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四十六章 溃散

    如果说陈汐的身躯就是一口无底大渊,那么此刻,那一股股不断涌入其体内的蕴含着命运气息的力量,就像一道道潺潺溪流,不断涌入那一口无底大渊中。

    从这一场发生在浮屠血海之上的战斗开始的时候,这一切都在持续发生着!

    关键就在于道厄之剑上。

    随着陈汐杀死的敌人越多,道厄之剑所吞噬的罪愆邪祟之力就越庞大,所炼化出的“法则之珠”就随之越多。

    而“法则之珠”的累积,让得那蕴含着命运气息的纯净神道力量也是越来越多,从而源源不断地涌入陈汐的体内。

    这一切都让陈汐在战斗力中非但没有一丝衰弱迹象,反而越战越勇,周身气势也是节节攀升!

    那情景,就仿佛陈汐在战斗中不断蜕变般,没有尽头!

    若搁在寻常九星域主身上,别说能够源源不断蜕变了,仅仅汲取其中一部分力量,恐怕就会承受不住,最终走火入魔,爆体而亡。

    这就是陈汐身躯融合了九块河图之后的神异之处,宛如太虚大渊,无垠无涯,让得陈汐已完全变得和世间任何九星域主都不相同。

    起码,哪怕他如今正在不断战斗,不断汲取力量,不断进行蜕变,可他如今的修为境界,依旧是九星域主层次!

    这简直就等于打破了修行常识,超出了修为境界固有的范畴和格局,已无法用任何标准去衡量。

    陈汐自己也清楚这一点,随着获得力量越来越多,他心中就愈发渴望起来。

    强烈的直觉告诉他,想要晋级道主境界,必须汲取更多的力量!

    杀!

    天地激荡,浮屠血海上成为了真正的炼狱,尸骸如雨陨落,神血瓢泼而下,滚滚血海中掀起惊涛骇浪。

    惨叫声。

    怒吼声。

    厮杀声。

    碰撞声。

    ……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在这被浮屠血海覆盖的星空中激荡不休,令人几欲肝胆俱裂。

    手持道厄之剑的陈汐神色依旧沉静、淡漠、专注,无情纵横在敌人大军中,剑下已不知饮恨多少亡魂。

    锵!

    杀到后来,道厄之剑倏然腾空,剑锋朝地,狠狠地插入那浮屠血海内。

    刹那间,以道厄之剑为中心,方圆万里之内的逆道罪徒大军轰然倒下,身躯化为爆碎的血肉,消弭当场。

    血色的剑锋这一刻浓稠犹如沸腾,宛如不可撼动的山岳般插在浮屠血海上。

    能够清楚看见,犹如潮水般的罪愆邪祟力量不断被道厄之剑吞噬,那些力量来自敌人陨落的尸骸,来自那浩荡仿似无垠的浮屠血海!

    这浮屠血海中埋藏着不知多少的罪愆邪恶力量,自古至今更不知有多少护道一脉的强者丧命于此。

    而今,这一片覆盖一方星空,罪愆滔天的血海,对道厄之剑而言,却宛如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力量宝库,被不断疯狂吞噬和炼化!

    肉眼都可以看见,以道厄之剑为中心的方圆千里海域内,浓稠如血的海水很快就变得清澈通透起来。

    那是因为其中蕴含的罪愆邪祟力量被道厄之剑所吞噬,海水颜色随之也发

    (本章未完,请翻页)生了变化。

    可很快,那清澈的海面就又被无尽血色覆盖,原因就是这浮屠血海太过浩大,蕴含的罪恶邪祟力量多的不可思议。

    不过这一切都是陈汐所想要的,这让道厄之剑可以源源不断地吞噬到更多力量。

    同时,陈汐不再上前推进,开始以道厄之剑为中心厮杀,虽赤手空拳,可他举手投足之间,便拥有摘星摧月之力,哪怕四面八方敌人不断杀来,竟是无法撼动其一分。

    ……

    “这家伙终于被困住了!”

    逆道一脉阵营中,一名巅峰圣裔暗松一口气。

    “愚钝!他哪里是被困住了,分明是在用那一柄血剑炼化浮屠血海中的力量!”

    蛛魔后裔脸色铁青,沉声喝斥。

    顿时,其他三位巅峰圣裔皆都惊疑不定。

    战争进行到这等时刻,他们哪会看不出陈汐的气势非但没有任何衰减,反而变得愈发强盛起来。

    尤其是他掌中那一柄血剑,摧枯拉朽,吞噬八荒,竟拥有着天生克制罪愆邪祟的力量!

    那究竟是什么剑?

    为何会如此逆天?

    蛛魔后裔等四位巅峰圣裔无法想象,可却能够看出来,随着那一柄血剑源源不断吞噬罪愆邪祟之力,陈汐自身的战斗力竟也在不断进行蜕变,越来越强大!

    这一切都让他们心寒,如坠冰窟,对方仅仅一个人,且还未曾踏足道主境层次,可却拥有这般逆天恐怖的战斗力,这若是让他晋级道主境中,那又该有多恐怖?

