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八十二章 暗流

    临走前,陈汐在这一处宫殿中查探了一圈,果然就搜罗到了堪称海量的宝物。●⌒,

    那些宝物堆积如山,几乎都是罕见珍稀之极的神材,搁在外界,这宝物中的每一件都可以卖出一个天价!

    想想也是,凛冬身为一名九星域主,又坐镇在这太苍神矿中多年,所搜罗到的宝物自然多不胜数。

    而能够被他这等人物看在眼中的宝物,也根本不可能有一件普通货色了。

    当然,相较于这些宝物,陈汐最看重的,无疑是从凛冬尸骸上搜刮到的三件先天灵宝。

    一件铜钟。

    一条青藤鞭。

    一柄雷芒流窜的电锤。

    皆都是属于先天神宝中的珍品,用来孕养和提升剑箓的品质再适合不过了。

    如今的剑箓威力,已堪称是强大之极,寻常先天灵宝根本无法与之相比,可对如今已晋级为八星域主的陈汐而言,剑箓的威力依旧需要再提升一些,才能够把自己的战斗力彻底发挥出来。

    “喏,这是给你的一些补偿。”

    陈汐看见夜泽脸色苍白,兀自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不禁哑然,随手就拿出一些宝物,丢给了对方。

    “这是?”

    夜泽一愣,一头雾水。

    “精神补偿。”

    陈汐拍了拍他肩膀,“毕竟,这一路上让你担惊受怕的,也是我有些欠考虑了。”

    夜泽脸色登时变得精彩起来,心中悲愤莫名,这补偿可真够羞辱人的!自己什么时候担惊受怕了?嗯?

    心中虽不忿,但夜泽还是乖乖把那些宝物都收起来,在陈汐这个杀人如麻的屠夫面前,他可不敢去表达自己的不满。

    “你又要做什么?”

    夜泽猛地看见,陈汐又像拎小鸡似的把自己拎起来,不禁惊叫道。

    “自然是离开。”

    陈汐随口道,他们已经来到了大殿中央,这里地面有一处晦涩的图案,代表着这是一座挪移神阵。

    “可是你能不能先把我放……”

    夜泽着急道,他可是受够了被人拎着而无法挣扎的感觉了。

    嗡~

    可不等他声音落下,挪移神阵已经被陈汐开启,伴随着一阵奇异轰鸣,瞬间将他们两人挪移离开,消失不见。

    “又是这样你能不能尊重我一些!?”

    大殿中,响起夜泽那充满不甘的哀嚎,旋即就沉寂下来。

    ……

    大地上,空寂冷清,凛冬那一具无头尸骸躺在地上,一股股血水流淌而出,染透地面。

    嗡!

    突然,一缕血光从凛冬尸骸中冲出,直上九霄,显得诡秘而神秘。

    轰!

    仅仅一刹那,整个天穹都剧烈翻滚起来,可怖的天道秩序化为一道道灰色的神链,不断在天地间狂舞。

    山岳开始倾塌、大地开始龟裂、时空为之紊乱、经纬为之破灭,可怖的浩劫天灾,像一道怒嗥的飓风,开始在整个太苍神矿中肆虐。

    庆幸的是,那被抓来充当苦力的修道者们早已提前逃之夭夭,否则若还留在这里的话,注定会被这一场可怖的天灾灭杀了。

    轰隆隆

    最终,这一片仿若无垠,被天道秩序完全笼罩的太苍神矿,在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中,彻底崩灭,化为一片虚无。

    谁也没有注意到,就在太苍神矿消失之前,那异象丛生的天幕上,有着一道漠然、无情、冷酷的眸,一闪而逝。

    ……

    几乎是同时,太上教。

    太上无量天中,响起一道充斥无上威严的声音

    “太苍神矿覆灭了,看来,那个陈汐已经获得了源界之心,从源界中重返回来!”

    “吩咐下去,不必对此子动手,本座要让他能够活着参与到那一场即将在数百年展开的‘护道之战’中!”

    ……

    星空璀璨,熠熠生辉,神秘而美丽。

    当看见这熟悉的景象,熟悉的气息,陈汐忍不住长长松了口气,终于回来了……

    从混沌母巢中离开,到被追杀,进入源界,再到太苍神矿中辗转,最终返回到这熟悉的星空中,一晃已是数十年过去。

    这点时间对修道者而言,看似短暂得不值一晒,可对陈汐而言,却已经是历经了诸多变迁。

    他被虚陀道主追杀得差点殒命,也在源界中见识了诸多秘辛,最为重要的是,他终于明白,原来自己以往所修行的地方,苍穹上覆盖着的是一种名为“封神天”的天道秩序!

    “这是哪里?”

    好半响,陈汐才开口问道,这一刻,他已经松开了拎着夜泽衣襟的手。

    “等我看看。”

    夜泽飞快拿出一个宛如罗盘似的黄铜色宝物,略一查探,就惊道:“东极域!这可是上古神域最东边的一处域境,从这里前往帝域若不借助域界传送阵,起码得需要三年之久。”

    “若是我带你赶路又需要多久?”

