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二十二章 无声交锋

    感谢兄弟“陈东6638”的打赏捧场支持~

    沓!沓!

    陈汐的脚步不疾不徐,仿似根本没有看见数丈之外站立着一个来自中等部族的九星域主强者。

    他神色一如往常般沉静,自始至终甚至没有流露出任何一丝杀机。

    可周围的气氛却不知何时起,变得寂静无比,鸦雀无声,甚至变得沉闷,让人有一种喘不过气的窒息感。

    许多目光都发生了一丝微妙变化,这样一幕看似平静,可其中却是凶险到了极致。

    当陈汐的身影距离那应山坤仅剩下一丈距离时,应山坤神色终于发生一丝变化,带着一抹厉色。

    一股沛然的杀机在应山峰心中萦绕,犹如在其体内藏着一头已被触怒的远古凶兽,欲要择人而噬。

    一刹那,原本沉寂的气氛愈发紧绷,无形的杀意犹如暴风雨前的宁静,快要爆发。

    周围许多人都禁不住眯了眯眼眸,目光一眨不眨,齐齐锁定在陈汐和应山坤身上。

    不知何时起,营地深处有多出许多身影,皆都神色冷淡地注视着这一幕,寂静无声。

    立在陈汐后边的金云生忽然感觉有些口干舌燥,浑身都微微有些发僵,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压抑和紧张。

    沓!沓!

    陈汐目光依旧保持着恒定而精准的独特节奏,一丈的距离,也不过三步而已。

    这三步,却宛如风暴之眼,寸寸皆凶险,步步皆杀劫!

    当陈汐踏出这一丈距离的第一步时,应山坤眼瞳中已流淌出一抹浓烈沸腾到极致的杀意,整个人犹如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

    对于此,陈汐仿似浑然不觉,自顾自踏出了第二步,当脚尖落地的那一刹那,附近许多人已敏锐注意到,应山坤右手指节不易察觉地动了一下,一袭黑袍无风飞扬,猎猎作响。

    这时候,就连附近许多强者皆都屏息凝神,因为陈汐和应山坤之间,已只剩下一步之遥!

    一步,已等于是最近距离的面对面。

    搁在寻常,无论是哪一个九星域主境强者,皆都不会让任何人如此靠近过来。

    因为这样的距离意味着的,是致命般的凶险!

    无论对谁,都是如此。

    在这等关键时刻,应山坤会怎么做?那陈汐又会怎么做?是战斗?亦或者是避让?

    就在众人思忖之际,陈汐右脚抬起,如此自然,仿似在他眼中前边的应山坤根本不存在般。

    这是最大的无视,且强势到了极致,他没有动手,没有开口,更没有停下脚步,就那样抬起了步伐,远远望去,就仿佛要从应山坤身上走过去一般。

    换做在场其他任何一名九星域主强者,面对这样一幕恐怕早就暴起出手了。

    可应山坤却没有,当陈汐右脚抬起时,他脸色骤然一沉,杀机涌动的眼眸内竟是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惘然。

    那的确是一种惘然,是一种猝不及防,无法想象的本能反应。

    而当陈汐的右脚正要落下时,在一众目光的注视下,应山坤竟是下意识地侧开了身躯!

    也就在此时,陈汐的第三步落下,落足处

    (本章未完,请翻页)正是应山坤刚才所立的位置。

    众人皆都愕然,似无法相信来自中等部族应山氏,有着卓绝战斗力的九星域主应山坤竟会在这最关键的一刻,避开了!

    这一步的退让,所代表的意义可完全不同!

    这是否是证明,应山坤在正面对峙中输给了陈汐?

    他为什么要如此示弱?难道他不知道哪怕是出手战斗,也好过让开这一步?

    让开了!

    跟随在陈汐后边的金云生差点忍不住叫出来,这也太不可思议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陈汐是凭什么能够让这咄咄逼人的孤傲家伙避开这一步的?

    气氛变得沉闷中多出一抹古怪的气息,所有望向应山坤的目光中都带上一抹晒然和嘲弄,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在这等众目睽睽之下,为陈汐让开了道路,这本身就已经是一种变相的“认输”!

    而这些望向陈汐的目光则多出一抹复杂的味道,他们可不会认为应山坤胆小如鼠,相反,应山坤所拥有的战斗力甚至比在场不少强者都要强横一些。

    可就是这样一位强者,却最终被逼得让开一步,由此便可想而知,那陈汐带给他何等大的压力。

    对于这一切,陈汐依旧一点反应都没有,自顾自地朝前走去,甚至自始至终都没有斜眼看过一侧的应山坤一次!

    那平静从容的模样,在众人眼中无形中已多出一种高深莫测的味道。

    这一切说来缓慢,实则从陈汐一步步迈出脚步,再到应山坤避开,也仅仅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而已。

    然而在这几个呼吸之间潜在的无形杀机和交锋,却不比一场旷世对决更惊人。

    甚至令不少强者陷入沉思中。

    不过,就在陈汐从那应山峰身边刚走出不足一丈距离时,那原本脸色难看,一言不发的应山坤宛如回过神般,猛地喝道:“站住!”

