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我会一直等你

    禹子枫柔笑的脸僵了一下,黑眸中闪过一丝痛楚,而后又点了点她的鼻子chong溺道。

    “哦,原来你只有晚上有月光的时候才会想我。”

    蓝馨儿调皮的想咬他的手,可惜他快速的缩了回去,漂亮的笑上绽放是灿烂的笑。

    “怎么,用晚上来想你还不够啊?切,不像某些人,消失了这么多天不知道又和多少美女勾搭上了。”

    看着那醋意满天飞的脸,禹子枫一下乐了,俊脸上的笑甜而蜜,头一抬,仰望着天空开始宣扬自己的光荣事迹。

    “美女嘛,依本公子的姿色没上万,好歹也有几千,嗯,我想想。”而后又状似看了看蓝馨儿“比你美的有,比你身体好的有,比你脾气好的有,比你温柔的有,比你善解人意的有,比你才艺好的也有......这样比起来,我还真不知道自己看上你哪了。”

    蓝馨儿早在无比向往的说着那些比自己好的女人的时候,就已经咬牙切齿了,愤然起身,一把揪住禹子枫的耳朵“你娘的再说一遍,什么都比姑娘我好,你怎么还贴着本姑娘,找你的美人去。”

    这一刻禹子枫知道什么叫乐极生悲,什么叫女人难养,讨好的轻拉着她的手,柔语道“馨儿,能不能给点面子,我好歹也是当过王爷的人,这要是被别人看了去,我还要不要做人。”

    “扑哧。”听到那句我好歹是做过王爷的人,蓝馨儿一个没忍住笑了。没好气的瞟了她一眼,重新躺回地上,头枕在他的腿上“我说曾经的王爷,你是不是想你那王爷之位了。”

    禹子枫接口就道“那是,王爷是什么身份,谅出去多有面子,关键是还可以明目张胆的有三妻四妾。”

    蓝馨儿再次咬牙道“禹子枫,我发现你出去几天,学痞了,是不是想姑娘我帮你松松骨。”

    “唉。”禹子枫仰天大叹一声“孔子说的对,唯有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先前有个厚脸皮的姑娘老是缠着我,动不动就说我是木头,非逼着我改,可是近日我努力改了吧,那姑娘又不满意,我说姑娘你到底想要小生变成什么模样你才满意,要不你列个程式出来,我对着改?”

    蓝馨儿听着熟悉的声音,看着那无比想念的俊颜,这一刻没有再说话,因为她知道,他是故意逗她开心才会说出这些话,而这些话对于本就冰冷的他还是有些难度的。

    纤手慢慢的举起,那修长的手指眷恋的抚着他的脸,眉,眼,鼻,唇。禹子枫此刻也深情的看着她,静静的让你抚着,享受着这份难得情意。

    四目痴凝,眸中流转的是彼此的爱与思念,是深深的不舍与心疼。

    “枫,谢谢你。”

    禹子枫微笑着在她额上落下一吻,摇了摇头“该说谢谢的是我,这些天宫里的事我都听说了,辛苦你了。”

    想起这几天发生的事,想起牙儿的死,蓝馨儿那柔意的笑再次凝结了“枫,你知道吗?这几天真的好漫长,好漫长,也好累,好累,其实我很想听你的话不再卷进这皇宫的斗争,可是好多事情都是无可奈何的,我放不下的太多太多了,放不下以柔,放不下大哥和爹爹,更放不下成全我们的禹子轩,他们对我来说都很重要,我做不冷眼旁观。”

    “所以我加入了斗争,我想尽自己的努力帮帮他们,可是,可是我太高估自己了,太自以为是了,我以为自己机关算尽,也如愿的掰倒了皇后,可是到头来,我却迷失了自己,还多了一双沾满鲜血的手,说到底,我也只是一个坏女人,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坏女人。”

    禹子枫静静的听着,黑眸里有浓浓化不开的情与不舍,要是他好好的,这一切也就不用她一个人来面对,可是偏偏......

    敛起了笑,习惯性的抚着她的黑发,那沉雅的声音让人听着心安。

    “馨儿,人生在世有太多的无奈,而想要好好的活过一辈子又是那么不易,所以有人为了活下去会迫不得已去做很多事,而你,做的一切事都是为了自保,为了保护你所爱的人,所以你不需自责,你不是坏女人,你是我禹子枫这辈子最爱最爱的女人,不许再这样想自己了,我会心疼的。”

    蓝馨儿笑了,可那湿热泪珠却至眼角滑落,他说了,他终于说他爱自己了,这句话她等了好久,他终于终于说了。

    泪水一发不可收拾,惹得禹子枫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笨笨的帮她擦着泪。心急道。

    “馨儿,别哭了,我一向不太会说话,你是知道的,不哭了好不好,乖。”

    听着他这般柔情又不舍的轻哄,蓝馨儿哭得越发的厉害了,紧盯着他道“你再说你一遍?”

