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四十七章 主神之域

    汩汩~~

    道厄之剑蒸腾刺目血光,疯狂吞噬浮屠血海中的罪愆邪祟力量,而后化为蕴含着命运气息的纯净神道力量,悉数涌入陈汐体内。

    此刻,看着远处溃散的逆道大军,陈汐并未追撵。

    相较于杀死那些敌人所获取的力量,浮屠血海中的力量无疑要更为充沛和磅礴。

    他的身躯宛如无底大渊,全力运转和汲取那蕴含着命运气息的力量,可令陈汐自己都有些吃惊的是,直至此时,他的修为依旧未能感受到一丝圆满饱和的迹象。

    为何会如此?

    陈汐自己也无法揣测,只能将一切归功于融合了九块河图碎片的身躯。

    没多久,陈汐将目光望向了对岸,那里是逆道一脉的营地,只不过那里如今却是混乱一片,鸡飞狗跳。

    陈汐的目光犹如幽邃的光,穿过时空,向更远处望去。

    这一刻,他心中凭生一股直觉,在那极远处的地方,有着自己一直在渴望的东西!

    或许是力量。

    也或许是一场早已期盼已久的晋级机缘。

    ←   嗡~

    天地忽然产生一丝颤抖,整个浮屠血海所覆盖的星空竟有一种被震慑,陷入沉寂的迹象。

    几乎是同时,一股难以想象的恐怖通天气息,倏然从对岸逆道一脉所在的营地中释放而出。

    陈汐倏然收回目光,幽邃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冷冽,居然有人晋级突破了?

    ……

    轰隆!

    逆道一脉营地上空,涌出一片宛如琉璃般明净剔透的云霞,神圣浩大,充盈着一股令众生颤粟的命运气息。

    这是……

    蛛魔等四位巅峰圣裔霍然抬头,旋即眼瞳骤然扩张,失声道:“命运霞光?竟真的有人强行晋级成功了!”

    附近一众惊慌溃散返回的逆道罪徒大军这一刻也都浑身一僵,心生一股难以抗拒的窒息感,不少强者甚至双膝一软,跪伏在地!

    “一群废物,对付一个应劫者而已,竟不战而溃,等本座抹杀了那应劫者,再找你们算账!”

    优雅淡漠的声音中,一道血光冲霄而起,化为漫天神霞,轰隆隆朝那浮屠血海冲去。

    隐隐约约地,可以看见一道卓然身影被神霞弥漫,一道猩红的披风猎猎作响。

    炽青应!

    蛛魔等四位巅峰圣裔浑身一颤,哪会看不出,这炽青应如今已破境成功,成为了一名“上与天通,命由己控”的通天道主!?

    这让他们心中振奋之余,又不禁涌上一抹浓浓的嫉妒,振奋的是炽青应成功晋级,也就意味着想要镇杀那应劫者,还不是易如反掌之事?

    嫉妒的是,大家以前都同为九星域主境顶尖层次的存在,彼此毫无差别,可从这一天开始,他们和炽青应之间已经不在一个层次上,虽差了一个境界,可相差的却是两个世界!

    道主!

    炽青应大人晋级道主境了!

    一众逆道大军振奋,目光中流露出无尽狂热和崇慕。

    只是让他们疑惑的是,此次闭关强行破境的足足有五位巅峰圣裔,可怎会如今只有炽青应大人一人破境而出了?

    其他四位巅峰圣裔呢?

    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了吧?

    蛛魔等四位巅峰圣裔这一刻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不禁彼此互望一眼,心中皆都冒出一个想法,其他那些闭关的家伙……恐怕已强行破境失败了!

    失败,便意味着死亡!

    这是命运之境,是通天般的道主层次,又岂是那么容易突破的?

    一般而言,能够在五位巅峰圣裔中出现一个顺利突破道主境的,已经是侥幸之极。

    不管如何,这一刻当炽青应破关而出,几乎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远处的浮屠血海。

    那里,有着一个在九星域主境中根本无法战胜的逆天怪物,如今炽青应晋级进入道主境,是否可以将其彻底镇杀?

    所有人都在期待着。

    ……

    轰隆~~

    整个浮屠血海汹涌起来,掀起重重惊涛骇浪,时空哀鸣紊乱,仿似承受不住这等威压。

    就在这大动荡中,漫天神霞倏然一敛,勾勒出炽青应那修长的身影来,他面庞俊美苍白,眼眸似一对血钻,一袭猩红披风飞扬。

    和以往不同的是,这一刻的他宛如成为了这片天地的主宰,举手投足所流露出的气势,通天无量,踏破万道束缚!

    这是道主境的气度!

    所谓我命由我不由天,在主宰了自我命运,参悟掌控了一股命运大道的真谛之后,炽青应已是一名真正的道主境存在。

    他仅仅一踱步,浮屠血海沉寂,波澜不惊,时空静止,臣服其脚下,恍惚之间,这片天穹,都仿佛成为了炽青应一个人的点缀!

