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置身漩涡(三更求收藏推荐)

    曲风待二人走后,本欲再去尽兴一番,却接到了酒吧经理的diàn huà,将酒吧的情况说了一遍,沉思了片刻说道:“正常营业就行,就说不知道,其余的事情章鱼会解决的。”

    “是老板!”经理挂断了diàn huà。

    曲风一个人喝着酒,顺手拿过了茶几上的笔记本,一打开便看到了网络新闻中的一条爆炸性新闻:箭扣长城惊现龙脉!考古学家和一些神秘人士通过两天的考察后确定,神秘通道乃是一条传说中的龙脉,而龙脉的核心部分龙珠和龙筋却消失不见!

    下面便是一些关于龙脉是否真实存在的大讨论,将这则新闻看完,曲风没有发现背后的推手,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问了一下度娘,这才发现龙脉之事早就被炒的沸沸扬扬了,而自己这两天却没有看报纸,更别说上网看新闻了。

    “看来得建立自己的情报系统了,否则得到的信息速度太慢了!”曲风暗自叹了一声,对此也是一筹莫展,他根本不懂怎样获取情报和信息,在此之前,他都是靠审讯得来信息,然后自己再辨别真伪。

    “内乱已成,指望华夏的情报系统已经不可能了,所有的信息都能共享,几大家族相互排挤,一号在搞平衡,怕的就是内乱,可是这样就行吗?如果内外勾结,这乐子可就大了!”

    想到这里,曲风悄悄上楼,从卧室中将魏然轻轻抱了出来,醉眼惺忪的魏然看着曲风问道:“怎么了?有心事?”

    “嗯。”曲风轻轻说道:“我在箭扣长城下面去走龙珠和龙筋的事情已经被曝光了,虽然还没找到我头上,但肯定被一些人怀疑了,但是我们的信息来源太少了,速度也太慢,而现在的华夏国家情报系统基本上都是信息共享,很难提前收到信息,我想问问你有什么办法没有?”

    “其实你已经有计划了,只是没想到合适的人,对吧?”魏然柔声问道。

    “没错,而且这个情报系统必须是独立的,只对我一个人负责,可这个负责人很难找,哪怕我出再多的钱也不行。”

    “我觉得也是,你现在恨不能明天就把情报系统建立起来,可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现在也不宜站到明面去,爸爸说过,只要你在首都一现身,如今的势力平衡必会被打破,内乱一起,就不好收拾了。”

    “唉~”曲风叹了一口气。

    “让我爽一次,我就告诉你。。”魏然娇笑道。

    “我干脆要了你算了!”曲风苦笑了一下,“以前连看都不敢多看,现在你倒大方了,知道我有多难受不?”

    “不管啦!”魏然调转身形,双腿便分开搭在了曲风肩膀上,光滑无毛的嫩鲍便出现在视线中,与周围的皮肤一样白皙,并无二致!

    “快点啦!”魏然用腿勾了勾曲风的脖子,“我要你还债!”

    “你答应我说出的人不是你自己我就帮你爽一次!”

    “不是我,绝对不是!”

    “那好,我先好好看一会,研究一下这飞龙穴,jí pǐn嫩鲍可不多见的。”

    很久之后,魏然粗喘着偎依在曲风怀中,“被你舔都这么爽,要是你那东西进去还不得美死啊?”

    “该说正事了,你害怕以后没吃的?”曲风握住一只丰满说道。

    魏然点点头,轻启樱唇说道:“要说到情报,分为两种,一种是民间的舌漏,一种是在各种钱权圈子中的消息,也就是内部消息,然而你只是想搜集关于龙脉的情报,那么民间的舌漏是第一选择,对不对?”

    “这个没错,我现在已经置身漩涡,在那些觊觎龙脉的势力没有现身之前,我必须建立自己的情报系统,否则我将会很被动,我可以在首都呼风唤雨不假,但是在民间根本没有什么影响力,要想保护龙脉,狼穴的力量我根本不能动用。”

    “这几年华夏有四个帮派发展的最快,其中一个以四象为名,分为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四堂,势力范围在东西南北四个省份,他们对外自称为教,却不叫四象教,而叫极一,意思是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

    “这个我听说过,四个分堂各守四极龙脉之节点,东海就有个青龙堂,不是吗?”

    “没错,他们对外做慈善,深得民心,他们手中的舌漏和信息肯定最多,酒吧惊现血蚺,说明敌人已经开始行动了。”

    “我知道,所以我才着急,你继续说!”

    “长江以南,有个巴山武馆,他们以教人习武为名,了自己的公司和商标,成员涉及到了各行各业,由于人员众多,所以情报信息肯定也不少!”

    “这个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你是怎么知道的?”曲风愕然问道。

    “我是公安嘛,知道的当然多些,这个巴山武馆别看名字不怎么样,但门徒众多,足有百万之巨,沿袭华夏古老传统,向心力极强,而巴山武馆的总坛便是这个核心。”

    “你的意思是让我去踢馆?”曲风笑道。

    “那就是你的事了,我只说我知道的。”魏然笑了笑,“你别打岔,我得把你嘴堵住!”说着便拉着曲风的头伏在了自己的酥胸上,将一只椒乳塞进了曲风嘴中,“好好干活,别打岔!”