    声音依旧强硬,可却已带上一抹沙哑的味道。

    尤其是他的脸色,更是隐隐透着一丝铁青之色,眼瞳中除了杀机,更有一种疯狂之色。

    没有人清楚,他此刻内心中正遭受着无比的煎熬,一想到自己刚才的举动,他更是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耻辱!

    一声大喝,令得周围众人皆都精神一振,应山坤终于要反击了吗?虽然这时候反击有些亡羊补牢的味道,可也不算太晚,若能击败那陈汐,或许就能一洗前耻了。

    金云生心中咯噔一声,身体发僵,他这时候正跟在陈汐后边,而一侧就是应山坤!

    也就在此时,陈汐终于止步,扭头,似漫不经心地瞥了应山坤一眼,便回过头,继续朝前行去。

    寥寥一个眼神,却令应山坤脸色变得狰狞,阴沉如水,双掌都紧紧攥住,可最终竟是未发一语,整个人犹如魔怔了一般,孤零零立在那里。

    这让周围众人的唇角皆都不易察觉地扯了扯,暗自摇头叹息不已。

    很快,陈汐和金云生一前一后就已经进入营地深处,逐渐消失在众人视野中。

    场中原本紧绷和压抑的气氛似乎也悄然消失不见,许多人都不禁窃窃私语起来,有疑惑,有质疑,也有忌惮。

    (本章未完,请翻页)他们直至此时也看不透刚才所发生的一幕中究竟蕴藏着怎样的玄妙,可却有一种直觉,应山坤连续遭受两次挫败,定然绝非侥幸了!

    没多久,附近众人相继散去,只剩下应山坤一个人孤零零立在那,身影在这血色天地中显得异常萧瑟。

    呼~呼~

    好半响之后,应山坤在猛地打了个寒颤,急促喘息起来,脸颊上狠色悉数褪去,被一抹苍白取代,眸子里已不可抑制涌上一抹惊悸。

    只有他自己清楚,刚才面对陈汐时有多么可怕,简直如同面对一个无法战胜的恶魔般!

    他毫不怀疑,若当时自己不避开那一步,绝对会遭受到致命般的打击!这种感觉是如此强烈,强烈得他根本就不敢去尝试着反抗。

    人生第一次,应山坤对自己的战斗力产生了怀疑,他浑然无法想象,一个同样是九星域主境的应劫者而已,怎会给自己造成如此恐怖的威慑,这感觉不应该是只有道主境存在才能带给自己的?

    “嘿,你们就尽情嘲弄吧,等你们自己亲身体会到这家伙的可怕,才知道什么叫后悔!”

    一想到刚才众人投来的嘲讽目光,应山坤就禁不住一阵冷笑,旋即他就摇了摇头,转身走进了营地。

    只不过在心中,已经再没有了任何一丝去挑衅陈汐的念头,这家伙太危险,还是远远避开为妙!

    ……

    这一片营地占地极为广大,屹立在天地间,并无任何遮掩,三十六座古老黑色宫殿依次列开。

    走入其中,陈汐顿时感觉,那由天道秩序所化的天幕力量已经消失不见,这无疑证明这时候留在这片营地中才是最安全的做法。

    “那家伙倒也识趣。”

    陈汐漫无目的地在这片营地中前行,想起刚才拦路的应山坤时,不禁摇了摇头。

    就在刚才,他的确已下了杀心,只要这应山坤敢有任何一丝妄动,他完全不介意立刻展开雷霆一击,一举镇杀此人,以此杀鸡儆猴,震慑附近其他参战者。

    可遗憾的是,应山坤倒也机警,一发现不妙就果断避开,让得陈汐也只能忍下这一股杀气。

    嗯?

    忽然,陈汐注意到自己一路走来,竟依旧有不少身影有意无意地跟随着自己,似是一种窥探,又像是欲要做一些什么。

    这让陈汐不禁皱了皱眉,看来这些家伙依旧不死心啊。

    唰!

    忽然,他身影一闪,就来到十丈之外,挡在了一名锦衣男子身前。

    那锦衣男子登时吓了一跳,戒备十足,当看清楚陈汐的模样时,登时脸色一沉,冷冷道:“你要做什么?”

    陈汐唇角泛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弧度:“不必紧张,我只是想问一件事。”

    那锦衣男子不悦冷哼道:“谁紧张了?”说着,他拂袖就要甩开陈汐。

    可就在此时,陈汐眼瞳中骤然泛起一抹幽邃冷冽的光泽,那锦衣男子登时心中一颤,感受到一股难言的大恐怖,手中动作不自禁停滞在那里,脸色变幻不定。

    ——

    ps:提前更新一下,晚上有点急事,第二更可能有些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