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九十六章 河图来历

    readx;      m

    陈汐怔怔坐在那里,感到有些压抑。

    帝舜、闻道真、巫雪禅三人的交谈,皆都是围绕着“变数”展开,玄而又玄,让陈汐看似听明白了,可仔细一想,却又感到什么也没明白。

    什么叫轮回已生,末法将临?

    难道那有可能来自那一扇末法之门中的浩劫,终究不可避免会降临到整个上古神域?

    若如此,这一个纪元莫非也要覆灭一空?

    陈汐猜不透。

    什么又叫万千变数,难觅其一,自今以后再无法从天到中窥伺到天机奥秘?

    这变数和天道之间,莫非还有什么关联不成?

    陈汐依旧猜不透。

    所以,在帝舜、闻道真、巫雪禅他们三人交谈时,陈汐只能沉默听着,根本插不上嘴。

    不过这一场交谈起码让他确定,自己那位师尊,也就是神衍山之主伏羲依旧还活着!

    陈汐甚至隐约猜测到,伏羲之所以消失,只怕和去寻觅那所谓的终极道途的真正奥秘有着不少关系。

    ……

    一炷香后。

    满腹疑惑的陈汐在巫雪禅的带领下,辞别帝舜、闻道真两位祖师,离开了那一座秘境。

    ( 走出外界,天色如洗,碧山清幽,空气中氤氲着清灵神秀之气,令得陈汐为之一振。

    “小师弟,或许你心中尚有不少疑惑,不过两位师叔考虑的事情太过隐晦艰涩,暂时和你没多大干系,所以也不必为此心烦。”

    不等陈汐开口询问,巫雪禅便主动说道,“不过,我倒是可以帮你解答一些有关河图的事情。”

    陈汐沉默片刻,点头笑道:“如此再好不过了。”

    师兄弟两人沿着一条幽僻嶙峋的山间小路散步,气氛静谧,不像之前和帝舜、闻道真交谈时那般拘谨压抑。

    “大师兄,这河图究竟是一件何等宝物?”

    陈汐思来想去,问了一个最浅显,但也最难回答的问题。

    搁在以前,陈汐从没考虑过,河图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为何又如此之神秘。

    他也仅仅知道,当初在三界时,曾因为河图,引起了漫天神魔的厮杀,令天下动荡,血流不断。

    后来,他当自己拥有河图时,才发现此物如此神秘,不止蕴藏着诸多旷世惊人的秘法,更拥有着一股难以想象的力量。

    在以后的修行中,河图甚至不止一次产生异动,帮陈汐化解了一场又一场堪称匪夷所思的灾厄。

    直至从那浩劫之地中返回,陈汐方才终于明白,河图原来早在第一个纪元时便已出现,并且延续至今已将近九个纪元之多!

    这可就太不可思议了。

    尤为令陈汐难以想象的是,每一个纪元的覆灭,竟都和第九任纪元应劫者有关,而这等应劫者,必然也是怀揣着河图,方才能够打开那末法之门。

    这一切的事实,都让河图显得愈发神秘了,让得陈汐开始不得不认真考虑,这河图……究竟是何等来历?

    听到陈汐这个问题,巫雪禅明显愣了愣,好半响才感慨道:“这个问题,我也一直想知道。当初师尊还在时,曾听他说过,这河图应该是诞生在三界混沌中,甚至可能在三界混沌时期之前,便已出现,至于具体是何等时间,就连他老人家也无法判断。”

    “三界混沌?”

    陈汐一怔,据他所知,仙、人、幽冥三界诞生之前,是鸿蒙时期,那时候三界还未分开,整个世界连成一片,又被叫做鸿蒙世界。

    而在鸿蒙时期之前,则被叫做太古时期,或者太虚时期,那是属于先天神魔、诸天圣贤的时代。

    再往前,便是混沌时期。

    混沌,乃是孕育先天灵体的所在,无天无地,神秘不可测!

    可若是说那河图诞生于三界混沌中,或者说诞生于三界混沌之前的话,可就和陈汐所了解的一切发生冲突了。

    因为这三界混沌,同样属于这一个纪元的事物,而据陈汐了解,河图可是早在第一个纪元时,便已出现!

    一想到这,陈汐便把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

    巫雪禅笑了笑,似并不奇怪,随口道:“其实你说的不错,只是你搞错了一件事,三界混沌早在第一个纪元时,便已出现了……”

    什么!?

