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一十四章 神威对峙

    伴随声音,一道修长身影从重重迷雾中走出。

    俊美略显苍白的容颜,剔透若血钻般的眸,弧度分明的唇角噙着一抹浅浅的微笑,优雅而从容。

    这人正是逆道一脉巅峰圣裔之一,出身于上位血族的炽青应!

    伴随他出现,苍云野等人只觉心中一颤,仿若看见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宛一片从星空中垂落而下的血海,亿万血光冲霄,演绎为一片血色世界,朝他们扑面而来。

    轰!

    苍云野等人浑身一僵,气血翻滚,犹如遭受可怖的雷击,灵魂都为之颤粟。

    他们脸上骤变,无不心生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同为九星域主,可很显然,和炽青应这等人物一比,明显分出了极大的差距。

    这就是天赋、实力、大势的差距,在同一境界中,足可以产生出不同的层次来。

    或许,也只有像释楚歌、燧人狂澜、唐小小、北冥沧海、夏若渊这等旷世人物能够和炽青应对抗,而换做苍云野他们,却显得太过黯然失色。

    就宛如星辰无法和日月争辉!

    这一刻的炽青应,就宛如一轮昊天大日,辉煌无,在他的威势下,苍云野等人的光芒完全被遮盖住。

    逃不掉了!

    苍云野等人的心神已紧绷到了极致,感受到一股浓烈而血腥的可怖杀机锁定在他们身上,这一刻他们在气势上只要稍稍有一丝松懈,注定遭受致命般的雷霆一击!

    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严阵以待,每个人的脸色都凝重而阴沉,哪会想到没有把陈汐逼出来,反倒引出来一个来自逆道罪徒一脉中的恐怖角色。

    或者说,原本在他们潜意识以为的追踪者并非是陈汐,而是这家伙?

    苍云野等人不敢多想,甚至不敢再分心,炽青应带给他们的压力太大,每个人都嗅到了一股致命的威胁。

    也就在这一刻,他们才忽然发现,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是九星域主境中的顶尖人物,可是和炽青应一比,却显得如此之平庸。

    这的确并非是境界上的差距,而是力量、天赋、大势、意志上所造成的距离!

    炽青应一步步走来,举止从容而优雅,唇角的笑意完美得无可挑剔,就仿佛一位贵族在赴宴般。

    可每当他靠近一步,苍云野他们的心便不可抑制地抽搐一下,浑身所承受的压力就增加一分。

    若再如此下去,他们甚至怀疑会彻底崩溃,忍不住去动手!

    可理智却告诉他们,这时候任何一人动手,都会像一个导·火索,遭受到来自炽青应的最强攻击。

    天地寂静,万物失声,时空凝滞犹如冻结,令人直喘不过气来,在这宛如静止的画面中,炽青应依旧不疾不徐朝苍云野他们靠近。

    终于,在距离苍云野他们只有十丈距离时,炽青应顿足不前,一对血瞳在他们脸上一一掠过,就好像在审视自己的猎物般,有着一种淡漠而睥睨的气势。

    “考虑如何?献出头颅,本座带你们去见那个应劫者。”

    炽青应慢条斯理说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他立在那里,就犹如一片欲要择人而噬的血海,掌控天地十方,令人心生绝望。

    苍云野等人的脸上又难看了一分,心中憋屈中又有无尽惊惧之意,他们这边整整五位九星域主,却完全被对方的气势压制,这种感觉他们以往可从未曾体会过。

    没人开口,开口便意味着有可能会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

    这让炽青应不禁有些意兴索然,摇头道:“那些老家伙说得对,你们护道一脉的参战者中,除了寥寥几个人之外,其他人都只会让本座失望。”

    锵!

    索影芙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柄云雾流溢的铁枪,这一刻发出一声吟鸣,似已按捺不住愤怒的呐喊。

    这一道枪吟如此清越,在这死寂直欲令人窒息的气氛中更显得极为刺耳,令得苍云野等人都是心中咯噔一声,暗叫一声不好。

    就连索影芙似乎也意识到不妥,俏脸骤然煞白。

    也就在这一刻,炽青应那一对血色眸子落在了索影芙身上,目光犹如通往血狱的通道,泛着骇人的光。

    旋即,炽青应就点头道:“不屈是勇者立身之基石,但也是勇者殒命之毒药,搁在本座宗族中,少不得会给你一些赏赐,但现在,奉上你的头颅便是本座能够给予你的最后荣耀。”

    说着,也不见他动作,就见一只略显苍白透明的颀长手掌伸出,以一种轻描淡写的方式朝虚空中“摘”去。

    就好像要摘掉一片落叶,动作有一种说不出的自然而然味道。

    可这一幕落入苍云野等人眼中,却令他们浑身血液都几欲冻僵,感受到一种大恐怖。

    这一击的确很平淡,但却有一种志在必得的势,其中蕴含的恐怖大道之意,让他们都难以去抗拒!

