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四十章 惊变重重

    灰发男子这一退,便是数百万里地的距离。

    这就是九星域主的威能,挪移速度之快,简直比星际传送阵还要强大,举手投足之间,都能毁灭一方星系

    在这个过程中,陈汐如影随形,剑锋咄咄,自始至终牢牢锁定着对方眉心,已渐渐快要破杀在对方身上。

    直至后来,那逼人的剑芒甚至遥遥将对方的眉心刺出一道伤痕,鲜血汩汩而淌。

    而那灰衣男子的神情也是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变换,从最开始的惊怒、惘然、难以置信,已变成了骇然、惊悚、恐惧之色,似终于意识到陈汐这个五星域主那超乎想象的强大之处。

    眼见陈汐就要追撵上来,就在这危机十分的时刻,陈汐剑眉一挑,竟是倏然止步,不再追击。

    他那原本杀机萦绕的清俊面庞上,更是罕见地泛起一抹凝重。

    几乎是同时,一阵交谈声响起

    “没想到,岳文竟是被这五星域主的小家伙杀到这般地步,着实让本座大吃一惊。”

    “哈哈哈,本座早已劝过他,此子逆天,不同寻常,偏偏他不服,欲要孤身一人截杀于此子,如今总算吃到苦头了吧”

    “莫要幸灾乐祸,此子的确如消息中所言[ 那般,战斗力早已提升到了一种超乎想象的地步,不能再将他视作五星域主。”

    伴随声音,在那星空深处,倏然浮现出三道身影来。

    一名少年,两名老者,皆都身披一袭如血红袍,浑身释放出足可以惊动寰宇的恐怖气息,浑然不弱于刚才那灰衣男子,赫然又是三位来自太上教的红袍大祭祀,九星域主层次的强者

    看见他们现身,那被叫做岳文的灰衣男子这才长松了一口气,旋即脸色就变得难看之极。

    他这次竟差点栽在一个五星域主手中,简直丢尽了颜面,可一想到刚才那命悬一线的惊悚感,又让他感到一种难言的忌惮。

    此时,他们一行四人端立星空中,皆都一袭血袍,气势各异,但却无不彰显出属于九星域主的强大气息,显得极为慑人。

    而在对面,陈汐的神色已是凝重之极。

    果然,这是一场早已蓄谋已久的埋伏,对手也同样不是一个人,而是足足四位九星域主

    这一切都似乎证明,太上教明显早已清楚了他那战斗力发生的蜕变,否则哪可能派出四位九星域主

    这等层次的存在,只需一位都足可以威震一域,力压诸多域主强者了,更何况此时足足出动了四位

    这等大手笔,恐怕也只有太上教做得出来了。

    怎么办

    陈汐心中念头涌动,意识到了一种强烈之极的严重危机感。

    若仅仅只是对付一个九星域主,陈汐倒也不忌惮太多,甚至有信心可以将对方击杀。

    若是对付两位九星域主,那就会吃力了,不过若是要逃走,对方定然也拦不住自己。

    可若是对付三位九星域主,那就别说对抗,连逃遁的机会都渺茫,已可以用九死一生来形容。

    然而,这一刻和以上三种情况都不同,而是足足有四位九星域主出动这已经足够让任何域主境感到绝望

    陈汐此刻虽没有绝望,可心则早已沉入谷底,意识到太上教此次为了对付自己,已下了必杀之心

    这些说来缓慢,实则皆都在短短几个呼吸之间就完成。

    当那三位太上教红袍大祭祀出现,场中气氛已是变得压抑肃杀之极,让人几欲窒息,喘不过气来。

    太可怖

    四位九星域主齐齐出动,只为对付陈汐这样一个五星域主,这若传出去,恐怕没人会相信了。

    毕竟,换做谁打破脑袋都想不到,太上教会如此劳师动众了。

    “没想到,仅仅为了对付陈某,你们四位红袍大祭祀竟一起出动,还真看得起陈某。”

    陈汐神色淡然,平静开口,说话时,他一直在思索脱身之计。

    “没办法,我们已经清楚你在那陈氏宗族中的表现,像你这样逆天的怪物,也不得不让我们重视起来。”

    那一名少年模样的红袍大祭祀慢条斯理开口,他名叫凌威,看似模样年少,一派弱不禁风的模样,实则在太上教中的地位,要比他身边的三位都要高上一些。

    因为哪怕是在九星域主境中,凌威的战斗力也比其他三人稍胜一筹

    一句话,让陈汐心中又是一沉,果然,发生在陈氏宗族中的一切,都已经被他们清清楚楚知道了,这一切必然是有人在暗中泄密

    “若我猜测不错,应该是陈灵空告诉你们的这一切吧”

