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要讲理还是讲手?

    第十一章要讲理还是讲手?

    摩勒沙比是妙匠天宝阁的管事,但这改变不了他作为奴才的低贱身份。但这也不能一概而论。就像前世屠哲经见过的一些奇事,比如一屁民驾一三轮压死一当街乱窜的狗,狗的主人不要赔偿,却是要这屁民披麻戴孝给狗儿子当孝子。

    所以这狗与狗本质是一样,但是遭际却各各不同。一只乡村的土狗和一只贵妇的沙皮狗比比,土狗死了也就死了,至多少了个看门的,屁民主人至多怀念一下而已,说不定这狗还被人煮着吃了。贵妇的沙皮,一般来说,那是比一个屁民要高贵许多,不为别的,谁让沙皮的主人是贵妇了呢?

    说起来,这贵妇还真的未必就有多贵,也一样的咬牙放屁吧嗒嘴,说不定傻大黑粗还带一胳肢窝的狐臭,但是,麻痹的咱不是有钱吗?自己都不当自己是贵妇,还指望那些屁民当自己是贵妇?

    所以,摩勒沙比基本上已经有了做沙皮的习惯和觉悟。谁让他的主子是帝释天主大人的十天子之一,老八胡卢只那来着?

    帝释天主有十天子,分别是因陀罗迦、瞿波迦、频头迦、频头婆迦、阿俱吒迦、吒都多迦、名时婆迦、胡卢只那、难茶迦、胡卢婆迦。

    帝释的这十个儿子可是不得了,个个神通广大,勇力绝伦,随便在须弥山上跺跺脚,那是大地和天空都要颤抖的。

    帝释天主高高在上,护卫众多,但是其实他心里谁也不信,能够接近他身边的就是这十个儿子。十天子时刻护卫在老子天主身边,五人一班,两班倒,有事则十个全到。

    老子帝释天在三十三天王中武力神通第一,老八胡卢只那就传承了天王老子最厉害的神通电光因缘斩和帝释天印,在年轻一代天子中,几无抗手。

    老八胡卢只那为人阴鸷,对诸天子天女也是从不假辞色。摩勒沙比作为胡卢只那的天奴,伺候的那是叫个妥帖,所以多年前就将他安置到做了妙匠天宝阁的管事,成为了天子之下最有权势的奴才之一。当然,摩勒沙比能当上管事,胡卢只那能得到的孝敬和利益也是巨大的,这在须弥山上早已不是秘密。问题是,谁敢管?诸小天王?诸天子天女?还是执掌《汉莫勒比》律典的戒律堂?管是可以的,但问题是,你知道自己个姓氏名谁吗?

    所以,摩勒沙比在听到有人在阁外大呼其名,就觉得不可思议。这谁呀这是?吃错药了还是神经出问题了?知道本大人谁吧?嗯......是大人,几乎天子以下的都这么称呼老子,你敢较真说不是?问题是从来就没个敢跳出来的不是?

    摩勒沙比就有点忿恚,准备了点颜色准备开一个大大的染坊。推开在大腿上研磨的采女,吩咐她们先从侧门出去,就摇着膀子作威严状与几个跟班走向宝阁大门。

    神识一扫,就知道是娄宿二子在外面,而站在前面的俩小子不知道是谁,没见过。管他谁呢,装不知道不认识先来个下马威。

    一脚迈出宝阁,就冷声道:“这是哪个在外面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当我这妙匠天宝阁是野地摊吗?”

    屠哲看到摩勒沙比腿刚见一条腿就耍上了威风,不禁哂笑连连。尼玛你一个替人做事的走狗,也敢人五人六的了?

    二话不说,身形飞起,电闪而至,直接就到了摩勒沙比身前,前世杀猪放到几百斤大猪的蛮力,加上天赋神力,就算是摩勒沙比神通不弱,反应灵敏,也给他冷不防扯了个趔趄,还没等惊叫出口,屠哲大手已经控制了摩勒沙比的双手,脚下一个扫堂腿,直接就给放展在地。这也没什么法力神通使出,就是没有一点技术含量的庄稼把式,就把堂堂的个天人......嗯是天奴给放倒了。

    摩勒沙比这下摔得不轻,杀猪似大叫。旁边几个跟班见了,连忙上前护住摩勒沙比,将他扶起。

    “放肆——”

    “大胆,敢对沙比大人动粗——”

    “小子,得罪了沙比大人,你死定了——”

    几个跟班叫嚣狂吠。屠哲又回到自己人一行前面,不动声色地看着。

    狗狗则上下瞄着屠哲,眼里小星星乱闪:“liú máng哥你这什么神通?看上去好厉害耶......”一边狡黠地眨巴着宝石般眼睛。

    屠哲也是逗她高兴:“呵呵,也不是什么神通,就一擒拿兽而已,有名叫做‘野猪控”......”

    狗狗夜玛听了笑得浑身乱颤,小爪子捂着嘴巴咕咕有声。

    摩勒沙比气得上气不接下气,这谁呀?吃了龙心大鹏胆了这是?麻痹的这事大发了,本大人管你是谁?得罪了我,就是得罪了胡卢只那小天主。

    于是,他故意装着没看到娄宿二子,冷笑道:“小子你麻烦大了,你知道本大人呃......本人是谁不?”

    摩勒沙比转头对一个跟班道:“烧饼,去叫妙匠天大师赶紧过来,就说有人打砸天宝阁。”

    烧饼赶紧哈腰说好嘞,就飞去找援兵去了。

    摩勒沙比眼中邪光连闪,盯着屠哲:“小子你谁家的?有人生,没人养的吗?敢跑这里来撒野?”

    啧,这是连娄宿二子也骂上了。金祀就脸色寒冷,金牧一个没扯住,金祀就上前一步:“你说的这个小子,是我兄长金牧小天王的儿子,怎么,你有什么意见?”

    摩勒沙比再是大胆,面对小天王也不能装作不认识。但他刚才撕了脸面,也就对金祀少了一点恭敬,连礼都没施,淡淡地道:“原来是离险岸天主和谷崖岸天主,二位天主有事?”

    嚣张,这话听上去好像娄宿二子不是天主,他才是领导一样。

    屠哲就冷笑道:“这位嗯......大人是吧?是我找你有事?”

    摩勒沙比嗤鼻:“哼哼,你找本大人呃......本人有什么事?本大......本人好像与你没什么交集吧?”

    屠哲笑笑:“大人是吧?沙比大人,听说大人学富五车,博闻强记,特来向大人请教几个问题,不知大人可否指点一二?”

    摩勒沙比觉得很怪异,请教我?你就这样请教我?本想不理他,但是想想不说的话,妙匠天大师一时半刻也来不了,那疯子一旦炼器炼到痴迷,那是连帝释天主也叫不动的。就琢磨着我先跟你对付着,一会大师来了,有你好果子吃,大师是谁?那是诸天万界有名的宝器王,有些宝器,连帝释天主也看着流哈喇子啊。

    摩勒沙比就冷然道:“请教不敢,你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