    “陈汐,若没有你,还不至于逼迫得我不得不剑走偏锋,强行破境冲关,说起来,我倒是要谢你一声才对。”

    优雅淡漠的声音中,也不见炽青应动作,他人已来到了陈汐身前千丈之地。

    一对血钻似的瞳,淡漠落在了陈汐身上。

    陈汐神色沉静淡漠依旧,在察觉到炽青应晋级为道主境之后,他神色自始至终都未曾发生过一丝变化,就连身影都依旧挺拔如枪,纹丝不动。

    “要谢我也很简单,把你的命留下即可。”

    陈汐淡然开口,像浑然没有察觉到天地间无处不在的恐怖威压。

    “呵呵,本座已掌握命运真谛,上与天通,和万道并驾,即便是这上苍要剥夺本座命运,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更何况是你这样一个……九星域主?”

    最后四个字,被炽青应一字一顿吐出,充斥着莫大的讽刺,有一种高高在上俯瞰众生的味道。

    是的,陈汐如今哪怕战斗力再强横,依旧只是一个九星域主,而他炽青应已和以往不同,修为达到了一种全新的地步,号称通天!

    在这等情况下,炽青应认为自己有着绝对充分的底气去漠视和践踏陈汐。

    可陈汐的表现却出乎他的意料,用一种近乎没有波动的口吻淡然说道:“上苍剥夺不了你的命,但不代表我不能,你若以为仅凭刚刚晋级的道主境力量就可以横行无忌,那只能代表你太过幼稚。”

    炽青应血瞳眯了眯,万没想到,面对道主境的自己,这个应劫者竟还敢如此狂妄。

    这让他不禁哑然耸肩,道:“本座是否幼稚,可不是你说了算,不过出于一种好心,本座在弑逆高地时答应过你的条件依旧算数,只要你乖乖奉献出生命,本座可以给予你一个保存尊严的死法,毕竟,能够有资格被本座视作对手的人,可并不多。”

    谁也没想到,炽青应晋级道主境之后,并未展开雷霆手段,彻底镇杀陈汐,反而和陈汐在言辞上交锋起来。

    这让蛛魔等四位巅峰圣裔心中不禁一阵不满,可却不敢说什么,毕竟,炽青应如今已经站在了一个让他们无法企及的高度,即便是他们也不敢去冒犯。

    这一刻,陈汐竟是罕见地笑了笑,有些感慨似的说道:“炽青应,我若是你,肯定不会这般啰嗦和废话,我倒是有些好奇了,你们血灵族是否都和你一样,连杀敌都得先啰嗦半天?”

    炽青应神色不易察觉到一僵,血瞳底部涌出一丝愠怒,淡漠道:“也罢,既然你执迷不悟,本座这便送你上路。”

    说着,他抬起右手,修长白皙的手指犹如羊脂玉般细腻,萦绕着濛濛琉璃似的光泽。

    轰!

    仅仅这样一个随意的动作,陈汐头顶苍穹骤然塌陷,时空裂开一道黑洞,轰然吞噬而下。

    这一刹,天、地、万事万物都宛如被隔绝外,让陈汐陷入一种孤立无援的处境中,仿似被大道抛弃!

    这是一种极为可怖的力量,执掌万道,剥夺天地万法,让对手陷入完全被掌控的处境中。

    这,也是道主境强者所具备的一种威能——主神之域!

    寻常修道者一旦陷入其中,根本就无力挣扎,生死被完全操纵,要你死便死,可怖之极。

    能够与之对抗的,也只有同为道主境层次的强者。

    炽青应很自信,仅凭这一击,就足以让陈汐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届时他会让陈汐尝一尝什么叫命不由己,只能向自己俯首称臣的屈辱!

    然而,陈汐只是抬了抬头,随手一拨,那一道吞噬而下的时空黑洞就轰然爆碎,湮灭于无形之中。

    与此同时,覆盖在陈汐四面八方的无形力量也仿似遭受重击,轰然紊乱,不复存在。

    蕴含着主神之域力量的一击,竟这样被陈汐轻描淡写之间化解了!看那轻松的模样,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

    一瞬,炽青应唇角的冷意冻结,血瞳一凝,这可是道主境的力量!放眼全天下,又有哪个九星域主境能够抵挡?

    更别说像陈汐这般如此轻易就破开了这一击了,这简直不敢想象,让得炽青应再镇定,也不禁有点匪夷所思。

    这家伙真的是一个九星域主?

    这一刻,就连逆道一脉营地中一直关注着这场对决的所有强者皆都倒吸一口凉气,心中震撼莫名。

    这可是道主境的力量啊!说化解就化解了,这小子……为何会逆天到这般地步?

    ——

    ps:金鱼自己鼓捣了一个微信号,大家登陆微信搜索公众号“萧瑾瑜”三个字,名字千万别打错了!然后就能搜到了!惭愧地说,金鱼第一次玩公众号,好青涩……需要大家踊跃添加一下哈,郑重说明,符皇完本之后的番外篇会首先发在微信公众号上!另外,随着金鱼晚熟了公众号,会在那上边派发各种福利的,例如……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