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四十六章 蝴蝶之眸

    茫茫星宇,浩瀚无垠。

    陈汐盘膝坐在古老祭台上,通过巫阵驾驭着巫神鼎不断在时空中进行挪移。

    这些天,他一直在思索,如果最终真的无法从这一片神秘而未知的星空中脱困,那又该怎么办?

    是一直就这样在星空中漂泊下去?

    还是选择另一种生存方式?

    陈汐不知道,但他很清楚,自己恐怕不会就甘心被困在这里一辈子了。

    嗯?

    忽然,陈汐心生一抹莫名的悸动,禁不住剑眉一挑,双手猛地虚按,轰隆一声,将正在全速挪移的巫神鼎停滞在虚空中。

    “怎么了?”

    一直在闭目修行的冥霍然睁开眼眸。

    “情况有些不对,你看。”

    陈汐眼瞳微眯,神色有些凝重,他指尖轻轻一划,一轮光幕浮现而出,上边映现的,赫然是外界星空的景象。

    只见那极远处的星空深处,竟悬浮着一道奇异的狭长裂缝,静悄悄横亘在那里。

    远远望去,就仿佛黑暗星空中睁开的一只狭长眼眸,令人心悸。

    最为诡秘的是,在这“狭长眼眸”两侧,交织着一片璀璨、耀眼、梦幻般的光,像蝴蝶的一对翅膀,正在黑暗星空中翩翩起舞,精致美丽到了极致。

    漆黑狭长的裂缝,绚烂炽盛的光,两种完全不同的景象融为一起,就像一只长了一对光影翅膀的眸子,睁开在了那黑暗的星空中,静静悬浮着,给人视野一种强烈的冲击力,惊艳无比。

    说是像一只狭长眼眸,实则那裂缝就像天堑鸿沟,横亘在星空中,即便相隔极为遥远,也让人看得清清楚楚。

    说是宛如蝴蝶翅膀般的光影,实则比烈日还耀眼,比云霞还灿烂,瑰丽梦幻。

    总之,枯寂无聊地挪移飞遁了二十多年后,忽然在这样一片神秘而未知的星空中看见这样一副惊世景象,任谁都不免会心生震撼,感到一种不同寻常的力量。

    那裂缝是什么?

    时空隧道?

    那梦幻般的光影,于是何等力量?

    这一刻,冥眼眸中也掠过一抹异色,被这一幕所吸引。

    “很漂亮,但也很危险,我有一种直觉,若是再朝那一只蝴蝶之眸靠近,我们必将会遭遇无法预知的后果。”

    陈汐凝声道,越是看的久,他心中的悸动就越深,仿佛那狭长裂缝中藏着无穷杀机般,只要靠近,就会择人而噬。

    “蝴蝶之眸?这称呼不错。”

    冥轻声道。

    陈汐一怔,耸肩道:“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先绕开这一片星空,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又要改变飞遁方向了。”

    冥沉默片刻,说道:“我们这一路上已经修改了一百三十七次飞遁方向,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在这么试探下去,也根本毫无意义可言。”

    “那你的意思是?”

    陈汐皱眉道。

    “不如拼一拼,冲进那蝴蝶之眸的裂缝中,说不定会遇到什么转机,足可以改变我们的困境。”

    冥认真说道,并不是在开玩笑。

    “冲进去?”

    陈汐却感觉自己像听错了,沉声道,“那里很危险,即便是在这里,都让我感到心悸,可想而知一旦靠近,又会遇到何等危险的事情。”

    “不试一试?”

    冥扭头看向陈汐,“这可是一次难得的机会,若是成功了,或许你便可以在最短时间内重返上古神域。或者说,你已经打算一辈子就这样被困在这里?”

    陈汐登时犹豫,陷入沉思中。

    冥也没打扰他,她抱着双膝,仰头看着那一道光幕,纯净幽邃的黑瞳却像透过光幕,看到了那横亘星空中的“蝴蝶之眸”深处。

    “我……”

    许久之后,陈汐叹了口气,似已做出决定。

    轰!

    不过,就在他刚开口,就感觉整个巫神鼎如遭雷击般,轰然剧烈摇晃起来,发出刺耳无比的哀鸣。

    那可怖的冲击力,令得陈汐和冥都措手不及,浑身一阵摇晃,气血翻滚,狠狠跌落在地上。

    这一切都来得如此突兀,又是如此之恐怖,让陈汐和冥脸色都是一变,失声道:“是虚陀老儿!”

    果然,几乎是同时,一阵冰冷苍老的声音响起——“这里风光不错,适合杀人!”

    轰!

    声音还没落下,整个巫神鼎又发出剧烈轰鸣,似快要炸开毁掉,让得陈汐和冥一阵天旋地转,难受得差点咳血。

    显然,进行了三十余年的追杀后,虚陀道主的耐心彻底被耗光,这一次已打算彻底抹杀了陈汐他们!