    “什么再说一遍?”禹子枫不知道她要自己说什么,有些犯迷糊。

    “你说我是你这辈子最爱最爱的女人,你再说一遍。”

    禹子枫有些哭笑不得,他还以为自己说错什么话惹她不高兴了,原来她哭是为了这个,亲妮的捏了捏她的小鼻子。

    “傻瓜。”

    蓝馨儿不依,吵闹道“不行,你说,我要听。”

    禹子枫柔笑道“好,那你闭上眼睛。”

    看着她乖乖的闭上眼睛,禹子枫这才隐下了笑意,那掩不住的痛心深深的折磨着他,学着她的样子,食指抚画着她脸上的轮廓。

    沙哑而又深情的声音飘传了开来。

    “馨儿,我爱你,很爱很爱,爱到不能没有你,爱到愿意为你舍去一切,所以你要乖乖的,我不在你身边的日子要好好照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好不好。”

    那句我不在你身边的日子在蓝馨儿心里重重的捶击了一下,好痛好痛,不知道为什么,她好想好想哭,感觉他真的要离自己而去。

    禹子枫看着蓝馨儿蜷缩着身子,担心道“馨儿,你怎么了。”

    蓝馨儿没有理会他,依旧蜷缩在一起等待着那阵痛过去。

    “馨儿。”禹子枫的语气里更是急切,下一秒便抱起他准备去黎峰。

    知道吓着他了,蓝馨儿及时出声“我没事,只是突然心里好痛,揪起的痛。”

    挣扎着从他怀里下来,蓝馨儿正色的看着他,双手捧着他的脸语气极为严重的道“禹子枫,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你知不知道,自从你离开的那几天,我每天上午心莫名其妙都会痛,可是一下又好了,我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总觉得是你出了什么事?”

    “禹子枫,你告诉我,这几天你出去做什么了,为什么不让我知道,你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

    面对她的质疑禹子枫面容平静,可是内心却波涛凶涌,是吗?馨儿,每天上午我毒发的时候你也会痛吗?原来我们爱的那么深。

    掰下她的手,禹子枫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把她拥在怀里,下巴抵在她的头ding,笑道。

    “小傻瓜,你在想什么呢,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放心吧,我对你绝对忠心,嗯。”

    想推开他,可是怎么也推不开,蓝馨儿气得轻咬了他的手臂“不准给我打马虎眼。”

    “啊。”禹子枫夸张的叫了起来“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吗?我人都好好的在你面前了,还能有什么事瞒着你,快点放开,不然我要咬你了。”

    放开了她,又问“那刚才你说不在我身边的日子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又是怎么回事?”

    “那是因为,过几天我又要外出一躺,让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像这次一样把自己弄的这么狼狈。”

    “是吗?”蓝馨儿还是怀疑“你为什么又要外出?”

    禹子枫轻咬了下她耳朵。

    “啊。”蓝馨儿叫了一声,还真的有些疼“你属狗的啊,好疼。”

    “呵呵。”禹子枫乐了“怎么,只许你咬我,不许我咬你吗?这是教训让你记住男人不能乱咬。”

    不满的撇了他一眼“不准打叉,说,为什么刚回来又要外出。”

    “还是之前那些事,这次听你在宫中的事连夜赶了回来,马上又要走了。”

    仔细观察着他,发现他确实没什么异状,但仍是不放心的问“你真的没有事瞒我?”

    禹子枫抬起右手,做出发誓的动作“我对着人民币发誓。”

    蓝馨儿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拉着禹子枫的手放在她那颗不踏实的心上,柔柔的依偎在他怀里“枫,我不管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我想让你知道的是,你已经把我的心偷去了就要负责,我也想让你知道,将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愿意和你一起承担,所以,以后你若是真遇到了什么事,千万不要自以为是的为我好,而推开我,那样,我会恨你一辈子的,知不知道?”

    禹子枫只是紧紧的拥着她,难过的没有回一句话,馨儿,对不起,我只想把最好的留给你,那些不好的就让我独自承担好不好,对,你说的没错,我是自以为是了,可是那是因为我真的很爱很爱你,恨我一辈子吗?那就恨吧,至少我还能留在你的心里,至少你不会忘了我,看吧,我还是没那么大方,还是自私的想住在你的心里。

    俩了默了许久,夜也越来越深了,怀里传来清雅的柔音“这次又要多久才能回来?”

    “不知道,快则几天,慢则个把月。”

    “那你这次外出后,还要外出吗?”

