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二章 寻找

    蓝馨儿激动的上前抓着老汉的手臂“真的吗?老爷爷那他现在在哪里?”

    老汉被她这样过激的形为搞得愣了半天,这才反应过问“姑娘,那老者是你爷爷吗?他啊早一个时辰前就走了,”

    那声爷爷刺的蓝馨儿心间疼,是吗,他已经老成那样了吗?都可以做了她的爷爷了吗?

    蓝馨儿失魂的松开老汉,转身嘴里叨念着“一个时辰前就是走了,那会去哪呢?”

    本来满怀希望的众人听到禹子枫一个时辰就走了时,心一样跟着蓝馨儿凉了下来,个个极担心的看着失魂落魄的她。

    游魂似的她又重新走回了马旁边,呆呆的站在原地,这一刻她真的不知道该去哪里了,该去过的地方都去了,天大,地大,她要怎么能找到他......

    冷月天静静的陪着她站着,明明心里早已醋意横飞可这会还是有些心疼她,嘴里出说的话与心违背。

    “你再想想,还有没有你们曾经一起去过的地方?”

    蓝馨儿回神看着他,心里又默默想着,一起去过的地方?脑海中开启了自动回忆模式,从他们认识的第一天开始,慢慢的往后回忆,那画面闪的好快,快的让她应接不暇。

    突然一个画面闯入视线,那个有些微凉清风的夜,他夜潜皇宫把她掳到了一个美丽的湖边,从脑海中搜索去那湖的路线,看着跟在后面的痕云与痕月吩咐道。

    “痕云,你回小竹屋去,我怕我们来的时候错开了,若是找到了,发一个你们平时联络的信号。”

    “是。”痕云领命,跃上马便奔了回去,一会便不见踪影。

    众人又按着蓝馨儿指的路线走,可是到那湖边,依旧没见禹子枫的身影,这一刻,所有人都处于极度紧张与惶恐的状态。

    如今的禹子枫已经不是以前的禹子枫,虽然他的功力还在,可毕竟已经是个病入膏肓的人了,这万就不小心遇上了仇家又或者半毒发了那可怎么办。

    显然,蓝馨儿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紧绷的小脸上眼睛猩红,转身看向蓝墨尘。

    “大哥,把将军府内所有的侍卫、家丁都撒出去,让他们都出去找。”

    “在知道三哥不见的时候,我就已经吩咐了。”蓝墨尘此时对禹子枫的关心也不下于任何一个人。

    得到大哥的回应,蓝馨儿又看向痕月“你们底下不是有个最严密的情报组织吗?也没找到你们的主子?”

    痕月极惊讶的看了眼蓝馨儿,她怎么会知道这个,而后还是乖乖的回答“那是主子一手创建,其中的体制主子非常清楚,若是主子不想人找到,那就找不到。”

    痕月的话让蓝馨儿再一次的闭上了嘴,这一刻她干脆蹲在了地上,双手不断的拍打着自己头,希望能借此想起一些他们曾经在一起时,禹子枫说过的一些有暗意的话。

    这个时候想想,在俩人相处的那十几天里禹子枫那总是舒不展的眉,那从来不回她的情话,从来不肯碰她始终以礼相待,那处处的不正常都预示着他有事瞒她,可那时的自己为什么就看不出来呢。

    总以为他话少,心热,有很多事不用说出来,心能体悟,可是......她怎么就这么笨呢。

    禹以柔走近她,抓着她不断捶打着自己头的手,柔声道“馨儿不是你的错,若要说错,就是我的错,我不该瞒着你,不该让你这么痛苦,可是现在我们不是自责的时候,耽误之急是要找到三哥才行。”

    “我也想找到他,可是该去的地方都去了,我实在不知道他能在哪里。”蓝馨儿的头依旧理在膝盖处,那满的哭腔的声音让人听了好不心疼。

    反正冷月天是舍不得,放在俩侧的手握了放,放了握,终是说。

    “你想想,曾经你们有没有一起经历过生死的地方,若是我,我会选择去那里。”

    一语惊醒梦中人,蓝馨儿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画面,有一个疯子抱着另一个女疯子,不由分明的跳下了悬崖。

    脸上从绽笑意,立马站了起来“我知道了,我知道他在哪里?”