    这次驻守在浮屠血海上的逆道罪徒大军,号称有十万之众,最弱也有祖神境层次,像这等规模的大军,只要道主境强者不出手,都足可以轻松横扫整个上古神域。

    然而此刻,这等浩荡大军仅仅只是去对付陈汐一个人,非但久攻不下,反而随着时间推移,损失变得越来越惨重。

    直至此时,起码已有近两万名逆道罪徒已丧命陈汐之手!

    这个数目看似没有多大震撼力,可只有真正了解的人才知道,这个数目有何等吓人。

    要知道,这可是一个人所创造出的战绩!

    放眼古今所有护道之战中,又有哪个能办到这一步?

    没有!

    而如今,陈汐办到了,并且随着战斗持续,这个数目还在不断递增之中!

    “不能再迟疑了,咱们圣裔一脉的大军久攻不下,锐气已经被挫败,局势已开始出现一丝紊乱的苗头,若再不去支援,用不了多久,咱们圣裔一脉的大军必将丢失斗志,溃败而逃!”

    一名巅峰圣裔神色阴沉如水,咬牙说道。

    “支援?谁去支援?即便是我们四个人一起去,也跟送死没什么区别!那小子根本就不是人,是怪物!只有道主境强者才能制服他!”

    蛛魔后裔激动大叫道,“要去你们去,我可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去送死!”

    其他三位巅峰圣裔神色变幻不定,又是惶恐,又是焦灼,又是憋屈,又是无奈,心境纠结低沉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炽青应那些家伙不是叫嚣着要强行破境吗?都过去这么多天了,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我看他

    (本章未完,请翻页)们只是拿强行破境当借口,实则是根本不敢正面和那应劫者开战!”

    蛛魔后裔越说越激动,“依我看,他们明显是把我们当做炮灰来看待了,若是能挡住那应劫者,他们自然乐见其成,若是无法挡住,恐怕他们比谁都逃得快!”

    言辞愤慨,明显是在发泄心中的不安和惶恐。

    这时候,一名巅峰圣裔正想说什么,猛地浑身一僵,眼珠差点凸出来,尖叫道:“不好!咱们这边的大军溃败了!”

    什么?

    其他三位巅峰圣裔齐齐色变,霍然把目光望向远处的浮屠血海上,登时就看见,原本正在进攻陈汐的浩荡大军,这一刻竟如仓皇逃窜的兽群般,惶恐惨叫着,朝营地这边逃窜而来。

    他们每个脸上都写满了惊恐,斗志彻底崩溃,这时候别说去阻拦,就是杀了他们,恐怕都再也不敢去面对陈汐。

    “逃啊!”

    “那家伙是怪物,是杀不死的!”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快逃,这应劫者根本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再不走,我们石面魔一脉的族人可就要被覆灭一空了!”

    乱糟糟的呐喊声响彻在浮屠血海上,原本一些斗志犹在的逆道罪徒见此,登时也摇动了,也随之轰然逃窜。

    一时之间,浮屠血海上尽是逃窜的身影,就仿佛在他们背后有着一口深渊,欲要择人而噬。

    见此,蛛魔后裔等四位巅峰圣裔彻底呆住,失魂落魄,完了,兵败如山倒,在这等情况下,哪怕就是他们四位亲自上前坐镇,也再难以挽回这种颓势。

    怎么办?

    难道这一次浮屠血海也要失陷?并且还是败在对方一个人手中?

    这打击未免太沉重,让他们根本无法承受。

    “滚回去!滚回去战斗!谁敢再退,老子先杀了谁!”

    一名巅峰圣裔暴怒,厉声长啸,声震全场,可在这等时刻,谁又会听他的?

    甚至有人疯狂且怨毒地咆哮道:“你们这些巅峰圣裔躲在后方,让我们去送死,你们好狠毒的心啊!”

    一石激起千层浪,顿时许多谩骂和诅咒响起,矛头直指那四位巅峰圣裔强者而去。

    那四位巅峰圣裔登时脸色又是一沉,憋屈得肺都快炸开,可让他们亲自冲上前线和陈汐交战,可又着实不敢。

    一时之间,他们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一众大军溃散逃回来。

    只是让他们意外的是,远处兀自立在浮屠血海之上的陈汐并未追赶,更没有趁机朝这边营地冲来,反而一反常态地留在了原地。

    这让那四位巅峰圣裔一呆,那家伙这是要做什么?

    “他……他……他这是在炼化浮屠血海的力量!”

    有人窥破了其中玄妙,禁不住惊怒出声。

    可当察觉到这一切,那四位巅峰圣裔非但没有因此而暴怒,反而竟有一种如释重负般的庆幸感觉……

    是的,如释重负,虽然显得很丢人,可……只要那家伙暂时不冲过来,岂不是很好吗?

    荒谬?

    滑稽?

    在生死面前,这根本算不上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