    禹子枫顿了顿,艰难的道“不要。”

    因为他这次外出,是永远也回不来了,当然没有下次外出。

    蓝馨儿紧紧的抱着他,脸在他怀里蹭了几下“那你早点回来,我在家等你,你回来后我们就成亲,然后去我们的小竹屋生活,你种菜,我浇水,你洗碗,我做饭,然后再一起打扫小竹屋,过够了俩个人的小日子,再生几个小家伙出来玩玩,你说好不好?”

    脑海中想起他们一起在小竹屋生活的情景,禹子枫喉间哽的厉害,黑眸里涌动着一种叫心痛的东西,最后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淡淡的回道。

    “好。”

    俩人又默了许久,禹子枫看了看天色,笑道。

    “天快亮了,我该走了。”

    “嗯。”

    俩人站了进来,蓝馨儿看了看他,伸手帮他把身上的尘土拍掉。

    “记得要想我哦,我每晚的都会看月亮,你也记得要看。”

    禹子枫定定的看着她,转身之前再次紧紧的拥她入怀,深深的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

    音色很沉“我走了。”

    蓝馨儿点了点头,笑看着他转身,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每走一步,她都觉得他离自己越来越远,总觉得他这一走自己就再也见不到他了,心里那种莫名的恐慌感让她很是彷徨无助。

    再也稳不住了,蓝馨儿拎起裙摆快速的往禹子枫身边跑了过去,而后紧紧的从身后抱住了他。

    感受到她冲过来抱着自己的冲劲,禹子枫隐在暗处的眸子湿了,没有转身,就那样由她抱着,他怕他一转身就会被她看出端倪。

    抱着他后,蓝馨儿这才感到心安,努力遮掩着自己哽咽的声音。

    “你记得要早点回来,太晚了我会怕,会哭,还会心痛。我不知道你到底要去做些什么,但是你一定要记住,还有一个深爱着你的女人在等你,不管摆在你面前是什么样的困境,你都要回来,我会等你,一直一直等你。”

    捶在两侧的手微颤着覆上紧抱着自己的腰际的心,禹子枫努力稳着自己不断颤动的下巴,刻意压低自己的声音。

    “乖,去睡吧,天亮了你不是还要帮着柔儿吗?”

    蓝馨儿没有回他,依旧固执的说“我在会等你。”

    “我知道你会等我,乖乖的,我会早点会来,快点回房睡吧。现在你乖乖的转身,我们谁都不看谁的背影。”

    蓝馨儿吸了吸鼻子,听话的背转了身,俩人极有默契的往不同的方向离去。

    黑夜里,禹子枫还是忍不住的转身看了眼她,而后落寞的摸了下自己的黑发,好在来之前痕云帮他把这一头白头用墨汁给染黑了,好在是黑夜她看不清楚他的脸。

    好在他又一次骗过了她......

    翌日

    蓝馨儿难得睡了一个这么安心的觉,一觉睡了竟是第二天中午,在chuang上伸了个懒腰,随意梳洗了下自己便出了房门。

    去到大殿,便遇到欲要离开的李御医。

    “蓝小&姐。”

    蓝馨儿微笑的福了福身“李御医好,公主怎么样了?”

    “公主服了药后心脉稳定不少,只要坚持服完的药就会没事的。”

    “谢谢,有劳李御医了。”

    “这是应该了,蓝小&姐若没别的事我的先走了。”

    蓝馨儿笑道“李御医慢走,馨儿不送了。”

    看着李御医走中,蓝馨儿状是不经意的瞟了眼殿外,果然看到眼生的宫女在外鬼鬼祟祟,唇间勾起一抺凌厉的笑。

    禹以宁,你果然还是不安份。

    像无事的人一样走进禹以柔的内殿,正巧与要出来的禹以柔撞个正着。

    蓝馨儿揉着自己手臂抱怨道“我说公主,你真的是大病初愈吗?”

    禹以柔瞟了她一眼,反问“是不是,你不是最清楚的吗?”

    昨天那个鬼药把她可是折腾的半死,这会儿她还敢说。

    蓝馨儿打个哈哈的笑着,把禹以柔重新拉了回去。

    “你现在不能出去。”

    “为什么?”禹以柔不明所以。

    “人家正等着你的消息呢,你若无事的走了出去,人家会很失望的,听话,呆在房里不要出去。”接着又从袖口掏出一包药。

    “来,把这个再吃下去。”

    昨天那药她说了不会有任何不良反应,结果却把痛的半死,今天她又让自己吃这莫名其妙的药,禹以柔不得不防。

    “你这又是什么?”

    蓝馨儿一把塞到她的手里回道“应该不是什么好东西。”

    禹以柔又往她手里回塞“那你还让我吃?”

