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三十五章

    紫金神辉大放光明,遮天蔽日。

    原本整个战场上被浓稠的血腥色覆盖,阴暗肃杀,充斥惨烈的死亡气息。

    然而这一刻,当这一道紫金神辉出现,就宛如一轮冲破黑暗,开启晨曦的烈日,将天地照亮!

    耀眼、璀璨、扫荡十方!

    全场震撼,死寂一片,正在战场每一个区域中爆发的厮杀皆都不约而同住手。无论是护道一脉,还是逆道一脉,皆都在这一刻被震慑。

    所有人眼瞳扩张,难以置信。

    这一击,惊世无双!

    在这等耀眼紫金神芒之下,一切都显得如此暗淡,如此不值一晒。

    可是……

    刚才几乎所有人都看见,在血食卫巅峰圣裔丘落、湮雷族巅峰圣裔湮虚、罪血裁决巅峰圣裔波旬烬、狱灵族巅峰圣裔卓夫四人的围攻下,陈汐明明已经是相形见绌,初境岌岌可危,快要支撑不住。

    在这等情况下,他又怎会在一瞬间爆发出如此可怖的战斗力,一举杀破重围?

    无法想象!

    就连赶来救援的夏若渊、唐小小两人,都未曾看清楚这其中的玄机。

    整个战场,静悄悄一片,紫金神辉神圣浩渺,若潮水般铺天盖地,如此醒目,如此辉煌。

    但仅仅几个呼吸之后,漫天紫金神辉便逐渐消失不见,场中响起了一阵凄厉惊怒的吼叫。

    夏若渊猛地抬眼,就看见血食卫巅峰圣裔丘落,和狱灵族巅峰圣裔卓夫两人,在这一刻竟是仓惶朝远处逃奔,口中发出的惊怒吼叫声充斥着太多的不甘和惶恐,很快就消失在远处天边。

    他们的确是逃了!

    似乎被陈汐刚才那一击彻底击溃了内心斗志,再不敢多留片刻。

    但是……

    那湮雷族巅峰圣裔湮虚和罪血裁决巅峰圣裔波旬烬呢?

    怎么没有了两人的身影?

    夏若渊脑海中蓦地闪过一副画面,画面中一片紫金神辉蒸腾,一举将一道白骨神链和一道黑色湮雷之光全部吞没……

    死了?

    白骨神链乃是波旬烬宗族圣器“罪罚之链”,而那一道黑色湮雷之光则是湮虚祖传至宝“湮雷枪”!

    如今,这两件神物都被吞没消失不见,而场中又再没有波旬烬和湮虚两人的踪迹,岂不是意味着他们在这一击中已遭劫而亡?

    一想到这,夏若渊心中也不禁震撼,一举镇杀两位巅峰圣裔,惊退两位巅峰声音,这般逆天战绩,简直就是一个亘古未有的奇迹!

    唰!

    不等夏若渊多想,一道峻拔的身影忽然出现在视野中,令夏若渊注意力彻底被吸引过去。

    那峻拔身影一袭青衫染血,破损不堪,一头浓密乌黑长发也有些蓬乱,唯独那清俊坚毅的面庞一如从前那般沉静淡漠,只不过脸庞明显有些苍白,似乎消耗过甚,也似乎遭受了不小的内伤。

    可这一刻,在夏若渊眼中,这一道身影却如此高大旷远,透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威严!

    不止是夏若渊,这时候战场中许多人都已注意到这一幕,禁不住皆都眼瞳收缩,心中生出诸般情绪。

    震撼。

    惘然。

    恍惚。

    忌惮。

    畏惧。

    惶恐。

    (本章未完,请翻页)难以置信。

    但很快,陈汐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战场中,他行迹如风,横跨战场,返回到了营地中。

    这一路上,竟是没有任何一人敢阻拦于他!

    ……

    伴随陈汐离开,原本死寂的战场被一阵苍茫沉浑的号角声打破。

    能够清楚看见,原本分布在战场每一个区域中的逆道罪徒大军纷纷如潮水般退后,朝其营地中返回。

    那苍茫号角声,竟是逆道一脉收兵的信号!

    显然,逆道一脉已经发现,如今他们这边的斗志已经被陈汐刚才那一击彻底击溃,再继续战斗下去,只会有害无益。

    若是搁在寻常时候,面对这等痛打落水狗的机会,无论是谁都不会错过了,但这一次面对逆道一脉大军的溃散,那些护道一脉的强者却并没有趁机追杀。

    原因很简单,不止是逆道一脉强者的斗志被陈汐震慑,就连他们这些护道一脉的强者也遭受到了极大影响。

    这时候也根本没有心思去追杀敌人,许多护道强者不约而同动身,纷纷朝之前陈汐战斗的地方赶来。

    他们要确定一件事。

    释楚歌、燧人狂澜、北冥沧海在这一刻也无法再保持沉默,陆续而至。

    至于夏若渊和唐小小,早已在陈汐离开时,便第一时间抵达了那片战斗区域。

    不过,当夏若渊和唐小小抵达时,同样也发现在这一片战斗区域的另一边的极远处地方,已经立着不少身影。

    仅仅从气息上判断,就能看出对方乃是逆道一脉中的巅峰圣裔!