    而索影芙此刻则宛如浑然不觉般,眸子里依旧警惕戒备之极,可却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一击的可怖之处。

    危险!

    苍云野等人心都悬动了嗓子眼,清楚只要这只手落下,索影芙必将在劫难逃!

    然而就在这等时刻,炽青应忽然眉头一皱,探出去的掌指骤然在半途中收回,而后猛地转身,负手朝远处重重迷雾中望去,一对血钻般的眸子里已不复平静,带上一抹罕见的冷冽愠怒。

    轰!

    几乎在炽青应收手的那一刹那,数千丈外的森林中,一道紫金神光直冲天穹,煌煌浩大,光明无量。

    无穷的紫金光泽犹如实质,衍化出亿万神秘符文图案,不断在那里蒸腾翻滚。

    与此同时,一片血光从炽青应身上席卷而出,化为漫天血色星辰,悬挂在天穹之上,璀璨鲜红,瑰丽无方,隐隐和远处那一片紫金神辉产生出对抗的大势。

    ……

    苍云野等人顿时感觉浑身一阵轻松,被浓烈杀机锁定的感觉倏然不见,让得他们禁不住安松一口气,这才感觉浑身衣襟已经被冷汗浸透。

    旋即,他们就顾不得这些,目光看了看十丈外背着他们的炽青应,又看了看数千丈外的那一道通天紫光,心中禁不住翻滚不休,脸色变幻不定。

    他

    (本章未完,请翻页)们很清楚,刚才正是那远处的家伙释放出气息,让炽青应感应到了威胁,故而放弃了灭杀索影芙的行动。

    同样,也正因如此,炽青应才会收起锁定他们的杀机,把一切注意力都放在了远处那家伙身上。

    根本不必猜,那家伙必然是陈汐!

    可是他为何要在这时候现身,甚至在关键时刻还救了索影芙一次?难道这家伙已忘记了之前的仇恨?

    苍云野等人想不明白,心中也感到有些怪异,若换做其他任何一个人,经历了和陈汐一样的遭遇,恐怕都会坐视他们被炽青应杀死,可偏偏地,这家伙却反常地出现,且救了索影芙一次,这简直让苍云野他们都感到有些荒谬和不可思议。

    不过即便如此,苍云野等人可决不会因此而感激陈汐了,甚至在脱离了暂时的危险之后,他们的心思顿时活泛起来,巴不得炽青应和陈汐展开一场厮杀,那么他们这些人便可以坐收渔利了。

    一想到若是能通过这种方式既杀死陈汐,又杀死一位逆道罪徒中的巅峰圣裔,苍云野等人已忍不住有些激动和期盼起来。

    而此刻索影芙这才清醒过来,明白了自己刚才所经历的一场差点身陨的劫难,禁不住浑身发寒,如坠冰窟。

    至于救助她的陈汐,她同样感到有些荒谬,甚至有些惘然,这家伙为什么要这么做?

    ……

    “为什么?”

    炽青应平静开口,依旧优雅从容。

    “他们是我的猎物。”

    数千丈外,响起陈汐那沉静淡漠的声音。

    猎物?

    苍云野等人脸色骤变,眸子力闪过阴狠之色,原来这家伙之所以阻止炽青应,居然是把他们视作了专属猎物!

    索影芙也微微怔了怔,死死咬紧了牙关。

    “真是一个脑袋不开窍的家伙,本座杀了他们,岂不是等于帮你除去了一大祸患?即便你想要插手,只需本座杀了他们之后,你再动手也不迟,或许那时候还能捡一个大便宜,毕竟本座杀了他们之后,也有可能会受伤,或者消耗一些体力,不是吗?”

    炽青应不疾不徐说道,他浑身血光翻滚,天穹上悬挂的亿万血色星辰愈发璀璨,涌动着可怖的血腥。

    可即便如此,远处那通天紫金神光依旧不曾动摇,反而也变得愈发炽盛、浩瀚不可逼视。

    这让炽青应眸子眯了眯,清楚对方这是执意要插手了。

    “我不需要别人帮我解决祸患。”

    果然,陈汐的回答毫不犹豫,声音虽平静,却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

    炽青应禁不住轻笑起来,血钻似的瞳中尽是流溢的血潮,他禁不住叹息道:“那你可知道,你现在若是和本座厮杀一场,最终恐怕会被你的这些仇人捡一个大便宜。”

    说着,他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身后的苍云野等人,令得他们脸上禁不住微微一变,戒备十足。

    ——

    ps:完本月,求一下月票!已经两个月都没求票了!拜托大家了~这个月更新肯定比上个月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