    陈汐冷冷道。

    “呵呵,对我们太上教而言,想要知道一些事情,那可太简单不过了。”

    凌威轻笑,“当然,这么说你肯定不相信,不过这对即将死去的你而言,都已经不再重要了,不是么”

    “这可不见得,若是拼一拼,我或许无法杀死你们全部,但却敢保证把你们中的任何一个拖下水。”

    陈汐神色波澜不惊,仿似没有察觉到处境的凶险,更无任何一丝绝望的情绪。

    一句话,令那些太上教红袍大祭祀的眼眸皆都不易察觉到地眯了眯,通过刚才那一场战斗,已经让他们判断出陈汐战斗力的确不同寻常,说不定真可以办到这一步。

    “唔,本座看出来了,你是打算拖延时间,不过可惜的是,此次教主已经下达了必杀命令,这次你注定是难逃一劫,必死无疑。所以,本座劝你还是莫要挣扎了,死亡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何不早早解脱也免得遭受负伤折磨之苦。”

    凌威笑吟吟说说道,他看似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实则心肠最是冷酷无情。

    “解脱没有轮回,这世上可无一人能够真正彻底的解脱。”

    忽然,陈汐眸子中泛起一抹奇怪之色。

    轮回

    凌威等人眼瞳齐齐眼皮一跳,似想起什么传闻。

    “动手吧,本座已看出,此子是在故意拖延时间,他既不愿就此认命,那我们就让他乖乖送命”

    凌威那笑容弥漫的脸庞上陡然浮现出一抹浓烈杀机,让得他整个人的气势骤变,宛如杀神附体,血腥十足。

    轰

    他修长白皙的手指张开,在虚空中猛地一按,这片星空轰然塌陷,化为可怖噬人的黑洞,轰隆朝陈汐伫足之地蔓延而去。

    “动手”

    几乎是同时,其他三位红袍大祭祀也齐齐悍然出击。

    嗡

    一轮梭形半月状奇异神宝掠空,横切经纬,灭杀阴阳,释放出惊世无匹的锋芒。

    唰

    另一侧,一柄血腥弥漫的赤色玉尺浮现,演绎出无穷血海、像熔浆般铺天盖地扩散。

    轰

    一对精光闪烁的黑色雷锤碰撞,打出一片斑驳炽烈的黑色电弧,狠狠朝陈汐劈去。

    一下子,四位九星域主施展出四种不同的无上道法,齐齐镇杀陈汐,那等情景,足堪称是惊世骇俗、可怖到了极致。

    这片星空都在震动,无数星辰爆碎、时空犹如易碎的琉璃纷纷爆碎,化为一片又一片触目惊心的星空裂缝黑洞。

    别说是陈汐,就是真正的一位九星域主在此,恐怕也会被吓得肝胆俱裂,毫无任何挣扎反抗余地。

    陈汐哪怕已做出了最坏打算,可当真正面对这等一幕时,依旧禁不住心惊肉跳,毛骨悚然,感受到了一种致命般的危险气息。

    尤为要命的是,就在这等危险之极的时刻,猛地一道宏大无量的道音在耳畔炸开

    “小友,我们又见面了,可惜,这次谋面或许就是你死亡前看到本座的最后一眼了。”

    那声音竟是比凌威他们的攻击还快三分,其中蕴含的威势更是有一种通天般的震慑力量,让得陈汐原本坚固无比的道心都猛地一颤,灵魂如遭雷击,差点要崩溃。

    几乎是同时,陈汐终于察觉到,在极远处的地方,竟再次浮现出一道苍老无比的身影。

    他面容皱纹密布,双眸浑浊,白发稀疏,宛如一位风烛残年的老者,可只有陈汐知道,对方是一位道主境存在是太上教一位名震天下的圣祭祀虚陀道主

    当年在帝域五极联手举办的论道大比上,陈汐就曾见过对方多次,在前往混乱遗地时,对方也曾和巫雪禅、雪翎道主、宣冥道主、采崖道主一起出动。

    甚至陈汐都清楚,大师兄巫雪禅当年杀死的摩临道主,正是这虚陀道主的师弟

    只是让陈汐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一次太上教不止出动了四位九星域主,暗中居然还是有一位号称通天的道主境存在陪同,这简直让人无法想象

    恐怕就是巫雪禅、唐闲他们都想不到,为了对付陈汐一个人,太上教竟会出动如此恐怖的力量。

    很显然,这一次太上教不止是动了真格,俨然是把陈汐当做了头号大敌看待,根本已不打算给陈汐任何一丝的生存机会

    这一切说来缓慢,实则都在千分之一刹那完成,当凌威他们一起出击,当虚陀道主发出那一声宏大道音,让得陈汐彻底明白,自己这一次恐怕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ps:11点半左右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