    这个发现原本让夏若渊和唐小小皆都心生一丝警惕,不过当察觉到对方并无任何动手的念头,反而也和他们一样,是在观察这一片战斗区域中的痕迹时,两人这才放心下来。

    显然,这一刻无论是护道一脉的强者,还是逆道一脉的强者,皆都似乎要从这一片战斗区域中确认什么。

    这一片战斗区域足足覆盖了十万里范围,堪比一方势力疆域那般大了,在这片范围内,大地龟裂开无数裂缝,紊乱的时空虽趋于稳定,可兀自弥漫着一股令人心悸的混乱气息。

    这里的天穹仿似也比其他区域更灰暗,透着一股令人压抑的毁灭味道。

    大地上已经很难再看到一寸完好区域,处处皆废墟、焦土、疮痍,一缕缕令人心悸的杀机兀自未曾消散,萦绕在这一片区域中,映衬得这里宛如一方杀戮禁区,摄人心魄。

    看着这样一幕,许多护道强者神色已开始发生细微的变化。

    在其他人眼中,这或许仅仅只是一片废墟般的战斗区域,可在他们这些九星域主境强者眼中,却能够看到太多寻常人看不出的玄机。

    甚至,凭借一些无上秘法,仅凭战场中所残留下的一缕气息,都能让许多强者把刚才发生的一场惊世对决在脑海中演绎一遍!

    就像此刻,许多人都在这么做。

    然而很快,就有人猛地咳血,面露惊疑,也有人脸色苍白,骇然不已。这让附近许多强者皆都一阵躁动。

    “这等对决已不是你们能够理解,妄自去推演其中细节,必会遭受反噬,我劝你们还是赶紧离开吧!”

    燧人狂澜冷冷扫了附近一众强者一眼,言辞毫不客气,与其说是劝,还不如说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命令。

    当下不少强者便转身而去,燧人狂澜的言辞虽刺耳,可却是实情,单凭他们这些人的能耐,的确根本无法发现什么。

    可这也从侧面证明,陈汐如今已经强大到了让他们都无法推演的地步!这个事实已经足够让他们慢慢消化一段时间了。

    也有一些强者不甘心离开,可在燧人狂澜那冰冷目光注视下,也不得不悻悻然离开。

    很快,场中就只剩下了释楚歌、燧人狂澜、北冥沧海、唐小小、夏若渊五人。

    他们立在不同地方,目光却齐齐看向了那一片满目疮痍的战场,气氛一时沉默无声。

    “我们需要联手。”

    许久,燧人狂澜打破沉默,声音冰冷而严肃,“你们大概也看出,那应劫者已经不是咱们中任何一个人能够对付的,若不联手,这次就别想再铲除他!”

    “联手?”

    北冥沧海唇角泛起一抹异样的笑容,瞥了一眼远处的唐小小和夏若渊,却并未多说什么。

    燧人狂澜却是一下子明白过来,皱眉看着唐小小和夏若渊:“两位以为如何?”

    “没兴趣。”

    夏若渊神色冷峻若雪山,唇中轻轻吐出三个字之后,就转身而去,自始至终都未曾看过燧人狂澜一眼。

    这让燧人狂澜脸色一沉:“一个陈汐的手下败将,还敢如此狂妄,着实可笑!”

    说着,他目光望向唐小小:“小小你呢?”

    唐小小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清稚干净的面容上尽是苦闷之色:“唔,我得好好想一想,这问题实在太难了。”

    说着,她朝燧人狂澜挥了挥小手,道:“等我想明白想清楚了,再告诉你啊。”

    声音还未落下,她人已消失在原地。

    燧人狂澜唇角不易察觉地抽搐了一下:“看来他们两个已经忘了此次前来参加护道之战的任务!”

    还不等他再次开口,一侧的北冥沧海已经笑着耸肩道:“联手与否,还要看我是否能打败陈汐,哦,对了,我这就要去挑战陈汐!”

    说到最后,他眼眸中已涌动出如熔浆般沸腾的战意,身影倏然化为一片沧海,呼啸天穹而去。

    “单独挑战陈汐?这家伙难道要趁火打劫?”

    燧人狂澜怔然,他刚才可是看得很清楚,陈汐神色苍白,明显消耗过甚或者遭受到了重创,北冥沧海这时候去挑战陈汐,说不定还真能捡一个大便宜。

    摇了摇头,燧人狂澜又把目光望向了一侧释楚歌,神色也变得比刚才严肃起来,甚至隐隐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忌惮。

    释楚歌此刻却像神游物外,恬静而昳丽的面庞上罕见地带着一丝惘然,仿似浑然没有注意到燧人狂澜的目光,整个人显得颇为反常。

    旋即,他转身就走。

    即便是离开,他神色间的那一抹惘然也没有消散,像浓得化不开的雾,形单影只。

    一个人。

    一杆枪。

    行走战场上。

    和以往却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

    看着释楚歌离开,燧人狂澜张了张嘴,似欲要说什么,可最终又闭上嘴。

    他心中,已是五味杂陈。

    ——

    ps:今天一更,脑袋卡壳,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