    蓝馨儿也不急慢慢的坐到地桌边,悠哉的喝着水,“随便你,不过我可提醒你,这是你和大哥之间最后的一层障碍。”

    听她这么说,禹以柔沉默的几秒,杏眸紧紧的盯着桌上的那包药,咬了咬牙走过去折开仰头倒进了嘴里。

    “吃完了,接着要做什么?”

    “接着你只要躺在chuang上睡觉就好。”

    禹以柔这时也没多问,听话的躺回的chuang上,没有会儿便睡着了。

    蓝馨儿与宫又清儿静静的在一边候着,直到清儿大叫一声。

    “啊,蓝小&姐,怎么回事,公主,公主的脸色惨白。”

    蓝馨儿走近,知道药效起了作用,唇间勾起了笑意,拉着清儿就往殿外走。

    清儿不放心的频频回头看“蓝小姐,我们要去哪里,公主的脸色好难看,会不会出什么事。”

    “能有什么事,公主不是说想吃鲜花酥饼吗?走,我们去御花园摘鲜花去。”

    清儿想了想“鲜花酥饼,公主什么时候......啊......”

    蓝馨儿在清儿还没说完之前就重重的捅了下她的肚子,朝她递了个眼神,然后道“小丫头,又想偷懒了是么,连摘个鲜花都愿意了么,快点,要懒我抽你了。”

    主仆俩打打闹闹的离开了,隐在暗处的禹以宁这才走了出来。

    眉间打结,呢喃道“鲜花酥饼。”

    而后也默默的跟了过去。

    开心采着鲜花的蓝馨儿与清儿有说有笑,快乐的像一只翩跹的蝴蝶,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暗暗的往那拐角处撇了一眼,虽然那人影往墙那边缩了进去,可暴露在外那极其华丽的公主服还是说明了她的身份。

    眸里流着一丝森冷,禹以宁本来你可以置身事外的,为什么要那么固执,难道你和你母后都不明白,什么是强扭的瓜不甜,什么是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的道理吗?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蓝馨儿终于开口了,一把扯过欲要采&花的清儿。

    “清儿,那花不能摘。”

    清儿有些迷糊“蓝小&姐,不是您说来采鲜花给公主做鲜花酥饼吃吗?为什么现在又不许奴婢采了?”

    蓝馨儿笑回“你这丫头,不是什么花都可以采的,你知道这是什么花吗?”

    清儿摇了摇头“不知道,可这花开的这么美,味道肯定也差不到哪去。”

    蓝馨儿点了下她的头“丫头,你有没有听过,有时越美的东西就越危险,而这花啊,你要是敢就这么赤手去摘她肯定会要了你的命。”

    “啊。”清儿吓得后后退了几步,脸色也白了几分“那这道底是什么花啊?”

    此时的蓝馨儿故意提高了些音量“这啊,是夹竹桃,外表长的极其美丽,可却是致命的毒花,采这种花时必须用帕子裹着才可以,若是赤着手摘毒汁就会透着毛孔进入血液可就真会要了你的小命。”

    清儿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的心口“还好,还好,还好我没有摘。”

    蓝馨儿笑看着她“好了,我们今天只采玫瑰花,公主最喜欢吃玫瑰酥饼,这次你要小心不能采错了啊,那夹竹桃若是不小心杂夹进玫瑰花里面可是发现不了的。”

    清儿听后,重重的点了点头,而后俩人开始认真的采着花。

    而躲在墙角处的禹以宁听了蓝馨儿的话后计上心头,她正愁着要用什么方法要禹以柔的命才可以做的天衣无缝,没想到蓝馨儿却给了她灵感。犀利而阴冷的目光直直的盯着那花的正艳的夹竹桃。

    以前她只觉得那些花开的好看,却不知道原来它还是毒花,细看之下,那颜色好像真的与玫瑰的相似,若混在一起还真的很难发现。

    冷冷的盯着认真采%花的蓝馨儿,想起这段时间她对自己的不敬,禹以宁越发的心安理得,本想着讨好她与她好好相处,以后还可以让她在蓝墨尘面前帮自己说几声好话。

    可她却一门心思帮着禹以柔,这样的人,她怎么能容的下她。

    妩媚的脸上扬起嗜血的狠笑“蓝馨儿,这是你自找的,若是你乖乖的和我站在一边我还能留你一命,可谁你要非要和我做对,你不是要做玫瑰酥饼给禹以柔吃吗?好,我就一起送你们上西天。”

    “好了,这些够了。”蓝馨儿看了眼花蓝的玫瑰花说道。

    清儿听了蓝馨儿的话也没再采,俩人拎着花蓝原路返回。

    看到她们走后,禹以宁这才走了出来,往长有夹竹桃的地方走去,想起蓝馨儿说不能直接用手摘,这才拿出帕子下要采的时候,一旁的宫阻止道。

    “公主,我来吧。”

    禹以宁看着她笑了笑“不用,我要亲自送走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