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六十五章 血影重现

    那一道通道若虹桥,从混乱遗地外贯通而至,横跨禁劫大渊之上,泛着虚幻迷离的光泽。

    毋庸置疑,这必然是帝域五极联手所开辟出的一条通道!

    “各宗传人听令,现在速速返回!”

    通道中,传达出道院院长柳神机那充满威严的声音,激荡天地,扩散到禁劫大渊之下。

    ……

    唰!

    禁劫大渊底部,那十万丈高的末法之门远处,孔悠然、夜辰、迦南等人霍然抬头,神色间浮现出一抹振奋,终于可以返回了吗?

    但旋即,他们神色就变得有些犹豫。

    自打陈汐进入那末法之门内,已经整整三年过去了,可至今依旧杳无音讯,生死不知。

    在这等时候,孔悠然他们又哪会丢下陈汐不管,就此离开?

    “你们若离开,现在便走吧,我在这里等候陈汐。”

    石禹深吸一口气,神色坚定道。

    他和陈汐有着过命交情,从在三界时,两人便是至交,在这等时刻,他自不会独自离开。

    “这次若不是陈汐,我只怕早已遭劫而亡,我暂时也不打算离开。”

    出人意料地,继石禹之后,赵青瑶率先表达出自己的态度。

    “这次变数牵扯太多,生死已无关紧要,我唯求能够目睹这一切完整落幕。”

    迦南开口,神色古井不波,显然,他在这时候同样不会离开。

    一下子,其他人面面相觑。

    他们皆都很清楚,石禹、赵青瑶、迦南三人绝非是胡闹,也绝非是出于一时义气才做出的决断。

    之所以这么做,或许都是因为那进入末法之门的,不是其他任何人,而是陈汐!

    单凭这个名字,便足可以让他们不假思索地表达出自己的态度!

    “我也留下。”

    雨九岳道。

    “算我一个。”

    秦心蕙道。

    “眼下我们唯一能够做的便是等待了,若连等待的权利都被剥夺,那即便安然返回,这辈子也终究也会抱憾终身。”

    夜辰道。

    一下子,其他人也都做出决断。

    诚然,那一道返回上古神域的通道已出现,若能够从这凶险莫测的混乱遗地返回,无疑是一件幸事。

    可相较于这些,对在场他们所有人而言,陈汐的安危无疑要更为重要。

    因为他们很清楚,这一次之所以能够从重重杀劫中幸存下来,离开了陈汐绝对不可能!

    这就是一种认可。

    在还没有进入混乱遗地时,陈汐决然不会拥有这么大魅力,让得孔悠然他们这些天之骄子们都折服。

    但如今不同,历经了混乱遗地中的一切,陈汐早已在他们心中树立了一种无可取代的威信。

    正是这种共患难,共生死的经历,才让得孔悠然他们在这一刻心甘情愿留下,而没有任何一丝的怨言。

    “按照之前约定,这一条通道尚可以延续三年之久,与其等待这里,不如采取一些主动的行动,我去看看是否可以和等待在混乱遗地外的那些前辈交流,若是可以获得他们的指点,或许便可以更快让陈汐返回。”

    忽然,孔悠然起身,徐徐说道。

    其他人纷纷点头。

    唰!

    下一刻,孔悠然已消失在原地。

    ……

    三年前,当陈汐进入末法之门之后,整个禁劫大渊便悄无声息地发生了变化。

    最显著的变化就是,密布在禁劫大渊每一处区域的禁道劫力开始逐渐消失不见。

    到得后来,大渊中分布的重重杀劫也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种变化皆都是在陈汐进入末法之门之后所产生,可却无人清楚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但这些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禁劫大渊的变化,已足可以让他们安然离开这里,不再像之前那般被困其中。

    可在这整整三年中,却是无一人离开!

    哪怕此刻孔悠然闪身冲出大渊,也浑然没有一丝要离开的意思。

    那一道通道如神虹,横跨大渊之上,在那一片灰濛濛的天地中显得异常醒目。

    当孔悠然的身影抵达时,目光第一时间便被这一条通道所吸引,但很快,她就整理了一下心绪,神色变得认真。

    “晚辈女娲宫孔悠然,见过前辈。”

    孔悠然躬身行礼,将自己的意念传达进入那一条通道中,试图和混乱遗地外的那些大人物联系。

    通道中毫无反应,寂静无声,就在孔悠然有些失望之余,忽然,通道中响起了道院院长柳神机的声音:“可是发生了意外?”