    娇呼了一声,继续说道:“第三个帮派叫三清宗,信奉三清老祖,分为太清、玉清、上清三个分坛,势力范围便在长江以北,首都也是他们的势力范围,第四个叫九峰堂,这个九峰堂是最为神秘的一个,成员的身份也极其隐秘,而境外的恐怖分子大部分都和他们都关联,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个九峰堂很可能就是最觊觎龙脉的势力!”

    “照你这么说,这四个帮会、首都八大家族、经济豪门、东瀛鬼子、南海猴子加上猴子的主人我都得对付?”曲风咬了一下奶头,恨声说道:“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换一个啊?小心吸的不对称了!”魏然娇呼了一声,让曲风换了一只,这才笑道:“谁让你是天狼呢,又是镇守万祖之山的下一任掌教,你不抗谁抗啊?”

    “xiǎo jiě,我的佛魔功才到第二重,震慑那些表面上的势力可以,但是要想将那些心怀不轨的势力连根拔除可真有些力有不逮,先不说别的,这首都八大家族和东瀛小鬼子就不是好相与的,杀小鬼子死了也就死了,要是死在八大家族手里我冤不冤啊?”

    “八大家族虽然实力雄厚,但离家、刑家和陈家绝不会与你为敌,柳家现在已经站到了对立面,哪怕是太师祖对他们柳家有恩也阻止你了你们的对立,曲家现在还没有表明立场,皆因曲老爷子和曲必胜不参与争斗,而曲家第三代除了一个曲秦外,曲楚、曲汉、曲晋、曲元、曲明都不能撑起曲家,最小的公子曲清遗失,而春夏秋冬都是女孩子,更不可能,除去这五家外,赵家一直在维护平衡,不支持但也不会和你为敌,就算剩下的范阳两家和你对立,你也和他们势均力敌~”

    “这些话是谁说的?”曲风忽然坏笑道:“以你整天总琢磨着怎样成为女人的脑袋瓜来说,这些可不是你能想到的。”

    “这就是我要说的那个人啊,刘备三顾茅庐才请到了诸葛亮,而这个人呢,估计你得四顾才行,甚至还得使用美男计!”

    “别卖关子了,到底是谁啊?”曲风悲呼道。

    “这个你得问柔柔姐了,你以为你和微微姐在下面闹地震我们听不到是不是?”说到这里,魏然咬了曲风一口,“我们三都快把床单浸湿了!”

    “啥?”曲风怪异地看着魏然,“你是说花芗那个小丫头也醒着呢?”

    “对哦,人家也熟透了啊,别喊人家小丫头,再说了,都为你kou爆了,你还矫情上了?”

    “等等!”曲风怪叫了一声,“第二次是那丫头做的?”

    “你以为呢?”魏然娇笑道:“估计花芗是你泡的měi nǚ中最容易上钩的一个了。”

    “俺滴神啊~”

    “行了,天亮我就跟着师祖回昆仑山,有柔柔姐和花芗在,我也就放心了,便宜你这个大sè láng了,花芗也是jí pǐn呢,和柔柔姐一模一样的,名器哦。”

    “可她还小~”

    “得了吧,你硬把*塞我口中时我才五岁,你怎么不说我小呢?”魏然没好气地说道:“你从小就色,每次都把我弄哭才甘心!”

    “又提这事,都说千百遍了,是让你帮我调节真气平衡呢!”曲风郁闷了。

    “切~~那你为什么让我含了又让婉婉含?”魏然说到这里突然趴在胸膛上咯咯直笑,笑了好一会才说道:“你第一次排在我嘴里后我才知道婉婉小时候一直说你在她口中尿尿是啥意思了,哈哈~~”

    曲风脑门上的黑线一根接一根,就像蜘蛛网一样,被魏然揭了丑事,好半天才恢复了正常,无耻道:“那是欢喜禅诀的功劳,男子十四岁才有*,可我比普通人早了七年,足见我的威风了!”

    “切~~你以为只有你能啊?现在都有九岁小女孩做流产手术了,你比人家早七年怎么算出来的?”

    “呃,有这么夸张吗?”

    “没有吗?”魏然正色问道:“你敢说你和苏烟姐没有一腿吗?”

    “呃~~有~”曲风直接承认了。

    “算你老实。”魏然说道:“你晚上好好伺候一下柔柔姐吧,她做家教的那个小女孩的妈妈是个电脑高手,而且她老公留下了一个分析程序,只要你能搞定四大帮派的一家,将所得数据信息给她,她就能帮你分析出来,而且除了她以外,无人能艹作那程序!”

    “完了,柔柔又滥发善心了!”曲风悲嚎了一声,“我是男人,不是筹码啊~”