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九十七章 前八位应劫者

    陈汐彻底被震撼住。

    在他最初修行时,就曾季禺说过,神衍山之主伏羲偶然间获得河图,最终从河图中推演出天机真谛,从而踏上了大道巅峰,开创了神衍山道统。

    在莽古荒墟时,他也曾遇到莽古之主玄留下的意志烙印,得知了玄凭借河图,参悟出终极剑途的事实。

    在浩劫之地时,他甚至和一位位来自不同纪元的应劫者有所接触,清楚他们凭借河图,一个个踏足至高之位,拥有了盖世之威能。

    可陈汐还是万万没想到,无论是伏羲、还是玄,他们曾经获得的河图……仅仅只不过是其中的一块碎片!

    这究竟是为什么?

    陈汐很确信,凭借伏羲、玄那等通天般的修为,足可以去寻觅更多的河图碎片,为何最终却只获取了一块?

    这其中难道有什么无法得知的限制不成?

    但旋即,陈汐就敏锐意识到一个问题,按照大师兄巫雪禅所言,唯独只有一个纪元中的第九位应劫者,方才可以拼凑出完整的河图。

    这是否便是一种冥冥中的限制?

    那么,为何会有这种限制?

    难道说,仅仅是因为拼凑出完整的河图,才能够开启那一扇神秘的末法之门?

    越想,陈汐脑海越混乱,各种思绪涌上心头,让得他怔怔不语,整个人都像魔怔了一般。

    直至许久,陈汐才苦笑道:“这河图未免也太神秘了。”

    巫雪禅哈哈一笑,拍着陈汐肩膀道:“刚才我问你的那个问题,你可记住了?”

    陈汐点头。

    巫雪禅收敛笑容,认真道:“有朝一日,当你获得到最后一块河图时,或许便可以明白一切,也可以推演出,当初河图究竟是如何破碎的!”

    即便巫雪禅不说,陈汐也会搞清楚这件事,完整的河图,偏偏已碎片的形式现世,这本身就显得很不寻常。

    “其实,修行至今,小师弟你应该已发现,你的修行之路,几乎都在受到河图的影响,反倒是咱们神衍山传授你的东西,并不是很多。”

    巫雪禅谈起另外一个话题,“这倒是并非咱们神衍山故意藏私,不愿传承于你,而是因为,咱们神衍山道统乃是师尊伏羲所开创,而他在开创神衍山时,正是因为受到了河图碎片的启发,故而对你而言,拥有河图碎片,便等于拥有了最为完整的神衍山传承。”

    陈汐想了想,也很快明白了这个道理。

    巫雪禅笑了笑,继续道:“并且不止如此,你如今所获得的传承,可是涵盖了这一纪元前八位纪元应劫者所拥有的传承。”

    闻言,陈汐大感意外,忍不住道:“这一纪元前八位应劫者?”

    巫雪禅点头道:“对。”

    说到这,巫雪禅不禁有些意外了,皱眉道:“难道你至今还不清楚,前八位纪元应劫者是谁?”

    陈汐一阵汗颜,道:“我只知道第八任应劫者是师尊,第七任应劫者是莽古之主玄,至于前六位的身份,却是一无所知。”

    (本章未完,请翻页)巫雪禅哑然,道:“其实,你修行这些年中,早已无形中接触到了这一切,只是你从未朝这方面想过而已。”

    旋即,他便解释道:“第一任应劫者是混沌神莲,你在玄寰域九华剑派修行时,便曾见过他身死之后所留下的正邪两道意念。”

    陈汐顿时心中一震,想起了道莲和邪莲,也想起了自己曾获得到的那一柄道厄之剑!

    只是,他可完全没想到,那混沌神莲竟会是这一纪元的第一位应劫者。

    “第二任应劫者是那苍梧神树,你在苍梧之渊时,曾从众妙之门中获得一块河图碎片,便是它所留下。”

    巫雪禅的声音继续在回荡。

    苍梧神树!

    陈汐心中又掀起一阵波澜,他何止是获取了那一块河图碎片,甚至连苍梧神树所留下的一股本源之力,也就是苍梧幼苗都一直被他藏在体内。

    只不过后来,苍梧神树的灵智苏醒,一缕灵体飘然而去,前往追寻那渺茫的终极道途,只留下了本体苍梧神树,至今还都在陈汐体内星域中,发挥着无法估量的作用。

    “第三任应劫者是撼天蚁皇……”

    不等巫雪禅说完,陈汐就愕然道:“这位是谁?”

    巫雪禅怔然扫了陈汐一眼,道:“难道你当初在苍梧之渊时没见过它?它乃是苍梧神树的好友,本体乃是一只最普通渺小的蝼蚁,可凭借无上意志,最终踏足大道巅峰。”

    “原来是它!”

