,祖神境是断无法无法承受天谴之力的。”

    虚陀道主浑浊的眼眸骤然变得慑人无比,冷冷锁定巫雪禅,道:“别人办不到,可不代表我太上教传人办不到,巫雪禅,你这话可说的太武断了!”

    一时之间,大殿中的气氛陡然变得肃杀无比。

    巫雪禅却似浑然不觉,淡然道:“是否武断,你们太上教自己最清楚,虚陀,我提醒你最好别意气用事,我巫雪禅既然可以杀了你师弟摩临,同样也可以杀了你,若不信,你可以试一试。”

    言辞平淡,却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睥睨。

    一席话,让得虚陀道主那皱纹密布的苍老容颜一下子阴沉下来,犹如被激怒的雄狮,浑身流溢出一股可怖之极的森然气息。

    道主一怒,那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是么,老夫倒是很想试一试,你巫雪禅究竟能否办到!”

    虚陀道主一字一顿,已是再无法按捺心中杀机。

    这次他从太上教前来时,就一心想着替师弟摩临复仇,可惜却被太上教主所阻止,让得他此时面对巫雪禅这个仇人,也只能死死忍耐住。

    可因为巫雪禅的一席话,就像被揭开心底最深处的伤疤般,让得虚陀道主再无法隐忍。

    这一刻,在座其他道主境存在也都眯了眯眼睛,神色各不相同。

    “两位,莫忘了此次论道大比的目的,一切仇怨,休要再提起,除非你们不把我道院看在眼里。”

    忽然,一道充盈着无上威严的声音倏然在大殿中响起,宛如洪钟大吕般,将大殿中的肃杀气氛一扫而空。

    这显然是道院院长亲自开口了!

    “既然前辈开口,那在下自是不敢不从。”

    巫雪禅笑了笑,云淡风轻。

    “哼!”

    虚陀道主脸色阴沉,许久才冷冷一哼,不再言语。

    见此,采崖道主暗自松了口气,若是真发生争执,那以他的能耐只怕也根本无法阻止。

    幸好,此地是道院,道院坐镇着一位足可以和神衍山之主伏羲、太上教主并驾齐驱的院长!

    ……

    这个小插曲很快就过去,并未影响到铭道战场中的对决。

    轰隆隆!

    陈汐和冷星魂对决在一起,厮杀激烈,战到了疯狂地步,产生出一幅又一幅宛如末日般的宏大景象,混乱动荡一片。

    这一刻,无论是陈汐,还是冷星魂皆都清楚,对手拥有着超乎自己想象的战斗威能。

    故而,两人战斗时,皆都不敢有任何保留。

    凶险!

    恐怖!

    惊世!

    惨烈!

    这就是这一场对决给外界所有修道者最直观的印象,远远超过了之前任何一场对决。

    哪怕是东皇胤轩、孔悠然、王钟、顾言等人,也都不得不承认,无论是陈汐,还是冷星魂,的确比他们要强上一些。

    这种强大,并不单纯是指代修为上的高低,而是体现在综合战斗力上。

    包括两人的悟道境界、道心修为、战斗意志、战斗手段,乃至于所祭用的神宝,无不皆都达到了祖神境中最巅峰顶尖的层次!

    甚至在一些帝君境存在看来,如今的陈汐和冷星魂,甚至足可以跨境界和寻常帝君对决而不败了!

    不管如何,这注定是一场前所未有,独步古今的对决,是属于祖神境中最为巅峰的一战。

    通过此战而最终获胜的那一人,必然也将会是整个上古神域中祖神境层次的第一人!

    祖神境第一人。

    这可是一个无上荣耀!

    不过,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这一场对决竟是足足持续了数天时间,迟迟分不出个结果来。

    ……

    战斗第二天。

    冷星魂施展一种名为“黑狱灾厄诀”的太上教无上传承,一举击伤陈汐,鲜血染衣。

    同时,冷星魂也被陈汐一剑震退,唇中咳血。

    全场震骇。

    当所有人以为这一场对决就要落下帷幕时,却发现受伤后的两人,战斗力愈发凶残,宛如被激怒,战斗也显得愈发激烈。

    战斗第三天。

    局势发生微微变化,冷星魂竟开始稳占上风,令得陈汐一直处于一种被压制的状态,处境一点点变得紧迫危急。

    一切都来自于冷星魂所施展出的一种无上秘法“大无量引道术”!

    此秘法施展之后,竟能够炼化自身精气神,从而提升修道者的战斗力,显得强大逆天之极。

    正是在此秘法帮助下,让得冷星魂逐渐占据优势。

    反观陈汐,却似乎已黔驴技穷。

    可出人意料地,哪怕被一点点压制,处境变得危险起来,可陈汐却像立在风口浪尖上的一块碣石,一时半刻也不能将其摧垮。

    战斗第四天。

    陈汐处境越来越危险,所有人都以为他必败无疑。

    ……

    铭道战场中,冷星魂势若魔神,摧枯拉朽,不断镇压,举手投足,释放出迫人无比的威势。

    而此刻的陈汐,衣衫染血,清俊的面庞微微泛白,已被逼得身影靠近铭道战场的边缘。

    若不出意外,不用片刻,他就会被被震退出战场,彻底落败。

    “陈汐,你已必败无疑!”

    一声大喝,冷星魂威势愈发威猛,掌中殛空断刃泛起黑芒,犹如燃烧着的火焰,铺天盖地朝陈汐镇杀而去。

    这一刹,外界所有修道者都禁不住睁大眼睛,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闻葶、图蒙、顾言、申屠嫣然、乐无痕、虞丘荆、颛臾水……等人更是担忧到了极致,浑身都僵硬。

    轰隆隆!

    黑色刀芒若乌云笼罩,眼见就要彻底覆盖陈汐,可就在此时,异变都让从陈汐身上爆发

    一股难以形容的可怖气息,倏然从陈汐身上弥漫而开,让的他在一刹那间,仿似变成另外一个人。

    此刻的他明明衣衫染血、脸色苍白,处境凶险窘迫,但他的气势竟变得至高威严,不可侵犯。

    更有一股夺目的紫金力量化为光雨,倏然缭绕在他身体四周,映衬得他直似一尊神中帝皇,正在巡弋天下,俯瞰山河!

    “帝皇级道根!”

    有人惊呼。

    轰!

    可还不等众人反应,就听一声可怖的碰撞声,那一片黑色刀芒一瞬间被齑粉,消弭无踪。

    而那来势汹汹的冷星魂则如同遭受十万大山横推,整个人猛地被震得倒飞出去,口中禁不住吐出一口血来。

    “帝皇级道根?你……怎会也拥有此等道根?”

    身上的伤势,远远无法比得上冷星魂心中的震惊,原本冷酷无情的面容上都禁不住泛起一抹骇然之色。

    帝皇级道根!

    这一刻,看见深陷绝境中的陈汐突然展开逆袭,一举扭转颓势,将那冷星魂震退,外界一众修道者都如遭雷击般,呆滞在那里。

    抛开前两天的战斗不谈,在这第三天和第四天的对决中,因为冷星魂所施展的“大无量引道术”,让得他逐渐掌握优势,将陈汐稳稳压制。

    甚至,就在刚才那一刹那,所有人都以为陈汐必败无疑。

    可谁又能想到,就是在这十万火急的关头,陈汐竟一举扭转乾坤,化险为夷?

    甚至,还一举震退气势汹汹的冷星魂,让其咳血?

    太不可思议了!

    但和这些相比,更让全场修道者皆都匪夷所思的是,陈汐所拥有的那一株帝皇级道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