    陈汐沉吟道。

    夜泽这才猛地意识到,身边这位可是一个一剑劈杀了一位九星域主的家伙,而自己刚才估算的时间,则是依照自己的修为来衡量的……

    “呃,应该需要几个月吧?”

    夜泽不确定道。

    “几个月?这可有些慢了,罢了,抓紧时间赶路就是了。”

    陈汐皱了皱眉,当即决定立刻全速赶路,争取在最短时间内返回神衍山宗门。

    他消失数十年之久,如今上古神域又发生惊变,烽火连天,都不知道神衍山如今的状况究竟如何了。

    “等等。”

    夜泽忽然道。

    “怎么了?”

    陈汐瞥了他一眼。

    “前辈,您……能不能告诉我您的来历?”

    夜泽犹豫道。

    “你还担心我把你绑架了?”

    陈汐一眼就看出,这家伙似乎对自己有些不放心。

    夜泽讪讪:“前辈别误会,我只是想要牢记您的大恩大德,待来日有机会好好报答一番。”

    陈汐挥手道:“报答就不必了,你只需带我前往帝域就足矣。”

    顿了顿,陈汐道:“我名陈汐,来自神衍山。”

    “原来是陈汐前辈……”

    夜泽正说着,猛地尖叫道:“等等,你说什么?你叫陈汐?来自神衍山?老天!你居然就是那个陈汐?”

    声音中透着无比的惊讶和激动,似难以置信。

    “赶紧走吧。”

    陈汐目光不经意扫了一眼后方星空,就已再次抓住夜泽,浑身暴涌出一片紫金神辉,轰然挪移时空而去。

    “你真的是那个神衍山亲传弟子陈汐?不可能,我听闻你前些年才从混乱遗地中返回,那时候的你才刚踏足域主境吧?怎么现在都变得如此强大,连九星域主凛冬都不是你的对手?”

    “你该不会是骗我的吧?”

    “你倒是说话啊……”

    一路上,尽是夜泽那吃惊的叫声,他似乎太激动了,也似乎无法相信这一切,未免就有些话唠。

    ……

    “陈汐!”

    “原来那位前辈,居然就是那位名震天下的神衍山亲传弟子!”

    “可是……他战斗力何时竟变得如此逆天?当年和他一起进入混乱遗地中的孔悠然、石禹、夜辰、雨九岳等人,如今才不过拥有二星域主境左右的修为,而他……居然已经可以在一剑之间灭杀一位九星域主了!这怎么可能?”

    “像这等人物,若是要隐瞒,根本不必假冒他人的身份,换而言之,那人必然是陈汐无疑了!”

    “可是,他究竟获得了怎样的旷世机缘,才能够让修为在如此短时间内臻至这般骇人的地步?”

    “陈汐……陈汐……没想到,救出咱们所有人的,竟是来自神衍山的亲传弟子。”

    就在陈汐刚带着夜泽离开不久,在他们原先所在的那片星空中,哗啦一下,出现了许许多多的身影。

    他们赫然就是同样从太苍神矿中逃出的那些修道者!

    并且很显然,之前陈汐和夜泽的对话,也被他们听入耳中,故而才会发生一阵阵惊叹声。

    没多久,他们便纷纷散去。

    相信随着这些修道者们返回上古神域各大域界中,有关太苍神矿中发生的一切也都会被传播开来。

    到时候,有关陈汐的一切又不知要引起何等大的轰动和波澜了。

    ……

    半个月时间匆匆而过。

    在夜泽的指引下,陈汐已经穿梭过了足足数十个浩瀚广袤之极的域界,横跨了一重重宙宇星空。

    一路上,陈汐几乎是从未曾歇息过,不过即便如此,他也保持着极为巅峰的体力状态。

    一切都源于他那八星域主地步的浑厚修为,且还不是其他寻常八星域主能够媲美的。

    毕竟,这世上又有哪个八星域主能够像陈汐那般,一剑劈杀一位成名已久的九星域主的?

    “你不是说,如今上古神域正爆发祸乱,到处都是兵荒马乱、烽火连天的场景吗?”

    这一天,陈汐忽然皱眉开口,一路挪移至今,他倒也见了不少厮杀和战斗,可都是一些小打小闹,规模并不大。

    “或许,战火还没有蔓延到这边,毕竟咱们可是从上古神域最东边的区域中返回的。”

    夜泽想了想,飞快答道。

    他如今已经彻底确认了陈汐身份,一路上对陈汐再无任何戒备,相反还极为尊重,不止是因为陈汐曾将他从那太苍神矿中救出来,还因为他的堂兄夜辰和陈汐的确是莫逆之交的好友。

    陈汐哦了一声,便继续朝前挪移而去。

    不过很快,他就再次伫足,眼眸如电般,霍然望向遥远处星空中,好半响才喃喃道:“还真是说什么来什么,果然是一场大祸乱……”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