    陈汐心中狠狠一震,有些难以置信。

    “换句话说,三界混沌和河图一样,同样历经了诸多纪元的变迁,一直延存到了现在。”

    巫雪禅声音变得低沉,透着一股旷远的味道,“唯一的不同便在于,在之前的八个纪元中,三界混沌一直未曾发生变数,唯独在这一纪元中,开始了一种蜕变……”

    “它被劈开,清气上升,衍化为天,浊气下沉,凝聚为地,孕育于混沌中的先天生灵冲出,给天地带来了秩序、大道、万事万物……”

    “那时候,神魔争霸,诸圣论道,皆都试图掌控天下,引发了一场浩大而漫长的征战岁月,那便是三界的太古时期。”

    “后来,太古时期的一些先贤冲破三界,这才发现,原来三界混沌所孕育的,不仅仅只是三界,还有一方适合神灵栖居修行的土壤,那里……便是这上古神域!”

    “换而言之,上古神域如今虽拥有上千域境,无数宙宇,以及数不清的混沌发源地,可追本溯源,上古神域诞生的起点,依旧是这三界混沌!”

    “确切来说,当三界混沌开始演变的那一刻开始,也诞生出了这一纪元的文明!”

    “再后来,上古神域和三界彻底分开,走上了不同的发展轨迹,前者乃神灵修行之地,格局一直未曾发生太大变化。而后者则一直在演变,历经了鸿蒙的变迁、三界的分化、神魔的陨落……最终演化成了如今之格局。”

    “虽说如今的三界相比于这上古神域,根本不值一晒,连神灵都不屑进入三界,视三界为低等位面,视众生为蝼蚁,可这世上只怕没多少人清楚,无论是如今的神衍山、女娲宫、太上教,还是那道院、神院……其发源地,皆都是三界!”

    “这便是三界的独特之处,其中藏着太多秘密,远非常人所了解的那般简单。”

    “就比如轮回,放眼天下,也只有三界中方才诞生出了这等力量,而无论是上古神域,还是以往八个纪元中,可都没有轮回!”

    “再比如你身上的河图,也同样如此,这一切都无比表明,三界作为这一纪元文明的发源地,自不是其他任何地方可以比拟的。”

    这一席话蕴含的东西太多,让得陈汐听完,直至许久方才将这一切消化掉。

    以往陈汐只知道,三界很不凡,可究竟有多不凡,他也不清楚,而此刻,听了大师兄的分析之后,他这才终于明白,三界混沌的来历竟如此之独特,超乎想象。

    简而言之,三界混沌历经八个纪元之兴替,终于在这一纪元开始产生演变。

    在演变之初,分为了上古神域和三界,上古神域永恒不变,适合神灵栖居修行。

    而三界则拥有自己的独特变迁,历经诸多演变,方才成为了如今人、幽冥、仙三界分化延存的局面。

    最独特之处便在于,唯独只有在三界中,方才拥有独一无二,前所未有的轮回之说!

    和上古神域相比,如今的三界力量体系的确很不堪,可三界毕竟是这一纪元的文明诞生之地,宛如母体本源般的存在,就连如今上古神域中的帝域五极,都是发源于三界之中!

    许久之后,陈汐这才皱眉道:“可是,既然三界如此重要,为何至今却像被上古神域遗忘了一般,甚至都几乎没有人从上古神域中返回三界之中。”

    巫雪禅叹息道:“很简单,受制于天道,任何神灵是断无法返回三界之中的。像我们神衍山、女娲宫、以及那太上教,也只能凭借独特的秘法,压制境界,伪装为仙道修行者,方才能重返其中,可一旦在三界中暴露神晶力量,注定便会遭劫!”

    陈汐一刹那就想起,当初在三界时,三师兄铁云海他们,以及那最后被自己杀死的太上教真传大弟子尹怀空,皆都是因为暴露力量,受到了天道之力的惩罚!

    这一下,陈汐总算明白了,心中愈发深刻认知到了三界的独特之处。

    或许,也正因如此,才会诞生出像河图这等神秘之物吧?

    “小师弟,按你所言,如今已凑足了八块河图碎片,只需一块便可以拥有完整的河图,不过你可知道,当初这河图是如何破碎的?”

    忽然,巫雪禅若有所思道。

    陈汐怔然,摇头不知。

    巫雪禅笑了笑,道:“我也不知道,但我清楚,从第一个纪元开始,河图便一直呈现出破碎之状,唯独只有每一个纪元的第九位纪元应劫者,方才能够凑齐完整的河图。”

    顿了顿,他说出了一个令陈汐都瞠目结舌的秘密。

    “尤为重要的是,在这一纪元中的前八个纪元应劫者,每个人也仅仅只获取了一块河图碎片罢了,包括师尊也不例外,而你,和他们都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