    “果然,这老混账犹自贼心不死。”

    陈汐猛地一咬牙,冲上那古老祭台,就看见外界的星空中,枯瘦如竹、苍老无比的虚陀道主正傲立在远处。

    这位太上教圣祭祀此刻面容阴戾、冰冷、眼眸中尽是暴虐杀机,双手掌控无匹灾厄神辉,正自不断攻杀巫神鼎。

    在这等攻击下,巫神鼎就像陷入惊涛骇浪中的一只船儿,随时都会有倾覆的凶险。

    而身处其中的陈汐、冥更是对此毫无抵抗力,不断被那可怖的碰撞力冲击,脸色都变得苍白起来。

    “看来,只能按你说的去做了!”

    在这等危急无比的时刻,陈汐深呼吸一口气,不再迟疑,驾驭着巫神鼎猛地朝远处星空中的“蝴蝶之眸”冲去。

    “还想逃?”

    虚陀道主大喝,掌指猛地一抓,产生出一股沛然莫御的吞吸之力,竟是遥遥将巫神鼎控制住,朝他身边狠狠拽来。

    “不好!”

    陈汐心中咯噔一声,遍体生寒,万没想到这虚陀老儿这次施展的手段竟如此恐怖,让他们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和他拼了!”

    冥杀气腾腾,她性情孤峭、超然,可不会就此坐以待毙。

    嗡~~

    不过,就在此时,让所有人意外的一幕发生了,那原本安静无比的星空中,不知何时起泛起一股奇异的波动,犹如涟漪般扩散。

    能够清楚看见,那被陈汐称作“蝴蝶之眸”的巨大星空裂缝两侧,一对宛如蝴蝶翅膀般梦幻炽烈的光影,竟是在这一刹那翻滚起来。

    远远望去,就好像一只美丽、精致、绚丽的星空蝴蝶在拍打翅膀!所掀起的,却是一场浩大无比的星空风暴!

    轰隆隆~~

    一时之间,这片星空犹如一张纸,被那可怖的力量狠狠揉挤、变得褶皱、混乱、快要崩灭。

    “这……”

    这一刻,就连那虚陀道主心中都猛地一颤,莫名的危机感迫使他几乎下意识朝远处狠狠闪避而去。

    轰!

    几乎是同时,巫神鼎虽挣脱了虚陀道主的掌控,可仅仅一瞬间,又像一叶稻草般,被卷入那一场来自“蝴蝶之眸”所引发的风暴中,瞬息就被那一道巨大的星空裂缝所吞噬,消失不见。

    这一切都发生的极快,让陈汐和冥都来不及反应,就感觉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感知……

    ……

    “可恶!”

    数十万里星空外,虚陀道主苍老的容颜上一片铁青,双目直欲喷火,恨得快要发狂。

    又一次失手了!

    难道那小子真的是无法被杀死的?

    这数十年来,虚陀道主都不记得有多少次杀死陈汐他们的机会,可最终都被对方侥幸脱身,这让他堂堂一位道主境存在心中如何不愠怒?

    这若是传出去,非成为整个上古神域的一个笑柄不可!

    可是很快,当看清楚远处恢复平静的星空时,虚陀道主顿时从暴怒中清醒过来。

    那星空中,已没有任何动荡,静悄悄一片,就好像刚才的星空风暴没有发生过一般。

    那宛如一只眼眸的裂缝依旧横亘在那,宛如一对蝴蝶翅膀的炽盛光影依旧耀眼而梦幻。

    可这一切看在虚陀道主眼中,却令他眼皮猛地跳了跳,多年都不曾感受过何谓惊惧的心中,此刻竟是破天荒地泛起一丝彻骨的悸动。

    他说不出那里究竟有什么危险,可直觉却告诉他,像他这等道主境存在靠近过去,也会在瞬间被撕得粉碎,尸骨无存!

    那究竟是什么?

    虚陀道主神色凝重,心中疯狂推演,可凭借他那无垠岁月磨砺出来的丰富阅历,以及超然世俗的智慧,竟是没能推断出任何一丝东西!

    不正常!

    像他这等通天般的存在,如今竟没能从星空中的一处景象中窥伺到任何一丝有价值的东西,这本身就显得太不正常了。

    足足沉默思忖许久,虚陀道主这才深吸一口气,喃喃道:“既然那气运炉鼎被卷入其中,想来那俩小东西已再无幸存的机会,也是时候离开了……”

    说罢,他苍老的容颜上泛起一抹决然,转身而去。

    他已修行无垠岁月,历经了不知多少风雨和凶险,很清楚什么时候该走,什么时候该留下。

    而对于那些未知的事物,哪怕再好奇,也得忍着!

    嗖!

    随着虚陀道主的身影消失不见,这一片神秘的星空彻底恢复到一种永恒的寂静中。

    那像眸子般的裂缝、像蝴蝶翅膀般梦幻而炽烈的光影,也宛如永恒烙印在那里,未知而神秘。

    谁也不知道,它究竟存在了多久,又是从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因为自古至今,陈汐他们是第一批发现它的存在……

    以后是否有修行者能够抵达于此,再次目睹它那惊世般的景象,谁也无法预料。

    ……

    ps:今天一更,接下来的剧情有点乱,想了很久也没能捋顺,需要一些时间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