    孔悠然心中一震,浑然没想到,仅凭一句话,对方竟似乎已猜出了一些东西。

    但仔细一想,这也很好理解,按照常理而言,当看见这一条返回上古神域的通道时,只怕谁都不会废话,就第一时间冲进去了,哪还会像孔悠然这样再发出意念声音的。

    柳神机或许正是看出了这一点,才会一语就打破了孔悠然他们的处境。

    听到柳神机的声音后,孔悠然也没多想,在脑海中整理了一下思路,就将发生在禁劫大渊内的事情一一说出。

    ……

    一盏茶时间后。

    孔悠然返回,神色间萦绕着一抹无法挥去的奇异之色,自始至终不发一语,沉默不言。

    这一幕,很快就被石禹、夜辰、迦南他们注意到。

    “发生意外了?”

    石禹忍不住问道。

    “柳神机前辈说……”

    孔悠然犹豫了一下,说道,“陈汐若活着,一扇门是困不住他的,若是他遭劫而亡,我们即便等上一辈子,也无济于事。”

    顿了顿,她深吸一口气道:“最重要的是,从现在开始的三年内,若我们毅然选择留在这里,只会有一个下场。”

    “什么?”

    众人心中皆都一紧。

    “死亡!”

    孔悠然唇中轻轻吐出两个字。

    顿时之间,众人皆都怔住,陷入沉默。

    “陈汐不会死的。”

    迦南坚定道。

    对其他人而言,这明显是一句废话,他们心中同样如此坚定地认为。

    可是,陈汐不死,不代表他三年之内就可以从那一扇末法之门中返回!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那怎么办?若看不见陈汐安然返回,我这辈子都会寝食难安!”

    石禹皱眉道。

    “我们可以选择再等上三年,若陈汐依旧没能返回,我们就必须离开这里。”

    孔悠然虽然有些不愿提及这个话题,可这一刻她却很清楚,必须得做出一个决定。

    “按照柳神机前辈的说法,三年之后,整个混乱遗地都会陷入一场大灾变中,那时候我们若再不离开,只会埋骨在此地。”

    说到这,孔悠然目光一扫众人:“你们认为呢?”

    其他人又是一阵默然。

    最终,其他人皆都接受了孔悠然的提议,心中却都在无比期盼,期盼在这三年中,陈汐可以返回……

    ……

    时光无声息流逝。

    三年后。

    禁劫大渊上空,望着那一道贯穿虚空中的虚幻通道,孔悠然一行人非但毫无一丝激动,反而被无尽的失望所取代。

    时至如今,陈汐他……依旧没有返回!

    “不能再等了,我们该离开了。”

    孔悠然有些艰难地开口,她知道这句话在这时候显得有些残忍,可却不得不说出。

    “嗯,走吧,返回上古神域,我会选择前往神衍山宗门,继续等待下去。”

    石禹怔怔道,“他一天不回来,我就一天不离开。”

    声音萧索而低沉,但却坚定无比。

    其他人闻言,也皆都是心潮起伏,无法平静。

    轰!

    那一条通道骤然产生一阵剧烈的震动,开始变得不稳定,仿佛随时都有崩塌毁灭的迹象。

    “快走!”

    孔悠然见此,当即神色肃然道。

    其他人见此,也都不再迟疑,跟着孔悠然一起,闪身冲入了那一条通道中,消失不见。

    半响后。

    一道近乎虚无般的血影,倏然出现在禁劫大渊上空,浑身几乎没有任何一丝气息,让人都根本难以察觉到他的存在。

    可当他随意立在那里,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怖威势,就仿若这片混乱遗地的主宰般。

    “这些小东西,可总算离开了……”

    那一道血影喃喃,声音苍老、淡漠、透着一股无尽的沧桑,仿似来自上个纪元的苍茫风吟。

    轰!

    声音还未落下,那一道宛如神虹般的通道骤然寸寸崩溃,产生出可怖的爆炸音,照亮这片灰濛濛的天地。

    突然,一只缭绕着濛濛清辉的大手,从那一道崩溃通道中伸出,一刹那化为遮天之状,狠狠朝那一道近乎虚无般的血影抓去。

    轰!

    这一刹那,乾坤都被齑粉,万物覆灭在那一只大手之下,显得可怖到了极致。

    仔细看去,能够看出那大手的掌纹都宛如大道所化,蕴含无上道谛,似可以囊括十方,有一种通天浩大之威能!

    “嗯?!”

    那一抹血影似有些惊疑,旋即就袖袍一挥,倏然冲入那禁劫大渊中,消失不见。

    那一只遮天大手竟是无法将他的身影阻拦!

    “哼!”

    一声冷哼从那一道通道中传达而出,但旋即,声音便随着那一道通道的覆灭而彻底消失不见。

    与之一起消失的,还有那一只遮天大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