    陈汐一下子想起来了,那不就是蚂蚁至尊吗?当初在众妙之门中,他曾救下过一只小蚂蚁,可谁曾想,在后来这只小蚂蚁却发挥出滔天神威,帮助小鼎一起,镇压了那一尊来自域外的白发圣皇!

    当时,陈汐还曾恍惚间观摩到了一场有关小蚂蚁修行的画面,从它最初修行,再到踏上大道巅峰,一切都被陈汐所看见,让得陈汐也是获益匪浅。

    只是陈汐同样没想到,那被大师兄巫雪禅称为“撼天蚁皇”的小蚂蚁,竟会是第三位应劫者。

    巫雪禅见陈汐反应过来,便继续解释道:“第四、第五、第六位应劫者,皆都来自幽冥中,分别是第一任、第二任和第三任幽冥大帝,同样,他们分别从河图中参悟出了彼岸、沉沦、终结三种至高大道传承。这三人你应该都不陌生。”

    陈汐听到这,已难以控制自己的心绪,他虽对那第一、第二任幽冥大帝很陌生,可他所参悟出的彼岸、沉沦两种大道奥义,可都来自于这两位应劫者!

    至于第三任幽冥大帝,他就更熟悉了,让他不止获得了幽冥录、诛邪笔,还参悟出了终结之力。

    至此,前六位纪元应劫者的身份都一一揭开,若再加上第七任应劫者莽古之主玄,第八任应劫者伏羲,恰好是八位!

    而仔细去分析,不难发现,无论是混沌神莲、苍梧神树、撼天蚁皇、第一二三任幽冥大帝,还是玄、伏羲,或多或少都和陈汐产生了一种独特的关联。

    甚至,有关这八位应劫者的一些传承和感悟,都被陈汐有意无意地获得

    (本章未完,请翻页)到,无形中对他的修行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至此,陈汐总算明白了大师兄巫雪禅那句话,的确,他能够拥有今天的修行成就,和前八位应劫者也是大有关联。

    而这种关联,皆都建立在河图这件宝物上!

    想明白这一切,陈汐豁然开朗之余,心中也不禁有些惘然,这一切是巧合吗?

    不是!

    冥冥中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让得这一切的因果都围绕着陈汐,围绕着河图而展开!

    陈汐已说不出自己此刻的心情是如何的,太过复杂,蓦然回首,才发现一切因果都隐隐早已契合,令人如何不震惊惘然?

    “大师兄,你说……我是不是无形中已充当了河图的傀儡?一切的行动都不知不觉中已被它所影响?”

    好半响,陈汐才苦涩开口,他甚至有一种冲动,想要把河图给丢掉,彻底摆脱这一切。

    “小师弟,不必多想,我们修行之辈,从踏上这条路那一刻开始,都已沾染上了因果,若无这等因果,你我也不可能成为师兄弟,神衍山也不可能多出你这一位传人。”

    巫雪禅似乎很明白陈汐此刻的心境,拍了拍他的肩膀,温声道,“同样,你的父母、朋友、仇人、以及所做的每一件事,看似没什么寻常之处,可仔细去推演,却会发现,这其中藏着千丝万缕的因果之妙。”

    顿了顿,巫雪禅沉吟道:“总而言之,这并不是坏事。”

    陈汐沉默许久,心境舒缓不少,不禁摇头叹息道:“可这也谈不上是什么好事,不是么?”

    巫雪禅哈哈大笑,点头道:“对,不好也不坏,稀松平常,谈不上大惊小怪,也不必执拗太深了。就好比这修行,上体天道,恪守本心,其他的……管那么多作甚?”

    “恪守本心……恪守本心……”

    陈汐最终重复喃喃着一句话,原本紧锁的眉头舒展而开,眼眸也是变得越来越明亮,重新变得坚定淡然起来。

    是的,这一刻陈汐想通了,按照自己的心去行事便足够了,在自己的心境面前,什么因果、什么河图、什么傀儡……统统已不再重要。

    交谈之际,两人已不知不觉沿着那一条清幽山路来到了一座古老巍峨的殿宇前。

    至此,巫雪禅陡然顿足,望着那一座殿宇,道:“小师弟,还记得甄流晴姑娘么?她如今正被安置在那里。”

    陈汐霍然抬头,目光望了过去,振奋道:“大师兄,甄姑娘她……难道已苏醒过来了?”

    巫雪禅摇头:“那‘黑巫神蛊’我可解不了。”

    陈汐一呆,振奋的心境暗淡不少。

    “不过,如今的你已完全有能耐去解决这一个难题了。”

    巫雪禅笑吟吟看着陈汐。

    “我?”

    陈汐怔然。

    “对。”

    巫雪禅点头。

    陈汐思索片刻,猛地一拍额头,大笑道:“我明白了,骑驴找驴,不过如此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