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jǐng chá局长有请(三更求收藏推荐)

    清晨,盘坐在店中桌上的曲风被卷帘门的敲打声惊醒了,打开卷帘门,便看到门口站着两名jǐng chá,正是昨天被自己铐住的两人,“有事?”

    “局长有请!”两人说出了来意,对于为什么jǐng chá局长会请一个大排档的小老板感到很惊异,但有任务在身,两人只好硬着头皮来了。

    “哦。”曲风淡淡答了一句,反手拉下了卷帘门,上锁后对着两人说道:“走吧。”

    一辆政府牌照的帕萨特,不是警车,显然是局长的座驾,两人驾车直接将曲风送进了市公安局,下车后曲风赫然看到了两人所开的警车,没说话便径直向办公楼中走去,根本不用人带路,显得对这里很熟悉。

    径直来到了局长办公室,曲风懒懒地坐在了局长办公桌的一脚,伸手拿起桌上的香烟抽出一根塞进嘴里点燃,吐出一口烟雾才问道:“叫我来啥事?”

    “好事!”局长四十多岁,显得精明强干,对于曲风的动作并没有反感,反而笑吟吟地看着曲风做完这些之后才笑着说道。

    “魏明峰,你少糊弄我,有好事你会想到我?”曲风撇嘴骂道:“别以为你给我弄了个店我就得听你使唤。”

    “真的是好事!”魏明峰大笑着从座上站起,从抽屉里拿出一小盒茶叶,起身为曲风冲了一杯茶,拉着曲风坐到了沙发上,这才笑着说道:“昨晚在你那里的女子你也知道是谁了,现在就是想让你出马去保护她!”

    “艹,就知道没好事!”曲风骂了一句,端起茶水喝了一口,结果被烫的一口喷了出来,“尼玛啊,不知道冲茶要用八十度左右的开水吗?好茶叶都被你糟蹋了,还他吗的是我从西北监狱带回来的神峰绿茶,给你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魏明峰没有接话茬,而是继续说着自己的话题,“柳黛儿是个天才,她发明了一种基因药水,能彻底改变人体素质,但效果还有待验证,而这种药水用在军事用途却可以轻而易举,现在很多人都盯着这项技术,境外恐怖组织已经派人进入了国内,在首都,柳黛儿遭遇了七次绑架和刺杀,牺牲了特卫六人,但是这位大xiǎo jiě还要在全国各地进行试验,毕竟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各地人的体质不一样,是否都有效还不确定,她这一站就是我们东海市。。”

    “呆多久?”曲风淡淡问道。

    “三个月左右,这段期间我希望你能亲自保护她。”魏明峰正色说道:“你是师祖的关门弟子,实力毋庸置疑,所以这一次,小师叔无论如何都要帮我!”

    “滚蛋,别正途不成就打亲情牌,要不是看在你三年来还算有孝心的份上,我才懒得理你这些事,东西拿来!”曲风伸手说道。

    魏明峰见状就知道曲风答应了,顿时喜笑颜开,站起身便出门了,不多时便拎着一个小包走了进来,递给了曲风。

    曲风打开小包,从里面拿出两把警用九二式shǒu qiāng,看了看直接扔进了包中,“给我军用的,你这警用枪不用也罢。”

    “这可是最好的shǒu qiāng!”魏明峰叫道:“我只能tí gòng这个了。”

    “你这jǐng chá局长做的甚是失败!”曲风喝了一口茶水,旋即再次吐出,“给我来杯咖啡或者酒,你这泡茶技术还不如你家丫头泡的花茶好喝呢!”

    魏明峰无奈,只好转身又出去了,不多时,一名漂亮的警花端着一杯咖啡走了进来,笑着放到了曲风跟前,一屁股坐在了曲风腿上,娇笑道:“小师叔祖,听老爸说你要去保护那个大měi nǚ啊,要不要我陪着你去?”

    “坐一边去,你现在都是大姑娘了,师叔祖可是血气方刚,受不了你的引诱!”曲风捏了警花的脸蛋一把,“越来越水嫩了,不是那个流鼻涕的野丫头了哦。”

    “那你娶了我呗!”警花嘿嘿一笑,坐到了魏明峰身边,调侃道。

    “一边凉快去!”曲风笑骂道:“你这局长老爹非把我枪毙了不可!”

    魏然,二十二岁,华夏警官大学毕业,格斗射击全校第一,名符其实的高材生,毕业后本来要留在公安部工作的,却回到了东海市,目前是东海市刑侦支队的重案组组长。

    “切~”魏然撇嘴说道:“你会怕我老爸?你是怕我!”

    曲风端起了咖啡喝了一口,淡淡问道:“她人现在在哪?”

    “我的安排是这样的,白天就由她的那些保镖保护,晚上就让她去你店里,由你贴身保护!”魏明峰正色说道。

    “什么?!”曲风惊立而起,开口骂道:“你丫的真会安排,孤男寡女独处一室,你是让我保护她还是弄她上床啊?”

    “我也可以住在你那里的!”魏然跳起来搂住了曲风的脖子,笑道:“有我看着,你别想动坏心思!”

    “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抓个小偷还行,对付那些shā shǒu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曲风看着身材纤细的魏然笑着问道:“你不是真想嫁给小师叔祖吧?”

    “当然是真的了。”魏然在曲风脸上吧唧亲了一口,“老爹说了,等这个任务完了就带我去见师祖和太师祖,只要他们答应,我就能嫁给你了。”

    “呃~~你父女俩真疯!”曲风脑门一阵黑线,“我一个刑满释放人员竟然要娶个人民jǐng chá?说出去还不被笑掉大牙啊?”

    “不管了啊!”魏然像是牛皮糖似的紧紧贴在了曲风的背上,撒娇道:“只要你愿意,根本不用去见太师祖,老爸说了,你现在就是昆仑一脉的掌教,只要你把我逐出门墙就可以娶我了。”

    “靠!”曲风无语了,“我是掌教?我怎么不知道?”

    “每次说到这个问题你就赖皮,当初你让我嘬你*的胆子呢?”魏然咬住了曲风的耳朵恨声说道:“你这个sè láng,六岁就知道泡女孩了,现在开始不认账了!”

    “然然,你注意一点,这里是单位不是家里!”魏明峰看不下去了,呵斥了一句。

    “哼~”魏然从曲风身上下来坐回了座位,“爸,曲风他就是个无赖加sè láng,你不让我去看着,他肯定会被那个柳黛儿拐跑的,到时做不成你女婿别怪我!”

    “小师叔,我看柳黛儿这事就这么定了吧,毕竟你的身份特殊,不可能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众rén miàn前,三年前那件事动静太大了,连师祖都不敢为你出头。。。”

    “我知道。”曲风苦笑了一声,“那么这事就这么着吧,不耽误我赚钱就行,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晚上去我那里吃饭吧。”

    “奥耶~”魏然抬起双腿欢叫着,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穿着黑丝的群内风光完全落进了曲风的眼中。

    “我靠,飞龙穴!”曲风怪异地叫了一声,不待魏家父女反应过来便出了办公室,飞快地离开了。

    魏然愣了一会,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自己昨晚穿了件中间开缝的情趣内内,早上也没换下来,刚才自己动作有点大,肯定都被曲风看到了,想到这一点,魏然恨声骂道:“sè láng,liú máng,破小师叔祖!”

    新书上传,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