    这是蓝馨儿第一次主动牵起了冷月天的手,跟着把他拉到了马边,然后一起跃上了马。

    本是臭着一张脸的冷月天在感受到那只柔嫰的小手后,心情瞬间好了起来,以前也有人拉过他的手,可是都没什么特别,可是她却不一样,那拉着自己手的那一刻,他明显感觉到一阵触电的感觉,心里暖暖的,柔柔的,甜甜的,这一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而也是这一牵,才更加坚定了冷月天要把她绑在身边的决心,因为他明白,他的爱情来了,就此刻,这个怀是里的女人。

    冷月天也不明白,为什么会陪她一起去找那个人,按理来说那个人失踪他该高兴才是,可是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她在伤心,看着她伤心,他心疼,明知道她心里还是爱着那个人的,可冷月天仍是决定要争取一把,乘人之危是小人行为,他要的是公平竞争,想必那个能让她爱上的男人也是一个人物,不然这个眼高的丫头怎么会看上。

    这一刻,冷月天决定,先陪她找到那个人,然后再公平竟争。

    漫长的路程终于奔完了,蓝馨儿与冷月天一同下马。

    跑到悬崖边,蓝馨儿看了下那深不见底的崖谷,转眼看着冷月天问“你抱我下去,我问题吗?”

    冷月天没回,只是看了下深不见底的崖谷,然后问向蓝墨尘“蓝兄弟,这里有没有路可以走下去?”

    蓝墨尘摇了摇头“没有,这里四周都是峭山,全都相连着,这中间是唯一凹去的一块。

    冷月天又看向了蓝馨儿问“他曾经带你下去过吗?”

    “嗯。”蓝馨儿点头回道。

    “怎么不下去的?”

    “跳下去的。”

    见冷月天有些不信,痕月上前回道“主子的轻功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跃下这悬崖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如今主子的身体不知行不行......”

    所谓术有专攻,冷月天虽轻功也不错,但最厉害的还是剑术,真要这么下去还真有些悬。

    别说冷月天了,蓝墨尘目测了这高度,也觉得有些危险,当下与冷月天有眼神达成了协议,俩人不约而同的往身后的树林走去。

    在蓝馨儿与禹以柔还是疑惑他们为什么走时,俩人手上纷纷拖了很多根长藤走了过来,然后见他们依依接好后,这才把长藤仍下了悬崖。

    冷月天抱着蓝馨儿,跃下去的前一刻看着蓝墨尘道“我下去若是长藤不够会晃动几下。”

    蓝墨尘有些不认同,想拉过妹妹,可是被冷月天躲闪了。

    “冷兄,还是我陪馨儿去吧,此事有一定的风险。”

    “我可以。”

    这三个字说出来的同时,蓝墨尘只见他纵身一跃,抓着长藤降了下去。

    又是那五官扭曲,五脏挤压了一起,脚底浮的感觉,可是这一次,蓝馨儿没有前几次的害怕,这次却是期待,满心满眼的期待,她想快点看到他,她想确定他是不是真的来这里了。

    俩人坠了一半,长藤便没有了,那脚底还有好高一段距离,蓝馨儿见他晃了晃长藤没一会儿,长藤便慢慢的又往下降了下去。

    虽然比之前要慢些可是怎么说也到了谷底。

    落脚处正好是上次禹子枫亲吻她,又把她推倒在地的地方,上次因为毒发没有看清这崖底的景色,今日一看,这山明月秀,鸟语花香的简直是一个人间仙镜,

    眼前的青山绿水让人一下便放轻松了,闻着鼻间的花香,听着耳边的鸟唱,还有那潺潺的流水声,顺着那溪流上方看去。有一座与他们的小竹屋,不,应该说是与他们那瀑布边一样的小竹屋。

    看到这小竹屋,蓝馨儿笑了,她几乎可以确定,他就在这里。

    此时的心情,那是千万般的滋味,可是蓝馨儿却怎么也管不住脚,下一秒便往那小竹屋奔了过去。

    奔过那小木桥,蓝馨儿冲过去推开门,以为能看到他,可是印入眼帘的是那套被她撕坏的紫裙,还有无数张她的画像,有站着的,坐着的,笑着的,哭着的,生气的,撒娇的,噘嘴的......

    那各种模样的她,深深的把他震撼住了,眼前痛红,心里很甜,也很疼。这个傻瓜,天下第一号大傻瓜,明明爱的入骨,却可以恨心的十几天不见,明明舍不得,却还是想各种方法把她赶走,明明比她还痛,却还笑着出那些割人肉的话。

    傻瓜,大傻瓜,你不是找到了一个更爱的女人吗?为什么还要留着我的画像,为什么连一张她的画像都没有,不是你说让我回去做大王妃吗?为什么还要留着我的纱裙。

    痴痴的看着这些画像,蓝馨儿慢慢的走到那衣柜处,伸手推开,当看到那些再熟悉不过的情侣装时,流滑下了眼眶。

    抚着那一件件干干净净,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蓝馨儿哪了出来想抱在怀里的时候,从衣服滑下一个锦袋,她认识,这个锦袋是她的,那个装着他们的戒指,被她亲自丢掉的锦袋。

    手颤颤的打开,当看到那被摔裂的戒指一块块被粘起来时,那一个热了,暖了,柔了,也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