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一十一章 灾祸之源

    混乱遗地中究竟有多少已成型的星空域境?

    谁也不清楚。

    陈汐同样无法做出判断,但他很清楚,若自己不主动去寻找,哪怕有无数个已成型的星空域境,也和自己无缘。

    可让陈汐皱眉的是,从那天和赵青瑶分别之后,足足半个月时间过去,一路上竟是再没有发现任何一个成型的星空域境。

    运气似乎有些背。

    若仅仅如此,陈汐倒也并不着急,真正让他担心的是,随着行动的深入,一路上所遇到的危险越来越多了!

    不止是天灾不断,一路上还碰到了许多稀奇古怪的生灵,战斗力皆都强大无比,甚至都几乎碰不到一个逊色于帝君境的!

    若非一路上有阿凉手中的擂神鼓和焚焱神杖充当杀手锏,陈汐都怀疑自己能否坚持到现在。

    就像此时,他们便被困在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灰白色雾霾区域中,浓烟滚滚,煞雾腾腾。

    那些煞雾充斥着一股可怖的力量,能够在无声无息之间,侵蚀修道者的神魂,玷污道心,轻则走火入魔,重则身陨道消。

    在这里,意念感知之力也仅仅只能探索方圆千丈的距离,这对神境存在而言,绝对是一个威胁极大的距离。

    也幸好,陈汐所掌握的禁道秘纹力量,并未受到影响,否则行走在这茫茫煞雾中,极容易找不到出路,迷失其中。

    不止如此,这煞雾中更藏匿着许多可怖的生灵,有许多甚至连阿凉都叫不出名字。

    它们潜伏在这里,犹如躲在暗处的刺客,一不小心,就会遭受到它们的凶悍偷袭。

    一路行进至此,陈汐他们已碰到了七次偷袭,每一次都险之又险,方才化险为夷。

    这让陈汐他们也不得不放慢前进速度,一路警惕而行。

    不过经历了这一场场的袭击和战斗,却是让陈汐剑道得到了一种磨砺和锤炼,正在逐渐朝剑皇四重境靠近,速度虽然缓慢之极,可毕竟是一种进步,也算是因祸得福。

    顾言也同样如此。

    甚至就连阿凉,战斗力都在这一场场实战中得到了一种锤炼和提升。

    这一切归根究底都是被逼的。

    处境越是凶险,潜力就越容易被激发出来,每一次战斗都宛如一场历练,让人在不自觉中产生蜕变。

    同样,在这种磨砺下,陈汐他们三人之间的配合也是越来越默契,甚至不用说话,就可以展开一场完美的配合。

    ……

    雾霭重重,陈汐他们不断前进。

    为了防御煞雾中充斥的侵蚀力量,他们不得不运转全身修为去化解和防御。

    在这等情况下,陈汐他们也根本不可能再隐匿身上的气息。

    换而言之,如今穿梭在这茫茫雾霭中,陈汐他们就像夜色中的萤火虫,显得异常惹眼。

    这样的处境也最容易招惹到潜藏于此的凶物袭击。

    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陈汐他们对此,也早已见怪不怪。

    唰!

    倏然,一道闪电似的血影从一侧冲出,划破时空,狠狠朝为首的陈汐扑杀而去。

    嘭!

    几乎下意识地,陈汐举起剑箓,劈杀

    (本章未完,请翻页)而下,硬生生挡住了这一击,不过他人却被震得踉跄倒退不止。

    有此可见,那偷袭的身影战斗力是何等可怕。

    嗖!

    在陈汐倒退的同时,一侧的顾言也展开攻击,冲杀而上,将一柄神剑运转到了极致。

    咚~~~

    与之伴随的,还有一道惊雷般的鼓声,那是擂神鼓的力量,显然阿凉在此刻也动手了。

    能够清楚看见,那一道血色身影正欲和顾言交锋,可当擂神鼓响起时,它浑身却是猛地一僵,动作为之一缓。

    噗的一声,抓住这个机会,顾言一剑硬生生斩在那血色身影上,掀起一片腥臭无比的血水。

    “吼~~”

    遭受重击,那血色身影因痛苦而发出怒吼,暴怒出击,要杀死眼前的顾言。

    可就在此时,一道清冽若星辉般的大网从天而降,将它的身影一股脑给兜住。

    “焚!”

    趁此机会,一侧的阿凉早已祭出焚焱神杖,泼洒出滚滚圣洁的白色神焰,将那一道血色身影彻底覆盖。

    几个呼吸之间,那血色身影就在一阵凄厉无比的惨叫声中焚化而亡!

    这一切都发生太快,从那血色身影偷袭,到陈汐、顾言、阿凉三人相继出手,一系列动作皆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

    而那血色身影甚至都来不及反应,就被灭杀当场!

    这就是默契的力量,历经一路的厮杀,早已让陈汐、顾言、阿凉三人培养出了最佳的联手战斗方式,故而才能游刃有余地办到这一步。

    否则,依这血色身影那堪比帝君三重境的战斗力,陈汐就是施展爆气弑神功,只怕都根本不是其对手。

    而之所以能够如此快杀死对方,一方面是三者配合极为默契,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阿凉手中的两件神宝,天生克制这混乱遗地中的各种生灵力量。

    那血色身影死后,陈汐见怪不怪,小心警惕着四周,带着顾言、阿凉二人继续前行。

    “咦,公子等等。”

    阿凉忽然惊咦出声,“你看那里。”她指着刚才那血色身影死亡的地方。

    陈汐瞥眼望去,登时就看见,地面上搁置着一块斑驳的青铜碎片,约莫巴掌大小,通体暗淡,毫无任何气息,就像寻常的土石沙砾般,若非仔细感知,极容易就把它忽略了。

    青铜片?

    陈汐凑上前,仔细一看,竟从那青铜片上看到一行字迹——“灾祸之源,不可留!速去!速去!”

    字迹潦草,充斥着一股绝望恐惧的味道,让人触目惊心。

    “灾祸之源?这是在提醒我们速速离开此地么?”

    顾言神色凝重道。

    “此物锈迹斑驳,延存至今只怕已有很长时间,倒是不必过多在意,或许只是危言耸听也说不准。”

    陈汐沉吟道,“我们还是继续前行吧。”

    顾言点头道:“也对,这混乱遗地中本就充斥太多未知和凶险,一块残破的青铜片而已,根本算不得什么。”

    当下,陈汐他们没有再迟疑,继续前行。

    可这一路上,陈汐心中却不时浮现出那一块残破青铜片,灾祸之源?这又意味着什么?

    当初

    (本章未完,请翻页),又是谁留下了这一块青铜片?

    他又遭遇了何等可怖的变故,才会留下此言,来警醒后世人?

    这一切都像个谜,让陈汐愈发谨慎起来,这混乱遗地的确太过神秘,充满未知,连帝域五极都对它知之甚少,如今又碰到这等事情,也容不得陈汐不小心。

    ……

    三天后。

    陈汐一行人终于走出这片煞雾覆盖的区域,来到了一片山峦起伏的区域中。

    这一刻,三人皆都长松了一口气,这一路上实在太过凶险,感知之力受到局限不说,还要时刻防备着被袭击,这滋味可绝对不好受。

    不过经此一场历练后,无论是陈汐,还是顾言、阿凉二人,自身战斗力皆都显著提高不少,尤其是阿凉,竟隐隐已有破境晋级祖神中期的迹象!

    这等晋级速度,让得陈汐都惊讶不已。

    “我们先找个地方……”

    陈汐打算休整一番,再做行动。

    看还不等他声音落下,顾言霍然抬头,望着远处星空,激动道:“师叔祖快看,那一片星空域境分布着结界的气息!”

    嗯?

    陈汐心中也是一震,远眺过去,果然就发现,那赫然是一个已成型的星空域界!

    “这么多天过去,总算又找到一个!”

    顾言振奋道,喜形于色,这一路上他们历经了太多凶险,却迟迟找不到目标,让得他心中也焦灼起来,故而当此刻看见这一幕时,才会显得如此激动。

    “走,过去看看!”

    没有迟疑,陈汐率先朝那一片星空冲去。

    这的确是一片成型的域境,宙宇星空中充盈着一股独特的结界力量,令得分布在这片星空中的万物都处于一种稳定的状态中,经纬分明。

    尤为让陈汐欣喜的是,这片域境中明显还没有人踏足。

    又花费了将其三个时辰,陈汐三人终于找打了这片域境中的本源力量!

    那一片混沌光球般的本源力量,泛着浑厚无比的混沌气息,周围星辰拱卫,神圣而宏大。

    “师叔祖,快行动吧,这一场机缘可得来不易,您可一定要抓此次时机,一举将它炼化了!”

    顾言深呼吸一口气,催促陈汐道。

    “不。”

    陈汐摇头,“这个机会让给图蒙吧,他受伤在身,借助此次机会或许可以一举晋级,彻底产生一场翻天覆地的蜕变。”

    顾言顿时一怔,想要再劝,却被陈汐挥手制止:“就这么决定了,你也莫要介怀,等下次再找到一片域境本源,便由你来炼化。”

    “师叔祖……”

    顾言心中涌出一抹难以言喻的感动。

    “别废话了,帮我护法。”

    陈汐笑了笑,正待把图蒙召唤出来,将此事告之图蒙,让后者做好准备。

    可就在此时,他似察觉到什么,唇角的笑意顿时僵固,手上的动作停顿下来。

    “师叔祖,怎么了?”

    顾言一怔,疑惑道。

    “不要声张,有人正在从暗中靠近过!”

    陈汐神色不动,却是用意念飞快提醒顾言和阿凉,做好战斗的准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